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29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7月29日】【北京】警察打压大法不遗余力

7.20前后北京各公安派出所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前提下,秘密于深夜或凌晨将大批法轮功修炼者从家中强行抓走,送进拘留所。同时各区公安局加紧扩充改建临时拘留所,以关押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北京的大街小巷、商业区、公园、餐厅等布置了警察和雇佣的便衣。在地铁等处公然无理要求带包的人开包检查。步话机中指挥联络的声音在大街上此伏彼起。

派出所被上级告知,如果辖区内有2人去天安门护法,该所长受处分。据可靠人士讲,前一段如果有大法弟子被收容关押,相应地区的警察受处分。但近期抓送一名大法弟子奖励100元人民币。

公安还派人到各区邮政局截留、私拆公民的信件,以防事实真相的传播。学员的电话、手机、寻呼机等被监控。电话、手机通话时被干扰。寻呼机收到莫名其妙的信息。

邪恶势力最后的疯狂出于对正义和真理的恐惧。


【北京】 北京航天部二院居住区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几乎都遭到所属单位的监视,许多学员还被多次无理扣罚工资,退休金等,有的学员到目前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的薪水,但这一切并没有动摇学员们的坚定信念。据悉在近日所谓的“大气候”影响下,二院正在策划将部份学员送入监狱以达到进一步迫害与镇压的目的。学员们正面临着更大的压力与严峻考验。作为国家高等直属科研机构的二院,竟然无视宪法与人权,公然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与打压,人们不禁要问:法律何在?天理何在?良心何在?希望世界上善良的人们与主持正义的各政府及机构予以关注。


【贵州】贵州老太太的护法故事
贵阳修炼大法的老太太比较多,她们大多数去北京有一定的困难。《贵阳晚报》去年春节前转载了深圳女报攻击师父的那篇文章,于是,在一个寒冷的早晨,一百多个老太太有些去了市政府,有些去了省政府,有些去了贵阳晚报社。结果她们都被赶来的警察抓走了。大多数人在大牢里过了一个春节。这与网上同修们的很多护法事迹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在本地区却起到了较好的影响,澄清了事实,并直接或间接地帮助许多人放下了怕心


【重庆】重庆大法弟子近期由于向世人讲明法轮功真象或在家修炼而无故被公安抓走刑拘、劳教和在押未放的情况简要如下(抓走关押几天后放回的未计在内):

李洁琳,女,退休;张裕满,女,退休;唐明君,女,重庆铁路分局电务段工作。她们因7月14日在街道散发资料被抓,现刑拘,至今不准亲人看望,关押在何处也不得而知。更为荒唐的是,当天被抓后去李洁琳家抄家,吴荣跃(男,重庆铁路分局西机务段干部)正好去李处碰上,被公安一同抓走。现刑拘。

周小凤,女,25岁,幼儿教师,和母亲高丽君、父亲周建忠7月15日在家被公安抓走,并被抄家,无任何理由。在抄家时许龙(男,中医生)正好去碰上,也被一同抓走。除周建忠被放回,其余的现刑拘。

郑秀琴,女,重庆第六中学退休医生,7月中旬因散发资料被抓,现刑拘。

王学珍(重庆市委印刷厂退休)和丈夫7月中旬在家被抓走,并被抄家,也是关于资料方面的事。现刑拘。

唐彩梅,女,重庆铁路分局西机务段职工,7月上旬因散发资料被抓。现刑拘。

张敏,女,重庆红岩机械厂工人,7月21日下午上班时被抓,并被抄家,说她发放老师经文,现刑拘。

杜汉文,男,四川管理局重庆转运站干部,7月18日上午被公安从家中抓走,现刑拘;赵燕和妹妹正好去他家(刚到家门口),也被一同抓走,无任何理由,至今在押。

王艳,女,渝北区某中学教师,7月14日被抓,现刑拘,说是发放老师经文。

黄冰容,女,重庆群慧印刷厂退休,7月20日在家被抓,并被抄家,说是散发资料,现刑拘且不告知家属关在何处,不准看望。

刘亚林,男,永川汽车运输公司职工,6月25日去北京上访,30日被单位保卫押回永川送当地看守所关押(刑拘),至今不准家属看望。

夏嘉祚,女,永川绢纺厂下岗职工,7月5日去北京上访,10日在天安门炼功被抓,押回永川关押(刑拘)至今。据说她从7月13日开始绝食至今,身体状况很差。

张友稿、男,谷九寿、男,均为重庆大学退休职员。他们6月18日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后关押至今未放(刑拘)。据说张友稿的双手掌心被电烙铁都烙糊了,仍不放弃修炼。

李章群,女,6月下旬在家被抓,判劳教一年半。

辜均,女,6月上旬无故被抓,关押至今。

林德才,男,重庆建设集团公司31车间技术员,7月7日准备复印老师经文而被抓,刑拘一个月。

另外被判劳教(未作全面统计)的有16人:

王志红,女,劳教一年;吴雪芳,女,劳教一年;丘翠香,女,劳教一年;苟长芬,女,劳教一年;丁淑敏,女,劳教一年;黄根慧,女,劳教一年;彭昭君,女,劳教一年;黎坚,男,劳教一年;刘星宇,女,劳教一年;亢红,男,劳教一年;刘天树,女,劳教一年;万银秀,女,劳教一年;向忠瑶,女,劳教一年;刘利慧,女,劳教一年;韩以明,男,劳教一年半;陈福,男,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29/3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