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22日大陆综合消息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9月22日】【大陆】从重庆市铜梁县公安局局长的暴毙看迫害大法学员凶手的下场

2000年9月16日铜梁县公安局局长陈文携其妻及妻弟,共3人,开着“皇冠”车出去,结果轿车撞在大车轮子下,一家三口当场死亡。且看陈文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所作所为:

陈文在镇压大法弟子过程中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7.20”以来在陈文的层层布置下铜梁县成立了专门处治"法轮功"专案小组,由县至各区、乡、镇,多次布置公安、联防等对法轮大法弟子进行邪恶镇压,抓人、骂人打人、送劳教,无恶不作。今年3月,陈文对去北京上访被押回的十几名大法弟子无端打骂、滥施酷刑,其中多名学员双手被手铐铐上,还被戏称"苏秦背剑"。陈文用手将大法弟子双手提起来,然后摔下来用脚踩,当时手铐被嵌进肉里疼得这几位女弟子撕心裂肺,现手脚仍然还有伤痕。大法弟子始终忍着没哼一声,无怨无恨地面对一切非人的折磨。几个彪形大汉轮番的用拳头猛击头顶,至被打累了才放手,还用脚狠踩她们,并且大骂污言秽语,并指使5、6个恶徒对大法弟子施刑,用手指粗的钢条猛抽脚骨、打耳光、拳打脚踩,后被送往县公安局拘留所关押,3月5日将县人大代表、大法弟子李正美骗至县公安局拘留所无故被关押1个月,先后无故将辖区内15名大法弟子关押、劳教。

天理昭昭,善恶终有报,助纣为虐,跟着江泽民祸国殃民的邪恶之徒罪责难逃。自古正法修炼者可敬不可辱,因为他们修成了就是伟大的神。以上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的下场,当令所有迷中人严肃思考,引以为戒。


【大陆】发生在"人间天堂"杭州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张建波,浙江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因修炼法轮功,进京上访被公安机关非法拘留,后被非法逮捕。日前,在被关押将近一年的时候被判4年监牢。整个审判在只有20多个(家属、单位领导、公安等)人的情况下不公开审判的。一个高等学校的硕士生,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而受到如此对待,实乃旷世奇闻。

汪大伍,杭州大学化学系硕士研究生毕业。是杭州市法轮大法学员最早修炼的几个人之一。也曾是杭州市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他与他的妻子一起,几年来的修炼对社会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并为法轮大法在杭州的发展做了很多事情。汪生活俭朴,为人和善,深得周围人的好评。并在自己的业务往来中,把数万元酬金返回给客户,受到客户的好评。汪大伍只因修炼法轮功,给中央电视台等新闻单位指出不符合事实的报导(见明慧网他给这些单位写的信),现已被判劳教二年。他的妻子随后也曾被公安机关非法关押。

陈廷卫,杭州大学外语系毕业,后在省广播电视厅所属的广播电视研究所工作。在单位里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95年就开始修炼的他,在自己经常出差的时候,洪扬“真、善、忍”大法。就是这样一位好人,于今年2月被劳动教养一年。

洪常,硕士研究生毕业,在去年年底被非法关押3个月后,后又被判劳动教养一年。

陈武勇,去年年底在家与学员在一起被公安机关非法拘留,后被判劳教一年。几个月后被实行监外管制。后因与学员交流,又被送入劳教所,据说还要对他加刑。



【大陆】四川彭州市政府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7月9日,四川彭州市公安局在政府支持下,将彭州广场上交流心得的83名法轮功学员团团围住,阵阵暴打,无人幸免(上有70多岁的老人,下有五个月的婴儿)。后通知学员所在乡镇政府领回各自乡镇,再次暴打,并分别处以拘留15天-30天的非法处置。

7月25日,九龙镇派出所所长沈兴发(男,30多岁)在政府授意下,指使人员,采用种种非法刑具电线鞭加“活麻”(活麻乃一种野生植物,人表面接触它后,将会出现大面积斑疹,疼痛难忍,比十指钻心还痛,这种刑法解放前反动派用来对付XX党地下工作者时用过,解放后属禁用刑具)。在镇政府内,又对14名法轮功学员抽打,致使多名学员多次休克,又用冷水灌醒后再抽打。要学员“不练法轮功”,学员回答的是“坚修大法心不动”。

更惨无人道的是将叶兴华赤裸一身(只穿一条三角裤)用“活麻”抽打致使他多次休克,冷水泼醒再抽,全身都肿了,后来凶手打不动了,才把休克的叶兴华从地上拖起反背铐在树上暴晒4个小时,都快断气了才放下,凶手并扬言:“把他打死了才好,打死法轮功又不负法律责任。”

我们呼吁国际社会给以法轮功更多的关注和帮助。



【大陆】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罪行实例

一.整训中队:

1、一管教在"法制教育课"上大肆诬蔑法轮大法,一位大法弟子站起来讲了一句:"法轮功不是邪教是正法",立即遭管教殴打。另一位大法弟子见状立即站起来与管教讲道理,也遭殴打。事后管教将两位弟子吊铐在铁门上一天一夜。

2、一天晚上,一位大法弟子向同牢房犯人洪法,许多人深感兴趣,有的跟着学动作。中队管教发现后,马上将这位弟子叫出去"扣起"(双手抱头,弯腰九十度),而学动作的劳教人员则遭到数十下警棍的暴力殴打。旁边两位大法弟子看不下去,善意地劝告管教不要这样做,暴跳如雷的管教立即将这三位功友吊铐在铁门上一整夜。第二天起又送进"小间"(即小黑牢)"禁闭"三天三夜。

3、自99年11月份开始,大法弟子每当有坚持炼功或向管教、犯人讲真象的举动时,都会遭到管教虐待:有的白天被铐在篮球架上;有的被铐在铁门上通宵达旦;有的被关小间达10天以上,有亲人来探望连告知一声都没有就将亲属打发走了。

二.严管中队:

1、一天早晨,两位大法弟子因在各自牢房中炼功被管教先是吊铐在篮球架上,然后将其中一人关"小间"长达十九天(该"小间"不足5平方米,最多时曾关押过十余人,除一个无盖马桶外甚么都没有),每天只给两顿饭,"禁闭"期间又多次遭暴力殴打。另一位弟子被站立带铐禁闭在"雷峰塔"内达数天("雷峰塔"内非常阴暗肮脏,蛇和老鼠是塔内常客,仅有白天能从墙上方透进巴掌见方的光),每天也只象征性给两顿吃的。数天后该弟子被放出来,其被折磨之惨状令人发指,管教竟还狞笑着说道:"这不是我们造成的,是你自己炼功炼成这样的。"真是寡廉鲜耻,丧尽天良。

2、一管教将一大法弟子叫去,问:你还在炼功没有?回答:在炼。又问:以后还炼不炼?回答:要炼。结果管教马上用警绳将弟子凶残捆绑(叫做"扎鸡翅膀")很长时间,致使该弟子双臂20多天不能正常感觉、运动,至今双臂被扎之处仍留有深深的印迹。

3、为防止大法弟子炼功,中队大搞株连,规定:凡发现有人炼功,同牢房其他人员全部遭受相同处罚,而且还要扣分(即延长刑期)。

4、今年7、8月份以来,由于许多大法弟子被判劳教送入严管队,管教怕人手不够,专门挑选了一些"信得过"的吸毒、偷、扒人员作为"助手"或"帮教",以对付大法弟子。一次,几名弟子因炼功被发现,管教指使"帮教"们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强行阻止。然后将他们认为的"组织者"双手吊在篮球架上两个多小时,等解铐吃饭时该学员已双手麻木失去感觉,无法进食。然后管教又将功友铐上,其他大法弟子见状纷纷站出来善意申诉,"帮教"们当即施以围攻,有的弟子被按在地上把头往地上猛撞,完后又将另一位弟子铐在篮球架上直至深夜才解开。

5、一次,一位学员因被搜出带有大法资料,当即被关"小间"。另一牢房的一位学员见状要求劳教所领导正确处理此事,中队管教不由分说,抓住这位学员就是一顿凶暴的耳光,打完后又将学员铐在篮球架上并不准吃饭长达四天。同牢两位弟子两次要求领导过问此事,当即被扣以"煽动绝食"罪名带铐关入"小间"禁闭。当天中午一位场部领导与"小间"内学员对话,学员说:"我们都是在做好人,你们这样对待我们是错误的。"该领导竟答"我们好坏的标准就是关进来的都是坏人,外面没抓进来的都是好人!现在我们对你们炼法轮功人员只用了三成功力,政府对你们实在太软了,否则……"云云。

虽然每炼一次功,每传一份大法资料,可能都会被打,被铐,被吊,被扎,被禁闭,但是我们始终以修炼的大善大忍之心对待这一切,并不断向所有人讲道理,讲真象,履行着"助师世间行"的神圣义务。过去我们这样走了过来,现在我们仍然坚持,将来我们还是不会改变,原因只有一个--我们是同化"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

三、李向东的情况

李向东,男,32岁,原江北无线电三厂职工,家住重庆九龙坡区谢家湾文化七村新11幢1-2#。

李向东于1991年7月自渝州大学毕业,在校时每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分配至无线电三厂。由于工作出色,李向东很快被安排到华蜀视频设备有限公司任技术部部长,并年年评为先进工作者。1995年李向东开始修炼,从此无论在厂里还是家里,他都尽心尽责、任劳任怨。在厂各级领导和左邻右舍的眼中,李向东是一位好青年。

自去年"4/25"以来,虽然环境日渐恶劣,李向东仍然坚修大法毫不动摇。99年7月30日,他因炼功被江北公安局拘留15天后放出,9月中旬再次被治安拘留15天。同年11月8日李向东因向各级领导讲清法轮功真象而被判劳教一年,送入西山坪劳教所整训队。

整训期间,李向东多次因炼功遭警棍、电棍毒打。今年一月三九寒天,李向东又因炼功被一顿毒打后戴上脚镣手铐吊在铁门上整夜。春节期间李向东因向管教讲真象被视为"顽固不化"而送入"小间"禁闭达十天并不准亲属探望。

在整训队关押三个月后,李向东被送到严管队。在整个劳教场中,严管队以凶残暴虐而闻名。大法弟子在里面挨打受饿是家常便饭。李向东就多次被吊在门上毒打,全身是伤,而且一吊就是几天。因为炼功或传资料,更是多次被关"小间"禁闭,三伏天不给吃不给水喝。今年6月有一次,李向东和几位功友在一起学经文,管教发现后当即以暴力抢夺,李向东为了保护大法资料,不惜舍命将院里的车撞了一个大坑(向东没事)。管教惊骇之下,凶恶更甚,又将向东毒打一顿,禁闭十天,然后强迫拿走200元钱作"损失补偿"。

就是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大法弟子们的身体都受到很大伤害。李向东原来体重140多斤,现在被折磨得仅有80斤。尽管长期遭受非人待遇,李向东及其他大法弟子仍然坚定修炼,并不断向管教及犯人善意讲清真象,始终无怨无恨。



【大陆】四川丰都消息

丰都县公安局自今年4月以来,对大法学员的迫害逐步升级。4月25日在户外炼功的十几个学员全部被关押遭抄家,其中李燕被逮捕并进行了一审,由于证据不足无法定罪也没放人,一直非法关押至今。其余人则被强迫在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字后陆续放出。

5月以来,公安局对部分学员采取随时抄家的措施,最多者被抄达五次。8月初由于散发讲真象资料,公安局高度紧张,前后抓了十几人,强迫每人交5000元保证金才将人放回。8月中旬又将这些功友全部抓去办"学习班"至今。

面对如此迫害,部分学员已被迫离家出走。

(注:丰都县公安局电话023-7062885)



【大陆】一位进京弟子亲身经历及亲眼所见

我是7月1日进京的,当天被抓的有上百名大法弟子,我们被关在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我们一天没吃没喝,不允许上厕所。大约下午6点多钟,我们被送到白庙检查站,进行盘查。我曾多次提出上厕所,因为当时我来了例假,弄得衣服上都是,他们就是不让。后来我说,你们再不让去就弄到沙发上去了,才被允许。当天晚上,我们又被拉到通县看守所,同车去的有30多位弟子。和我关在同一监牢的有8名弟子,原来有9名大法弟子,还有5名犯人。每一名进去的弟子都被脱光衣服,动作稍慢一点不是被电棍电,就是打骂。当天夜里,我们8个弟子被罚站7个多小时,有的弟子被罚站的脚底都出血了。第二天早上,我们8名弟子就被同监的犯人暴打,当时的我记不清楚打了多少下,鼻子、嘴都出了血。只要谁炼功,谁绝食谁就挨打,打完接着体罚。和我们同去的有一名济南弟子,还有另外一名弟子,被警察叫出去,回来时脚上都带着锁链,手上带着反铐且用一把小锁紧紧地扣着,被警察拖着,仰放在监牢里的放风场上,让我们站着,然后他们就用电棍电,边电边骂,口出脏言,然后又是插管又是灌,就这样对两位弟子凌辱了40多分钟。

7月3日,他们又轮番地用同样的方法摧残了那两名弟子。并且灌食还收钱,一次20元。

体罚、摧残之后,就让我们拆棉纱,两位被体罚的弟子,鼻子插着管子,戴着刑具背着手还在拆棉纱,但她们的嘴仍背着师父的经文。她们说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要不停地背。在她们面前,我感到汗颜,在她们面前,我真的觉得师父说的那句话,她们不愧为伟大的神。

现在我已经离开了那里,我不知那两位弟子还要受多少折磨,但我坚信,她们一定能坚修到底。

(本文是被长期关押弟子获释后的血泪控诉,还有多少罪恶被掩盖着等待我们去揭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