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胶布封嘴,拳打脚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19日】 海南省女子劳教所从今年1月份开始关押法轮功学员,到目前为止(2000年12月29日)已有60多人。在这里,特别是1月份到11月份,法轮功学员同其他劳教人员一样,每日干活通常十几个小时,没有休息日。法轮功学员往往是主动干最难、最苦、最累的活,任劳任怨。然而遭受的却是其他劳教人员未遇到的不公正的对待与污辱,是"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具体事例如下:

一、非法剥夺法轮功学员做人的权利和人格尊严。

在劳教所里,其他劳教人员之间可以相互讲话、说笑,法轮功学员却被严厉制止相互说话。就是彼此打招呼,也会被干警和在干警指使下的其他劳教人员厉声呵斥,下流辱骂,上厕所、喝水,每走一步都会有人跟着。在走廊上,在窗口处站一会,也会被呵斥、辱骂。一旦她们怀疑哪位学员身上有纸条、经文,马上会有一群人围上前去,粗暴、下流地搜身,要你脱掉衣服、裤子,连内裤也要脱。

劳教所通常以"安检"的名义,突发地对法轮功学员搜身、搜行李物品,每次搜身都非常粗暴、甚至下流,经常是几个人按住一个学员搜身,扒光衣服,甚至使学员裸露身体在外。不少学员因此而不得不以绝食表示抗议,但此严重违犯法律、侵犯人权的行为,从未得到改正,而且还威胁非法轮功劳教人员,若不这样干,不配合她们"严格执法",她们就会被"扣分",也就意味着延长劳教时间。在这里,没有做人的权利,没有人格尊严,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学员如果背诵大法的经文,干警就会指使其他劳教人员拖拽,不允许开口,用透明胶去封学员的嘴,或用毛巾去塞嘴,甚至更严重。

学员黄连花,一天早上在床上炼功,立即被几位劳教人员拖到地上,有一个人走过来坐在她身上,其它人有的抓手,有的抓脚,使她动弹不得,她背诵大法经文,声音非常小,小得别人听不见,马上其他劳教人员上去用透明胶封她的嘴,她咬破胶带,那些人又继续封,干警则站在一旁观看。

10月份一部份学员被驱使到外面干活,几个劳教人员就在干警的指使下,底朝天地抄学员的寝室,目的是为了抄走学员默写的经文,学员外出劳动回来后,发现经文被抄,非常伤心,也不约而同地背诵《洪吟》,见此情景,干警又指使其他劳教人员冲过来,开始拖拉、殴打我们学员,有的学员被卡脖子,被捂嘴,捂鼻子,透不过气来。劳教所领导来了,而后又来了许多男干警,他们大喊大叫,粗暴地把学员们一一拉开、拖走,有的学员被扯着头发拖走。林卓清被拖到外面用手铐铐在晒衣服的铁杆上。她背诵经文,干警上来用毛巾塞她的嘴,塞不进去就用毛巾把她嘴捆住。邓玲被拖到另一房间,整个人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干警又指使其他劳教人员用毛巾去捆住邓玲的嘴,不允许她背诵经文。干警认为捆扎不紧,又亲自去动手,把她嘴唇捆破了。后来家人来接见,她告知亲人,干警却说她在说谎。王丽梅被几个围上来的劳教人员殴打,那些人又捂她嘴、捂鼻子、卡脖子,她透不过气来,全身瘫软,那些人吓怕了,才停手。

二、以各种非人道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以阻止她们炼功。学员没有支配自己手脚的自由,学员不被当人对待。劳教所里还规定坐的姿式,不允许盘腿坐,不论单盘、双盘、散盘,不管是否在炼功,只要发现盘腿坐,马上有人制止,甚至恶狠狠地去搬、去拽,或者殴打。

六月份,学员林卓清,每天早晨四点钟左右起来在走廊处打坐,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干警指使劳教人员去拖她、拽她,并打她,故意大声叫嚷。别的被闹醒的劳教人员于是一哄而上,拳打脚踢,持续很长时间,每日如此,干警们还表扬那些非法打人者"干得好",并因此而得到减刑奖励。谢慧在床上打坐,被人从床上拽下地,按住手脚,踢肚子……

邓玲打坐,被人从床上拽下来,压在地上,用身子压在她身上,拿手脚去顶住她。有一次四个人把她抬到办公室扔到地上,第二天早上,炼功的人一直被罚站到下午2点钟左右。

学员黄连花坐在床的上铺打坐,离地1.5米多高,被一些劳教人员不顾其死活,狠命往下拽,别的法轮功学员见了,上前阻止,才避免了恶果。

这些被劳教人员之所以如此对待大法弟子,是因为劳教所里有规定,她们每次"阻止"学员炼功,就会加分减刑期,参与者一一加分。而且白天还给她们专门时间睡觉,以便她们整晚守着,不许我们打坐。只要发现有人炼功,她们总是一哄而上,几个人打一个学员,每天如此,每日加分。她们有恃无恐,乐此不疲。劳教所还诬蔑说是法轮功学员炼功干扰了别人睡觉,以激起其他劳教人员对我们的仇恨。学员在此极限情况下不得不以绝食表示抗议。

以下是一位学员的自述(由于她至今仍在劳教所,暂不透露其姓名):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1999年6月30日被公安从家里带到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一起来炼功就会有人搬腿,几个人24小时看着。有时弄得床很响,吵得全宿舍都睡不着,我为了不吵醒他人,就下地炼功,她们就来搬腿,踩住我的脚,还有人踢我的背。有一次我坚持要炼功,干警就罚我去跑步,我不去,我说炼功不是体育锻炼,干警就让其他劳教人员强行拽着我的手跑了两圈(当时是半夜两点钟左右),她们累了就让我站在那儿。一次其他劳教人员背监规,我就小声背《洪吟》,干警叫我出去,叫其他劳教人员阻止我背。她们把我拽到宿舍,推到床上拳打脚踢。我不屈服,我想让她们知道,我不会被暴力吓倒的,我也想知道,现在的人到底坏到什么程度。我背诵那些神圣的法,让人做好人的法,她们为什么这么怕?她们为什么这么粗暴、野蛮地对待我们?我仍在背,干警就让其他劳教人员强行将我带到值班室,找来毛巾绑我的嘴,我仍然坚持背,她们就绑得越来越紧,我还是从鼻子发出声音,干警见这些办法都不能阻止我,这时已到了吃饭时间,将会有许多学员从值班室经过,她们害怕被发现,就强行将我拉到厕所,抓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墙上撞,用脚踢我的肚子,后来她们用胶布贴住我的嘴,把我的手反绑起来,干警用脚顶我腿后面,使我跪在地上,直到她们不再打我,我便自己停下来,在这里,她们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我们炼功学法。

12月11日,劳教所采用粗暴、野蛮的方式搜身,没收经文,法轮功学员的抗议无效,九个大法弟子因此绝食,其他弟子书面抗议。

海南省大法弟子
2001.1.8

海南省女子劳教所电话:0086-898-5874654或5862061


海南省琼海市学员郑齐近况

郑齐,男,24岁。原琼海市交通局发展公司职员。99年8月到海口万绿园炼功被抓,关押两天。11月在茶馆喝茶被抓,以串联为由拘留15天。2000年6月因到北京上访,被刑事拘留15天。2000年8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开除公职。10月1日因不到派出所报到,被关押2天。10月6日在家被抓,被拉往琼海市金融大厦809房,警察私设公堂刑讯逼供,手段残忍、恶劣(详情见明慧网2000年11月2日"庄光新被邪恶迫害致死的旁证")。由于当局害怕真相的进一步曝光,现在又把郑齐关押在琼海市第一看守所。

有关责任人员名单:
蒙上京(政法委副书计,专管法轮功的610办公室)
电话:0086-898-2826183BP机:1270229648

林宏波(市公安局政保股股长,专管法轮功)
电话:0086-898-2823516BP机:1270229648

陈华琪(城南派出所所长)
BP机:1270221321

王应冻(城南派出所副所长)
BP机:1270227739

陈泽(琼海市公安局局长)
王日照(琼海市公安局副局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