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西行洪法纪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8月26日】 八月三日,八位法轮大法学员从多伦多出发,乘“灰狗”长途汽车行程四十多小时,来到萨斯喀通省的Regina市。其中年龄最大的是七十六岁的老伯,他下车后精神十足,与前来车站接我们的素未见过面的当地新学员谈笑风生。

当我们走进一家中餐馆时,我们倍受注目。餐厅里的人都盯着我们穿的T-恤上的字--“法轮大法”,“真、善、忍”。我们刚坐下,邻桌的几位中国人就匆匆离去。当地学员介绍说他们是中国学生会的,可能怕我们。原来在此之前中国大使已到此做过“工作”。因为受到中国政府的错误宣传,该学员的父亲(母亲还在大陆)竭力反对儿子修炼法轮大法,并在我们到达的当天离家出走,扬言若儿子不放弃修炼,他就不回家。该学员后来找到他父亲,提到自己的心脏病和幼年时就患的哮喘(家中虽有祖传中医密方,但只能控制,不能根除),经过炼法轮功全好了。老父亲也是亲眼所见,自然无言以对,就说可以在家炼,但不要出去弘法。该学员做为一位真修弟子当然不会答应做出这种自私的行为。

有一天我们在Regina市中心公园洪法,过来两位中国姑娘,迟疑地站在大法宣传板前面,一个说就是,一个说不会吧。当得知就是大陆打压的那个法轮功时,她们接连倒退几步,脸色都变了。她俩刚到加拿大一个多月,早在大陆已被不实报道吓坏了。一位想和同乡的北京学员交谈,另一位找到了说广东话的学员,经过交流,她们改变了看法,开开心心拿了大法资料走了。

在学员们的努力下,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我们给当地市图书馆送去了大法书和录像带,联系当地书店售书,在Chapter书店演示五套功法,向市长送书洪法。当地报纸在第二版以大幅照片对我们做了正面报道。第二天就有人到书店购买大法书。在Regina市的最后一天,CBC电视台也来采访,并在当天晚六点新闻黄金时间播出。伴随着大法炼功音乐,七位学员祥和的面容以面部特写的形式一一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突然镜头一转,我们看见天安门前正在做头前抱轮的大陆大法学员,看见身穿制服的警察冲过去打学员举着的手。接着又有渥太华, 多伦多中国领馆前学员们炼功的镜头。最后以当地学员的证言“我的病全没了”结束。

八月十一日,我们来到加拿大第三大城市温尼伯。 人生地不孰,然而我们碰上了这里大型世界民族文化节,并赶上了中国文化馆的最后两天。尽管有人投来怪异的目光,我们带来的上千份大法报纸、传单很快就发完了,中文报纸很受欢迎,以至我们不得不考虑保留一些以备后面几天弘法用。

在与当地媒体联系时,有位记者问我们从哪里得到资助,他难以想象我们都是自费花时间精力来洪扬大法。还有一位记者认为一年前对法轮功有过报道,现在已不再是新闻。我听后深感自己没能抓紧时机向世人说明真象。不管媒体是否报道,我们“做而不求”。学员们不顾路途疲劳,烈日炎炎,汗流浃背,蚊虫叮咬(据说温尼伯的蚊子世界闻名),背着行李,用行李车拖着洪法用品,从一个点赶去另一个点,大家都为取得最好的洪法效果各尽所能。

有位当地西人约翰逊在路上看到我们,对法轮大法的“真善忍”很感兴趣。他常为自己说真话而不被人理解而苦恼,生活的磨难让他感到自己的“忍”不够。他还说自己一直在练太极拳,可是越练越没感觉,就象做体操。第二天他一早就来到我们炼功点学功,学得非常认真。第三天他还要来参加,我们就告诉他我们的下一个洪法点,他也按时赶到了,并说他昨天学功回家后头痛,他过去曾做过头部手术,经常头痛。但这次感觉不一样,似乎痛完了就没有了,所以他没有吃药,而且很高兴。最后他买了大法书和教功录像带,还留下地址和电话,希望能与我们保持联系。

我们来到温尼伯市最热闹的福克斯文化商业中心,所有活动都要事先申请。管理人员向上级请示后,说只能给我们二十五分钟,因为接下来另有节目,他还主动为我们免费复印了许多大法传单,很快就有七位西人前来跟我们学功。然后我们移到旁边的草坪上,五套功法全部教完。有位保安人员看了法轮功简介后说,他若不是在当班,他也来学了。整个下午有很多人来看我们的大法宣传板:有人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有人想知道中国政府为何打压;对太极、瑜伽略有所知的人想了解法轮功的神奇特点。有一位来自多伦多的游客说他在多伦多早就看到炼法轮功的人,通过这次了解后回去要学。还有一位在当地教武术的青年主动邀请我们去他所在的社区活动中心介绍法轮大法,时间就订在我们启程的前一天晚上。尽管由于准备仓促,来参加的人不多,但一个个都很认真。临走时我们给中心留下了一些大法资料。

两周的西行洪法很快就结束了。学员们在长途车上抓紧时间学法,停车休息时,有的炼功,有的给路边加油站贴大法宣传画并送简介。回到多伦多后,八位学员个个晒黑了,心却更明了。

加拿大大法学员 (8/24/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