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见证: 龙年除夕夜真修弟子之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2月11日】功友们好,同大家分享一下我和其他功友除夕之夜在天安门广场的经历。

元旦以来,我就有了要出来的念头,可是具体如何去做,心里边没有底;但是有一点我决不犹豫:哪怕我层次不够,哪怕我承受不住,我也要承受。

年三十下午下班之后,我回到家中,同一个功友联系,她说正在等待两个东北过来的功友,我说我马上也过去。到了她那里之后,左等右等,不见他们两个,于是又有其他功友给她打电话,原来有18个东北的功友已经到了北京站,于是我们立即赶往北京站,见到之后,大家可高兴了,他们中间有两个七十多岁的大妈,有一个12岁的小妹妹。于是我们就赶往一处歇脚的地方,和其他已经赶到的功友汇合。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功友(共28位!),是我根本没有想到的高兴事情。

9点半,我们准备打车分批赶往东单。原先以为,除夕晚上会很少有出租车出来,可是到了大街上才发现不是。10点钟,我们已经全部到东单了。到了11点一刻,我们开始往天安门方向走,大家认为,我们应该集体一起过去,毕竟我们有近30人,这样他们无法把我们一下全部抓起来。可是到了长安街,我们很快就发现了我们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一是都半夜了还满大街跑的都是出租车。二是街边走着许多往天安门方向的行人;有功友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上前去问,“你们是不是‘回老家的’?”,回答都是“对!”,或者“是呀!”,互相行一个合十礼,彼此心里就都意会了。长安街一片灯火阑珊,我的心里充满了喜悦。

到了天安门东侧的地下通道前,看见前面十几米处就停着警车,地下通道南侧出口往天安门方向不远处也停着警车,还有几名武警和十余名便衣。到了地下通道,看见已经有百余名功友站在那里。有两个年轻女功友说:“呆会儿大家一起走过去,他们人少,不可能把我们全抓住”。看来大家想到的是一致的。已经11点50分了,功友越来越多,于是大家一起走出地下通道,便衣先生们一看见这么多人就慌了,手忙脚乱地拉这个、打那个。

目所能及之处,天安门广场没有空余。12点了,我赶到旗杆东侧,迎面正见众功友盘腿而坐,约20多人,我一看第三排左侧缺一个,立即补了上去。我看到有便衣在疯狂殴打在广场上打出大法横幅和法轮图形的功友,我看到自己前面打坐第一排有金色头发的功友,我看到有一个纤弱的便衣在狂乱地挥舞着细小的四肢,中邪一般地用皮鞋狠跺大家的腿,狠踢大家的身躯和头,而我的心中充满了喜悦。看到大家都很安详,我却舍不得闭上眼睛:我要见证这一刻!

警车开过来了,最后大家都上了警车,一批一批的功友被送往大会堂边上的派出所,很快就聚集了130多人(便衣警察报的数)。开始我们都被挤在派出所大门右侧的走廊里,大家一起背诵《论语》等经文。蓦地,有在走廊尽头的功友打出了大法横幅和大法轮,于是大家齐声鼓掌;守在门口的两个便衣跳将起来,对挤在走廊里的诸功友拳打脚踢,拼命挤了进去,要抢横幅和法轮;没有人在意他们,看着他们两个在一百多人中间手舞足蹈,就象还躺在襁褓里的婴儿要踢打看护他们的父母一般;又如在缸里扑打得水花四溅的鱼儿:人哪,真可悲!

约凌晨0点15分,眼看挤不下了,大家被赶到派出所的院子里,不断有功友打出各种横幅,便衣们又忙将起来,大约又抢了5、6面横幅后,我们在里面的人合计:再有横幅,大家紧紧挤在一起,不让他们进来。0点20分,这时,一队武警已经进来,那几个便衣走开了:好像是广场上他们人手不够。一看这样,有功友喊,“到广场去!”,大家于是往门口挤:是呀,直到这时候,还没有人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抓我们到这里。武警们拼命往里挤我们。后来,武警们则基本上是静静地守着。约0点25分,大家紧紧挤在一起,于是我们又先后打出“法轮大法义务教功”、“和平解决法轮功问题”(记忆可能有误)和一面大法轮。一点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拿着照相机进来,向大家喊,要给我们的横幅照相。大家一听,可高兴了,于是把横幅举端正了正对着他,让他给照相。接着,武警就喊我们排好队,于是,大家把打了35分钟的横幅和法轮收了起来。许多功友都说,这次打横幅的时间差不多应该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了。排好队,就有人扛着录像机给录像。然后就男女分批排队出去挤满了调过来的一辆大公共(在路上数的总共是4辆),走台基厂路上东二环,德胜门,京昌高速,在昌平一处立交桥上,有一位功友打开车窗跳下车,然后从桥上跳了下去跑了。随车的武警头目停车去追,到了桥头又回来了,说桥高有小20米。不敢跳。

然后就是到了昌平的收容派遣站坐到中午,然后陆陆续续大家被各所在省市领回。又接触了其他的功友,原来大家被分别关在好几处,大约估计初一总共应有不下千名功友到广场。昌平收遣站的则说他们年三十已经“接待过”千余功友了(我不认为这属于国家机密)。我个人则在随后的1天多时间经历了一点奇怪好笑的事情,最后在初二晚上6点钟给匆匆处理,“赶”了出来。

回想起来,我起初只有一个要站出来的想法,师父却安排我不仅出来了,还接待了那么多功友,还同海内外弟子一起打坐,同大家一起长时间高举大法横幅,同那么多功友相识!我准备好了放弃工作乃至生命,去受牢狱的磨炼,师父却安排我只是辗转了两天,且仅在收遣站坐了14个小时左右,而且初一晚上睡在一家宾馆。押送我的人把出租车费和住宿费都叫我负担,真是一点德都不失!还有两天中看到了自己的许多执著心。

自始至终,我的心中充满了喜悦。因为我真真切切地目睹和经历了伟大佛法的力量在人间的展现。师尊正在用洪大的法力再造人类和人间,我等诸真修弟子不就是一块块净土吗?如果我们每一位真修弟子都站出来,更把自己周围的环境都创造出来,那不就是人间处处有净土了吗?!

师父安排我见证这一切,特整理出来给大家分享。

悟得不对的地方,请一定指出。合十。

法轮修炼大法弟子 × × × 2000年2月10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