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6月13日】

小弟、弟媳:你们好!

刚通完电话,很想和你们再多谈谈心里话。因为大家都很忙,互相之间的交流很有限。我现在正好在放暑假,就多写一些自己出国以后观念的转变,以及怎样走上修炼之路和现在的思想状况。

到美国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打工挣钱。为了多挣钱,我不怕苦不怕累,可是小费若是少了就很不高兴。打完工回到家,常常已是晚上十一、十二点钟了,还要喋喋不休地和你大哥唠叨小费上多一块少一块钱的事。好象我就是为了这几个小费而活的。

后来到一家医生家做工后,思想有些改变。这位医生虽不算百万富翁,可也高于美国一般工薪阶层。他们夫妇俩对我们不错,没让我感觉到“受剥削受压迫”。医生他执照行医时已近四十岁,拥有的这一切也合情理。太太在家当管家,外出学画,常抱怨老师管得严,她在佛罗里达的老母亲说她女儿是闲着没事干——自找苦吃。医生家有一高级室内游泳池,我在他家十个月,他太太用了总共不到五次,而医生自己好像一次也没游过。他太太进游泳池不是游泳,而是到水里泡泡,同时检查哪里不够干净,上来后就让你大哥去清洁。她口口声声说我做的中国菜好吃,可是她的胃不争气,一享用就闹肚子,看她也怪可怜的,只能吃些高价无味的所谓健康食品。医生和他太太对家中的三猫两狗就象对他们的亲生子女一样,我每天要为小哈吧狗鲁克珊梳毛,每周还要给它洗一次澡。那时,我常想起自己的亲生女儿正远隔重洋留在国内,而我却没有机会给她梳头。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社会畸形发展,动物可代替人类的子女。 说来也怪,你哥有时拿小狗寻开心,骗它说:“你妈回来了。" 它还真会激动地跑到门口摇尾等待。老花猫汤尼亚死于疾病,你哥把它埋在后花园时,医生太太哭得象个林黛玉似的。今年听说她和前夫所生的独生女死于一场车祸,不知我那多愁善感的老板娘又会怎样痛苦一番。

我们都知道钱不是万能的,医生家十个月的帮工让我清醒地看到:富裕的生活并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快乐,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一样。这时,我一心想要的是全家团聚,过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移民加拿大后也实现了这个愿望。我们虽然并不富裕,可对这个温馨的小家庭,我也满足了。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变着法儿带女儿玩,游泳、溜冰、看电视、看电影、逛游乐场、去露营。开心之余总好像生活中缺少点什么,常常有种空虚感。也许是为了充实生活吧,我又捡起了书本,为了将来容易找到工作就到当地一所学院选了电脑。上互联网后,你大哥不久就找到了法轮大法,还发现当地的大学里就有一个炼功点,于是立即就联系上了。

刚开始看《转法轮》时,我对你大哥说,这不正是你要找的功法吗?因为他练太极拳练气功很用心,也肯花功夫,还让家里的人跟着一起起劲。他说他跟我结婚前就开始练上了,可总觉得没有真功夫,只是花拳绣腿。总想将来有机会回国找个高功夫的师傅学点真本领,所以有时还去买彩票,想中奖后把我们母女俩安排好,他自己就可以天南海北地去寻师访友了。这下好了,法轮大法在家就可以修炼,他也不用离家远游了,修得好还能成佛,永远脱离人生苦海,全家也跟着受益,何乐而不为呢。

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要求两腿双盘打坐,我很容易地就双盘上了腿,而你大哥单盘都很困难,痛得他龇牙咧嘴。我那时怕时间花多了影响功课,曾对你大哥说,等他双盘上我再开始练。现在他可以双盘打坐半小时之内没事。其实,学习与炼功并不矛盾,炼功是最好的一种休息方式。

当看到《转法轮》书中李老师讲到有关人生命的真正来源时,我又惊又喜。原来人的真正生命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是自己变得不好了才掉到地球这个迷的空间中来的,所以人人都会有苦有难。而做人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返本归真,返回到先天美好的境界中去。同时,也让我想起自己童年时常常思索的“人为什么要活着?”这个问题来,我曾问过别人,没有人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人就这样降生了,过了许多年后又死了,为何要活上这几十年呢?如果是神造了人,那么神又为何要造人呢?而且有人日子过得好,有人日子过得不好,忙忙碌碌一辈子到底图个啥?随着岁月的流逝,自己也随着社会的潮流在一天一天地长大,渐渐地忘记了自己孩提时的问题。好好读书,考大学,找个好工作,多挣钱,或找个才貌双全的好丈夫,过好日子。当人不就应该这样活着吗?这也是我得法前的理想,凡是不能满足我的理想的事,都会给我带来无尽的烦恼与痛苦。得法后,我才彻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

当我发自内心地觉得李老师写的这本《转法轮》真好时,我就有了清理身体的反应,而且在我学习最繁重的时候,却不知不觉有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走路一身轻。我原来是个无神论者,这也是多年唯物主义思想教育的结果。但通过阅读《转法轮》,我的思想有了根本的转变。李老师在《转法轮》这本书中,用浅白的现代口语,从分子生物学、化学、物理学、天文学、高能物理学、考古学、哲学等多种学科的角度向世人第一次阐述了许多修炼界视为秘中之秘的东西。

我们都相信古人讲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是现代科学证明不了做好事会积德,做坏事会造业。随着人类道德的大滑坡,人们越来越重视对看的见摸的着的金钱的追求,没有了道德,人们什么坏事都敢干,世风日下,人心险恶。上学期,我有两门选修课,一门是“社会问题”,另一门是“冲突管理”。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让制定法律的人都束手无策。西方人研究了半天,最后发现问题在于教育,认为从小教育好儿童要比建立完善的法律制度更有效。然而,西方的教育是建立在实证科学的基础上的,这种不完善的科学却不能证明神的存在。教育孩子时都说不要伤害别人,但一般人却不知道伤害别人会给人家珍贵的德,自己得到黑色的业力,而德和业这些物质确实存在于另外空间。有人会问德值多少钱一斤,你能用科学试验证明吗?

李老师在《悉尼讲法》中指出,“实质上不就是抡起了现代科学的这个棒子,去打我们人类最本质的东西--人类的道德吗?”,“人类的道德观念真打没了,那么人就没有了心法的约束,没有道德的规范,人就可以什么都敢干,什么坏事都敢做,就促使人类的道德不断地向下滑。这就是科学最不足的一方面所起的作用。”可见,李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问题是人心的问题,唯有人类道德回升,才能最终解决这些社会问题。当上“冲突管理”的任课老师谈到遇到矛盾时都找自己时,学生们议论纷纷,有的甚至还与任课老师争辩,认为任课老师讲的是奇谈怪论。我因为学了《转法轮》,心里很明白,有一种“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常人中也有人能认识到这个“向内找”的道理,可惜常人因为没有宇宙大法作指导,所以他们也说不清。任课老师只好重申他是在讲“向内找”的这种理论,认为它确实有助于解决矛盾,并没有要求学生都来信他。我当时真想在课堂上向大家说,这是真理而不只是个理论,只可惜我胆怯自己的英文表达能力而错过了一次弘法的好机会。

得法前,我根本没想让我妈来加拿大探亲,因为她曾得过小中风,一直有高血压的毛病,若有个万一,我们负担不起医药费,得法后,我首先想到了我妈,她肯定很想出国看看,我不能只想到自己,若生病,就因该花钱为她治病,欠债要还嘛。

你们兄弟感情很好,你大哥常常在我面前夸奖你,我嘴上不说,心里面却在妒嫉。你大哥自己打工的鞋子穿破了,在外面干露天活时袜子都会湿透,他宁可自己用黑胶布贴一下,也不愿买双新的。还常说要资助你出国留学,我和他争吵,还找理由说这一点点打工挣来的钱是留给自己女儿将来读书的,不能动。学法后我认识到自己是多么自私,没有为别人着想,作为一个大法学员,时时处处都应该以真、善、忍这个宇宙特性为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要做到比乐于助人的好常人还要更好。

有次,一位同学建议我向学校申请困难补助,还说另一个同学已从学校申请到$700的无偿资助,她先生挣的钱比你大哥挣的还多。我看了表格,意识到要想申请到这笔钱,就必须设法证明自己没钱读书,现在我是一个修炼的人了,怎么还能做假呢?也就打消了这个一般人认为很正常的念头。

为了提高英文,我最近看了一些英文读物,如"自助成功手册--思考与致富”和“事业轨迹”系列读物的"明视的勇气"。人们在不同层次看到了一些理,例如,书中把获得金钱后的富有列在所有十种富有的最后一位,再有,象什么“知足者常乐”和“有志者事竟成”等等。 为了成功,实现自我价值,人们需要这样做,或那样干。

其实,这些常人中的理都是佛法在人类社会这个最低层次的一点表现而已,对做人是有指导作用,但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过去我读书的首要目的就是要找份好工作,看招工广告时,钱少的不屑一顾,路远的觉得不合算,一份个人简历改来改去,面试前胡思乱想,总是患得患失。现在想到,找份工作,不仅是为了挣钱生活,同时也是为别人服务,为社会作贡献,找到工作,我就尽量做好工作,找不到,我就在家里为丈夫和女儿多做些家务。

刚开始修炼时,我曾想呆在家里可以多学法多炼功,省得到外面去和人家争争斗斗,还容易起执著心。同时觉得读书也挺苦,因此想打退堂鼓。后来想到孩子也逐渐长大了,过分照顾反而对小孩成长不利。自己多学点知识,将来到外面为社会多作贡献,再说不接触常人社会岂不是失去了一个提高心性的修炼环境吗?过去我一听说讲奉献,学雷锋,就想都什么时代了还讲为人民服务,那是挂在嘴上的大道理。然而,法轮大法传出后,很快就吸引了无数的社会各阶层有识之士前来参加修炼。因为我们相信每个人都不只是这一生,死后即使有万贯家产,谁又能带走一分一俚?高官显位,死后又有谁会在意?只有德,它却是一直跟随着人走的。人在吃苦做好事的时候就会积德,修炼人的德又会转化为功,而功又是决定未来修炼层次和果位高低的关键。我们曾经都幻想过长大了干啥,将来怎样,老了又会如何,总说要把眼光放远点,可是总也跳不出这一辈子,那么我们为何不能彻底地抛开这个常人观念呢?其实,人的一生在整个生命长河中只是非常短的一瞬间,就象人睡了一觉。人间的荣华富贵恰似过眼烟云。修炼后,我不再总是计较个人得失了,心胸也逐渐变得宽广了,日子也过得舒畅了。李老师说过,“大法会给弟子带来福分”,修炼是无所求而自得,事实真是如此。

随着深入学法,我逐渐认清了为什么全世界有三十几个国家称赞法轮大法,而唯独中国政府在死命地打压。起初,我觉得大法好,就跟着炼。如今,大法被中国政府污蔑成“邪教”,在大陆,官方“一言堂”的批判文章铺天盖地,远在大陆的父母因为不了解事情的真相,曾好心劝我们不要参与同中国政府对立的活动,这确实让我深入思考我们的修炼,我们到底为谁而修?我虽然不象好多大法修炼者那样从久病不愈得到新生,但我修炼后却有种种亲身体验,我自认为我是有头脑的,也曾经深思过,我们只不过是修炼人在一起,周末到公园炼炼功,空闲时学学法,有事打个电话,参加与否完全是自愿的,这有什么“邪”的?也不存在什么“教”的概念,我们根本不反对自己的祖国,对政治也不感兴趣。你大哥是最讨厌什么政治学习的,到美国后,也常有基督教的人来劝我们上教堂,去了几次,也确实感受到基督徒对人的关心,尤其是刚到美国,人生地不熟,基督教的热心人也给了我们不少心灵上的安慰,但时间一长,我们对西方天主的信心也渐渐地消失了。学了大法后,我才明白,基督教是西方人的一种宗教,过去确实是一种能度人的正教,可如今人们去教堂根本不是为了修炼,而成了一种社会文明的举动,难怪你大哥不喜欢去教堂呢,如果我们的修炼真是一种中国政府所称的“邪教”,你大哥肯定第一个反对。

记得我妈来加后,每次都同我们一起外出炼功,有次地上积雪一尺多厚,天气非常冷,我当时对我妈说,你如果觉得不行的话就不要勉强,可我妈还是同我们一起坚持把功炼完。她当时还觉得奇怪,以前在国内稍一着凉就感冒生病,怎么在加拿大冻这么长时间,居然一点没事。也许正是这许许多多的超常事实,才使少数害怕真理的人硬把我们的修炼是“邪教”吧。

在修炼上,因为我同你大哥不在一个层次上,所以对大法的理解和认识以及对弘法的态度存在着差异。比如,我对弘扬大法不积极,认为主要是修自己,最多告诉人家一下,修不修那是他自己的缘分所决定,其实,我是怕麻烦。而你大哥又是寄书、寄磁带、寄资料,又是写信打电话,一而再,再而三,还说金诚所至,金石为开,但他自己也承认那是对亲情的一种执著。

记得我妈来加拿大探亲时,刚下飞机一进家门,你大哥就迫不及待地向我妈弘起法来,还说我妈就是乘飞机到国外来得法的,好在我妈也争气,第二天就能双盘了。有天,我妈私下里跟我讲,她现在真的有点怕你大哥了,因为她一开口讲话,就被你大哥说成是常人观念。以前在国内没修炼时,是你大哥怕我妈,现在却是我妈怕你大哥。我妈临走时,你大哥突然想请我妈带一本袖珍本《转法轮》给你小哥,我却不知为何极力劝阻,还说你大哥不为别人着想,因为国内的亲人都相信中国政府的说法。与你大哥相比,我感到自己的伪善,既然知道能修炼是自己亲朋好友的福气,我为什么就不能堂堂正正地劝善,而只顾自身解脱呢?向一般人弘法我更没有兴趣,其实也是个“私”字。现代人交往,首先想到的是这个人会给我什么帮助,值不值得与其来往。你大哥过去教太极拳除有收入以外,交往的人还可能帮助介绍工作。现在你大哥向他人弘扬大法,完全是义务教功。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若没有得法谁会这样做。起初我也难以接受,思想曾一度波动,一下子舍弃这么多常人的东西,还要无偿付出,我真有点受不了。记得一年前的一个周末,你大哥硬要拉我去外地的一个炼功点看李老师在美国讲法的录像,看完一遍后还要再留下来看第二遍,我当时恨死你大哥了,因为在众人面前不好发作,回家后就跟你大哥干了一场,还扬言“都象你们这样,我就不修了。”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真觉得有点可笑,你大哥就象电影《诺亚方舟》中诺亚的好朋友,对诺亚的话深信不疑,而我就象那位被硬拽着上山避难的太太。

小弟、弟媳,你们现在年轻,几粒药很容易把病压回去,可是那只是暂时的,都积在那儿,老、病、死就等在那里。瞧现在你爸爸的眼睛,你妈妈的手脚,还有你小哥的尿结石,当人是谁也逃脱不了生老病死的。那年回国接我的女儿时,发现变化最大的就是你妈妈,声音变了,腰也有点弯了,真是岁月不饶人。我没有你大哥那样的勇气向你爸妈弘法,爸妈已为我们付出很多,我心中一直有愧,怎好意思开口劝他们修炼呢?因为修炼就是吃苦还业,如果不得法,常人观念不改变的话,是无法做到以苦为乐的。

我曾把《转法轮》借给一位中国朋友,他还我书时对我说,这本书不能看,我很纳闷问他为什么?他说看了这本书后,他去湖里钓鱼以及同朋友一起喝酒玩牌都不自在了。他还告诉我,他在中国大陆乡村的爷爷和奶奶现都已九旬高龄,人还很健康,出门再远都行脚,他们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我的这位朋友看来还真识货,知道好坏,但他自己却没有勇气和毅力去攀登这座修炼正法的高山。

那天你爸生日,我们同国内通了电话,你妈说,你北京的表姐现在生活很好,她丈夫月薪很高,挣了很多钱,你爸则接着说,她丈夫年纪轻轻头发都开始白了。现在人都认为谁能挣钱谁就有本事,发财是好事。其实,人生苦短,我们不都因该好好想想人到底为啥活着?不要为了别人的观念而活着,要对自己的生命真正负责。

以上是我修炼两年后的一点认识,法轮大法的内涵远远不止这些,自己看书最好,问题当然会有,因为这毕竟不是常人的道理。

我从来没有写过这么长的信,花了周末两天时间 ,星期一我又用了一个上午修改,我们对修炼是很认真的。所以我一张张写好后,你大哥还要一字字打出来,你们看起来也容易,我必须对自己的修炼和对你们的讲话负责。下学期我比同学要多学两门课,当然会辛苦一些,但问题不大,修炼人以苦为乐嘛。我女儿现在也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但她炼功时,一听到周围有声音就会睁开眼来东张西望,可能是童心好奇吧。

就写到这里了,希望你们不抱任何偏见地看一下你大哥寄给你们的大法书,有什么问题,及时联系。

你们懒笔头的嫂嫂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