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的横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11日】2000年1月1日,我们7个功友相约天安门,拿着我们做好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的横幅,用实际行动去证实大法。

上午8点,我们来到天安门,看到学员门打横幅的壮举此起彼伏,接连不断,警察便衣们不断抓打善良的大法弟子,一批又一批的弟子被抓上警车。期间,我看到有十几个弟子打出一个4米多长的横幅,警察便衣上去枪横幅时,这十几个弟子死死报住横幅,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一边拽他们的头发一边往他们头上踹,足足十几分钟才把弟子带上警车,还看到一个约90多岁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让两个女学员推着打出一个横幅,警察迅速围住,围了半天一看岁数太大,警察没敢打,也没法往车上装(因有轮椅),就让了一条路,让他们走了......大法弟子的护法壮举令人目不暇接。

10点钟左右,经过了一阵激烈的冲突后,天安门广场好象有点平静了下来,我想:不能沉默了。我小声问了一下旁边的功友:“现在心态怎么样,怕不怕?”功友说:“心态很好,没什么,我们无非是来这说一句实话----法轮大法好,没什么可怕的。”于是我迅速从我袖口掏出“真善忍”的黄横幅,在纪念碑前迅速打开,并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老师清白!”同去的功友见我打出横幅后,有两个功友也相继打出横幅,另外四个保护着横幅,用身体阻挡来抢横幅的邪恶警察,同时高呼:“法轮大法好”,这时四周功友见我们打开横幅,也迅速打开各自的横幅,天安门的护法高潮达到了极点,手忙脚乱的警察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抓哪个才好。5、6便衣奔我跑过来,这时我也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突然,从前面冒出一个便衣将我踹倒在地,踩着我的脑袋不让我动,然后把我塞上警车,这时车上已经满了,这时车下还有许多便衣说:“等会儿,等会儿,我这儿还有呢。”车上警察说:“满了,满了,你以为我这是小公共呢!”

我们这个车没停就开到天安门分局。

到了分局,警察把我们男女分成两队站在院里,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等口号,当时我领喊,所以我们喊的特别齐,声音特别大,人越来越多,我们的喊声也越来越大,每到一车弟子我们都互相鼓掌,表示鼓励。同背“论语”和“洪吟”等经文,警察拿水往我们身上泼,还有一个女警察拿洗涤灵瓶子装水往我身上哧,我旁边的一个学员见到后,上前制止她;警察拿胶皮警棍打我们学员,我们齐喊:“人民警察不准打人!”。在这期间弟子们中还有许多人打出横幅,人越来越多,我们就被装上汽车。

12点40,我被他们拉到延庆监狱,这个监狱是新盖的,都是新的,监狱里已经关满了3屋男大法弟子,每屋大约300人左右,他们都是元旦北京护法被抓的男学员,(后来我听出来的女学员说:“女学员被抓的有3000人,都在这延庆押着哩。”)

一被抓,我们都绝食,监狱警察对我们说:“让你们走,排好队上车”我们说:“你们必须无条件放我们,我们自己可以走,不用坐车”警察很气愤,就往外拽,我们手拉手谁也不往外走,谁也不配合他,我们一起把他们挤出门外,然后他们用电棍警棍连打带电,打晕了我们学员好几个,最后又过来十几个武警把我们包围起来才把我们拉上大公共车,它们把我们分往各个看守所和派出所去审讯,五十个人一个看守所,十个人一个派出所。

我先被分到石景山看守所,之后又分到门头沟派出所,逐个提审问我们的姓名和详细地址,我不说,他们就脱光我的上衣,用两个电棍电我。最后它们胡乱把我送到某地驻京办。

1月4日晚上,大法的威力使我在驻京办脱开手铐,堂堂正正的走出驻京办,又投入轰轰烈烈的护法行列之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