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郭明的家书和给有关方面的思想汇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9月23日】 郭明(笔名),男,大学毕业,在北京某外资公司工作。因上访、与功友交流多次被抓,被遣送回原籍关押,近期获悉他已被判劳教两年。

下面的两篇文章分别是他给父亲的家书和给当地居委会、派出所的思想汇报。

大陆学员
2000年9月23日


爸爸:

您好!我和小郑(郭明的妻子)在北京一切都好。这几天,妈妈几次打电话过来,她说您们俩都很担心我们的安全,我们都能体会到这是父母对子女的关切之心。

爸爸,您对我和小郑炼“法轮功”一事一直十分反对,在这一点上我们一直坚持自己的观点,这可能使您很不高兴,也许您心里说:“现在翅膀硬了,父母的话可以不听了!”怎么说呢,我和小郑也都是成年人了,确实在人生追求中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可能在某些方面我们和长辈之间有不同的对人生的理解,要不社会也不会发展和变更。但是不管我和小郑相信什么,追求什么,我们永远会恪守一个做人的最基本的原则:善良、诚实。一个新的事物不管表面上有多么华丽,如果其本质上不是善良的,而是邪恶的,我们就决不会去学。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也是这样,是善是恶,是正是邪,可以互相讲一讲,如果从道理上真让我们感到是不好的,我们就立即放弃,现在我们感到爸爸在这一问题上有些武断,这样从道理上很难使我们明白我们到底错在哪里。我们真心希望回家后和您心平气和的交换一下意见,这样可能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能够互相理解了。

爸爸,您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育我要善良、诚实,随着自己长大成人,我觉得这一点越来越珍贵。人们也都感觉到了,现在社会风气大不如五、六十年代,现在我在外面做一件好事,比如捡到钱上交,许多人都会说我是精神病,可是这在五、六十年代又算什么稀奇的事,那时人人都会这样做的。现在人们都在吹崇金钱、色情和暴力,人和人之间勾心斗角、性开放、夫妻离婚、家庭破裂,这种社会现象正常吗?而古代的传统美德都被现代人所淡忘,反传统、反正统的思想占了主导,人都没有自己真正可信赖的人,人都没有了安全感,再也没有宁静的环境了!而我和小郑都没有一点这些恶习,我就说在这个世风日下的社会,我们没有被污染,而这最主要的和我们学习“转法轮”有关。

6月下旬,我在北京碰到了一件触目惊心的事:北京商学院有一位青年女教师,她叫赵昕,我和小郑都认识她,而且关系很好,她父亲是哈尔滨一所大学的老师,母亲是医生,从小受着良好的教育,她为人善良、诚实、性情温和。然而,6月下旬,她远在哈尔滨的父母突然接到赵昕的病危通知。原来赵昕6月19日在公园炼功被抓,在看守所里她的颈椎第4、5、6节被警察打成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即使治好了也要高位截瘫。她父母痛不欲生,父亲本来有心脏病,这次差一点倒下,所有认识赵昕的人都哭了,几位上了年纪的阿姨当时都快承受不住了。赵昕的家人到北京检察院多次起诉,他们都拒不受理。

爸爸,我为什么告诉您这件事,您知道吗,象赵昕这样的受害者相当多,现在已知道的有确切姓名、地址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50多人,被打、被抓的就无计其数了,而报纸上一直说,政府从没有迫害过“法轮功”学员,政府一直采取说服教育的方式,死亡的人是病死了云云。记得我以前告诉您报纸上说的是假的、编造的,您不信,这件事是我亲眼所见,难道这回您还不相信吗?您知道为什么从去年7月至今天天有许多人到北京上访,就是因为在各地相继发生了许许多多类似赵昕的迫害事件。试想如果今天被打成重伤的不是赵昕而是我们家的小郑,您会认为我们去北京上访是扰乱社会秩序吗?而其他炼功者牺牲个人利益为我们上访、呼吁是闹事吗?在政府不给予公正解决的情况下,呼吁联合国、国际人权组织监督中国政府公正合法解决问题是“法轮功”干涉政治吗?有国外政治势力吗?为什么我们不能将心比心呢?

爸爸,不是说我们不想听您的话,您以前也一直教育我们,做人要善良、诚实。在“法轮功”问题上我也一直遵循这一做人原则,是好的东西,不管有再大的压力我都不会说成是坏的,是坏的也决不会说成好的。我曾经给凤城新村街道及派出所写了一份“思想汇报”,他们看了后也很难反驳我的观点,只是说:“我们警察就是吃这个饭的,这是中央的决定,我们只能执行”。其实这样说的警察我碰到很多了,他们内心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真的,爸爸,您看一看小郑,妈妈和我是象邪教徒吗?为什么在高压下,大家还在信呢?这难道不值得深思吗?历史会告诉人们孰是孰非!

请您在家放心,我们会对我们自己的行为负责,我们只会学好,不会学坏!

顺祝
安康!

儿 郭明 上
2000年7月5日


思想汇报
各位领导:

你们好!从4月初我从北京回上海后,警署同志和街道领导都对我十分关心,百忙之中找我谈话,我非常感谢。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我最近的思想状况写下来,希望各位领导对我的思想和“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有更多的了解。

政府从去年7月22日打击“法轮功”至今已有10个月了,表面上几乎再也看不到有人公开在炼“法轮功”,但事实上我敢说绝大部分人还在相信,而且天天有人去北京的信访办为“法轮功”上访。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现在只要说一声:“我不炼了。”你照样可以在家偷偷地炼,你的生活不会受任何影响,何乐而不为呢?

我想我个人的经历也是整个国家对“法轮功”处理的一个缩影,我身上也多多少少反映出目前炼功人的状况和国家对“法轮功”处理的不良的后效应。我原在某外资公司工作(今年4月我被迫辞职),我当时的月收入是8000多元,几乎每年都有出国机会,是许多人都羡慕的工作。我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热爱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我能进某外资公司也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直接受益者。在单位、家庭和邻里之间相处一直表现得很好。我为什么会那么相信“法轮功”,为什么被打成“邪教”以后仍然要告诉别人我仍然坚信不移呢?下面我就很多人经常关心的几个问题谈一下我的看法。

一、“法轮功”是否有很好的祛病健身的效果,死了1400多人是“法轮功”造成的吗?“法轮功”说过不准吃药吗?

我炼了“法轮功”以后祛病健身效果是非常明显的,我炼“法轮功”以前曾练过十年其它的四、五种功法,效果不佳。我大学毕业后,体质一直很弱,如有胃病、神经衰弱、肾虚、脾肿大,但又查不出什么大病,只觉得天天困乏,神经衰弱而导致每天经常只能睡四个小时。然而从一开始学法轮大法我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四年来,我真的一粒药未吃,精力非常充沛。当然,我的例子不算典型,所以不想多写。在炼“法轮功”的学员中大部分是老年人,大部分是有病的,有的看了多少中医、西医都无法治愈,而炼了“法轮功”以后身体康复了,再也没有去过医院,这种例子非常多。而没炼“法轮功”的人中,可能也有几年不去医院的,但那是极个别的。毛泽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法轮功” 在祛病健身上是极有效的好功法。

关于说“法轮功”不让吃药,这种说法,在李老师的哪本书、哪次讲话中我都从未看到、听说过。李老师也从未说过:炼了法轮功可以不死人的,可以不吃药、不得病的。医院天天死人,医院的医生就是刽子手?司机违章压死了人,在驾校的老师也该同罪吗?相反李老师在书中有明确要求:不准精神病人、有精神病家族史的人炼功;危重病人不宜炼功;不能掺炼其它功法,否则就会出偏(许多其他功法也有这些要求)。那个拿着剪刀割自己肚子找法轮的还是个正常有理智的人吗?本身就是精神病了。这死的1400个人是不是真正的炼功人呢。《转法轮》中是讲过吃不吃药的问题,但只是讲了修炼和吃药的关系,真正要求心性的提高,按照书上的要求做一个非常好的好人、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是完全可以达到身体健康不用吃药的程度的,而从没说过只练了几个动作就不生病,不吃药了,要真是这样,医院都可以关门了,都来学“法轮功”好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练练功就可以不生病了,这不可能吧。望大家全面了解《法轮功》的内容。

目前,我国正常年均死亡率是6‰,而学“法轮功”的人中,7年只死了1400人太少了,即使按政府说的200万人来计算年均死亡率也只是0.1‰,所以如果按这个理,李老师应该拿诺贝尔医学奖了。况且这1400人是不是真的炼“法轮功”的,以及是否真的按照《转法轮》书里讲的心性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还不一定呢。

二、是叫人弃恶扬善,还是抑善扬恶?

李老师在书上指出“心性是长功的关键”,“心性多高功多高”。“炼功是圆满的辅助手段。”所以要把提高自己道德水准,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我下面仅举几个例子来说明我的变化。

96年前,我在一家外国公司工作的时候(那时还未炼法轮功),觉得工作很辛苦,经常出差工资不高,心里很不平衡。有时拿来些假发票来报销,还给自己找理由“别人也这么做的”。我还觉得思想素质不低。那时我还嘲笑做好事、学雷锋的人是精神病。后来看了《转法轮》才看到那时的思想是如何的不好。在书中第13页中写道:“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就是用他来衡量的......现在有人学雷锋,可能就得说他是精神病。可是在五、六十年代,有谁会说他是精神病呢?......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我当时不就是那种人吗?而我学功以后,我出差时,尽量节约,有时自己掏钱不报销,我敢说同样一次出差的我花的钱是全公司最少的,这些都可以在某外资公司的财务查到。这就是法轮大法给我的道德带来的巨大变化。

97年时,我出差较频繁,公司的出差待遇也很高,一般住在比较高级的饭店,我也耳闻目睹不少社会上腐败、堕落的现象。一次我去南方某地,住在当地一家大饭店,晚上客人请我到饭店二楼歌舞厅听歌。我觉得高档的饭店宾馆都比较规矩,不会有太出格的事。可是去了以后让我异常地吃惊,这里在表演什么?!台上一位女朗穿的少得可怜,她让台下男观众自告奋勇随时上台,紧搂着女郎的腰,表演着做着不堪入目的动作,说着非常下流的话,乌七八糟的差不多就是色情表演了。台下青年的、中年的人都看得津津有味。客户还告诉我在当地有两家这样的表演场所,生意十分兴旺。我想到我小时候看的电影中放的解放前的旧上海时才是这样的。我不解啊,我很快离了场。

第二天,我分别致信给《人民日报》、《XX日报》和该省省长反映此事,希望立即制止这种伤风败俗的事,并表明我是“法轮功”学员。说实在话,我是学了法轮大法以后才会这样做的。如果我不学法轮大法,我会不会这样做呢?我是不是也会这样去欣赏呢?很难说的,因为社会上不良思潮对人的影响太大了。我以前的一些同学,他们知道我这种心态都会说我傻、太不合潮流、太传统。现在好坏都不分了!看看书摊上出售的书中,有一些就是带有明显黄色倾向的,为什么这些真正危害人类、毒害青少年的书不多花精力去禁一禁呢?为什么这么一部教人向善、道德回升的好书《转法轮》却要被禁止出版,而法轮功功法本身却要被打成“邪教”呢?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如果我的这些行为是一个邪教徒的行为,那么这些社会中竟能够走上大雅之堂的堕落的东西才是好的、正的吗?

我在北京拘留所中,有一个在某大学教艺术的和我关在一起,他和我谈了很多他创作的“前卫艺术”的画,我说这些画是败坏人类道德的,他不承认,他认为这是一个现代艺术表现。我说:“不管你在艺术手法上说出再多道理,一个人活在世上应该对社会负责,如果这个社会上出现了一些败坏现象,不管人用什么手法去表现,都是对这种道德败坏的推波助澜,那么这个艺术也是败坏的。现在许多人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真理标准,都觉得只要人能接受的、自己认为好的就是真理,就是好的。所以社会上人们的观念也在发生反的变化,好的当成坏的、美的当成丑的,现在谁上大街上告诉别人要学雷锋做好事,许多人都会认为这个人是个傻子,好一点的也会说:“不要好过头了。”(所以很多人说学“法轮功”的人傻也不足为奇的。)可是,如果整体社会都在用这样一种标准衡量好和坏时,人们都不会意识到这是人的观念在败坏。”他听了后,觉得我讲的有些道理,但仍不承认他创作的画不好。一个月快到了,在我出拘留所的前两天,他跟我说:“我出去以后将放弃前卫艺术的创作,而改为永恒主题的艺术,你的这些天的言行感动了我。”

修炼法轮大法是我一生中最高尚的事,我坦然地告诉我的亲戚、同事、朋友发生在我身上一切,包括我是怎么被拘留一个月的。人应该光明的活着,堂堂正正的做人,即使将来再有多大的不幸发生在我身上,我也要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

也有不少人对我说:“你们是好人,你们老师如何如何,你们是受骗的。”我是一个相信道理的人,不管是李洪志先生说的还是哪个有权的人说的,我都要用道理来衡量。我炼“法轮功”前我从不知道李洪志先生是谁,为什么法轮大法传出仅八年,全世界竟有上亿人来学。因为《转法轮》从头至尾都是讲劝人为善的道理,从道理上叫人信服。再说一位老师好不好,不是老师自己来评定,也不是社会上哪个有权势的人说了算的,要看他的学生怎么样。如果他教的学生个个都是德才兼备的,那不用说这位老师一定是一个优秀教师。现在人们也看到了,在真正修大法的人中,没有吸毒、贩毒的,没有贪污腐败的,没有损人利己、危害社会的,一个都没有,连吸烟、搓麻将的也找不到。都是那么好的人在学,都在变得越来越高尚,怎么可能传这个功法的老师反而会是贪财、干涉政治的呢?历史上有这种先例吗?只能说明这位老师一定道德高尚、非常了不起,这是一个常识问题。

现在一些政府职能部门,不是真正从道理上说服我们,而是强制手段,说不通就让你下岗,向你父母、子女施加压力,甚至进监狱。治人治不了心啊!特别是不符合事实的歪曲报道,怎能让人心服呢?“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古训的真正内涵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了,人们都把它当成了一种精神寄托,它可是真正物质存在的东西。其实,从这些事中跳出来冷静地想一想,你们不难发现很多事已经在证实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他的伟大。

三、是否参与政治

这是想了解“法轮功”的人所关心的。李老师讲过:“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而且还提及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的邪恶,那个西藏闹独立的宗教人士不是修炼人,而是政客。指出“政”“教”是不能合一的,否则宗教会被利用来发动宗教战争,成为邪教。正法正教是教人向善的,道德回升,最后回归天国世界,又怎会要世间的名与利呢?历史上释迦牟尼佛为了修炼放弃了王位,过去出家人能抛弃世间一切入庙静修,其实你们真的不了解从李老师到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你们难以理解他们的心态和思想。李老师是伟大的师父,是境界极高的人,他说:“我什么也不求。我就是来度你的,我就要你那颗向善的心”(《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他告诉了人们真理,叫上亿的人人心向善,境界升华;又无代价地使这些人成为完全健康的人。也许正因为这些无私的行为为现在许多人所不理解和难以相信。而且也正因为学法轮大法的人太多了,从而有人担心会对社会和国家有什么影响。其实法轮大法对社会和人民只能有百利而无一害。因为大法弟子,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是放弃各种自私的思想和对名利的欲望,自己不会而且也不可能被别人利用来做有损人民以及国家的事情。所以强加在法轮大法身上的所谓政治目的或企图是根本不存在的,对政府的威胁也是杞人忧天,至今也没查明那所谓的“幕后策划者”的目的,究竟他们想干什么。

四、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为什么不忍一忍呢,为什么要去北京上访?

记得国家报道中曾说“法轮功”不真、不善、不忍,看来谁都不会说“真、善、忍”三个字是错的。就说“真”吧,大家都知道,在任何场合下都说真话是不容易的,太真的人是会付出代价的。现在还在信法轮功的人,随时都可能丢饭碗、拘留、坐牢的。可是还有那么多人善意地告诉别人自己如何受益的事实,这是“真”还是“不真”呢?撇开“法轮功”不说,我们每个人不妨扪心自问:我们平时所作所为有多少是真呢。现在的社会风气,很多说真话的人是受冷遇和打击的。在压力面前、在利益冲突面前许多人在违心地说假话,明哲保身则是被社会默认的做人原则。很多人也觉得社会风气大不如五、六十年代,“每个人也别怨别人,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古有忠臣冒死进谏,而今千千万万大法弟子舍下个人的名利、家庭以至一切去上访,反映真实情况,希望政府更正错误,莫让国家和人民再遭不幸,这是何等崇高的境界,这怎能是自私呢?“忍”也不是指对任何事都是一味的逆来顺受、忍气吞声,离开了“真”和“善”就谈不上“忍”了。一个盲人走到悬崖边,你告诉他不要走上绝路,这不是大善、大忍吗?所以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去上访。

五、应该如何正确对待现在发生的一切

我觉得大家都是有头脑、有理智的人,如果不是凭着感情或某些固有的观念去看待所发生的一切,你们会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的。你们当中有不少XX党员,刘少奇同志的《论XX党员的修养》是一个XX党员的标准。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我们个人得失、身名利益,甚至“政治生命”放的淡一些,真的全心全意为党和人民冷静下来思考思考。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如何全面地实事求是地对待法轮大法,不也是衡量一个XX党员是否对党和人民负责的一个机会吗?

中国XX党的党章使我看到了党的历史使命是伟大的。但历史上也有不少党内、政府领导因个人原因而导致历史悲剧的。刘少奇、邓小平当年被批判时,全国上下收集了多少“铁证如山”的证据,后来不都证明是假的吗?诚实、善良是人应该固有的本性,是超越任何一个阶级、社会制度而存在的,是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最根本的东西。可是今天却以什么本国的社会制度不同、国情不同为由来打击人类最本质、最善良的东西,这样做对国家、对党一点好处都没有。

真诚地希望你们把我的感受反映给上级有关领导。

郭明(笔名)
2000/5/24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