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永远说真话


【明慧网2000年4月20日】 我是一名高级工程师,今年62岁了,1998年9月有缘得法轮大法。我要讲讲自己的真实修炼情况。

得法前,我患有多种严重的疾病:心脏病,胃病,严重的痔疮,咽喉炎,颈椎骨质增生等。由于多种疾病的折磨,睡眠每晚都要服安定。97年8月到98年7月,四次住院,用尽中西名贵药品,进口药品,均未解决问题。1998年9月我有缘在广州得法,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两个月,我停掉所有的中、西药,各种病都神奇般地消失了。同时我也亲眼见到了一大批大法学员,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各种疑难病、绝症、现代医学无法解决的疾病都治愈了。从此,我对法轮大法坚信不疑,努力学习大法,时时、处处用大法指导自己的言行,身体愈来愈好,思想也在不断地升华。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却在99年7月22日被国家取缔,一时间,报纸和电视只有一个声音,不让大家说真话。领导对我说:“你不要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想党的宗旨是实事求是,我不能说假话呀!

99年9月16日,我和母亲晚饭后散步,顺便到一个功友家。当时,他家已有10多位功友在交流,主要是讲在当前的环境下,作为一个修炼人,遇事都要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不能怨恨别人,尤其是职能部门,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大家坚持学法,炼功,修心性。我受益很大。就在交流不到一个小时时,来了几个公安,然后分局和电视台记者都来了,把大家带到了南昌市东湖分局,连夜独个提审。我向公安讲了自己的真实修炼情况,也请他们仔细看看“转法轮”,在这本书上,我们的师父从头到最后一讲都是教我们做更好更好的人。当晚凌晨,我们四人(2个80多岁的老人,一个13岁的小女孩,加上我)被送回家。可第三天,中央电视台就播出了这件事,并被定罪为“一批法轮功骨干非法聚集,蓄谋闹事。”看到这一报道,我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从那以后,我把这一切当做自己的修炼环境,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任何人问我时,我都说真话:“坚修大法心不动……”

99年10月人大要开会定法轮功为X教,我感到作为一个公民,有责任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10月底我独自一人到北京上访。11月3日我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抓上警车,带到天安门分局。我想:“我来上访,一句话还没说,就抓来了,我不能就这样被押回去。”就没有回答哪里来的。所以被天安门分局警察打,头被往墙上撞,反带铜手铐(一只手在肩上,一只手在背后这样反铐)。警察不时地折磨我们。在我身边一位辽宁阜新市姓赵的女同志,带着13岁的女儿来上访,警察看赵女士不说哪里来的,就当着13岁的女孩的面对赵女士进行折磨。那天约有100多人,晚上9点多钟才被驻京办事处接走。

11月6号被押回本市(同车押回近20人,除我以外,一路上都带着手铐)。先经过各派出所提审,然后无一例外地送到各看守所。

我被送到第三看守所。在那里,发现炼功就带脚铐,被牢头毒打、被政委和管教干部辱骂更是常事。在牢房里,我们抢着做最脏最累的活。自己的任何东西,只要刑事犯看中的,就让给他们。同时,我们向他们弘扬宇宙大法,告诉他们不要做坏事。有一个女孩,因患乙肝无钱治病,男朋友偷自行车,她被抓来,我告诉她:“人有病及其他一切灾难,都是自己业力造成的,做坏事只会增加业力,病反而会加重。”她明白这个道理后,流下了眼泪,并说以后再不做这种事了。牢房很多刑事犯人都与我们一起学法炼功。

在看守所每个人都被多次提审,我亦如此。每次提审时,我都说真话,告诉公安,法轮大法我坚修到底,我本来就是一个病得要死的人,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也告诉公安,我们是修炼人,决不反对政府,也不干涉政治,只是恳请政府给我们一个修炼环境。请政府听听我们的肺腑之音。

12月1日我被释放了,释放证上写着“治安拘留15天”,实际我被关了25天。出来后,我才知道是女儿及单位与派出所签了保释书,我的一切行动被监视,单位每天1-2个电话,要听到我的声音,12月31日,单位一位副局长守在我家到午夜12时,怕我出门。就这样,我还两次被带到了派出所,2000年2月3号被带到派出所一天,怀疑有一张要求和政府和平对话的签名表是我搞的。3月2日被带到派出所,并抄了我的家及我女儿的家(因我住在女儿这里),据说有人举报我有大法资料,还怀疑我会上网,(我一个老太太,微机方面可以说是文盲),结果是把我正常的学法书和炼功带抄走了,给家乡老父母写的信也被抄走。回来后,监控电话增多,派出所也常打电话,身份证也被派出所拿走保管,怕我再到北京上访,弄得我无法正常生活。

3月29日清晨5点多钟,我们四个功友(我、我母亲、和其他两位功友)在室外炼功,被警察看见,被抓到派出所(我母亲因已82岁高龄,就让她回家了),不一会,派出所的指导员、分局的局长、政保大队的副大队长都赶到,他们很震怒,大声斥责我们,随即又抄了我们三人的家,把我的炼功带又抄走了。折腾一上午,直到中午12点把我们又送到了看守所。4月13日我被治安拘留16天后放出来了,其他两位功友一直未放出来,她俩是刑事拘留,至少一个月。

我无处去反映自己的真实情况,我自己被抓送劳教且不说,单位领导要撤职,职能部门要处分,家属要受牵连。但是我是一个正直的中国人,应该对国家对人民负责,应该说真话,“十年浩劫”就是人们不敢说真话的灾难。我请求政府给我们机会反映自己的真实情况,不管我还将受到什么不公待遇,我要永远说真话。

大陆大法弟子
2000年4月16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0/我要永远说真话-3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