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来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3月9日】在我们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发生了一件无端栽赃陷害法轮大法的事:张清贺,男,31岁,是我市热电三公司工人,家住铁路农场13号楼。因患贫血、神经衰弱及其他慢性疾病,曾服过8个月中药。后因支付不起药费,经医生开方自己配药吃。但由于不懂药理,他擅自往里加了两味中药,服药后,他就处于意识不清,不能自制的状态。一天他吃完药后准备自杀,被他母亲和妹妹发现了,前去劝阻,他在药力作用下砍伤自己的妹妹,杀死自己的母亲。

令人不可理解的是,张清贺被牡丹江市公安局爱民分局收审后,多次被逼强制承认练过法轮功,并被逼迫承认是因为练了法轮功走火入魔才杀死母亲,砍伤了妹妹的,而且告诉他承认了就可以不被判刑。张清贺被逼无奈只好违心承认。

以下是在看守所中大法弟子与张清贺的对话:

大法弟子:你说你练过法轮功,那你背一背《论语》我听听。
张清贺:我从来没有学过法轮功,我不会背。
大法弟子:那你为什么说你是练法轮功的?
张清贺:是他们逼我说的,告诉我承认了就可以不被判刑。

少数人竟然利用法轮功事件,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欺上瞒下,捏造事实,并在广播、电视、报纸中大肆宣扬,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我们呼吁世界各地善良的人们、团体,给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道义上的支持,协助澄清事实真相,揭露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对大法的险恶用心。作为大法弟子,都要勇于说真话,还法轮大法以清白。

黑龙江牡丹江市法轮功弟子 王洪林
2000年3月8日

--------------------------------------------------------------------------------

尊敬的中央领导:
你们好!我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一名普通的社会公民。我和母亲、妻子、女儿、弟弟一家、妹妹一家、大姐、外甥、外甥媳全家十余口修炼法轮大法,每个人学了大法后都有很大变化:我母亲和妻子以前都是一身病,干不了活,药却不少吃;修炼大法后,她们全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用打针吃药,身轻体健,干多少活也不累。我弟弟以前是个社会上的混混,无所事事,打架斗殴,整天让家人操心;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他,让他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在生活中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成了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外甥是个对社会、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同一些玩世不恭的社会青年一样迷失了生活的目标,经常酗酒闹事;修炼大法后,明白了人生的目的是修炼,要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在工作中任劳任怨、以苦为乐,他的工作态度得到了领导的肯定……是法轮大法净化了我们的身体,提高了我们的思想境界,赋予了我们每个修炼者以新的生命!如果世界上有更多的人修大法,做好人,必定使人心向善、社会安定、道德升华,人类将会有一个全新的景象。

然而,“7.21”事后,法轮大法遭到了取缔,又被定为“邪教”,数千万大法弟子被镇压、被抓被打、被监控、被软禁、被罚款……我们这个原本健康快乐、安居乐业的幸福之家也变得妻离子散。我现在就将我们一大家人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及对我们身心的严重摧残与迫害直接向国家领导人反映(因为直接上访当地政府根本不接待我们,那里等待我们的只有巨额罚款与监狱),急切盼望中央领导同志透过我们家庭这个窗口,看到我们亿万法轮大法修炼群众的全貌,真正了解群众的心声,站在人民利益的角度上考虑法轮功问题,为我们说句公道话。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6月中、下旬开始就不断有大法修炼者在晨炼时被抓或被打。到8月初的一天我妹妹也被关押,至今没出来。我是9月8号被当地派出所关在铁笼中80多个小时后拘审。我妻子、弟媳在我前后也都进了派出所。派出所同志要我们交待所谓的罪行,供出法轮功组织。我们所有的修炼者都是自愿参加晨炼的,大法的修炼形式就是松散的,谁愿来就来愿走就走,哪有什么组织呀;我们都是按照大法中“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要做比好人更好的人,不反对政府,不违法乱纪,何罪之有?可有关部门就是强迫我们认罪,甚至严刑拷打,我妹妹被双手反绑,用绳系住两大拇指吊了起来,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到大拇指上,真是惨不忍睹。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为何遭此毒刑?每一个人修炼大法都切身受益了,宇宙的法理已在人们的心中扎了根,怎么会背着良心说违心的话呢?后来我妹妹、妻子与另外17人被分别送到哈尔滨与齐齐哈尔劳教,多则三年,少则一年。我和弟媳则每人交5000元后又与在外打工刚回家的妹夫、弟弟等功友相继被关进“615学习班”转化,强迫我们写下“保证书”、“揭批信”,又每人交1000余元才放回家。事情还没完,10多天后我妹夫再次被派出所以谈话为由叫走,派出所两位同志到我家声称再交5000元,“一手交钱,一手放人”,我们已被压榨得再也无钱支付,妹夫被教养一年。

现在“615”学习班又在要我们回去“学习”。我们有家不能回,只好直接向国家领导反映情况。我们一家人所遭受的不公绝不是个别情况,而是全国各地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真的想不明白,我们学大法做好人还有错吗?好人越多不是越好吗?为什么非要把亿万修炼群众往绝路上推;推向政府的反面呢?我想这只是少数另有用意的人为了达到个人目的而捏造了假象,利用了中央政府,破坏了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所有大法修炼者在如此魔难中,虽然受尽了非人的待遇和非法的折磨,但我们都用大法的“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没有抵触情绪,无怨无悔。我们相信中央政府一定会全面了解我们,重视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早日恢复我们最尊敬的师父的名誉,释放所有无辜被关押的大法真修弟子,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也让我们为国家的精神文明建设尽一份力吧。

曹炳学、曹炳军(弟)、赵林(外甥)、韩凤春(甥媳)、曹丽波(姐)、郑越(外甥女,14岁,父母均在押)
(2000年3月8日)

投稿者注:由于文章几经转辗,以上两篇所提人员目前无法联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