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法会: 修炼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5月26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叫毛凤英,是多伦多的学员。很高兴在这特殊的日子和大家一起交流。下面从三方面谈谈一年多来自己修炼的体会。

一、母子同学法 ,互相促进, 共同提高。

师父讲:“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的是指导你们修炼哪!至于那些只练动作不学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地修炼。”所以学法是及其重要的。

当然说起学法,我确实觉得没有很多时间来学法,因为我需要上夜班,每晚要上8个多小时,原来一周上6次,近来才改成一周4次。白天我还要去英语学校上两个半小时的课,还要带孩子,干家务,炼功,适当的休息,时间是非常紧的。尽管如此,我也没有间断过学法。没有时间就从休息中挤时间,利用带孩子的时间和上班途中的时间来学法。我一直是把背书和通读结合起来。节假日、平时或孩子入睡时就背书,环境不静时就通读。不仅自己抓紧时间学,还要带领孩子一起学,我认为孩子他还没有接触社会,没有任何后天形成的观念,脑子是一片空白,大人给他灌输什么,他就会接受什么,如果带领他一起学法,那么他脑子装进的就是大法。

我两岁5个月的孩子,现在已能背诵《洪吟》中的诗30多首,和论语的前两段。他每天都要听师父讲法录音或让我念《转法轮》给他听。有一次,我把一本小人书给他看,希望他不要打扰我。他翻了两页说:“这不是法。”就把书甩到一边。别看他年纪小,他还能帮助我们提高呢!比如说,他爸爸经常花很多时间看网上的东西,有时超过了学法的时间。他就对他爸爸说:“多看书、圆满近。”两个月前,他爸爸应朋友邀请帮忙,去了美国,每次一来电话孩子就对他爸说:“多看书、圆满近。”我带他去City Hall炼功,有时风很大,很冷,有太阳也被路边高楼挡着照不到炼功点上。一次炼完功,我对一位功友说:“没这个高楼就好了,也就没这么大的风,还能照到太阳,也就不那么冷了。”晚上吃饭时,孩子说:“妈妈,师父讲,「你坐那儿舒舒服服的,喝着茶水,看着电视就修上来了,想多高就多高,这绝对不可能的。」”我以为他听了师父讲法录音记住了这两句话,也没往自己身上想。还有一次,我在严厉地批评女儿,责备她把做功课的时间安排多了,而学法时间少了。孩子说:“妈妈,你不能说姐姐,她在做作业。”我也不把孩子的话当回事。又过几天,我又在严厉地教训女儿,这次孩子哭了。他说:“妈妈,你不要说姐姐,你不要管她。”晚上,他对我说:“妈妈,师父讲,有的人悟性还没有上来。”我不由得心里一震,就问他:“妈妈的悟性上来没有?”他说:“妈妈的悟性没有上来。”这次我可在意了,心想,哪件事悟性没有上来呢?我一下子想起了我对待女儿的态度,表面上为女儿好,把她管得很紧,在内心深处并没有把她当作一个独立的修炼者对待,而是当作自己的女儿。总觉得为了她好,她就应该听我的,不按我的要求做就应该教训她。从这一点上讲我是没有悟到。其实师父都这样讲:“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我怎么就不悟呢?前不久的一天上午,下了夜班我睡觉,孩子也在睡,他什么时候醒来的我不知道。到中午11:55,他把我叫醒,他说妈妈你不要睡了,起来学法。我看了一下表,刚睡了4个小时,心想晚上还要上班,再多睡一会儿,就对他说:不要吵,我再睡一会儿。半小时后我醒来,我发现他把一盘师父讲法录音带搞乱了,我弄了很长时间,但是有一处拧着怎么也弄不好,我知道不该多睡这半小时,但还是在向外找,责怪孩子手闲,就气冲冲地训他,他却笑嘻嘻地说:“妈妈你不要生气。”我说:“不生气了就能好吗?”不过说完了也在想,是不是在考验我的心性呢?也没必要生气了,反正已经坏了,重新录一盘也不费劲。我真是顿时气消了,就把磁带放在录音机里试一试,能不能转得动,只听见机子里响了几下,好像带子绞住了,我赶快停机,取出磁带一看,不但没绞,反而磁带自己好了,真奇怪。这时我才真正感觉到孩子时时刻刻在帮助我提高心性呢。

二、从自身做好,既是弘法,也是护法

去年8月底,经功友帮忙,我去了多伦多一家寿司加工厂工作。这家工厂的老板是白人,经理是日本人,其余的基本是中国人。这样对他们弘法就不存在语言上的障碍。我们一边工作,一边交谈,我交谈的内容当然是向他们介绍“法轮功”如何好,希望他们也学。但是得到的回答却是一个个的疑问:法轮功为什么去中南海?炼法轮功有没有炼成精神病的?死没死人?我知道这是由于他们没有接触过法轮功,是中国政府反面宣传给他们造成的不良印象。于是我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及我知道的情况向他们耐心的解释,他们也觉得有道理说:不能听中国政府一面之词,有的还说:中国政府反对的可能就是好的,应该看看《转法轮》这本书。可是有一位学基督教的同事,却气冲冲地质问我:“你们法轮功好,政府为什么要镇压?基督教政府怎么就没有镇压?证明你们还是有漏洞,你不要替你们法轮功脸上贴金,人们有头脑都会分析,用不着你在这里解释。”从此后只要她在我就不敢提法轮功3个字,怕她说话不注意而造业。过了一段时间,我拿着签名表对其他同事说:“多伦多政府想了解一下支持法轮功的人占百分之多少,如果你们觉得法轮功好,请签名支持一下。”在场的十几个人都很乐意地签了名。有一位新来的同事刚拿起笔,就被那位学基督教的同事制止住。她又气愤地对我说:“你不可以这样做,你在这里拉人支持你们,做的好应该光明正大,为什么还干这种事?”我被她的话气得有点发抖,转身对另一位同事低声说:“她是最坏的人。”那位同事也说:“她真是很坏,什么都偷,连……。”下班后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一直静不下来,回想自己今晚的态度,真是不像一个大法弟子,常人在无知中说了一些过激的话,我也不应该在别人面前骂她,从自己做好,给她一个了解我们的机会,才是我应该做的。对待工作我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与大家相处,我尽量做到怀大志拘小节,不让别人找出毛病,我用详和的态度对待每一位同事。对法轮功持不同意见的那位同事,我不再气恨她,而是给予更多的关心和帮助。对于常人中间发生的矛盾,我用一个修炼人的眼光看待,不将自己置身其中。当矛盾的双方都向我诉说对方不好时,我让他们各自找一找自己的原因,并把大法中讲的如何做好人的道理讲给他们听,使双方都能接受。在工作中,我尽量按修炼人的要求去做,老板、经理对我的印象很好,同事们也比较尊重我。他们还讲,最喜欢与学法轮功的人在一起,因为学法轮功的人善良,待人诚实,没有害人的心,工作又踏踏实实不偷懒。真是好人。并说以后也得要学法轮功。在工作单位如果哪个同事做得不好,或者他们看不惯的人,他们就讲:“你应该跟毛大姐好好学学法轮功”。每天早上4点钟做完寿司后,经理让我带2个助手负责做春卷。有一天早上,经理突然把我的2个助手换成了不会做春卷的另2位同事,其中一位就是爱攻击法轮功的那位同事,我有所不解,经理让人翻译给我听,说那2个同事工作不好好干,又爱挑起矛盾,经常和别人吵架,让我把他们带上好好学学法轮功,在与她俩合作时,我就把法轮功教人怎样做好人,以及德与业的关系反复讲给她们听,她们很感兴趣,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并给予很好的评价,现在我们夜班十几个人中,有7人看了我借给他们的《转法轮》及师父讲法,教功录像带。有一位同事看了《转法轮》就不想还,让我送给她。有2位同事表示要学,还有一个同事已经开始学法了。不管他们将来学不学,但是他们对法轮功已经有了很好的印象。

去年8月底,我收到了国内嫂子的一封语重心长的来信,内容长达10页。信中嫂子像得到了什么真机,向我透露国内发生的一切,直接引用了国内宣传机构攻击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话,责备我无知上了当,让我赶快放弃学法轮功,是为我好才来信劝我的。看了这封信,我真是气愤,拿起电话就严厉地批评嫂子。放下电话后,我感到后悔,我知道从没修炼过法轮大法的嫂子接受不了我的这种态度,刚才为什么不心平气和地讲呢,其实嫂子也是被政府的反面宣传一时迷惑住了。我想等休息天再跟嫂子心平气和地聊聊,可是还没等我去电话,她又来了一封信。信中骂我不识抬举,她真心为我好,我还那样对她。这次我一点也不生气,决定向她道歉。次日晨,我拨通了电话,果然嫂子一听是我的声音,就把电话挂了,我再次拨通,她就不说一句话。我主动说:“嫂子对不起你,今天向你道歉,请原谅。其实我内心是为你好,只是没有注意态度,以后我一定注意。我想说的是,你真的不能听政府反面宣传,那是不符合事实的,咱不说别人,就讲我们一家,如果没有法轮功,我和女儿可能早都不在人世了。师父给了我们这么多,却没要我们一分钱。我见过师父多少次了,师父穿的,师父吃的,都是你们看不上的,你哪里知道师父为我们所受的苦。你也想一想,在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的今天,任何法律制度都改变不了人心,,而法轮大法却使亿万人变成了好人,有的犯过罪的都变好了,你要用头脑分析,不要被他们的宣传迷惑住,再好好看一看我送给你的《转法轮》即使不想修炼,也要做一个好人,我是真正为你好啊!”嫂子的气也完全消了,她说:“我真不知真实情况,请你原谅,我会看书的,请放心。”在那特殊的日子里,为了不使亲人受这种反面宣传的影响,坚定地修大法,我不管电话有无被监听,经常与他们通话,给予鼓励。并充满信心地告诉他们:“国内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法正人间必然会遇到阻力,这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其实《转法轮》中讲的已经很清楚,也是对每个学员能否坚定下去的考验。不要被眼前的困难吓住,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很快就会过去,天马上就会亮”。我经常去信去电话鼓励他们,又继续向其他亲人弘法。说也奇怪,就在我给亲人讲了上述话不久,一天早上下了夜班,回到家正好8点,我躺在床上刚闭上眼,并没睡着,我看到头顶上一个淡紫色的大法轮在旋,中间的大卍字符和四面的小卍字符也在飞速旋转,却没有太极。四位太极的位置成了四个了望另外空间的窗口,另外空间的天是那么兰,那么美丽,仿佛离我很近。片刻这美丽的景象就过去了,眼前出现一片黑暗,我又听到一片乱哄哄的吵闹声,这时师父洪亮的声音响在我耳边……师父讲了许多,可我一睁开眼,只记住一句话。师父在点化我什么呢?我在静思:另外空间已经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唯有我们人类这点空间还有一些黑云压城的现象,为什么?凭师父的威德,正整个宇宙的法都是易如反掌的事,而这些微不足道的魔又算得了什么。这不就是为了我们修炼提高而留给我们的考验吗?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已经讲得很清楚:“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想到这里,我激动得热泪盈眶,起来对着师父法像深深地鞠了仨躬,我说:“师父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坚定地修到底!

二、谈谈去年“425”以来自己的一点认识

去年7月以来,中国政府大规模地镇压法轮功,且步步升级,大法在人间蒙受冤屈,广大学员遭受残酷的迫害,尊敬的师父受到恶毒的攻击和陷害。每个学员都在其不同的层次,根据自己不同的理解,做出不同的反应。有积极站出来护法的,有只在家修不出来的,也有放弃修炼的,还有责备的。我也听到一些常人和个别学员讲过这样的话:如果没有“中南海”事件,就不会有7月以来的这种局面。难道“425”和平请愿错了吗?我个人的认识是没有错。我认为那是一种天象的变化。师父讲:“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我也认为是师父用洪大的慈悲给每个世人了解法轮大法和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我为了传这个法,在历史的相当久远的年代就已经安排了,而且传了这么大的一个法,整个宇宙的法。”正因为“425”事件几乎使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多么好的弘法效果。如果仅靠我们海外弟子的力量去做,费尽精力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那么法正人间,出现的这些魔难也不是偶然的,因为在正法过程中,每正到一个空间,那么这个空间中一切不正的,不够正的,就必然会起到阻碍正法和破坏大法的作用,尤其我们人类社会这层最低的空间,不仅如此,还有高层空间为逃避正法而跑到这里的邪魔也起到了很大的破坏作用。。我们作为大法中修炼的一分子,就要积极站出来护法,绝不能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而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我们要用本性的一面来正法,战胜邪魔,不能让那魔钻我们的空子,没完没了地干扰我们,同时我们还要利用它不好的一面来考验我们,使我们在这魔难中提高认识,坚定修大法的信心,我们能在这考验中真正提高上去,那才是最扎实的,才不愧为未来宇宙中伟大的佛、道、神。正如师父讲:“如果一个法传出来,要没有它的魔难,没有他给后人留下来的威德,我说那是邪法。没有什么值得伟大的,没有值得庆幸的,没有威德留给后人,它必然是这样。”又讲:“这样在风风雨雨中,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威德,才能给后人留下有可说的,有可讲的,才有他的经受不同魔难走过来的教训,经验留给后人,他才具备威德”。

今天人类社会的人,生在大法弘传时期,如果没有闻到大法,这对一个生命来讲,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遗憾的了。所以作为真修弟子,我们不仅要同化法,弘法、护法也尤为重要。我们能在不同的领域,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其实就是很好的弘法和护法。以前我积极参加一些弘法、护法活动,是把弘法、护法作为我实修的内容去做,是为了自己提高,为了自己圆满,实际上也就是我们的实修内容。但师父让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们再扩大心境去看待这一切,我发现真的不一样,为大法做事不再是为自己圆满,这颗心已渐渐淡化,渐渐离我远去,让别人得法、让别人得好这颗心越来越明显,渐渐地占主导地位。我尽自己的力量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弘法活动。在驻地,我向邻居弘法;在英语学校,我向老师及同学弘法;在单位向同事弘法。CITY HALL每周2次炼功弘法,不管刮风、下雨、下雪,我不顾下夜班后的疲劳,带着两个孩子坚持去,整个冬天我们都坚持下来了。更使我难忘的是跨世纪之夜的那次弘法。那天白天丈夫及女儿去参加集体学法,我因为上了一夜夜班,上午在家休息,约好晚上6点大家在湖边弘法。晚上不到6点,我带着2岁的孩子赶到湖边,却不见一个大法弟子,我抱着孩子从上到下转了3圈也不见人影,想打电话也没带钱,心里十分着急,一对白人夫妇看我着急的样子,就送给我2个quarter,我怕还不了他们,表示不要,他们执意要给,我便接受了。我拨通一位功友的电话,他告诉我去地铁站找,我到地铁站果然看见4位功友在向游人征集签名。我问他们:我丈夫及其他功友怎么没来,他们说其他人都分头去了不同的地方,我肯定找不到我丈夫,让我带孩子回家去吧。可我是来和大家一起弘法的,不是只找丈夫的,我没有一点想回家的意思。我看天也黑了,游人都赶着到湖边看焰火,没几个人签名。我对他们说,刚才过来看见,湖边商业中心里人很多,我们去那儿签吧。我们5人来到商业中心里,确实人很多,我们分成两组,在不同的地方签名,我和一位功友在中心入口处。不一会儿另3位功友过来,说保安不让在商业中心里签名,赶他们走,他们准备回家。我对身边的功友说,这么好的弘法机会太难得了,不是今晚的焰火,有的人可能永远也碰不到。我们不能走,保安来赶,我们说说好话。我不会英语,见到客人送一张大法宣传资料,做一个请签名的手势,心里却说支持一下法轮功,那位功友快速地用英语介绍一下。一位白人老人签名后说,我再替妻子、女儿也签了。她们也知道法轮大法好。还有一位年青男子从我身边路过,主动问我们是不是法轮大法,如果是,他也要签,他说他是从美国来旅游的,他知道法轮大法是世界上最好的。凡是我指到的客人80~90%都乐意地签了名。那位功友说:你修得真好,能量场能感人,你找的人基本上都给签名,我找的人很多都不签。我说:不能有这个欢喜心,这是大法的力量,不是我的本事。我觉得很久了保安也没来赶我们,就问那功友,她说两个保安都给我们签名了,你身边站的就是保安。这时我才发现保安衣服上的标记。保安不赶我们,我们的胆子也大起来,签名跑的就欢了,两人口渴也顾不上喝水,还完全忘了我的孩子。等我想起来找孩子,孩子不见了。我穿过人群向另一门口走去,发现保安和另一白人老人在看管孩子。我真是感动,说了一句“Thank you”(谢谢),又转身去签名。短短2个多小时,我俩签了300多人,还发了不少大法宣传资料。午夜0点,商业中心要关门了,保安赶客人走,就是不赶我们,我们最后才出来,并向保安说声谢谢。保安也高兴地笑了。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以前总认为自己英语不懂,做不了什么弘法的事,只能炼功,实际上被一颗怕心挡住了。这次我才真正体会到,只要心态正,心在法上,做事就会有好的效果。

检验3年多的修炼情况,还是觉得很惭愧,比起精进的弟子,还有一定的差距,离法对自己的要求,更是差得很远,自己就像扎在泥土中的一棵树,在修炼过程中,虽然也是在不断地断根,不断地断根,(树的毛根就象人的各种执著心,主根就象生死关的考验),可是现在好像许多根还没有彻底断掉。修炼不能看时间长短,得看其心性高低,真是不假。面对国内这种紧张的局面,有的功友不怕坐牢,不怕开除工作,不怕抄家而挺身护法,把生死置之度外。有的功友为了坚定修大法而献出了自己的血肉之躯,令人敬佩,她不是真的死了,而是生命更永恒。他们为什么能在重大考验面前放下自我?不难看出他们对大法有一颗坚定的心,也是她们修炼层次的体现。因为一个人在修炼中不断地升华时,他的层次就在不断地提高,身体在扩大,心的容量在扩大,承受能力也在增加,那么任何难对他来讲都会显得很小。如果一个人层次很低,必然心的容量很小,承受力很小,任何难对他来讲都会显得很大。我真正体会到,只有不停留在修炼的形式上,在内心真正认识到法,真正的不断提高,从本质上改变自己,才能使我们闯过一个个修炼的难关,坚持到底,就能到达成功的彼岸。

最后让我用师父《洪吟》中的“劫后”一首诗来结束我的发言:


绝微绝洪败物平,
洪微十方看苍穹;
天清体透乾坤正,
兆劫已过宙宇明。

谢谢!

(加拿大学员2000年5月13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