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个体经商者眼里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9月25日】 当去年春季在北京发生了震惊中外的4.25事件后,我就开始对早有耳闻的法轮功感兴趣起来,后来随着事态的发展,我了解的情况越来越多,也渐渐地使我由对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的不理解、不支持的态度,转变成对大法弟子的大无畏气概佩服得五体投地,深深地对他们在残酷压迫中迸发出的坚定信念、为正义不惜牺牲一切的豪迈襟怀而折服。

我是一个搞个体经商的,对社会上这些披着官服的“茬儿”们,什么工商税务公检法的,看着他们对待咱老百姓那一套,真是发自内心地想抗一抗,可哪有那个胆呀,遇事还不是违心地去“孝敬”人家?现如今,大法弟子做了咱老百姓心中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不“惯”着人间的邪恶,不向恶势力低头。

本来嘛,大法弟子不为己名,不为私利,只为法轮功讨个公道,恢复他们合法炼功的权利。其实,他们在家偷偷地炼谁能管得了?但他们说不做唯唯诺诺的人,做好人就得堂堂正正。好家伙,多伟大啊!人家这也是当一把人,人家那才叫顶天立地,天掉下来都踩在脚底下,相比之下,我们这些随波逐流的人……

这一段时间,我有幸收集了一些大法弟子顶天立地做人的故事,从中历史的经验告诉我:镇压者已无计可施,只剩下残暴与流氓,可谓穷途末路,迎接大法弟子的将是胜利的曙光,唯有正义与善良,可谓前途光明。为了证实我这一论断富有多么的远见卓识,我把发生在石家庄市劳教所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几件事讲给各位听,相信各位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石家庄市劳教所从去年11月开始陆续关押了一批去北京反映情况讲真话的大法弟子。在那里,大法弟子过着人间地狱般的生活,劳教所里的一些管教和一些被利用的劳改犯真可称得上披着人皮的魔鬼。为了达到不让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里炼功、弘法、传资料的罪恶目的,管教派劳改犯当大法弟子的监控,每个监控人得像影子一样地跟着她们,如果监控不到位,就给做监控的犯人延长劳教期,你想这样一来,哪个犯人敢不“忠心尽职”?据说,有位叫周梅的女大法弟子(因进京上访,抓回后扣个串联、煽动罪判三年劳教)的监控人多达3个。开始,劳教所惩罚大法弟子的手段是从早6点半到晚9点半超强度的体力劳动,甚至有时是通宵达旦,更没有星期天休息一说,一天到晚就象赶火车。今年三月初,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认为这样随和下去,会助长他们的邪恶,于是要求遵守《劳动法》,工作八小时。根本就没把大法弟子当人看的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只报以讥笑,不理不睬,于是正直的大法弟子就拒绝劳动以示抗议。其实大法弟子真的没有错,她们一没偷,二没抢,三没杀人,四没放火,只是讲讲真话就被判刑,怎么能把她们与那些真正的犯人同样对待呢?劳教所哪管那个,罚大法弟子站墙根,并说不参加劳动就不记劳教期。这样,大法弟子从早上站到晚上,直到劳改犯人收工,有时一站就站到深夜,两腿都肿了,疼痛难忍,可大法弟子吭都没吭一声,默默地承受着这无名的苦难。

后来,劳教所觉得罚大法弟子站墙根太便宜她们了,就升级到罚大法弟子走队列、正步、跑步、走步、练体操,有时故意以校正动作为名,让大法弟子长时间单腿站立,另一条腿向前伸着,稍不规范就是一顿谩骂呵斥。农历三月二十五,大法弟子在休息时,集体炼功,管教与监控们就冲上来连打带骂,又揪头发又扇耳光,连拖带拽地把大法弟子弄回各班。后来,大法弟子又在休息时背《论语》,尽管她们手挽着手,可还是被这些恶魔般的家伙冲散,又是一场更加残酷的打骂、踢踹,有的是几个人打一个,那场面把其他劳教犯人都吓得心惊胆颤的。紧接着,管教把大法弟子分别吼到各中队办公室,开始动刑,尽管办公室门关的很紧,仍然能听到他们煽大法弟子耳光的“啪啪”声,管教野狼般的吼叫声,“嘭嘭”地警棍无情地落在大法弟子那坚韧不拔的身躯上的恐怖声。

“不许打人!”大法弟子夏莲和周梅发出正义的呐喊,邪恶寻声而去,一个队长上来揪着夏莲的头发,凶狠地把她拽进中队办公室,嘭!关上门,接着屋里边传出啪啪的耳光声;又上来一个队长,看见周梅就像看见仇人一样,上来就是一拳,接着又是三记大耳光,当时,她被打得头嗡嗡直响,把同号的劳改犯吓哭了,因为那气氛太恐怖了,人是干不出那样事来的,只有阴间的恶鬼才敢为。过了两天,周梅因为拒绝参加劳动,被队长叫到办公室,脚跟还没站稳,警棍就象雨点一样落在她屁股上,队长打累了,就歇一会,接着打……

我知道,正义与善良是打不垮的,而邪恶在善的力量面前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只能拼命地重复着即将耗尽的邪恶手段。为了抗议暴行,4月28日,被关押的52名大法弟子开始了长达二个多月的绝食斗争。有一次,在绝食的情况下,周梅和一大法弟子想炼功,刚举起手就被拽倒,并野蛮地将她拖进屋里,上来就猛踢猛打,拳脚相加,揪住她俩的头发往一起狠狠地撞她们的头,有的还觉得不过瘾,随手脱下鞋就抽她们,撕打中,这两位大法弟子的衣服都被撕碎,打得人皮开肉绽,即使这样,罪恶并未罢休,反而拎起周梅那由于绝食多日而瘦弱的身躯,像扔麻袋一样往地铺上摔,当时周梅的头部、背部由于这剧烈的重创,疼痛得已失去了知觉,好长时间缓不过劲来。多悲壮的场面啊!大法弟子正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捍卫着人间正义,呼唤着人良知的觉醒。然而,有的人被邪恶控制着已失去了人性与理智,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大法弟子面前,他们穷凶极恶,甚至有个“监控”暴打完大法弟子后,眼露凶光,恶狠狠地说:“我现在‘改正归邪’了,现在拿你们练练手,以后出去就可以杀人了。”你听,这像人说的话吗?

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里与魔为邻,但是她们不畏强暴,坚定信念,不屈不挠,用生命谱写着一曲曲催人泪下的英雄赞歌:

大法弟子黄利冰,已50岁了,因炼功被一男队长毒打上绳,当时,打累了,男队长喘着粗气问她(带着地方口音):“还炼不?”黄利冰平静祥和地回答:“炼!”这位男队长无奈地喘息着说:“还炼?走吧!”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

大法弟子周淮林被男队长毒打时,一个耳光煽过来,她说:“不许打人!”,又一记耳光,“打人犯法!”,三记耳光,“执法犯法!”这位男队长转身走了。正义又一次战胜了邪恶!……

邪恶看似强大,其实在善良面前弱不禁风,所谓邪不压正,这是千古真理。如果我们善良的老百姓,在邪恶面前都象大法弟子那样,人人不给邪恶、耍威风的掌权人市场,那么,真正的幸福生活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近。

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这是不变永恒的真理!

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第四大队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南高基大街8号
联系电话:0311?7793644 邮政编码:050061
行凶者(队长)姓名:耿行军,男,41、42岁左右, 1.78米,圆胖脸,较黑,现在劳教所宿舍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