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起直追:一位曾经被迫放弃大法的学员谈洗脑


【明慧网2000年5月5日】中央领导:

我叫XXX,是法轮大法某市辅导站站长。我痛心地看到政府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有错不纠,且一错再错,离公道与民心越来越远,不得不冒险进谏,说一番真话。

我曾经是省政府有关部门认为“转化得比较好”并上报中央的法轮功学员 (因为我在 99年7月20日 至 9月3日 45天被关押期间以及出狱后的一段时间,受报纸、电视中歪曲不实与“严打”宣传影响,出于苟且偷生的私心,跟着报纸上的调子说了、写了一些违背良心的话),然而,我现在要光明磊落地告诉政府,作为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是决不应该也最终不可能被“转化”的。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前后历程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

我是 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感到自己在大法修炼中得益非浅。首先,我身体好了,精力充沛了。过去我经常患咽炎、咳嗽、鼻炎,有青光眼睫状体炎综合症。修炼法轮大法后,这些病的症状几乎从未出现过;其次,我的世界观发生了重大改变。我过去很自私,又重名利,为了求财求利曾经不顾领导挽留,抛开学校的工作不管,两度停薪留职而去了海南、江苏等地挣钱。 96年回单位后有幸得到法轮大法,我才懂得了人应该怎样活着才有意义,人应该心怀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有着“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高尚境界中超常的人。于是,我时时处处按法轮大法的要求去做,安安心心地在单位上工作,别人拉我去偷偷从事第二职业我也谢绝了。单位上承担了再重、再难的工作我也无怨言, 且不记名利。 为了支援“希望工程”,我捐资 4000元以资助 10 个贫困孩子读小学的学费。 我在单位上不沾公家的便宜,公款吃饭极少参加。下地县分校、站时,下面送的东西我从来不收,甚至巡考期间分校发的巡考费我也不领 (按规定可以领,但我认为省校会发给我一份,我就不应再在分校拿一份)。而这些都是因为学了法轮大法才发生的。

学法修心,看淡名利,重德向善做好人的生活使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十分充实与幸福。我为自己修炼了法轮大法,懂得了人生的真谛而感到庆幸,认为应该把这么好的大法告诉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受益;因此,我也乐于宣传大法,义务为大法做工作。自己与周围同修们的修炼实践中发现的许多超常现象也使我认识到,法轮大法的确是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是高于现代西方传来的实证科学之上的更博大精深的科学。而这一点,任何不修炼的人,不管他的学问多渊博,所处社会阶层多高都是难以体会到的,也就容易对他产生误解、偏见从而否定其真实性。也许正因为某些人感觉到法轮功与“现代科学”以及“唯物主义”是对立的,“谈起来象迷信”,对越来越多的人学炼法轮功感到不放心,才在政策、决策上做出了令人难以理解的举动,导致法轮大法的炼功人屡屡遭到不公正的对待,最后出现 4 . 25 事件以及其后的大波澜,我个人也经历了人生从未有过的特殊遭遇。

99年9月3日从看守所出来前后,我一度曾想做一个不修炼的常人算了。于是心性一掉到底,完全变成了修炼以前的人 (甚至更遭)。我处处从私心出发,从保全自我、保全家庭出发,从“识时务”出发,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如抄报纸上的话当“认识”交上去。又如面对国税局因某学员营销法轮大法书未交 7 万元“税款”之事找到我,要我负责,我也不是堂堂正正地面对,讲清楚此事与法轮功辅导站无关,而学员经营大法书也绝不会赚钱赢利,不应该承担缴纳税款的责任。而是怕字当头,请求领导帮助解决,由于我还在“取保候审”时期,公安部门经常光顾、警告,自己时时害怕再被抓去坐牢、判刑,因此对人生感到消极悲观,情绪极为低落。直到后来,我深深地体会到,当自己离开大法,“转化”成了不修炼的常人时,我的心性,我的品德,我的行为是多么的糟糕!我变成了一个多么不好的人!

经过半年的风风雨雨,经过长时间的认真学习与思考,我的思想才由糊涂越来越变得清醒起来。在这里,我要老老实实地道出自己的心里话,就是:不管目前政府对法轮功的误解有多深,做法多么令人吃惊,我仍然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是超常的科学,不是歪理邪说;对国家和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决不“反科学、反人类、反政府、反社会”。我仍然无比崇敬李洪志老师,感谢他告诉了我宇宙的真理。我要继续做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一个超常境界中的修炼的人。

我认为,一个人没有了心法来约束,是极其危险的 (一个政府也是这样),他会变得道德低下,正念无存,一举一动为的都是私。其实,人类道德正在一日千里地往下滑,人类千百年来善良的、正统的思想已经规范不了现代人的行为了,这已经是无可否认的事实。李老师在 <<转法轮>> 里指出:“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里找,你说这多好。大家知道现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为什么还干坏事?有法不依?就是因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见时,他还要做坏事。”

亿万法轮大法学员与善良的人们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看了 <<转法轮>> 而变成了身心美好,严于律己,道德高尚的人的客观现实充份证明:在目前这样一个物质财富貌似丰富,然而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时代,法轮大法的确能够为净化人的思想、提高人的道德境界起到普遍意义上的、巨大而不可代替的作用,法轮功的确是一块净土。中国有上亿的人在学大法,做好人,难道不是一件大好事吗?“难道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中央领导如果真的是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着想而不是为了别的什么或某种僵化了的观念,真正想解决法轮功问题,就应该正视这一切。“为人民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利益改正错的” (毛泽东 <<为人民服务>>),收回所谓“邪教”的认定,撤消对我们师父的通缉令,不再干扰法轮大法学员的修炼活动,释放所有被关押学员,终止继续做违背民心的事。广大法轮功学员源源不断进京和平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如何使自己受益,证明自己并未被转化,不都是以德报怨,用历史上可歌可泣的冒死进谏的方式来帮一帮政府了解真实情况,寄希望于政府最终能辩明正邪、修正错误,还法轮大法以清白,给政府创造重新正确对待法轮功问题,重新去获得民心的机会吗?而他们放下生死,苦苦进谏,所显示的无私无我和无怨无悔的高风亮节,至真至善的感人言行,难道一点都感动不了政府,丝毫也不值得国家领导人从正面冷静地思索一番,分析一下吗?试问如果教人“真、善、忍”的法轮大法与法轮功学员是邪的话,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正的呢?

我觉得真正需要转化的,不是法轮功学员,而恰恰应该是政府中某些对法轮功有偏见与敌意的人。在全中国,目前还在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仍然多得不计其数 (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人进京上访)。 一厢情愿地认定 98% 以上的法轮功学员得到了转化,已不炼法轮功了,这样混淆视听的看法不需要转化吗?

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和平正当地上访,讲一句真话,却要被殴打、拘捕乃至送劳教、判刑。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任凭执法人员施暴的法轮功学员被认为是危害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而可以用手铐、脚镣、皮鞋、拳头、罚款、关押、送劳教来对待手无寸铁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人,反倒是维护社会稳定与安定团结,这样的观念不需要转化吗?

不问青红皂白,专门收集所谓炼法轮功致死的例子,而不管该人原来是不是危重病人、精神病人,是不是真修者。以往官方与民间对法轮功所作的调查只字不提或全盘否定,与以揭批,法轮功祛病健身显奇效的事例不见一例报道,这样极不公道的做法不应该转化吗?

总之,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过去党和政府所倡导的实事求是、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与作风没有得到一点体现,国家和政府的形象因此而受到了严重损害。作为一个公民,一个国家干部,我真为政府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而感到痛心,而作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又为政府抱着仅仅只有不到两百年历史的某种理论不放,把具有极其久远历史的宇宙真理法轮佛法当作迷信而推向敌对深感震惊。因为我知道,你们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啊!那样做对你们,对国家,对人民都是毫无益处的啊!

最后,我抄录李洪志老师 <<再论迷信>> 一文中的一段话来对你们再作劝导:

“大法修炼的学员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人类无论站在任何立场上否定高于人类社会一切理论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劳的。特别是当人类社会的道德处于全面崩溃时,是伟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于人,给了人这最后的机会。这是人类应该珍惜万分的希望,然而人却为了私欲破坏宇宙给予人类的这最后的希望,令天地为之震怒。无知的人还会把各种灾祸说成是自然现象。宇宙不是为了人类而存在的,人只是最低下的一层生命存在的表现方式,如果人类失去在宇宙这一层生存的标准,那就只能被宇宙的历史所淘汰掉。

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们面前。”




礼!

某市法轮大法学员:XXX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5/3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