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增至46名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四日】46、潍坊市大法学员杨伟东被迫害致死

杨伟东,男,54岁,正团级转业干部,曾任长山要塞卫生所所长,90年转业后为潍坊市潍城区药检所药检师,单位隶属市卫生局。杨伟东在单位期间,多次被评为模范党员,历任单位党代表。杨伟东对工作认真负责,待人诚恳、老实忠厚、乐于助人,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好人。

因祸得福,因病得法

杨伟东未修炼大法之前身体极其虚弱,身患严重心脏病、重气管炎,还有胆膜水等多种致命疾病,每天晚上都无法躺下入睡,因为一躺下就呼吸困难,气喘吁吁,只能在屋里坐着睡,或者在屋里稍微走动一下。修炼大法之后,这些疾病不治而愈,杨伟东多次和家人及功友谈及此事,每次他都是心存万分感激与崇敬之意说:如未修炼大法生命早就该结束了,是大法延续了我的生命,更指引了我一条真正的光明大道。

终年不见阳光的囚室

7.20以后,法轮功被政府定为非法组织,杨伟东毅然于11月19日进京上访,至11月23日凌晨被潍城南关派出所抓回,紧接着被南关派出所强行关押在南关派出所留置室内,这间所谓的留置室其实是一间位处窄道、阴暗潮湿,虽有一个大窗户(窗高约1米,宽1.5米左右),却没有玻璃,终年不见阳光的囚牢。当时天正下着小雨,室外气温约零下7℃-8℃左右。因为留置室具有以上特点,所以,室内气温要略低于室外,再加上南关派出所不许他们出这间屋,吃饭、大小便都在这一屋内,更加上男女同室关押,不进行隔音,所以大小便时十分尴尬。

在留置室,风从无玻璃的窗户外呼啸而进,冰冷的水泥地,派出所不发棉被……身处这样的恶劣环境,致使杨伟东本来就虚弱的身体状况直转而下。杨伟东冻得无法入睡,呼吸困难,气喘声浓重,说话都有气无力,断断续续,饭也很少吃,整日咳嗽,看到杨伟东这样差的身体状况,南关派出所无动于衷,关押两天一夜之后,于11月24日晚被单位(卫生局)送入潍城拘留所处以治安拘留。

病难中的治安拘留

来到拘留所以后,杨伟东的身体状况更是雪上加霜,每况愈下,走路都十分困难,整夜不眠,水米难进,只是喝过几次稀粥,每天剧烈咳嗽,躺下就无法呼吸。有一次拘留人员要照个人照片,杨伟东已无法下床,只有在床上照。看到他这样虚弱的身体,拘留所的监管人员只是问过他几回话,并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救助。

被强关精神病房 症状恶化

就是这样,杨伟东以惊人的毅力苦坐十五天后拘留到期,但单位(卫生局)又于12月8日强行将他送入区康复医院精神病科男病房,并派专值人员看管杨伟东,不许其学法、炼功,这时杨伟东已是肝腹水,下肢水肿,连康复医院的医生见状都吓得要命,曾对杨伟东的监管人员说:他全身衰竭,还不送他回家,没治了……杨伟东的儿子也在这所医院精神病科,而且杨伟东的儿子的办公室正对着杨的病房,杨的儿子成了嘲笑的对象。为此与杨伟东儿子相处数年准备结婚的女友也与杨伟东的儿子分手。而杨伟东从拘留所出来一直拒绝进康复医院,但单位根本无视这些,强行将其送入。

澳门回归后,医院看杨伟东已经不行了,就叫杨伟东的家人接他回家。5、6天之后,于1999年12月25日晚,杨伟东与世长辞。

事后,南关派出所竟想以此为反面教材陷害法轮功,说是因炼法轮功致死。

大陆学员 2000年8月



45、甘肃大法弟子李发明被公安加害坠楼而亡

甘肃省陇西县大法弟子李发明,男,现年52岁,是西北铝加工厂(国营113厂)职工,党员,复转军人。1998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成了一个身心健康、任劳任怨的好工人。


甘肃陇西法轮功学员李发明遗照
甘肃陇西法轮功学员李发明遗照

2000年2月12日被公安抄家,没收了彩电,拘留了31天。据本人讲,抄家的时候就被打了。

今年8月10日下午4点40分左右被三名公安从工作岗位带回家。5点30分左右从自家四楼坠下,送医院十五分钟后死亡。坠楼时三名公安在场。据有人从门外听到,屋里三个公安气势汹汹地对李发明吵嚷,李发明只说了一句:“我是法轮大法弟子。”这是他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具体死亡原因无法核实,但那三个在场的公安心知肚明。

据知情人介绍,公安怀疑李发明与大街上散发的大法传单有关。

李发明死后,厂里和公安部门召开紧急会议,强行定性为“畏罪自杀”,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举行任何吊唁活动。十几个小时后遗体被秘密火化。

希望世界上主持正义的人们关注中国、甘肃、陇西的人权状况,关注大法弟子李发明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一事。

甘肃省陇西县公安局电话:(0932)6622128
西北铝加工厂党委电话:(0932)6628912

大陆大法弟子 2000年8月19日



44、成都大法学员王旭志被资阳大堰劳教农场迫害致死


王旭志
王旭志,男,30岁,成都市自来水公司车队驾驶员。98年得法后视大法为自己的生命。当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到铺天盖地全面邪恶镇压之时、当真修弟子为护法最先挺身而出被抓、被判以重刑之时,王旭志也站了出来,于去年10月一人在外公开炼功,被治安拘留关押半个月。12月初,王旭志又和他的同修们为大法赴京上访,先后被拘押在成都驻京办事处,遣返回来后关押在成都九如村拘留所。后来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密判一年半劳教,于今年一月中旬被送往资阳大堰劳教农场。

为捍卫宇宙大法,王旭志在关押期间,坚持绝食150多天,用生命向政府进谏,可政府不但不听取公民的任何意见,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在劳教所干警的授意下,200多名被劳教的流氓、地痞等社会渣滓曾围打王旭志整整一天;王旭志绝食期间,曾被强行灌下屎和尿。由于经受长期非人折磨,王旭志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为推脱罪责,放王旭志回家“保外就医”。不久,即2000年8月5日晚,王旭志离开了人世。

王旭志在工作单位、在领导、同事们心目中口碑极好,他寡言少语,工作优秀,是家中唯一的独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