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安门被殴打及随后被送进精神病院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8月29日】 2000年2月5日我带了一条横幅到天安门广场准备打开,然后炼功,以表达我的心声,证实法轮大法好。那时广场上人不多,一辆110警车装满了人刚开走。我把横幅拿出来还未展开,就有几个便衣飞奔过来,把我们踢倒,并撕扯横幅。后来我刚从地上站起,就被身后的便衣向前上方抛了出去,在好几米之外摔到地上。再站起来就更困难了,左手腕剧痛,手垂着不能动,左臂也垂着几乎不能抬起,而且走路也费劲,行动迟缓。随后,便衣们把我们和另外几个学员集中起来,他们围了一圈,让我们蹲在中间不准动,我们想出去,但紧接着他们就打电话叫来一辆110警车,催我们赶快上。我还没能站起来,就又被推倒,刚想再爬起来,便被车上的一名公安拽着两只手拖上车,往里塞。我趴在车厢的地板上,四肢在座椅下面,怎么努力也站不起来,可是公安还推着后面的学员往里上……

后来我被转到朝阳分局看守所,我们联名写信致上级领导反映情况,为了让上级领导尽快了解和解决问题,我绝食了10天。曾在号里被罚站,晚上端坐在地上不能睡觉,两次被插管灌盐水,戴背铐三天,从拘留所出来时,十分瘦弱、乏力。马大夫还对我的父母说,下次再进来就让我死在里面。虽然后来马又托别人出来道歉,但却令我父母忧心忡忡,加之担心我再上访,工作难保,所以于3月9日,父母强行把我送进河北省五院精神科病房,以免我回京上访。

医院未对我做任何检查就把我收下了。D所长查房时说我精神没问题。G大夫自我一入院就多次问我:知道你爸妈为什么让你住这儿吗?我说因为没保证不上访。他说是啊,劝我别上访了。我的主管大夫开药让我吃,我说法律保护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我有完全行为能力,要求出院,拒绝在这里吃饭、吃药。后来我也写过书面材料向院里反映,但没人理睬。我丈夫于5月初得知我住院,十分担心,也非常惊讶,他和院方谈要接我出院,但院方不同意,而且我丈夫每次按探视规定来看我都不让进,有时站在门口问候一下都不让,还要他把口袋、钱包都掏出来翻个遍,只因为他的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妻子炼法轮功。

我常被捆在床上。有时从鼻子插管灌食、药,几个小时后我连胆汁都吐出来才拔管。之后改为输液。有段时间天天从嘴里灌药,撬得牙齿很痛,嘴唇也破了。有时男护士捏着我的两腮和下颌,从牙缝里挤出肉泡。我的床总是一片片湿,衣服上带着药汤,灌药令我几乎窒息,后来又给我扎电针,有时全身象僵直了一样。之后,我的膝盖不灵活了,有时上床都困难。大约扎了7次,有时半个多小时,有时晚上电完了,第二天早上接着又电。药物使我记忆力明显下降,常常感到头痛,有时四肢神经痛。大夫问我恨他们吗?我说,我不怨恨你们,我学法轮大法要与人为善,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客观地好好了解一下法轮大法,别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缘,这是真正的对自己负责啊。

我与各种各样的精神病患者朝夕相处了四个多月,这种生活对一个正常人来说很难过。我常常帮护士、大夫照看病号,尽量地开导、安慰她们。护理部主任了解我的情况后,连连感叹:你在这住着很可惜。护士们也跟着说:你就保证不上访了,不就出去了吗?我就告诉她们修炼法轮大法的真相。

7月15日我出院了,我的心情依然很沉重,那么多学员曾经和正在被关、被拘留、劳教、判刑,在那些好人不该呆的地方,遭受着身体和精神的摧残,希望政府立即撤消对法轮大法的错误定性和对李洪志老师的通缉令,还大法清白,为李老师恢复名誉,立即释放所有无罪被抓、被拘留、劳教、判刑的大法修炼者,停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公开出版法轮大法书籍,给法轮大法一个公开合法的修炼环境。

真理永在,正义永存!

北京法轮大法学员(姓名略)
2000年8月24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