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辉的“4.25”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4月24日】 时隔一年,回首远眺“4.25”,尤为强烈地感受到它那灿烂光辉。去年的今日,身在其中,一切都是那麽平平常常,理所应当。没想到这平常的一天成了以后这一年发生的所有事件的焦点,而令世人瞩目,永远地载入了史册。

那天早晨炼完动功,辅导员走过来向大家详细地介绍了天津发生事情的起因和现况。至今被拘捕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还没有放出来,大家准备去上访。这时辅导员多次强调上访是自愿的,辅导站对大家没有这个要求,要“以法为师”,你觉得怎麽做好你就怎麽做。我想上访可以直接和政府沟通,和平地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以求政府在调查核实的基础上公正地解决矛盾。当时天津的事情已持续五天了,又爆发了天津警察公开殴打、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情况很紧急,靠写信上书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奏效(因为这几年大家一直都在上书也一直没有下落)。而且国家政府是会有政策水平的,不会象某些地方政府那样。于是我和其他功友相约上路了。

107电车一过北海桥,路边的人渐渐多起来,车至府右街北口,一眼望去,府右街西侧的人行道上已站满了人,向东至北海,向西至丁字街延伸也已有许多人,心里不由地惭愧:我们来晚了。下车来,只见路口有学员在自动维持秩序,疏通道路,一遍遍地重复:请自行车和行人不要在此停留!不要在此停留!看得出来,许多学员是从外地赶来的,一夜行路,风尘仆仆。还有一些是郊县的农民,在路边打坐。此情此景,心中一阵翻腾,眼泪不由得涌上来:修炼真是不容易,除了自己本身的业力阻碍,还有外在的世人不理解带来的重重阻力和麻烦。也正因为此,才使人能够得到彻底的净化,从而超越了世间的一切,铸成了它那殊胜和伟大的内涵。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赶快去找一个能站的位置。

府右街上是站不进去了,我们就沿西安门大街向东走。路边的学员肩挨着肩,在人行道的里侧,紧贴着站了三、四排,空开了三分之二的宽度,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影响路人和自行车的顺利通行。我们向前走了一百多米,在一个单位的门前,队伍让开了门口,自动断开了,于是有了一点空挡,我们就硬挤着站了进去。当时是上午八点半。

大家静立着,微笑而平和。不交谈也不扎堆 ,也不和路人搭话。有人好奇,会停下来问:这是怎麽回事啊?大家只是微笑,友好地劝他不要停留。因为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如果一个人交谈就会围上来一大堆,事情就会起变化。我们都明白,炼功人不想管世上的事,只想为修炼正名,求得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不会反对政府,也不会参与政治。一句说不清楚就容易被坏人利用。事情这样紧急,不能再有漏。一点儿做得不正就会使事情更加复杂,给大法带来麻烦,给修炼者带来更多的魔难。

人越来越多了,南北约两公里长的府右街,南口站到了长安街,北口和西安门大街交叉向东快到了北海,向西也望不到头,但紧靠中南海围墙的人行道上没有学员,
只有警卫和警察。(如图)

示意图说明:* 代表学员所站位置。
(北)
------------------------------------------------------
******************************************************
******************************************************
西 安 门 大 街
*******************
*******************
------------------------*          --------------------------------
                        |*  府    |
                        |*        |
                        |*        -                      中
                        |*        国务院西门
                        |*  右    -
(西)                    |*        |                      南 (东)
                        |*        |
                        |*        -
                        |*        国务院西门              海
                        |*  街    -
                        |*        |
-------------------------*        ---------|新华门|---------------

                        长   安   街

--------------------------          ----------------------------
                          | (南)|

听功友讲,朱镕基总理九点四十五分就出来了,自己点名队伍里的法轮功学员作代表进去交谈。一批代表出来,又一批代表进去。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大家静候着,没有急躁,没有不安,没有抱怨,没有松懈。只有相互关照和理解,相互鼓励和提醒。放眼望去,我们的队伍整齐而干净。

前排的学员站久了,后排的学员主动要求换位,让前面的学员到后面稍微放松一会儿,年纪大的可以在最后面坐一会儿。我们这里后边是一块草地的铁栏杆,大家要坐就坐在地上,不坐栏杆,以免损坏了公物。有的学员始终站在前面没有换位。吃饭的时间,需要的就轮流去买,不影响队伍的整体风貌。府右街西侧是一片居民居住的小胡同,相距几百米就会有公用厕所,人多就排队,没有拥挤和争执。大家吃东西都很注意地把废弃物装在塑料袋里,一会儿就会有一学员提着塑料袋沿路收垃圾,马路上始终是干净的。

听功友讲,府右街上路窄人多,学员们前后左右挨得很紧,两棵树中间的距离内就站了一百多人,只要两脚一挪,就再也插不进来,所以那里的学员从清晨站到夜晚(有的外地学员凌晨四点多就赶到了)没有吃没有喝,也没有上厕所,包括一个三岁的小孩,不哭不闹和他母亲一起也这样一直站了十几个小时。

这是一个多麽特殊的人群!衣着整洁,面带微笑,两手空空,互不相识。我身边站着的小伙子是从石家庄来的,身着西服,扎着领带,一身轻松地站在那里。在世人的概念里,上访者必有满腹冤屈,多是情绪沮丧,浑身疲惫,或拖儿带女,衣冠褴褛。而我们今天大法弟子在人间修炼,也用人间的形式,却是完全不同于常人的内涵。在这里,这博大的“真善忍”的内涵弥漫在中南海的空间,持续着“4。25”的整天,以至于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警察渐渐消除了戒备的心理,开始在警车上闲聊或打盹,垃圾工人拉着车沿途走过来配合大家把垃圾扔上车,我们的祥和带来了一片宁静。

晚上十点多钟,前面传来消息:最后一批代表出来了,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也都放出来了,问题得到了妥善的解决,大家高高兴兴准备回家。大家随即清理了周围的环境,把所有的垃圾包装好放在垃圾桶边,有的骑自行车,有的向车站走去。那天公共汽车公司真配合,很快调来了许多107和103无轨电车,一辆接一辆,公司干部出来组织大家上车。我们站在最后让远道来的功友先走。车里挤得很满,前面的人向中间再挤一下,让后面的功友再上一些。也就半个小时左右,所有的学员都离开了。放眼望去,马路上空空荡荡,干干净净,就象从来没有这麽多人在这里待过一样。

第二天去公园炼功,听见一游客在身边说:瞧人家法轮功多棒,政府也开明,问题都解决了。之后电视台出了通知说:从来没有禁止过大家炼功,炼功是自由的。又传达了27号文件。一切又都和原来一样,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周末出去弘法。

转眼一年过去了。这一年里,天翻地覆,惊涛骇浪。正与邪、善与恶一齐在人间表现。不管有人如何诋毁,不管世人怎样评价,也不论大法弟子中有多少不同的理解,然而1999年的4月25日,上万的中国大法弟子自愿地同去中南海向政府和平请愿,请求政府给予法轮大法在中国一个合法的位置,消除误解,平和矛盾。这一腔真心,这一份善念,溶入了整整一天的大忍之举中。现在和将来,无论在历史的哪一时刻,无论在宇宙的哪一个空间,远眺“425”,它都会永恒地矗立在那里,闪烁着灿烂的光辉。

大陆学员
2000年4月20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