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神圣不可侵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12日】12月22日,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一下子许多不认识的同修向我靠拢过来,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同时,数不清的警察、便衣、打手把我们团团围住,僵持了大约5分钟,最后把我们十多人抓上警车,送到天安门分局。

分局里面已经有100多人了,大概只有1个小时左右,人数就增加到200多人。下午3点,我们第一批48人被送到昌平县公安分局,说是“代表政府向我们了解情况”。我一看形势不对,马上悄悄告诉周围的同修,一定要注意它们伪善、骗人的玩意儿,打死也不要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因为我们是作为大法的粒子出现的。我们相互都紧紧地握着手,示意我们是一个整体,一定要团结。

我和四名同修被送到昌平县派出所,马上就有五个警察分别把我们带到单独的房间去谈话。警察跟我谈了近2个小时,采用了各种方法,目的就是想套出姓名和地址,这些骗人的小玩意儿我当场就给他戳穿了。到了晚上7点钟,房间里的警察增加到4个,他们开始轮流跟我讲话。我就是什么也不说。到8点钟他们没招儿了,一个警察开始打我,要我蹲下,我就是不蹲。他使劲用皮鞋踢我的脚。踢了大约半个小时,我站不住了。他马上用手抓着我的头发把我从地上提起来,接着用脚踢。踢累了,抓起警棍猛打我的大腿、小腿、关节等部位,打了将近两个小时。等他打累了,全身大汗淋漓,就脱了毛衣,挽起袖子,坐在椅子上,眼睛瞪着我,问我:“说不说?”我还是没理他。过了半个小时,暴力又开始了。这次他双手抓着我的头发往墙上猛撞,下边两只脚使劲踢,很快我就被踢倒在地上,他象丧失理智的疯子一样抓起警棍,雨点一样地打在我的身上,从后背到脚,一寸一寸地往下打(其实当时并不感觉很痛,我知道这是在消业)。前后折磨将近两个小时,等他累了就出去休息。接着,又进来一个大个子警察,把我带到另一个房间,又要和我“谈谈”。我直截了当地说:“姓名和地址绝对不会给你,要打尽管来。”他马上变了一个态度,和我说起软话来。我已经没有心思听他那些低级的骗人玩意儿了,就双手扶墙,眼望窗外,默背“洪吟”“转法轮”。当时的情景,真像一出戏。到凌晨1点钟,他没招了,把我送进拘禁室。

进了拘禁室,我看到同来的四位同修,他们告诉我已经说了姓名和地址。见我没说,他们都很后悔。我知道他们都是第一次出来,我就跟他们讲我为什么不说,他们全都明白了,不应该配合邪恶。

第二天到了晚上,恶警们又来了,这次5个警察又用同样的方法折磨我近4个小时。凌晨2点把我送回拘禁室。

第三天晚上8点,3个恶警把我带到一个房间,一个没穿警服,手里拿着一根筷子般粗细的尼龙绳,说这个东西很管用,用上15分钟,人就象吸毒的来了毒瘾一样痛不欲生。我看了看,心里说:“这个对我没用”。两个警察强行剥掉我的上衣,用绳子向后勒住我的脖子,从后边捆住双手向上提。双手马上就麻木了,但我没动心,心里还在说“这个对我绝对没有用”。就感觉手和背全部连成一片,融在一起一样。捆好后,他们给我套上棉衣,美其名曰“发扬人道主义精神”。过了5分钟,见我没动静,就抓起警棍猛打我的小腿和大腿,没几下就把我打趴到地上,嘴里还恶狠狠地说“我叫你装”。接着一个人按住我的头,另一个人用棍子从背上地毯式地打到脚背,连脚底也不放过。又过了半个小时,他们停止了,给我松了绳子,两人坐在椅子上,气喘如牛,还不停地问:“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虽然有气无力,但仍艰难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好、好”。休息了十分钟,如此又进行了半个小时。一个恶警狞笑着说:“今晚我们大战十个回合,看你硬还是我硬”。经过这两个回合,我看也不过如此,“十个回合,一百个回合也不怕!”第三个回合用了四十分钟,这次我却痛得受不了了,我拼命地大喊“救命”,吓得这几个恶警赶紧用皮鞋捂住我的嘴,我还是不断地挣脱,大喊“救命、救命”。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暴露邪恶。果然,所长听到了,赶紧下来制止了他们。就这样,我过了这一关,又被送回了拘禁室。另外的四个同修已经被驻京办接走了。就剩自己一个人了,心里开始觉得很苦,有点难过。但很快从法上一悟,心里反倒高兴起来,我觉得我一定能顶得住。

第四天上午,昨天没穿警服的那个人过来看了看我的手,笑着说“怎么样?”我说:“很好”。他点了点头说:“好,晚上我们再来,还有更先进的招儿”。我说:“好吧,那就来吧。”等一会,有人来提审我,一个警察手里拿着两根手腕粗的棍子,笑着向我示意。我一看心里反倒升起一阵欢喜,心里说:“好好,今天我就死在这里吧!”心里真的很高兴。结果下午它们突然把我送到昌平县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监室里的犯人都对我很好,“老大”说:“你们都是好人,而且是有理想的人,不象我们,所以任何人也动不了你们”。还向我了解法轮功的情况。另一个犯人很早就接触了法轮功,看到我浑身的伤,走不成路,又恨又气,跟我说:“我气的是国家为什么对炼法轮功的人这么狠毒,我认识的几个炼功人都被劳教了;恨的是你们为什么这么笨,就不能避一避呢?”我告诉他:“不是我们要跟国家作对,是国家少数领导人乱来,我们只是想说一句真话,希望国家改正这个错误的决策。我们没有违法,我们这么多人,全国上亿人都在做好人,可有人就是嫉妒,非要把我们打下去,那你说是我们对呢还是他们对?”他听了后说:“你讲的真好,我明白了。我以前跟朋友炼了半年,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只觉得他们都是好人。现在我想通了,我还能不能炼呢?”我笑着说:“怎么不可以呢?只要你有这个心,无论你在哪里都可以炼,在哪里都可以做一个好人。”我又给他讲了一些误入歧途的人走入修炼的故事,他听后很高兴,而且还劝一个跟他很好的犯人一起炼。

在洪法过程中,为了方便犯人以后出去后可以找到我炼功,我将真实姓名和地址告诉了几个犯人。但没想到其中一个犯人告发了我。就这样,我被驻京办的人领了出来。一进驻京办,当地的一个警察恶狠狠地说:“这回你就等着坐穿牢底吧。”然后把我铐了起来。我心里笑着说:“你说的可不算”。

晚上我作了一个梦,醒来后马上明白了,为什么我让邪恶打得这么重,到现在腿还在痛。因为那是我让邪恶打的,是我自己要的,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在邪恶面前,我代表着大法,大法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所以绝对不能被动地承受,认可邪恶强加给大法的一切,所以要制止它。放下生死之后,还有更高的法理在指导着我们修炼。悟到之后,我马上想到我不应该呆在这里,我要出去,出去还能做很多事。在驻京办的第三天,我刚能动,就在老师的帮助下找机会跑了出来。

出来之后,见到一位北京学员,经过交流我认识到:从始至终我们为什么不能配合警察,是因为他们强加给我们的一切都是不能承认的,绝对不能配合邪恶,也是为了充分暴露他们的邪恶。在与邪恶的较量中,我们要有踏平一切、横扫一切的气势,去除尽邪恶。因为我们是正的,它们是邪的,它们是不应该在宇宙中继续存在的。

最后以师父的《大觉》一诗共勉:

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


以下是毒打我的昌平县派出所四个恶警的警号:
049923、049924、049925、049926、049927
望有人能查到他们的姓名电话后予以曝光,阻止他们继续作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