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1日大陆综合消息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8月1日】【河北】河北第一劳教女队数名学员已绝食百日左右,生命告危

根据来自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唐山开平)女队的消息,自1999年10月底,大法弟子被判劳教以来,这里的大法弟子经历了严峻的考验,她们不畏拷打等诸多艰险磨难,坚持学法练功,堂堂正正地修炼,并为此进行了旷日持久的绝食。

今年2月初,白玉枝等6人生命垂危,极度衰弱,被特批在医院学法炼功。当她们进食并身体得到一些恢复后,劳教所即收回亲笔承诺,将她们送回女队,并将白玉枝、周西蒙关禁闭44天,她们因而又开始绝食或绝食绝水,时至今日已50多天。同时还有十几个大法弟子也在绝食中,其中廊坊弟子苗佩华绝食逾百日,康淑香近百日,邱立英90多日,张凤德绝食绝水40多日。在2000年6月20日,对她们的身体进行了血、尿、心电图等项体检,结果表示,她们的身体不同程度受到了损害,有的已出现严重问题,苗佩华已经出现肾感染。按检测指标所显,有些学员已经应该处于昏迷状态了。

目前石家庄的白玉枝、邱立英,唐山的段津津,秦皇岛的张德意已被送进医院,名为救护,实为隔离。北京三河学员吕春凤自2000年2月中旬绝食绝水,直到5月底被送走,历时百日,送走时尿已显血色,最近纷纷传闻吕春凤早已抢救无效献出生命。这里的大法弟子询问吕春凤的生死,均遭到搪塞,因此我们希望此事能得到外界的关注。

这里许多绝食的大法弟子也同样决意用自己的生命护法,直到恢复大法名誉,撤销对师父的通缉,无条件释放所有大法弟子。更为令人欣慰的是,最近在劳教所得法的一些新弟子也勇敢地站出来维护大法。其中张清芳被吊铐在砖厂的地坑上十几天。这地坑能把凉水腾开,而她在酷暑和地坑的蒸腾中依然坚持绝食绝水,并向队长表示:愿意为正法走到生命的尽头,为修炼可以承受任何苦难。


【北京】被关精神病院的大法学员中校军官赵新立二三事

赵新立,男,约37岁。籍贯:河南省周口市,正营职中校军官。1995年5月得法,在香山炼功点炼功。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赵新立处处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多次拒收各种包工头的行贿钱财,每次都是厚厚的一达。直至有一次一位包工头拉着他的手说:“我接触这么多军人中,只有你才是真正的军人!”(也许这是这位包工头能想出的最能表达自己心情的一句话。)

4.25以后,军队对大法弟子越来越严,赵新立始终在单位堂堂正正修炼,尽管部队领导采用各种手段威逼利诱让他退出修炼,但他给单位领导提交的汇报中说:生命不息,炼功不止!单位无可奈何,直到世纪之交他在单位操场炼功打坐,单位领导去说:“这是部队,不能在外边炼功,快回去吧!”他对领导说:“为什么不能在外边炼功,我早就打算在世纪之交时在外边打坐炼功,明天还有一次,我看谁敢不让炼!”第二天,他又在外边打坐炼功,没人敢来干扰。真是“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尽管部队看管很严,他总是尽力给炼功点上前仆后继走出去护法的同修以鼓励和帮助,他常常为走出去的同修欢欣鼓舞。

因为他一直惦记着在家修炼的老母亲,希望家乡的同修都能走出来护法。所以他选定除夕前回家乡和当地的弟子切磋交流,大家分头在除夕之夜赶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向政府和世人讲明真相。当要从部队回家时,他还不忘和同修交流,临走时,他说:“我们天上见!”那坚定那自若那幸福的笑容让人难忘。



【北京】密云两派出所对待法轮功学员残暴无度
7月20日以来北京密云的公安部门,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各乡派出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大面积抓捕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关押至今,此次关押不是送往拘留所,而是被关押在学校或一些空房,有的乡政府和当地派出所雇佣了大批打手,对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要求学员写不上访的保证,不写者得到的将是恶毒的殴打。

密云搞得最厉害的是河南寨乡和西田各庄乡。雇佣的打手都是外乡的地痞和流氓,他们使用木板,胶棍,不管是妇女还是老人都不放过,炼功者打、绝食者打、坚持上访者打,甚至不让学员睡觉,功友们承受着非人的折磨,目前还有很多的学员被关押,西田各庄乡的20多名功友被关押在‘鼠地中学’。我们呼吁世界上善良的人们和机构来关注北京密云的法轮功学员。中国是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北京是中国的首都,而这里的善良的人们却遭受着非法的关押与折磨。

密云西田各庄派出所电话:61000549;密云河南寨乡派出所电话:61086582。

密云的拘留所中还关押着几十名本地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些没有说出姓名的外地学员也关押在这里。看守所内的警察更是魔性大发,命令犯人殴打学员,专往眼睛上打,说是要让每个学员都成为‘熊猫’,有一位外地没说姓名的功友,遭到残酷的殴打,被打死过去,两个小时后才苏醒过来(开始警察以为把她打死了)。

最近北京密云的部分功友在没有经过任何审判的情况下被判劳教,被判劳教的法轮大法学员有:郭敬霞、刘学成(夫妇同被判劳教,家中有2个十几岁的孩子)、霍平生、马德山、党凤霞、李亚娟、于书芬。



【大陆】残酷迫害,令人发指:学习班 = 法西斯集中营

目前我们乡镇都在举办所谓的“法轮功练习者”学习班。名为学习班,事实上是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毒打、趴罚、曝晒法轮大法修炼弟子。从6月29日到现在(7月6日),每天24小时不停,白天在露天水泥地面上用趴晒、站晒、坐晒(现在白天气温是30~35摄氏度,地面温度高达40摄氏度以上),晚间12点至凌晨3点左右,由镇长亲自挂帅,用事先准备好的皮管子轮番毒打。弟子F,在4号晚上镇长亲自毒打鼻青脸肿,半昏迷。恐出生命危险,紧接着就给F挂上吊瓶,打的什么药也不敢实说,只说是给你清醒大脑的。至今F无法站立。

同村的N在同一晚上,在趴打时,将两臂撅起达半小时之久,自己都不知手哪去了。紧接着又罚跪,将两臂抬起放上铁架棍,重五六斤左右,掉下来再打。趴下、趴打还有个标准,就是胸向下,头抬起12厘米,将两手放在屁股上重叠,达不到这个标准,那个打手过来要打上几下。还有弟子X、L,她们二人趴下挨打时,有的打手叫他们骂师父,她们不但没骂,而且质问打手:“你们XX党的干部,就教人骂人吗?”他们恼羞成怒,轮番将二人毒打,并说:“就叫你知道什么是XX阶级专政!”在这样的情况下,大法弟子仍然心不动,对师父所传的大法坚信不移,并以事实向他们证实,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最正确的,是挽救人类的根本大法,能使人祛病健身,道德回升。这么好的大法应该全人类都来炼。他们却说,“政府定为邪教,谁说法轮功好,谁就是反对XX党,谁炼就是与国家为敌,就要对你们实行XX阶级专政。”


【北京】爱尔兰大法弟子赵明于5.13在一功友家准备去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时被跟踪的公安抓走,同时被抓的还有其他几个功友。被抓时,赵明问警察:有什么理由敢肆无忌惮的抓人,随便抓人是非法的。警察说等到派出所里你就知道是合法的了。在派出所和拘留所,赵明对警察的邪恶工作拒不配合,他始终以沉默表示对邪恶的蔑视,警察和预审没有从赵明嘴里得到一点消息。在海淀拘留所里,他拒不照相,但其在拘留所的受虐待情况不得而知。现在赵明可能仍被关押在海淀拘留所里。



【河南】河南潢川县弟子李昆被判劳教三年

河南省潢川县法轮大法弟子李昆和其他三位大法弟子因4.25到北京上访被捕,后被遣返回河南老家,当地的警察让李昆等人保证不再上访,然后即可放人回家,但李昆坚决不从,现在已经被判劳教三年,并且李昆也已经被迫和其丈夫离婚。现在,其他三位一同到北京上访的功友也在被关押之中。



【湖南】湖南公安滥捕乱抓,酷刑虐待善良法轮功学员

湖南省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严重。很多学员因为坚修大法而被判刑,劳教,被无限期地关进拘留所、看守所。长沙市被开除工作的,被停发退休工资的更是不计其数。公安四处抓人,以前还有一张形式上的传票,现在想抓就抓。至于说罚钱,公安是能罚多少就罚多少,没钱就被判刑、劳教、无限期关押。据说祁东县公安甚至抬学员家的口粮,扣押学员亲属的汽车来逼迫学员亲属交纳数额巨大的罚款。在监狱里,没有一个学员没被打伤。公安使用了惨无人道的手段,电刑、“坐飞机”、“背宝剑”、“坐老虎凳”、坐水牢等,给绝食的学员灌盐水、灌辣椒水,用木棍、竹条打学员等等。那些用于死刑犯的刑罚都用到了只因讲了真话的、没有做任何错事的善良的大法弟子身上。由于公安随意抓人,很多学员有家不能归,甚至连亲属家都不能去。


【北京】北京某炼功点大法学员在7.20周年前后,普遍受到单位和派出所警察的特别关照,有些学员甚至被强制看管,要求写不出去的保证,直至被盘查留滞48小时甚至36小时。即使这样,这个炼功点还是在7.20这天顶着压力走出去十多位功友到天安门上访炼功, 证实大法。现在,这些学员都被关押在海淀拘留所。这些学员很多都是由于受各种各样执著障碍,以前没有彻底决裂人的弟子。另外,该炼功点上的有些弟子为了让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从7.20前后到现在把大量的大法真相传单撒向居民楼、公交车站、交通要道及停车棚,更不断的用邮寄方式把真相传给认识和不认识的世人。使许多不明真相的世人得以了解大法真相。


【广州】广州市公安局于7月18日左右以找学员谈话了解情况为借口,将所知道的16名大法弟子骗入广州白云区戒毒所,进行强制思想转化,软硬兼施的逼迫他(她)们写保证书。非法拘留至今。大法弟子对广州公安无理的情况下,以绝食方式表明自己的态度。



大公报:湖北百万人抗大旱 辽宁旱灾损失百亿

【多维新闻社30日电】持续高温使湖北省伏旱呈蔓延之势。截至昨二十八日日,黄冈、荆门、荆州、黄石、武汉、鄂州等十多个地市的一百一十万人发生饮水困难,六十七万头大牲畜饮水也发生困难,另有一千三百六十余万亩农田受旱,其中乾枯二百余万亩。

据《大公报》报导,到目前为止,全省投入抗旱的干部群众就达一百一十余万人,启动各类抗旱机械九万余台套。仅江汉重点涵闸就开启十九处,引水流量每秒达三百立方米。

同时,近五十年未遇的特大乾旱,给辽宁省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预计减产粮食五十亿公斤以上、直接经济损失一百亿元人民币。



侨报: 用水短缺.夏粮减产.牲畜死亡 20多省旱灾损失严重
2000年7月29日

【报讯】中国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28日提供的消息表明,今年以来的乾旱灾害已给全国城乡居民生活和工农业生产造成了严重影响。

据统计,今年以来,中国先后有二十多个省(区、市)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旱情。截至7月26日,全国夏粮和秋粮两季作物累计受旱面积达4.6亿亩,其中严重受旱2.2亿亩,绝收6700多万亩,重旱区主要分布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山西、河北、四川、湖北、甘肃、陕西、山东、河南等省(区)。

今年的严重乾旱已造成夏粮减产110亿公斤,还导致北方旱区秋熟作物长势不如常年,缺苗断垄现象严重。另外,适播期重旱地区有1700多万亩旱地和600多万亩水田因缺电、缺水无法播种、栽插。

持续乾旱还使林业、牧业遭到重大损失。据林业部门统计,今年春季完成造林面积6000万亩,其中退耕还林(草)面积7500万亩,由于严重乾旱,重旱区造林成活率受到影响。

根据河北、内蒙古、吉林、甘肃、青海、宁夏六省(区)初步统计,牧区草场受旱面积10.97亿亩,因缺水、缺草、缺料、草场载畜能力下降,导致60.8万头(只)牲畜死亡。

由于久旱少雨,河道来水少,地下水位下降,水利工程蓄水不足,北方一些大中城市水资源严重短缺,城乡居民生活和工业用水十分紧张。

据不完全统计,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陕西、甘肃、青海、宁夏十二个省(区、市)县级以上城市日缺水量超过635万立方米,影响人口超过1500万人。

目前,中国仍有农作物受旱面积2.3亿亩。根据气候趋势预测,8月份华北、东北大部降雨以偏少为主,未来乾旱形势依然严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