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25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8月25日】【重庆】重庆劳改农场将对关押劳教的大法弟子强制注射毒品

据可靠消息,重庆西山坪劳改农场将对关押劳教的大法弟子强制注射毒品(海洛因),以达到从身心上摧残的目的,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专政工具,表面上冠冕堂皇的打击贩毒、吸毒,背地里却利用毒品作为专制手段,迫害与其不同信仰的民众。据说该手段在大陆警方已司空见惯。这是典型的黑帮乱党----政匪一家,希望提请国际有关组织的关注和监督。

重庆西山坪劳改农场电话:(023)68271290


【沈阳】沈阳龙山劳管所学员已绝食12天

今年七月某日整个的下午电棍的啪啪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到了晚饭时,大家看到的是一名女大学生(还有一名男大学生)被电棍折磨得两只胳膊、腿肿起的大泡真是令人惨不忍睹。两名大学生是当天来的,就面对电棍逼迫与大法决裂,他们坚持维护真理,没有写决裂书。大家只能是默默地流泪。

8月初,一名十五岁的小女孩,大概两点钟被叫出去,晚饭时还不见到她的人。其间大家只是听到她的惨叫声,这种泣血的忍受没有亲临其境的人是永远无法想象的。直到六点多钟小女孩回来了,大家看到的是胳膊上、腿上被电棍折磨得伤痕累累。女孩断断续续告诉大家,当警察拿电棍逼她与大法决裂时,她说:“我是受未成年保护法保护的,你不能用电棍,这是知法犯法。”可是警察没有停止他的违法行为,女孩又哭着说:“你的孩子你也用电棍吗?”。人心全无的警察丝毫不为所动。

一下午警察同时用两根电棍折磨她三次。最后女孩的两只胳膊一直举了一个多小时才缓缓地放下来。难能可贵的是面对这种精神上和肉体上的非人折磨,女孩没有与大法决裂。她深深地读懂了“大法是真理,大法是真正的科学。”同时大法给予了她超常与惊人的毅力战胜了邪恶的迫害。

第二天,女孩子两条腿被电棍折磨得疼痛难忍,走路艰难。发烧、呕吐、心慌,时常不自觉地抽动。面对这种情况下,部分大法弟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开始绝食,抗议非人的迫害,在绝食的第六天,上级领导同意了取消电棍的请求。

就此使大家感受到了政府始终是值得信任的。可是,大家一切都正常了之后,其中的一名弟子被送教养,原因是表现不好,听说继后还有十九名学员被送教养。

这些大法弟子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上规定的犯罪条例,只是敢于说真话。那她(他)们符合哪条哪款而能够得上被判刑、被教养呢!到发稿时为止,部分大法弟子已经十二天没有进食了。有的学员开始昏倒在地,事态正在发展中。劳管所如何处理这一事件,我们正拭目以待。

(2000年8月24日)


【大陆】这样的行为无异于“绑票”

大陆某市大法学员7月18日凌晨正在家中熟睡,被警察强行带走,后被告知:为防止在7月22日进京上访,上级命令统一抓人。面对无理拘押,学员义正辞严,强烈要求恢复自由,警察无言以对,于是罗织罪名,将学员送进看守所,刑拘一个月。期满之时,家属接到通知,人已从看守所接回派出所,但要支付1万元人民币方能放人。

公民安居在家,本无过失行为,却遭“形势”拘留,还要交“赎金”,基本人权毫无保障,而“执法者”利用工作之便,巧取豪夺,与“绑票”何异?!


【重庆】强化学习不转变就送劳教

自重庆市政法委策划“8.18”新一轮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行动以来,重庆各区已将“学习”名单下达到各单位及街道办事处。从8月17日起,各区的“学习班”工作组纷纷上门,或以恶言威胁,或以其他借口诱骗,或以株连亲属要挟,以达到“强化学习”、“洗脑”的目的,进而使学员无法投入到讲真象的天象中来。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许多学员被迫离家出走。

据已证实的消息,沙坪坝区、渝中区已分别于8月21日、23日开会公开传达了“强化学习不转变就送劳教”的精神,对已被迫离家出走的学员一律交由单位或街道办事处负责寻找。九龙坡区建设(摩托)集团(原军工厂)已有20余位大法弟子被拘禁在该单位地下防空洞“学习”、“洗脑”。重庆市西南车辆制造厂张济东、陈新两位学员被单位叫去就再没回家。巴南区鱼洞已知有皮天凤、倪正芳二人每天交20元学习费用,暂定二个月;蒋君兰、陈国学、唐科录等二十几人被强制参加暂定三个月的“学习班”,每人先暂交300元学习费用。大渡口区由于部分学员已经被迫离家,有关部门及单位也为害怕完不成上级下达的“指标”而被迫四处寻找,同时不得已抽调专人负责。这种徒劳的罪恶行径其结果究竟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5/2000年8月25日大陆综合消息-2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