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31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8月31日】【大陆】近几个月来,某省弟子总共印制了20万份说明大法真象的资料,在邻近省市广为流传。

【大陆】以各种形式让民众了解法轮功真象

近日来,大法弟子纷纷行动,用发信件、投邮箱、上街发文、随缘讲解等各种方式洪法护法。在社会各阶层产生了相应的效果。据从南到北多个省市传来的消息:老百姓们初步了解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真象,已引起众多议论,很多部门都是第一次看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效果很好。

同时,真相的曝光和传播引起了有关部门、公安、居委会的注意和恐慌。我们觉得除了每个学员尽心尽力随缘去做、为正法贡献自己的力量之外,学员之间的联系与沟通也非常必要。上述省市,学员普遍心性平稳,认识较高,几乎每个学员都行动起来了。

随着师父正法进程的推进,弟子们也越来越成熟。大道无形,真相遍地开花。我们一定会更加圆融而智慧;以慈悲祥和的心助法护法,实现自己庄严的誓约。“希望大家做得更好”。


【大陆】自近来公安内部发表什么指示后,形势紧张了起来。有些地方制定的是欲擒故纵的阴谋,他们采取不警告不审问的方法,加强跟踪,想要查出资料的来源,因为现在学员的洪法方式主要是散发大法真相的资料。学员们上街却发现有很多人来回的在身边出没,有警服,也有便衣,但对学员不抓也不问。

请广大学员一定要机智灵活,不让破坏我们的人轻易得逞。



【大陆】2000年7月19日天安门见闻

当我前几天刚刚看到明慧网上发表的美联社7月19日在北京天安门拍下的两张大法弟子打横幅的照片时,瞬间就把我又带到了那次护法壮举的激动人心的场面……2000年7月19日早上9点,我与家人一同去了天安门广场,我觉得为了还大法的清白,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就必须向政府为大法说一句真话,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什么是真善忍。

当我们在天安门的广场用双手高高的举起大法横幅时(上图),我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象断了线的珠子,声音嘶哑了,想到一年过去了,自己这么晚才站出来为大法说一句真话的时候,内心深感愧疚和自责,但当我听到同修们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时,我的内心又是那样的安详和纯净。而后,大量的警察,便衣冲上来对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可是此时广场上的大法弟子越聚越多,大家的双手都使劲抓着横幅不让警察抢走,横幅在大法弟子的手中、在空中荡来荡去的。那个场面显得非常壮观,声势浩大,犹如排山倒海之势在荡尽着世人泼在大法和师父身上的淤泥浊水。

当一个便衣警察抓到我时,把我的手扭背过去,就在那一刹那,瞬间有股强大的力量使我挣脱了。这时我看到另一个便衣正在打一位大法弟子,我过去说:小伙子,你不能打他们,他们没有罪!那个便衣听我一说,就直奔我跑来了,把我的手又扭背过去了,我一使劲,又一次的挣脱了。这个便衣就拳打脚踢,最后把我踹上了警车。到了车上时,警察正在打那位弟子。警察把这位弟子打得他满脸是血,象一个血人一样,又把他的上衣扒光了,可是那位弟子坚强不屈,让看到他的人都很深深地感觉到他是那样的伟大!真正的做到了师父教导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一切都充分体现了法轮大法修炼者大善大忍的胸怀。我看到这一情景,就站了起来,严肃的对警察讲:你们不能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没有罪!

我刚说完就从后边过来一个警察,拿他的对讲机对准我的头部狠狠的砸了两下子,但是我没感觉疼,可是马上我的头部就血流不止,瞬间我就也象是血人一样。这样持续了大约十多分钟,才把我们大法弟子打、踢、踹、抬上了警车,送到了北京前门派出所的楼洞里,此时楼洞里已经站满了大法弟子(大约200人左右),我们就共同背诵师父的《论语》和《洪吟》

快到中午的时候,大门打开了,不知道他们要把我们送到哪里去(据说北京监狱已经装不下了),这时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不配合警察,这些警察就开始大打出手了,连打带踹的把我们拽上了分流的大客车上,汽车大约行驶了两个小时,我们来到了北京延庆县的拘留所,下车后警察们的大骂声和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交织在一起。有的大法弟子由于动作慢了一些,立刻招来警察们的一顿毒打。

紧接着,提审开始了。被警察审完的弟子回来说:又挨打了!而且这些败类警察对岁数很大的弟子(老太太)竟动用了电棍!但是弟子们没有丝毫的害怕,我反而从她们身上却看到了她们对大法更加坚定的修炼到底的决心和信心。

在拘留所里我们的监号共有14个大法弟子,我们开始绝食。绝食三天后,又把我们分流到了北京安国看守所,在这里我们和在押的犯人关押在一起。我们就跟她们犯人弘法,使这些犯人们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同时我们教给她们静功动作和打手印,这是我们非常欣慰的一件事情。在我们监号里有5名大法弟子,虽然自己对大法很坚定,可是也时常的有不好的思想冒出来,这时同修们之间就互相的指点出来,自己也用法来抑制不好的思想,尽快提高。在安国看守所,我们继续绝食,一共绝食九天时间。在第十天把我们释放了。

后来和同修们一起交流时,得知当时同时分流到河北的大法弟子们遭到警察的毒打后,又把这些弟子吊在了大树上达一天一宿,弟子们的身体被蚊子咬得体无完肤,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警察把电刑和各种刑具都用在了弟子的身上,但是大法弟子们不畏酷刑,用自己的生命在维护着大法和师父的清白!可歌可泣的舍身护法事迹,令天地为之震撼!



【大陆】修者入冤狱 家属要上访

某市前一段时间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近百人被当局判以1-3年劳教。这些人来自社会各阶层:工农兵学商政、年龄从20多岁到70多岁。现闻当地政府不久要再判一批。这真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为私欲造业不断”。

不想,就在政府镇压民众,不准上京上访护法的同时,这些人的家属商议着去市政府或北京上访--为修大法的亲人申诉、鸣冤!维护家庭幸福、公民合法权益和司法公正……法轮功对任何一个国家,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错误打压一年多来,多少家庭离散、民众哀怨,仿佛又回到了“文革浩劫”。真是逞一己之私敢伤天害理。图一时之快报天灾于前!令有识之士不禁惊问:中国领导人,您们到底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与人民为敌”!


【河南】河南周口市10位大法弟子在5月11日被抓,关在周口市拘留所,他们绝食绝水12天,最后被释放。

周口市大法弟子王迟(音)多次上访被判劳教1年。

周口地区淮阳一对夫妇因坚修大法被抓,6个警察在女弟子面前用皮鞭毒打男弟子6个多小时,并以此威胁女弟子也放弃修炼,结果没有得逞。之后,男弟子被判劳教1年,正当此时,男弟子的父亲由于儿子被抓忧伤过度离开了人世,警察问男弟子:你是回去看看,还是去劳教?男弟子回答:既然家已破,回去也无用,我去劳教。夫妇俩临别时,女弟子对丈夫说:咱们回家的路上再见吧。



【黑龙江】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关押大法弟子情况

黄美丽,女31岁,哈尔滨市轴承厂检查员,哈尔滨博物馆展出攻击大法的图片期间,在留言本上留言赞扬法轮大法好,并表示要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被抓。目前,她已经接到劳动教养决定书。

李佩菊,女37岁,家住哈市红旗小区4栋2单元5楼。因为坚持修炼大法已被单位开除。7月16日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被抓。被抓的理由是怀疑她是大法弟子,要去北京上访。一同被抓的还有三个功友(范春燕,尹花兰等)她们因为不报姓名被关在黑龙江省公安厅。在公安厅,警察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折磨她们(打耳光,各种难以忍受的体罚姿势,用棍子打等),最后把她们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李佩菊的姐姐李佩云也因为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去北京上访而被关在看守所。她的弟弟今年3月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依法去北京上访后,却被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和单位强行送到绥化市团结农场劳教。

韩月鸿,女36岁,哈尔滨市平房区东北轻合金加工厂检修大队职工。因为和功友在2000年7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展出法轮大法横幅向世人证实大法好而被抓。因为不报姓名和地址,在北京永定派出所被铐在外边两天两宿。两天后被关在石家庄看守所,当地的警察在提审过程中,用残酷刑罚对待她,把她的手背铐在大树上,在烈日下暴晒;把手绕过肩头吊铐;把她两腿掰向两侧方向及后侧;揪头发; 用棍子打;用电棍电;于7月29日被押回哈尔滨被关在第二看守所。

张冬梅 女31岁,于7月22日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后,被带到北京石景山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被警察强行搜身,照相。当她对警察说:你们这么做是侵犯公民的肖像权,而且警察法规定警察不许打人。他们还是不听。后被关进监狱。因为炼功和不愿同犯人一样坐板,又被管教和犯人一顿打,之后为了争取自己合法的权利和自由开始绝食绝水,在北京期间,连续多次被提审,因不愿说地址和姓名,又被多次殴打。

郭红宇,女34岁,原黑龙江省化工建设总公司工程师。因为多次为法轮大法进京上访而被单位除名。她的母亲吴玉兰被公安局以组织大法弟子集体炼功的罪名强行拘留,并被抄家,在给她强行灌食后,吴玉兰出现大小便失禁,后被送进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医院治疗,身体略好转后又被送回第二看守所关押。郭红宇因为去南岗公安分局要求公安归还抄家时被抄走的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也被公安强行拘留。目前已被通知要送她去劳教。

另:哈尔滨大法学员X于7月9日为证实法轮大法好而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后于7月11日被押回哈尔滨,在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看守所拘禁。他用绝食的方式要求政府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并坚持炼功。看守所对他“严管”,结果他遭到毒打和残忍的折磨。当他的家人去接他出来时,他已经奄奄一息,身体被迫害得枯槁得已经脱像。当别人在问他的名字时,紧贴着这位弟子的嘴边才能听到他说:“大法……”两字(我能感觉到他要回答的是:“大法弟子!”)。

当初他是走着被关进的看守所,可是当他18日出来时却是已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被家人抬着回家的!短短的几天时间,哈尔滨道里区公安分局看守所竟把一个原本身强体壮的人折磨成这个样子?!这哪里是改造人的监狱?明明是人间地狱!

看守所对坚持炼功的大法弟子用绳子捆绑手脚。对用生命抗议政府无理暴行而绝食的大法弟子采取强制灌食,而且最令人痛恨的是,他们明知大法弟子都不喝酒,可是他们却把给大法弟子灌食的加有高浓度咸盐的玉米面粥中加上了酒精!而且强行灌食两大碗(正常人也只能吃一碗)。被灌食完毕的大法弟子很快就出现开始心里发烧、身体发热、浑身难受、在地下满地打滚,其情景惨不忍睹!需要五六个人用凉毛巾给其降温,还要持续五六天!这样的残忍灌食每十天灌一次。……



【兰州】偷拆信件,公安部门知法犯法,侵犯公民权利

前一段时间,甘肃公安部门伙同邮电部门偷拆、扣压大法学员对外邮件,并对大法学员正常书信进行调查、审问、登记。今后我们不知道大法学员的正常通信邮件是否能得到保障。这种置国家宪法、法律于不顾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不齿。


【河北】杨淑芹 女 河北省平泉县生产资料公司职工,于1999年4月25日、7月21日,2000年4月25日、6月16日进京上访,向政府讲明法轮大法真相,现关押在河北省平泉县看守所,膝下有17岁男孩、15岁女孩无人照顾(其丈夫已病故)。今年6月16日在天安门打出横幅,被遣送回平泉县,受尽了以县公安局政保大队长童立军(音)为首的公安干警的残酷迫害。

王树文,男,河北省平泉县七家岱乡,爱人刘玉兰分别于2000年4月27日和5月10日被抓,家中仅留下十几岁的孩子和六旬老人,无生活来源。2000年6月,童立军、胡起文等人向老人索要钱财,条件是给钱放人。老人深知修炼无罪,决不能助长邪恶,断然拒绝。王、刘夫妇被无限期关押至今。其弟王金泉2000年6月16日进京上访被遣送回后,受到县公安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刘彦军等公安干警的残酷迫害,至今仍在非法关押。

河北省平泉县沙坨子乡玉皇庙大法弟子刘文基,2000年4月1日被抓,无任何理由无限期关押至今。

童立军、胡起文等人怀疑一些人是组织者,将这些学员抓到公安局,并对这些人大打出手,强迫下跪、打嘴巴,进行长达数小时的身体摧残,仅仅是因为怀疑。

打人元凶:
童立军,30多岁,河北省平泉县公安局政保大队长,主要责任人(现已获病入院)
刘彦军,河北省平泉县公安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打手)
胡起文,河北省平泉县公安局政保大队指导员 (打手)
田保金,河北省平泉县公安局干警(打手)

自1999年4月25日至今,对善良法轮功上访群众采取了集中营式的残酷迫害,抓、打、铐、罚跪、皮鞭、电棍,无所不用其极。


【哈尔滨】据消息人士讲, 哈尔滨市的所有电话(包括公用电话)全都被公安监控(或用机器自动记录通话内容)。敬请大法弟子们注意安全!


【兰州】连日来兰州狂风暴雨,并加有冰雹、市内部分地区积水达将近一米。有面的司机说:XXX太坏了,该管的不管,管一些炼功的老头老太太,你看老天爷都不平了。真是让人深思啊!2000年8月29日这一天整个兰州市被一种刺激性很强的味道笼罩着。也不知这种味道是从哪儿来的。



【北京】北京天堂河劳改农场近况

据学员了解,天堂河劳改农场今年7月份关押着上千名大法弟子。劳改农场方面害怕事实真相曝光,因此对消息封锁很严,关押中学员的境况不明。



【广州】 广州大法弟子王英,女,41岁,中国科学院广东省分院地化所工程师,7月8日从家中被公安带走,现已被送广州槎头劳教所劳教两年。象这样无缘无故被秘密从家中抓走并送劳教的在广州还有徐菊华,叶慧珠,周敏同,也是在7~8月间在家被抓走后送劳教,他们都被劳教两年。还有没了解到的,不知有多少?

现在公安再不象去年和今年初那样,怀疑谁要上访就跟踪,等他要上火车的时候抓人,现在怀疑谁就把他抓起来,而且直接送劳教,抓人不需要任何证据,只要你是炼法轮功的,不管任何时候(白天、晚上、深夜),任何场合(在家、在单位、去旅游)都可以随时抓走,劳教也不用任何证据,就象一名派出所所长说警告学员时说的:上面已经说了,要劳教法轮功的,只管报上来,报多少批多少。很多学员为免麻烦都离家出走。

群众看到这样大面积的把好人抓去劳教都十分震惊:现在比起文化大革命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口头上还讲重证据,摆事实,现在连门面都不要了。



【大陆】旱情严重 大陆百余城市闹水荒 京津沪都缺水

大陆北方地区的春夏连旱已经给 城市供水带来严重影响,出现供水紧张局面的城市不断增加,目前已有100多个县级以上城市被迫限时限 量供水。  

由于受旱时间长,旱情严重,而且降雨时间短,产生径流总量少,水利工程蓄水严重不足状况没有大的改变。天津、山西、山东、辽宁、吉林、黑龙江、陕西等省及越来越多的城市因供水紧张被迫实行定时限量供水。  

90年代以来,大陆城市缺水范围不断扩大,程度不断加剧。目前京津沪都是缺水城市,北京市人均水资源不足300立方米,上海市人均水资源不足200立方米,天津市更属生态缺水城市,人均水资源仅153立方米,均属于极度缺水。正常年份大陆城市缺水60亿立方米。大陆670座建制城市中有400座不同程度缺水, 108座严重缺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