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艰难的岁月里

记静静地坐在领馆门前的澳洲学员

【明慧网2000年6月26日】 去年7月20日掀开了历史最黑暗的序幕,在中国法轮大法遭践踏、师父被污蔑、学员被迫害,澳洲与中国虽远隔重洋,但我们却感到这场浩劫与我们息息相关,所以自那天起我们澳洲弟子投入了特殊的护法修炼行列。

悉尼领事馆是中国在海外的窗口,它座落在悉尼市中,前面有一条繁忙的交通要道,每天成千上万的车辆要从领馆门前驶过,有几百人要到此办理公务及签证手续。自去年7月20日至今一直有法轮功学员坚持静坐在那里,这一行为代表着我们海外学员的护法心声,同时也使世人了解着法轮大法的真相。在这期间也发生了许多动人的故事。

一直坚持坐在领馆门前的学员,他们与中国政府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是宇宙大法修炼者的慈悲胸怀,使他们来到这里,告诉中国政府:你们逆天叛道,应立即停止造业。这是对宇宙真理的维护!

对於每一个迈出这一步的学员来说,都是进入了特殊的修炼环境。澳洲的太阳光以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强烈而著称。因此也成为世界上皮肤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学员们在烈日炎炎的阳光下坐了一天又一天,脸上、胳膊上的皮被晒的也脱去了一层又一层,可学员还以苦为乐地说:修炼就是要一层一层地去掉人的壳嘛,学员们每天面对着千姿百态的世人,心里饱尝着甜、酸、苦、辣、麻的五味,面对领馆人员由於惧怕而对他们的驱赶,他们不动心;面对悟法不同学员的一个个劝阻,他们坚持自己的观点;面对不明真相的过路人的冷嘲热讽,他们升起了怜悯之心;面对市民对他们的顽强不屈精神的赞许及过路司机竖起大拇指时的鸣笛,他们受到鼓舞;面对许多人从这里得知大法及了解到真相,他们感到欣慰;领馆人员多次对学员用威逼、嘲讽、恐吓等方式让他们撤离,学员说我们是无组织的,没有任何人号召我们来,也无人能使我们撤。待到还大法清白之日就是我们撤离之时。

领馆还采取各种方式驱赶学员,一次居然以洗车为名,将水浇到使馆外学员们的身上,恰巧一辆警车路经此处,警察问明学员们一个个被浇的湿漉漉的原因,就进去找领馆的人。我们同警察打过多次交道,因为以前领馆曾多次试图借警察驱赶我们,警察每次被召来这里都很同情地说:我们是迫於压力来这里,我们所知道的只是你们受欺负,我们了解你们。你们可以继续打着横幅在这里。有的警官还留下24小时的联系电话以便急需时可给以帮助。

事发当日一位路经此处的西人女士主动留下联系电话愿为作证,事後学员与她联系向她弘法,她说:我经常从这里经过,为你们这默默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所感动,因时间关系无机会与你们交谈,今天我亲眼目睹一个代表国家的政府机构这样对待和平请愿的人,这还是在澳洲的国土上我已领略到在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会是多麽不公正的对待。尽管他们这样无故地挑起事端,学员们对领馆人员也无怨无恨,更不会退怯。还是一如既往,以实际行动向世人说明着法轮功在中国的真相。

瑞士人权会後领馆人员又一次驱赶学员,洋洋得意地说:你们想借助外国势力,你们坐这里也没有用,我们胜利了!

我们没有敌人,当然也就无胜利、失败而言,人权会议的结果是让全世界知道了中国政府镇压善良民众的暴行,向全世界展示了法轮大法的真相,用实际行动给那些沉迷不醒的世人创造了一次听闻大法机会,是海外弟子助师正法,在护法中提高、升华的一次绝好的机会。

领馆门前学员的行动引来了世人好奇的询问;善良的相助;也使国内游人感到惊讶。经常有过路人来询问在中国发生了什麽?自然他们由此会闻法,更有正义感的人,伸出援助的手问:能为你们做什麽?有的人从网上看到消息,特意找到领馆门前的学员,主动要为给人权会议的呼吁签名。一次曾经做过记者的西人看病路经这里,好奇地问明缘由,他为学员的精神所感动,第二天又拖着不便的身体带着专业相机,特意给学员拍照,这也给了他闻法的机缘。近一年中像这样从这里了解大法的事例太多太多。

每天多少游人从领馆门前经过我们不太清楚。有一天,我们一个学员带着中国局级领导的旅游团从这里经过,看到学员们静坐看书和“法轮大法”的横幅,感到吃惊。这时做导游的学员就顺势向他们介绍法轮大法的真相,事後还送给他们一些有关资料,这样的信息传递回国不就是对大陆学员的声援嘛!何况每天到领馆签证去中国的人有多少,他们会目睹“法轮大法”的横幅及学员静坐在这里,这一信息国内学员知道了会受到鼓舞,不明真相的市民知道了会对政府的作法产生疑问,邪恶之徒会因真相的曝光而胆战心惊。学员们以不屈不挠的精神在维护着宇宙真理,怀着慈悲胸怀弘扬着宇宙大法,以实际行动在“助师世间行”。

一开始去领馆门前的学员很多,渐渐越来越少,在我们去瑞士那段时间里只有一位古稀老人,他一人天天坚持来这里。他的老伴由於受中国政府的反面宣传,极力反对他,而且还打他。但这挡不住老伯伯要让世人知道真相这颗护法之心,他一人在这里,标语又不能带回家让老伴看见。他就花钱寄存在附近的店里。一天他在领馆前静静地看书,不知何时他的车轮被人扎了穿钉,这点儿事怎能令老人家动心呢?中国政府对大法的镇压才深深刺痛老人的心呢?他感到每天来领事馆门前这是他唯一能为大法做的事了。大法在蒙冤、国内的同修舍生忘死地护法,我岂能坐在家里“静”修?

还有一位年过花甲的老阿姨从一开始至今一直坚持坐在领馆门前,她觉得自己年龄大了,又不会英文,可大法遭到践踏,怎能无动於衷呢?她就用唯一能表达护法心声的方式----每天到领馆前静坐,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有一段时间还没想出更好的办法展示标语,他们就用手举着站在那里一天天坚持下来。

在去年12月法会上真正得法的朱先生从香港回来就投入到护法行列中,他悟到修炼要像运动员身体力行地护法,声援大陆学员,而不能像裁判员,评判别人如何,到领馆门前他看到屈指可数的几个学员都辛苦地举着标语一天一天地站着,他深知对修炼人来讲这“劳身不算苦”,但若能有一固定标语的方法不更好吗?他就与一同修炼的太太利用几个通宵的时间制做了能把标语固定的装置,还做了两条适用的新标语。这样领馆前的学员就不用每天站在那里也可多看一些书了。他热心一切护法工作,为其出钱出力,他经常是白天在领馆,晚上去上班。

还有一位年过古稀的刘婆婆,每天步履蹒跚地来到领馆门前,人家问她,老人家这麽大岁数你每天还来这里,她说:大法在中国遭到这样的迫害,我在家坐不住啊!朴素的话语,诚挚的心!

还有小章,她在澳洲期间每天坚持去领馆,後来回中国护法去了。她原是患类风湿关节炎,几乎瘫在床上的病人,是大法使她获得了新生,大法在中国遭到浩劫,她心如刀割,她用朴实无华的语言写出题为:“法蒙难时,你在哪里?”的文章,激励大家走出来。她写到,“在芝加哥法会上有学员问:‘当耶稣基督受难时,他的弟子都在哪里?’台下的人都笑了,可现师父在蒙冤,大法在遭难时,我哭了,我们都问问自己,你在哪里啊?”她以实际行动声援大陆弟子维护真理而舍弃自己的一切。本来她身体康复後一直在找工作,恰巧法难不久她盼望的工作机会来了,这时她犹豫了。按生活条件她恨不得马上上班,因家里还有房屋贷款的债务,且上有老下有小,以前身体不好都是丈夫工作,现自己也应分担一部分,可若每人都放不下自己,谁去护法?她的丈夫小周也是修炼人,看出了她的犹豫,说:法难这麽严峻,你别要这份工作了,我一人多干点儿,你每天要坐在领馆门前,我每天开出租一定要从领馆门前过,只要看到有“法轮大法”的横幅,我就欣慰了。就这样这对夫妻直接、间接地投身到了护法的行列。小章坚持坐在领馆门前,有一次汽车玻璃被砸了。还有一次她坐在那里看书,不知何时她车的整个轮胎都被扎了,更有一次她车的三个固定轱辘的螺帽被人偷偷松掉,其中右前胎的螺帽还被拿下,稍有点儿常识的人即知这将会引起的後果是什麽,可这怎能吓住小章那颗坚如磐石的护法之心呢?

还有的学员工作之余抽空就来几个小时,哪怕一会儿,有的由於工作来不了,但对他们表示钦佩。就经常把明慧网上文章拿下来给他们以示对这种坚忍不拔的护法行动表示支持。

以上只是我一个人的所见所闻,我深知这平凡中孕育着伟大的事迹还有许多许多。

合十

悉尼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