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店戒毒所里大法弟子的心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3月10日】我们是来自房山区的七十来名大法弟子,来自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社会阶层,上至70岁的老人,下至20多岁的青年,都是大队、街道、单位以各种借口把我们骗到房山区黄山店戒毒所的,我们这些人虽然都有不同的经历,但都有一颗坚修大法的心。

我们在没学法轮大法之前,许多人有各种疾病,甚至是绝症,有的人一身患有多种疾病,由于疾病的困扰,甚至家庭的不幸福,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使我们活得很苦、很累,心里不免产生不平衡,修炼宇宙大法后,使我们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的,我们作为一个修炼人就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逐渐舍去自己的名、利、情。通过学法使我们明白了宇宙的法理对于任何人都是公平的,产生不平衡的心里是因为自己变得不好造成的,我们在常人中为了名、利去争去斗时就会造下业力,失去最珍贵物质德。我们师父要求我们做为一个修炼人,首先应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问题向内找”。当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时,发现原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了,我们的心灵得到了净化,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

由于宇宙大法深得民心,很快在全国乃至世界迅速发展壮大,就我国在短短的几年里,学大法人数超过了一亿,而且法轮大法走出了国界,成了我国与世界各国友谊传递的桥梁,有的国家还给李洪志师父发奖章、证书、命名师父为荣誉市民。宇宙大法建立在人类所有法律之上,因为人类的法律是人做了错事,被发现才能处罚他,至于那些满脑子污七八糟有坏思想的人或做错了事没被发现而逃之夭夭的人,法律就奈何不了他们了,而法轮大法要求人要有心法的约束,自己管好自己,因为我们知道做不好的事要遭报应的,甚至连想不好的事情都对自己不利,如果这个社会人人都想管别人,那么越管越乱,如果人人都管好自己,那道德标准就会回升。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师父的话我们铭记在心,经常查找自己哪儿做的不好,然后改过来,因为我们是修炼中的人,难免有的地方做的不好。

可是最让我们不解的是1999年7月22日政府把这样一个深得民心的好功法取缔了,而且还通缉李洪志师父,更有甚者,把法轮大法定成邪教,甚至立法来对付这些好人,我们学法炼功的环境全被破坏了,我们本着一颗善心履行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去上访,无端地被拘留,我们是修炼,师父一再告诫我们不要参与政治,我们牢记师父的话“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可我们对政府这样做有点不明白,难倒让人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错了吗?师父给我们净化身体,使我们由过去的体弱多病,达到无病一身轻,没有疾病的困扰,让我们更好地干好本职工作,给单位、给社会、给家庭不找麻烦,多做贡献,这错了吗?我国学大法的人有一亿多,哪个没有家属子女,亲朋好友,我们身心的变化周围人都会看到的,他们都知道我们是好人,那这可能就不是一亿人的问题,可能就是几亿人的问题,如果政府真的这样坚持下去把好人当做坏人打,那可能失去的是更多的民心,会使人民对政府不再信任。如果一个领导要失去了民心,可想而之那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

我们大法弟子修善,就是为了别人好,我们希望中国繁荣富强,我们不愿社会动乱,所以我们才去上访,用我们自身的变化或亲朋好友熟人学大法后身心的变化,告诉国家领导人,法轮大法是深得民心的好功法,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们的师父和我们大法弟子。要知道一个人一旦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是不足惜的,人容易抓、容易关,可是这只是治表面,治人是治不了心的。老子讲:“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在这种不公正的对待下,我们大法弟子没有象常人一样去对待,我们只是默默地忍受着,给政府充分的时间去了解。因为我们觉得只要是个人就不可能在一生中做的事都是百分之百正确,过去皇帝听了奸臣的上奏而把忠臣斩了的例子也不少,判官判错案的就更多,我们不想看到那样的结局,我们作为修炼的人还难免有错,你们能改正了就是好领导、好同志,我们真诚的希望信访办的同志、领导及公安人员能够听一听每位大法弟子的心声,能够不带个人观念的如实向党中央江主席、朱总理等领导同志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

现在已经7个月过去了,我们丝毫看不出在这个问题上,国家领导人有所转变,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国家兴亡,匹夫有则,所以使我们那颗平静的心再也无法平静,再这样下去,人心不稳,国家的人力、物力、财力受到很大损失,农民无心思种田,职工无心思上班,我们作为党培养下的公民,法轮大法的弟子,大事小事要分清,所以我们要到北京上访,去找国家职能部门反映情况,要求撤消对李洪志师父的通缉,还法轮大法于清白,那时我们想我们才无愧于党的培养,我们也无愧做一个修炼的人。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法制健全,可我们真正体会到的是少数人利用手中权力乱来,他们有意制造社会动乱,故意挑起法轮功与政府的矛盾,可是他们的算盘打错了,法轮大法是修炼,不参与政治,所以我们大法弟子才能不象常人一样,我们只是用我们的大善、大忍之心去找国家职能部门反映情况,我们手无寸铁,只有一颗真心,如果连这一点小小的要求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人权问题呢?那口口声声讲的基本生存问题不是全落空了吗?

现在我们70多人被关在戒毒所里,大门紧闭,人身失去了自由,无法正常生活,更谈不上学法炼功,甚至在把我们叫到会议室开会的时候,还偷偷地搜查了我们的住处,把我们的书、纸等东西偷偷地拿走了。我们想找领导谈话,可没人来,我们想告诉领导,我们真的很想回家。

再有我们想向所有关心法轮大法的人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电视片中说的有1400人练法轮功出了问题,其实我们可以郑重地告诉你们,这些人绝大多数根本没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只练动作,不修心性,不能算炼功人,还有的是危重病人和精神病人,这两种人我们师父有明确要求不能炼法轮功,可是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他非要学,那么就没有师父管他,他就是个常人,另外据健康报介绍现在我国人群约有5~15%的人有不同程度的精神障碍,所以在常人中出现精神病的屡见不鲜,至于说由于不吃药耽误了治疗而出危险的,那更不成立,大家知道医院能抢救病人,治疗疾病,可医院哪一天不死人?同样的病,可能你能好,他就不能好,甚至死亡,不是有的病人还没来得及送医院就死亡了吗?那我们是不是也要把这笔帐算在他的家属头上呢?有的人还造谣说我们师父不让吃药,根本不是那样的,师父只是给我们讲了修炼与吃药的关系,让我们自己悟,你觉得修炼了,可我还放不下那个病,那你就吃,只是个修炼人的悟性问题。我们师父在《转法轮》里对我们有明确要求:“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也算杀生,所以那些上吊的、剖腹的、杀人的等等他们没有按法的要求去做出了问题不能扣在我们师父头上,他们应该自己负责,还有一些是修炼圆满的而不带本体的,也有的是修的不精进的,已经到寿了,师父一再给机会又悟不上去,过不去关的。

我们觉得看一件事情要看他的主流,一亿多人要求做好人,身心得到了净化,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共产党我们都拥护,他有党章,要求党员按照党章办事,可是党内还有不法分子贪污、受贿、损公肥私、男盗女娼等,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出了少数违反党纪国法的败类,就说共产党如何如何吧。

至于电视中说我们师父聚敛钱财多少多少,那纯粹是捏造的。我们师父对所有的众生都是非常慈悲的,只讲奉献,不讲索取,我们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形容我们的师父有多么伟大,所以我们愿用我们一颗真诚、善良的心,向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诉说法轮大法对于任何国家、社会及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我们觉得,我们每个人都有善心在,听我们这一介绍会对大法有新的认识,但因为我们法学的不好,对法的理解也是我们修到此一层的认识,无边大法,我们只是悟到了一点皮毛,而且篇幅有限,如果要想更深入地了解大法,就请你们找一本《转法轮》看一看,只有你不带有任何不好的和个人的观念反复通读中才能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坚修大法,为什么要去北京上访。

另外我们想说明今年2月14日朱总理看望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时说你们要做好人民来访工作,真正反映群众的呼声,为人民办实事。所以我们才带着身份证去上访的,可是当我们在信访办填完表后,就由当地公安机关把我们送到了拘留所,然后又被送到这里看管起来,失去了人身自由,据听说是因为3月份要在北京召开人代会,怕我们去反映情况。

我们这些人,从3月4日起,已经集体绝食了,我们愿用我们的生命再一次提醒政府,再也不要这样错下去了!

大法弟子
2000年3月9日

史会荣、朱慧芝、刘胜志、宋振兰、张义、刘玉香、肖淑芹、梁爱君、杨秀茹、刘印良、于焕凤、崔肖然、李会新、崔秀珍、乔表珍、王凤龙、高振学、刘文、李占谢、卢景玉、李金芳、解有维、陈文通、陈连海、刘志霞、苏秀荣、薛宝玲、刘凤霞、史学玲、崔红霞、隗书月、王淑珍、徐淑芬、郭长洪、李秀娟、毕晓夫、郑秀芬、陈永台、陈书梅、解秀萍、宋桂珍、史淑荣、王淑莲、王淑娟、董玉玲、张兰平、曹桂香、杨永、侯秀兰、王秀慧、魏玉如、崔淑忠、史会良、付晓琴、刘春华、李秀娟、魏桂兰、康淑玲、李慧云、徐艳秋、李素芹、王秀莲、李爱华、孙宝艳、姜景芬、周淑芬等66名学员签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