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学员全心全意地和师父和大家在一起”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
xx:你好!
临近元旦时,有一位叫奥尔嘉俄罗斯女孩来找我,问我;“怎么才能找到法轮功著作?”我送给她一本俄文《法轮大法》(即《转法轮》和《大圆满法》的合订本),并说了一些一口气读完之类的话。时过两日,奥尔嘉打电话来兴奋地说:“这本书太好了!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书!我要告诉全世界,世上没有比这本书更好的书了!”

一个多月来奥尔嘉和那些有缘得法的人一样,尽自己一切力量让更多的人得法。她先是在误入邪教“观音法门”的迷途者中弘法,使有缘者得法;又很快地在莫斯科不同地区几个书店中打开大法著作销售通道,又为大法学员集体炼功找到一个场地。奥尔嘉说:“我知道,在俄罗斯有很多真理的追求者。他们不知道要找的是什么,可是一直在顽强地找。我要帮助他们一把。”紧接着奥尔嘉参加了师父在“欧洲讲法”俄文翻译工作,很胜任。

不久奥尔嘉告诉我:她母亲向她发出最后通牒:“在家庭和大法之间做出选择;继续修大法就从家里滚出去!”奥尔嘉对我说:“我知道考验对我意味着什么。可是我不能没有大法,大法就是我的命!”说着失声痛哭起来。我也被她对大法这种真诚的心感动得落泪。

前天奥尔嘉说:“我要给师父写封信。你能代我转到吗?”我说:“师父就在你身边。”她说:“我知道,我感觉得出来。但是我还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的心情。现在有人说大法不好,可是我说好,并且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正在寻找这个大法!”这样就写出以下这封信。怎么转呢?相信师父已经看到她那颗真诚的心了。……

合十!
2000年2月16日

~~~~~~~~~~~~~~~~~~~~

※以下是奥尔嘉写的信(译文)

敬爱的师尊:

您的莫斯科的学员向您致以热情的问候和深深的敬意。自从我得到法轮大法并从中认识您后,我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真是世上没有任何一种语言可以表达我的心。

《转法轮》改变了我的人生。确切地说,是我读过《转法轮》之后开始了新的人生,我的生命有了新的含义。到此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一种得法的准备。

自幼以来一些问题一直在折磨着我,没有人能为我解答。父母亲和其他成年人只是着急生气:“别人怎么过你怎么过!”在我看来,人们过日子就是:出生-上学-上班-结婚-生育-生病衰老和死亡。人们就是这么过。难道这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吗?难道说我也得这么过吗?我很难认同。我一直在问自己:我是谁?我从哪能里来?我为何而来?我经常感受到无名的孤苦。无人与我分忧,没人能明白我的心思。虽然周围有很多人,但是,无人与我通心。为了寻求解答,为了寻求生命的真谛和生存的真正含义于是我开始找寻师父。探求的路途是漫长而艰辛的。为了找到真正的师父和真正的法,路途上难免与很多假智者及会道门遭遇。

您这本书是活的。师父,在读您这本书时,我的身心发生了神奇的变化。您治愈了我的心灵,您治愈了我这苦难的心!我不能离开这本书,我走到哪带到那儿。我睡觉时您的书就在我的枕旁。

尊敬的师父!您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不仅如此,您给了我新生。我的心属于您。

当然,修炼的道路是艰苦的。我和大家一样遇到各种困难--父母亲的不理解和反对,过去不曾注意到的各种执著心,以及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坏思想,但我努力去按照师父您的教诲去实修,多学法,努力修自己的心。最主要地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这就是我的命运所归。

现在我的心灵变得很敏锐。不论一个人的种族和社会地位如何,我的心马上告诉我,他是善是恶,说的真话还是在扯谎。

当我第一次读《转法轮》时,我马上产生强烈愿望要向全世界的人们介绍法轮大法,让人们都知道大慈大悲的李洪志师父,都来了解这么完美的修炼法门。可是实践起来就不那么简单。我的亲朋好友在读书时或者没有产生相应的感受,或者根本就拒绝阅读。有的人认为我发疯了或者入了会道门。他们的心根本就不动。我明白了,如果心根本不动,你怎么说服动员也是徒劳无用的,因为这么珍贵的法只能心传心。如果一个人的心变得冷酷淡漠了,那有什么办法?

有时自己出现无名泪,可有时我的泪水是因为别人不理解我。但是当我想起师父为传法度我们吃了多少苦,想起现在中国的大法学员在中国大陆所遭受的迫害,我就感到很不好意思。

我全心地希望能有更多的俄罗斯人能够认知法轮大法,希望能在莫斯科组织几个辅导站。可惜是我们的人障碍太多。如果说在中国假气功师多的话,那么在俄罗斯可以说是世界上有的这都有:印度的、西藏的、非洲的,还有中国的气功,道家瑜伽功,各类西方心理技术和心理治疗术等等,除此之外还有各类传统宗教。各类“心理咨询服务”已到饱和程度。此外,我们的人很喜欢掺合与“合成”。比如说从印度瑜伽取一点,再加一点中国气功,或者再从基督或佛教中取一点,就成了独立体系了。此外还有大量假导师,假预言家,假神意代言人,未卜先知者以及各类术士,到处张贴他们的各类服务价格表。

俄罗斯的基督教也是一大障碍。坦白地说,怎么能说基督教“自古”就是俄罗斯的宗教呢?耶稣是犹太人,当时是血腥地强行给古俄罗斯洗礼的。不知为什么对此谁也不记得?

我不灰心,并且坚信,在俄罗斯一定会有很多人得法。我们将全力实践师父的教诲,努力弘法,使有缘得法的人能真正得法,找到得度之路。

敬爱的师父,我衷心地感激您无限的慈悲。无论我在何方,我无时不在感到您的存在,感到您的慈悲和关怀。我觉得,您的身体是那么宏大,那么无边无际,无处不在。而我自己是如此微小,就像在您的身体里边一样。

我也衷心地谢谢北京的大法俄文翻译学员,以及所有参加《法轮大法》和师您的其它著作俄文版翻译和出版的大法学员。同时向所有的中国学员热情问候,祝愿大家在法中顺利圆满,祝大家以更大的勇气克服所有的困难。请记住,俄罗斯学员全心全意地和师父,和大家在一起!

奥尔嘉 31岁 莫斯科
写于2000年2月1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20/“俄罗斯学员全心全意地和师父和大家在一起”-2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