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修炼者的慈悲,向世人讲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8月31日】 大法洪传8年,上亿人在师父洪大的慈悲看护下,正走着回家的路。可是仍有许多人或受邪恶政府的宣传影响,或因为固守常人观念,与大法擦肩而过。在法正乾坤的最后时刻,师父又给每一个生命摆放位置的机会,成就以后的因缘。

大法弟子们带着助师世间行的誓约,以修炼者的慈悲,向世人讲清真相,萌发他们的善心。

最近,周围的学员为了让更多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纷纷到当地旅游热点,尤其是华人游客众多的地方洪法,向他们分发大法真象资料。几个月来,学员们在大法的工作中修炼、提高。

一位年轻的母亲说:

我每天带着1岁多的孩子,赶到华人旅游,观光的必经地点,向他们分发大法真象资料,述及自身和家人在大法修炼中的变化及所得。大多数人对法轮大法不了解,尽管有人怀疑,惊讶,讥笑,蔑视,但我深深感到,当他们拿着报纸离开时,尽管他们不愿相信世间还有真善忍,但真善忍已经在他们内心种下了机缘,人性善的一面,总有一天会来找寻真善忍。一个人拒绝我给他的资料后,追上我说,“看你带个孩子,不容易,给我一份吧。”我知道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善心可以启发人的本性。一天,我遇到一位导游,简短交谈后,他便同意我到大客车上给游客发资料。当我真诚地把知道真象的机会送到每一个人手中时,传来导游热情的支持和鼓励,“这位小姐是法轮功的忠实信仰者,现在她给大家发一些法轮功的真象资料。”我很高兴,助人为乐的人还是很多。

还有一次,一位游客主动把我手中剩余的资料全部拿走,说“我替你到车上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想法正人间会有时。

一次,一个男子问,现在洋鬼子学得怎么样,我想我应该以大法弟子的风范来正一正这个环境了,我便告诉他:“我们大法弟子遵循真善忍,最起码不能骂人,我也不希望别人在我面前骂人。”结果他默默地走到人群后面,过了一会儿,他说:“你看你,为什么谁都给报纸,就不给我?”我欣然给了他一份报纸。

在讲明真象的过程中,我感觉我并不是孤立的,师父时时在我身边。一次一个六,七岁的美国小男孩大老远地跑到我身边,指着我手中的中文报纸说,我可以得到一份吗?我有些迟疑,小孩会不会觉得好玩,随手扔掉或做其它用处。但转念一想,我得珍惜每一个机缘,便给了他一份英文法轮大法资料。大约半小时过后,小孩的妈妈手中拿着大法资料,带着小孩再一次来到我身边,我可以看出她已读过资料了。这位白人女士与她的小孩子一样提出要一份中文宣传资料,然后高高兴兴走了。我的内心受到很大的震动。孩子的天真无邪让我看到大法的威力,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在做一件最神圣的事情。看着平平常常的一份报纸,可是却有着无比深远的意义。我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站得更直了。

这些时日,心里想着怎样才能更有效地让世人知道真象,竟然忽略了我的小孩竟可以自始至终地坐在儿童车里,随着我到处寻找每一个该唤醒的世人。他的安静,也在点示我,这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事情,我该尽我的全力提供给每一个生命摆放位置的机会。

一日,一个美国功友与我一起分发报纸。她坦诚地走到中国游客面前,“您好,法轮大法!”简短的话语足以打入每一个善良生命的内心。法轮大法是超越国界,种族,全人类,全世界的宇宙大法,是金刚永存的。共同维护大法,是每一个生命的责任。愿处在历史关头的大法弟子们,都来承担这神圣而伟大的职责,圆满一切。

一位正在读硕士研究生的功友说:

三个月前,我们发现某旅游景点华人游客很多,到处可见来自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及其它西方国家来的华人游客,每团少则五、六人,多则三、四十人。最初西方游客领取大法资料、前来咨询的很多,而华人游客停下来了解大法真相的相对较少,但却也不断地听到他们高声叫到:“哦!这是法轮功哪!”,“这回来美国可开眼界了,见到了法轮功!”但当时由于受层层的观念及各种因素障碍着,他们中的很多人犹豫着不敢拿资料,而有些人伸手想拿却被团队里“领导”模样的人气势汹汹地给喝住了,有一次,一位台湾学员看到这场景,不禁愕然,因为无论在台湾还是在美国,她见到的都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人,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粗鲁不讲理的“领导”,更让人悲哀的是,被喝斥的人,竟连自己取一份报纸了解一点真相的权利都不敢维护。

随着大法在人间推进,邪恶已经失去了在另外空间的根,天象大变。在和华人旅游团的正面打交道中,我们更是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这一点。在我们认识到应向海内外华人讲明真相之后,尤其是师父的新经文发表后,我们发现向华人旅游团的洪法情况转变甚大。先是在我们炼功时主动取走中文资料的人越来越多,到后来我们手捧资料专门站在那儿发也有点发不过来了。

越来越多的华人游客从漠不关心或是极力反对转向愿意了解大法的真相,不少人驻足和我们聊天。当他们得知我们这些博士、硕士研究生、高薪的公司人才在工作学习之余自愿义务地到这儿来顶着烈日向人们讲明真相,很受震撼。他们争相提出问题,比如:“炼法轮功到底有什么好处?”,“你炼了有什么受益?”,“你们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就行了,何必家丑外扬呢?中国人应该维护自己的声誉嘛!”“任何事物都是有利有弊的,你怎么能肯定法轮功只有好的一面?”从这些问题可以看出他们对法轮功的确并没有真正的了解,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而我们坚持不懈的洪法对他们正确了解大法大有帮助,同时我们自己也得到了提高。

更多的人则是津津有味地听我们讲明大法真相,表示同情与理解。不少人说:“我们家亲戚就是炼法轮功的,挺好!” 或“我炼过一阵子,感觉很好,可政府不让炼,我也就不敢炼了。这次在美国居然能见到你们,真是缘份!看来回去还要继续炼!”

有些人接过我们递上的资料,走出几步才发现是大法资料,大叫:“哎哟,是法轮功呀!” 立即转身奔过来:“还能再给我一份吗?我想带给朋友。”有一家人一听是法轮功真相,喜形于色:“再给几份,好好看看!”

热心的导游把我们炼功所在的地点当成了又一景点:“大家看看这边,这就是法轮功。在国内可看不着了,出国才能看到。”有的导游更是详细地向游客描述中国政府如何无理地打压法轮功。

一位导游向他所带的团道:“大家过来领一份资料吧,了解了解法轮功。”一位导游领着一个团走过去不一会儿,又单独带着一个游客折回来:“给他一份资料吧,刚才没拿到。”一位导游对我们说:“到处都是法轮功,我们这一团人路过几个城市,那儿也有法轮功学员发资料,我们领资料领了一路。”说罢爽朗地笑了。……当然,其中也有个别虽被中国政府谣言迷惑甚深的人以及拿着相机对学员不停拍照或是找时机接近学员的别有用心的人,学员们也以善心相待。可笑的是,居然有人称:“我也是法轮大法真修弟子”,却连《转法轮》是怎么回事也说不清楚,其用心如何昭然若揭。

三个多月下来,我们深深体会到,是法的洪大、师父的慈悲给世人选择善恶的机会,正如经文《走向圆满》中所说:“善与恶的表现中都充分体现了各自将要得到的结果。众生,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在洪法修炼中,学员们也在法理上提高。几个月下来,一位学员颇有感触,她说:

看到各个旅游点突然冒出的大队的中国代表团,一个强烈的感觉是:“他们来取真相来了”。此非人所能为,乃“天象”。

讲清真相,就是在帮助世人清除坏“思想”,也就是清除坏“物质”。如果一个人的思想里装进去的都是坏东西,那他会怎么样呢?坏的、恶的、偏离真相的宣传,会使一个生命远离真的、善的,从而面临背离法的结局。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如果让世人知道真象,让他们的思想出正念,也就是在帮着清理这一层的物质了,也就是在“助师世间行”了。

我们在洪法中,经常会关心“我今天又发了多少资料”,“我今天又遇到了什么样的人”,“我又有哪些提高”,而很少关心“他们看了这些材料会有哪些反映”,“怎么解决他们思想中的真正症结”,如果在讲明真相的过程中,多想想“他”,再少些“我”效果会不会更好些呢?

讲真相,发资料,就象“云游”一样。你是将世上最好的东西告诉他们,当然,多数人善念犹存,愿意了解。但也会遇到冷眼、嘲讽,恶意,这时就坦然处之,将他扔了的报纸再捡起来。老师在法中讲:“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你能体会到那种完全不为自己,全意为了他人,虽不一定能被理解,但淡然处之的境界。

另外一位学员觉得正如师父所言:“摔摔打打,这就是修炼”

大陆主办的“走近中国”的大型系列文艺演出首场在肯尼迪中心举行。我们几个学员兴冲冲地前往洪法。结果只发了两份报纸就被保安人员请走。大家坐下来谈时,觉得向美国主流社会洪法我们缺乏经验,甚至可以说,在这一块基本还没有什么突破和起色。在凭请柬入场的美国国家艺术中心门口发报纸,因循着在旅游景点一样的做法,似乎大家也觉得不对劲了。《转法轮》上说:“我们现代物理学研究物质的微粒,只研究一个微粒,把它剖析、分裂,原子核分裂之后再研究它裂变之后的成分。如果有这样的仪器能够展开,看它这一个层次中,所有的原子成分或者是分子成分在这一层中整个的体现,要能够看到这个景象,你就突破了这个空间,看到另外空间存在的真象了。”(第二讲,第一节) 似乎我们以往的工作或多或少地都是在“只研究一个微粒”,比如在国会就只在人权上作文章,在华人旅游团上就光发报纸,而没有扩展到“这一层中整个的体现”,更没有突破性的去发掘和展开。

报纸没怎么发成,但大家仍觉得很有意义。来跟我们谈话的保安人员看到我们不能发报纸仍能很客气地跟他说“谢谢”,他愣了一下,或许以后他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概念吧。拿了报纸的那两个人兴高采烈,走了很远还跟我们扬手说“谢谢”。我差点掉下眼泪。师父真慈悲啊。我们怎样做才能更好一些呢?

华盛顿大法弟子 2000年8月30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