连坐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2月10日】 我们是美国一所大学里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春节前的一个周末,我和几个功友在校园内的一间会议室举办法轮功介绍班。由于夜间意外降临的一场大雪,给想来参加的人带来了麻烦,很多人未能如期来听讲座。

  使我意外的是我校的一位中国学生会负责人也来了,因为他曾在学校的中文学生通讯网上反对大法,尽管他并没有读过大法的书,对大法也不了解。我当时想也许什么事情使他改变了想法,便请他落座并告诉他哪些资料是免费的。我们按时开始讲座,这时已有陆续八人到会。我心里也很敬佩这些求法的人,他们冒着大雪前来,缘份都是不小的吧。

  看过幻灯片、录像片等介绍大法的资料后,我们就教功,让人们体验体验功法。这时我注意到我们的学生会负责人并没有和别人一起学,而是踱步到室外了。当大家都离去后,他要求与我们谈谈并坦诚地说他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另有目的。接下来他就讲了他来的缘由和此行的目的。

  他在学生会负责筹备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历次的经费都是从大使馆申请到的。今年的申请早早就寄出了,但迟迟没有回音。直到前不久的一天,使馆的一位负责我校的工作人员要他同使馆联系,谈春节晚会的经费问题,开始便说他经费要得太多了,今年要削减,申请的一千元只能给六七百。这位同学连连叫苦,说钱少了活动不好办,而且已经按以往的规模筹备了。那位使馆官员转而提到了学校里的法轮功学生组织和活动,他们甚至知道我们在学校办讲座的时间。使馆官员要这位同学来了解法轮功活动的情况。

  听完了他的叙述,我很悲哀,只觉得无话可说。我们在学校成立了大法联谊会,为的是能够有个合法的身份,借教室方便;办介绍班和九天的讲座是为能让有缘人得法,让更多的人受益;给自己的大使和国家领导写信,是为了善意地表达自己的心声;使馆教育司的官员来学校看望大家时,我们在私下里递交了关于法轮功真相的材料,平和善意地诉说了我们自己的看法和体会,为的是让使馆的工作人员便于接受,不会当众尴尬,更为了让他们也能有一个了解真相的机会……莫非这一切换来的就是这种株连九族式的压制?

  这位学生会的负责人认为大使馆是从中国学生通讯网的上知道我们这个学生组织和活动安排的,他希望我们在春节前不要在通讯网上发表有关法轮功的消息。他非常无奈地说,他也很不同意这种做法,而且他也没有任何权力命令我们如何如何,网络是共享的校方资源,学校又在美国,但为了让同学们能开一个像样的联欢晚会,他不得不这样做。他拿了我们的一些宣传材料,学法炼功的时间安排等,并告诉我们他回去后还要把他的见闻写文字材料汇报,这些材料都是要上交的。

  真是难为这位学生会负责人了,学习这么紧张,还要冒雪赶来参加他一点都不感兴趣的讲座,回去后还要写报告。我们答应他如果要发消息的话,会事先与他商量。我们也希望留学海外的学生学者能开个像样的晚会。

  每一个正常的人,被问及他们对古代的株连九族和连坐制的看法时,都会毫不犹豫地说那是野蛮的,残暴的封建刑罚。但当今天的连坐制威胁到他们个人或小集体的利益时,几乎人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维护它。我想到了大陆的大法弟子,他们所承受的压力真是难以想象的巨大。

  我们还想问一问:我们是留学海外的中国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我们一直诚恳地希望能与政府沟通,能与代表政府的使馆官员交流意见;我们曾多次写信给使馆,希望能和平地解决问题,希望能有一个和平对话的机会;为什么你们却选择监视的手法、使用不光彩的手段、想方设法压制限制我们呢?你们也有我们的联系地址和电话,有话当面讲清不是更利于沟通吗?即便需要我们做什么或不做什么,也不妨直接向我们说出来。

【后记】我们为了保证文章内容真实,特别与这位负责同学联系,并将初稿寄给他,请他提修改意见。他给我们指出了初稿中我们记得不准确的地方,并纠正了使用不恰当的词汇。我们在此表示感谢。但他坚持他所做的一切是出于自己的错误猜测,与使馆官员将学生活动经费与法轮功并提无关。

令我们心安的是,学校的经费最终没有被削减,海外学生开了一个顺当的晚会。但令我们痛心的是,无数大陆大法弟子的亲人在提心吊胆中,在揪心的等待中度过新年。(2000年2月9日美国学员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