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法是我生命的全部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8月4日】 我是韩国法轮功学员权洪大,99年11月在日本法会上进行过交流,深知我们韩国尤其是我本人与各国学员的差距太大。这次赴美参加华盛顿DC法会本未曾打算发言,但鉴于国内学员希望我借此机会向法会各位同修汇报我个人修炼的同时汇报大法在韩国传播的情况。特向各国学员汇报。望各位指点为盼。

一、我一生等的就是这个大法

我出生在X城的天主教家庭,苦苦寻觅真理前半生。各种宗教,包括气功在内的,是凡知名的都去碰一碰,但都不是我所追求的真理。

1997年4月,一位来韩的外国留学生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他还没说完我已从内心发出了惊叹“这就是我正找的真理!”,便在餐馆里当即向他跪下,道一声“师父!”。那个留学生说,自己是学员,师父只有李洪志师父一位。并说一个月后他再来时,将带来《转法轮》

一个多月后见到他时,我的希望顿时成了泡影,因为他给我的那本书封面上印有卍字符。我说:“哎呀,是佛教的东西啊!”便拒之门外。他劝我修不修先读一读吧。那天我的情绪一落千丈,原想这次可真得到了我所追求的真理,没曾想是佛教。当时我对卍字符连看都不愿看的。失望之余,借酒消愁,醉成烂泥。

第二天到办公室一眼见到办公桌上放着的那本书。我无意之中伸手打开,“论语”映入我的眼帘。我读完“论语”第一段后,犹如醉梦方醒,情不自禁地叹到“这是真法啊!”当下我一口气读完《转法轮》的第一讲。师父的话句句滋润着我的心田,我知道这是一部宇宙大法。读完一遍《转法轮》,我才明白了人生的目的,我的人生观、世界观有了根本的转变。我望着师父的照片,心里呼唤道:“师父!师父!感谢您……”

其后一个月的一个夜晚,我在夜空中见到了五光十色、绚丽多彩而不停旋转着的大法轮。当时不知是法轮,后来才知道的。自那以后,我对法的认识一步步提高,悟到从今以后我生命的全部意义在于修炼大法!我发誓修炼路上勇猛精进,功成圆满!

二、不去执著心,便不是大法修炼

我以前迷于烟酒、享乐中,修炼使我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的改变在亲朋好友中传为佳话,为此甚至有朋友来到我厂证实真假。谁也没曾想,这正成了他与大法结缘的机会。

刚得法时我的心情十分激动,发自内心要为大法弘传不遗余力,便购买100多套大法专著与其它资料免费送给别人,将我的办公室的一部份改为大法弟子们学法炼功的场所。但是正如师父所指的那样,修炼是严肃的,决不可因为为大法做了点什么事情就可以修成的,况且我做的还远远不够。而且重要的仍是心性的修炼。

我是小企业老板,修炼前视有利必争为天经地义。修炼后每每遇到这样的问题时,牢记师父教导不忘自己是一个炼功人,明明看着人家拿走我的利益也未与对方争斗。这样我经历了自己的利益明明白白的受到损失而不动心。我在工厂的经营管理上,努力体现大法弟子的心性。例如,以彻底的遵法精神主动向国家缴纳所有税金,今年3月全国纳税者日里,被政府当选为全国模范纳税者,国家税务厅长亲自发了奖状。我认为这都是自己大法修炼修来的。

但由于心性修炼不够扎实,突然遇到磨难不知所措,经过一段摔摔打打才悟过来。举个例子,有一段时间妻子向我发难,最使我难忍的是当着我的职员的面奚落我。我一直说一不二生活了几十年,她竟敢在我的职员面前让我丢脸,这还了得!当时怒冠冲天,可想到师父的教导不敢发火,而强压着心中怒火,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儿。这也是我有生以来在人家面前如此丢丑。职员们一个个吓得脸色紧张,当他们看到我并没有发作就说:如果老板要是不炼法轮功,今天的事可闹大了。表面上看我是忍了,但那不是真正的忍。师父在经文“何为忍”中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实质上我没做到真正的忍。

由于这一关没过好,下一关接踵而至。我在公司利益分配问题上,站在炼功人的角度,让利于大家。对此妻子坚决反对。她不理解为什么非要实行没有明文规定的让利。我觉得我应该这样做。从那天晚上起妻子离家出走,扬言要离婚。这简直是晴天霹雳。自从我修炼以来,我一直向妻子让步而妻子却步步逼进,她没有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原是贤妻良母的妻子前些日子让我在大庭广众下丢脸,如今闹到离婚!我越想越来气,但我想到了师父的教导,冷静地向内找,反省了自己,觉得上次没过好关的原因是没做到真正的忍。这样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放弃了好好教训妻子一顿的想法。

过了几天妻子胆怯地进了家门。深知我的脾气的妻子想:老板再怎么炼法轮功这次可能都不会饶过我了。她未曾想我心平气和地与她谈心,还主动检讨自己处事方法上有问题,妻子大为感动。自那以后妻子的心性开始转变。我守住心性的结果,难成了福,成了我妻子得法修炼的转机。

三、对大法不坚定,便不是大法弟子

法轮大法传至韩国已5年。但由于深受来自内外的干扰与破坏,韩国的大法弘传进展迟缓;由于根本的执著心没去,韩国法轮大法学会筹备会刚一成立便遭到了来自内部的干扰。

去年筹备会处于瘫痪状态,这对于我是个一大关。本来我是经过了很长的认识过程才站出来做大法工作的。我原想,有师父的书,个自学法、炼功就可以了,何必站出来做这做那呢?因此,我拒绝了一些学员让我做大法工作的提议,有个学员指出,我之所以拒绝是因为把“我”字放进去了的缘故。我认真想了想,此话没错。当我放下那个“我”字时,我感到心里轻松多了,也就没有顾虑了。因而我决心为大法在韩国弘传不遗余力。但工作刚刚开始便受到了各种阻碍。

我们韩国自98年新加坡法会以来,对法的认识上相互间差距很大,而因执著心没去的原因,学员之间出现了许多分歧。有一个时期我一直只埋怨对方,但师父告诫我们的“心一定要正”,当人与人之间发生心性摩擦时,向内找的教导给我敲下了警钟。我认识到去年9月成立筹备会,时间仓促,准备工作不够仔细是个过失。这样,后来包括大闹一场的人在内,都能够联系全国学员一块讨论如何弘法。

几年来韩国学员团结不够,这对于大法在韩国的弘传起到了阻碍作用。前几年分歧,如今又遇到筹备会受阻,为何非得由我出来做工作不可,自个儿学法、炼功倒会清静得多。但我想到这种想法不对,尤其韩国处于这种状态,得由谁站出来团结全国学员一道弘法。我想,这也是对法如何认识,对法坚不坚定的一种考验,也是把大法看重,还是把个人的得失看重的问题。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法上走得正,能不能用心学法,能不能重心性修炼的问题。大法工作中如有错误及时纠正,但不可在磨难当中向后退却。尤其韩国处在这种艰难的环境当中,遇到磨难就逃脱,这是放弃师父给我们的心性修炼的机会,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行为。大法工作有什么官当?如果说有,就是为有缘人、为广大学员服务的服务员。

我们韩国学员无论在学法上,对弘法的认识上,心性修炼上,与各国同修相比差距太大。就单单讲搞炼功点的问题上,韩国学员认识提高长达3年之久,对弘法的认识到今年才有一个整体的提高,真是惭愧之极!但今年开始韩国的法轮大法弘传有了新的气象。为了排除干扰,利于弘法,北部地区汉城于今年5月18日成立了首都总站筹备会,与南部地区大邱总站筹备会加强联系,基本上摆脱了内部分歧造成的不利局面。

我们将借此美国华盛顿法会机会,向韩国国民弘扬法轮大法。现在大法在人间遭到破坏,成千上万的中国大法弟子身处逆境。我代表韩国全体法轮大法弟子,强烈谴责中国当局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强烈要求立即释放所有被捕的大法弟子,并向磨难中挺身而出护法的中国弟子们致敬!

韩国学员 权洪大2000年7月21日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