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妹、赵凌云等人在狱中的遭遇

我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2000年4月7日】我叫赵凌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于2000年2月28日因一个人在地坛公园炼功被抓,关进了东城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放出,现将我在狱中的所见所闻,亲身经历向世人做一介绍,有助于一切有良知的人们对中国人权的严重状况有所了解,对我们的大法有进一步的认识。

我被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的八筒一所(即牢房),当时这间牢房连我在内共有十四人,其中八人是大法弟子,她们中有的是在天安门广场拉横幅的;有在天安门广场放氢气球的(上面写着“法轮大法是正法”);有在除夕夜到广场炼功的;还有已被判刑7年的李小妹等人。

当时狱中各牢房的炼功环境开创得各不相同,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干扰,尤其是有的所,管教(警察)利用犯人来制止或干扰大法弟子炼功。

3月7日下午,有三名深圳的大法弟子因在天安门放氢气球而被抓,其中一人被关押在我们这间牢房。她所随身携带的一本《转法轮》在搜身时被搜走。作为大法修炼者,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在正邪不分的今天,众多的大法修炼者被非法关押、拘禁,为了给我们的宇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我们在开创学法炼功环境的同时,也是在助师正法。于是大家从3月8日开始集体绝食、绝水,要求合法的学法炼功环境。当大家绝食绝水到第4天时,趁中午管教开门,我们一共六个大法弟子一齐走出自己所在的牢房,把其它牢房的窗子一个个从外面拉开,向功友们说:"大家集体绝食,要《转法轮》,用我们的生命去开创学法环境。"各个牢房内的功友们都挤在窗口处,有的含泪和我们呼应。我们回到牢房十多分钟之后,李小妹被第一个叫了出去,因为他们误认为这次争取信仰自由的绝食,是由李小妹带动的。她刚被叫出,我们就听到外面铁门来回的撞击声,我意识到李小妹在挨打(后得到证实),接着被反铐着带到二楼,她被人从身后一脚踹倒在地,头重重地撞到铁门上,随即她被浑身乱踢,当她挣扎着坐起来之后,只是散盘起腿稳定身体,他们就骂着说:"现在你还敢盘腿!"强行把她的腿拉直,用穿着大皮鞋的脚连继猛踹她的膝盖骨,后又被戴上了"猪嘴"(一种刑具,套在头上,不能说话,不能出声,否则就自动收紧到接近窒息)。在打完之后,她又被反铐着吊在空中,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手腕上,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因为怕她窒息而死才取下了"猪嘴",但并未把她放下来。李小妹从中午十二点多被叫出去,直折腾到晚上七点左右才被送回牢房。

李小妹被叫走之后,我和王雅娟,臧传会也一个个被叫出去,一人一个"管教室",二话不说就开打,被揪住头发毒打头部,打完之后才开始审问。

由于我们大家正念坚定,堂堂正正地直面了他们的暴行。他们不但没有给我们身体造成伤残,反而一个个身心愉悦,这种感受是只有闯过这一关的人才能领悟的。

从这天起,全筒道十间牢房全部开始了集体绝食。通常人体绝食7-8天是极限,可是我们绝食时间最长的人竟然达到过二十几天。这一次八所(即八号牢房)的张淑英就绝食了十六天,而我和李小妹等(一号牢房的大法弟子)全是十三天。当我们绝食、绝水到第八天时,我们号中一个学员耳中听到师父说:"喝点水"。于是我们大家开始喝水。奇妙的是我们喝的白开水竟然是多种果汁味的,我喝的是桔子汁味的,李小妹喝的是梨汁味的,还有人是奶味的。喝了水几分钟之后,立刻觉得全身都在起变化,身轻体健,浑身有力。

当张淑英绝食十六天之后开始进食时,同室的犯人们都劝她先喝点稀、软的,不要弄坏了胃,但她一开始就正常进食了,而且并未感到任何不适。犯人们说你们大法真是太神奇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们绝不会相信一个绝食十六天的人马上可以正常吃饭,连管教的警察也来记录这一实例。

在这一场绝食护法中,大法弟子们临危不惧的壮举使我们更加真正从内心认识到师父和大法的神圣、伟大。

心性的整体提高使外在的环境也在发生着变化,我们真的开创了在狱中堂堂正正的修炼环境。每天早上连在押的犯人也和我们一起站成一排集体炼功,还可以集体背念经文,我们终于把关押大法弟子的牢狱正成了一方修炼的净土。

我是3月28日被释放的。到我放出时,仍有学员在继续绝食。每当我想起我们还在狱中的这些为了捍卫我们的宇宙大法而舍生忘死的功友们:他们有的被毒打,有的被灌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付出自己的生命,一种悲壮、崇敬的心情就令我震撼。我们的师父曾经说过:“佛、神他可以为众生、为宇宙的利益放弃他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放弃的,而且坦然不动的。”我为我们能成为师父的弟子而感到无比幸福。(2000年4月6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