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女子劳教所丧失人性迫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9月15日】长春女子劳教所,现关有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大部分是因去年"7.22"以来进京向政府和平上访,而被公安机关判定为"扰乱社会秩序罪",劳动教养一年。

管教公然宣称"这里是人间地狱"。在那里不让学法、炼功,他们失去了自由,被不修炼的其他犯人管着,走廊里有"护廊",各号里有"护舍",随时在监视着学员们的言行,只要发现有学法炼功的,这些学员就将被打、被骂。有时候学员们脸被打得又青又肿。有时几个学员一起被管教拿小竹板把脸打肿打破,但更难以忍受的是电刑。有时听到电棍"吱---吱---"地响,大家就都知道这是又有哪位学员被管教用电棍电了。即使这样,学员们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争取合法的学法、炼功环境。让我们看看这个"人间地狱"对我们大法学员都干了些什么:

1、 拳打脚踢

有一名刑事犯人很能领会管教的意图,只要知道谁学法炼功她就去打,她成了管教的打手,被她打的学员数不清多少。长得年轻白净的王丽华,被她打得整个脸和眼睛周围几乎都是青黑色的;

2 、关"小号"

田秀花等一些学员因炼功被关进小号,带着手铐,吃饭由其他犯人送,什么时候放出小号由管教决定,有的学员在里面一关就是1个月左右。出小号后由于每天要炼功,睡觉前就被"护舍"绑上双手睡觉,几个月的时间里几乎都被绑着睡。

3、 绑在铁床上

田秀花、徐功春、范秀莹、王艳、杨娜利、黄敬茹、汪敏等学员都被姓刘的管教给固定在铁板床上,什么也不让铺,头也在铁网上,手举起来拿皮带勒上,勒在床框上,两只脚也绑上,无论天多冷也不让盖东西。吃饭学员喂,大、小便学员给接,其中田秀花、范秀莹、徐功春一直到10天才被放下床。徐功春在几个月时间里就被固定三次,每次都被固定10多天。当时屋里空气不好,常常听到其他犯人的叫骂声,打骂被固定的学员,可怜的学员手脚经常被反复勒紧,手脚都肿了,而且还勒出很深的印,她们被绑在铁床上还不能翻身,痛苦得几乎整夜都难以入睡。当她们被放下床时,有的多少天胳膊、脚仍然疼得难忍,有的胳膊多少天都抬不起来。

4、 用电棍

陈荣辉被电得脖子都破了,出了许多血。当她弟弟来探视,见到这情景问她时,她说是干活碰的。但她弟弟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回家后痛哭一场。

学员刘淑梅因炼了几下动作,被刘、马两个管教同时用电棍电,当时管教边电她边让她说"再不炼了",刘淑梅没有回答不炼,凶残的管教竟丧失人性地一直电这位学员长达40多分钟,这位学员被电得血肉模糊不成样子,脸立刻变成青黑色,肿得很大。她咬紧牙关心中坚定着大法,一声不吭地忍受了过来。之后,半个多月她的脸都在冒着水。更为残忍的是一个管教竟然拿着电棍放进刘淑梅的嘴里电,刘淑梅的嘴立刻肿得很高,真是受尽了痛苦,惨不忍睹。

很多学员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始为这件事绝食,几天不吃饭的都有,目的是为了不让管教继续这样残害学员。在劳教所里绝食的自由也没有,用一个管教的话说"让你们活受罪!"不吃饭管教就强行给学员下管灌食,有许多学员的嗓子及食道都被管子触肿了,还有的管教竟然将灌进的食物抽出来然后再灌取乐。

学员杨娜利原是苇子沟劳教所的一名干警、三级警督,因去北京上访被开除公职,她在狱中炼功也免不了挨打挨骂。一次刘管教竟电了她很长时间,身上很多地方被电坏。徐功春、田秀花、黄敬茹、韩春艳、陈荣辉、汪敏等一些学员被电过好几次,有的身体被电得变成了焦糊状。

这里所讲述的劳教所里学员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希望善良的人们能看一看《转法轮》,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相,就知道我们为什么能忍受住这非人的折磨而"坚修大法心不动"了。

但是在这里我也要告诉你----那些丧失人性的虐待狂们,为了你和你们的后代子孙,住手吧,善恶有报不是戏言!

(大陆法轮大法学员 2000年9月14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