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无罪--来自大连教养院的日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2日】大连教养院表面宽松,骨子里对大法弟子管理极严,用刑事罪教养人员看管提防不说,还专门制定“十不准”,针对大法弟子有四条,如不准背经文、炼功等。对此,我们回答:“这四不准做不到。”

为开创环境,12、13日晚9点几位弟子打坐炼功,先后近十人被拽、抬下床。14日晚院方严加镇压,多位睡上铺的学员被踢倒、强拖下床时一直保持打坐姿势不变,在手铐、警棍面前,60多个弟子被面壁罚跪直至午夜。15日个别弟子开始绝食、绝水,16日早绝食者达七、八十人。至17日陆续送教养的女弟子达120余人。17日晚,王荣红、万晶等12人被带走,不知去向。司法局郝局长、教养院郝院长等人大发淫威,张院长甚至破口大骂我们连狗不如、王八喝凉风,20多个弟子被铐住双手,插粗鼻管,说就要弟子活的痛苦、死的难受。18日大搬迁。19日灌食一次,20日后变本加厉为每日2次。院方领导说,用最不人道的手段进行人道主义救援。可是灌食前弟子们身体状况良好,被插鼻管的70余人无不反应剧烈。有的被灌进的东西全呕掉,有的上吐下便血,半小时内便血达4次之多,有的口鼻出血,连管也无法插入。这是人道主义吗?这是救援吗?这就是惩罚,这就是摧残。在不能学法炼功的情况下,众多女弟子承受的可想而知了。20日下午停止绝食。但孙连霞、付淑英等十人仍绝食至今。22日她们被勒令绕操场跑了七、八圈,23日出操、铲雪。加上每日强灌食2次,如此摧残下,这10人决定用生命正法。

不转化就不能见家人,严格封锁消息,使内外音信隔绝,院内发生的一切都很难让外界得知。亲朋好友还以为他们挺好的。善良的人们可知道弟子们因炼功挨打、被插管灌食摧残等内幕,连一些目睹此景的管教都看不下去,觉得心中不忍。纸包不住火,真理怎么会被打垮呢?大法弟子们一致认为说公道话无罪、讲清真象无罪,对教养决定不服,提出复议。复议书已经送给院方半个多月了,复议期限马上就要到期了(11.9起60日内),至今迟迟没有答复。200多大法弟子(包括男队80多人)要求请律师,讨公道、无罪释放大法弟子,正法无罪!

日记

“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师父经文《理性》)

两百多名学员(80名男学员,130名女学员)悟到了大法弟子为护法、正法走到北京没有错,我们把宇宙大法的真相告诉了世人是慈悲于人,是在救度世人,因此我们被抓到劳教所、被判两年、三年是错误的,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所以12月12日那天晚九时整,所有女学员统一行动,以正法为目的、炼功为形式,打坐炼功。顿时整个空间的气氛变得神圣、庄严。那些管教人员被学员们神圣的举动吓得拿出警棍、手铐,把炼功的学员拖到走廊上罚站,最后关进了小号。还有一个老学员付淑英。不管它们如何拖拉,那颗坚如磐石之心不动。它们把她拖在地上,她双腿紧盘,又把她拖到走廊上,她双腿照旧紧盘,它们无奈只好说了声“真象一尊大佛”,最后把她抬到办公室,她坦然而坐两个小时,到12点钟才回来。

12月13日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教养院的领导,它们组织了一大帮人和全院的管教来阻止这件事,可是学员们认为,既然是修炼的人,那么在任何环境下都要修、都要炼。晚九点钟到了,两个中队,也就是两个大房间的学员陆续起来炼功。一群管教人员拿着电棍,个个连拖带拉推到了走廊。没有被推出去的也都站出来阻止他们打人,并强烈要求把拉到外面的学员放回来,否则谁也不会去睡觉。有几个学员被带在外面井台前。黑暗中叫她们把腿劈开,大头朝下。大约下半夜一点钟左右,屋里的学员要求不把外面的学员放回来决不睡觉。最后管教只好把她们叫回来,关进了小号,共十个学员。

12月14日

学员们开始悟到应该用善的一面向他们讲清真相。正法是我们的目的,既然那些管教人员说如果叫我们炼功就会砸了他们的饭碗,就会把他们的警服脱掉,那么我们正法就要自己承受。早饭时有六个人开始绝食,他们是:付兰菊、王荣红、杨淑华、高波、陈现平、于淑娟。

12月15日

晚8点45分,洗漱时没有水,学员们睡下了。一个学员见到三天来的情况无法入睡,主动下楼和管教们去讲清真相。面临着郝院长、陶大队长和其他四个管教人员毫不惧色的把学员们为什么要正法、为什么要采取这种行动等真相告诉了他们并讲明江泽民就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请他们摆好自己的位置,不要做了江泽民的殉葬品。

12月16日 早饭时,没有任何组织、任何号召、任何动员,80多人开始绝食。

12月17日

80多人继续绝食(没细统计)。下午4点左右院方领导开了一个所谓奖惩大会。会上把凡是没有动起来的学员给予减刑奖励,有奖一个至六个月不等;把它们认为“带头闹事”的12个学员当场带走,她们是:全晓男、万晶、王荣红、胡淑珍、王静、张华、王海英、吴月菊、钟淑娟、万冬霞、赵晶、张福玲,至今不知她们下落如何。晚5点左右,两个老学员被带走,她们已经四天没进食;接着把80多绝食的学院带到走廊上强行灌食,其中先灌食的12人被带上手铐强行灌食。那晚市621郝局长也来到现场亲临灌食一幕。

12月18日 学员们继续绝食,它们考虑把所有女大法弟子搬到四大队。

12月19日 大约下午2点左右,又有71名学员被强行灌食。

12月20日

早上6点30分,学员们被全体罚站。学员们利用管教、队长不在的时候统一炼“冲灌”,然后“抱轮”。队长发现后急忙跑出来,怒冲冲的把一个个手打掉,然后叫学员们立正站好。由于几天的绝食,大家都吃力的坚持着。快到9点左右一个学员坚持不住了,还在背诵着《洪吟》中的“历尽万般苦,两脚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横空立巨佛。”她坚持下来了,由于7天没吃没喝,看她很难再坚持最后给她扶上了床。

上午9点左右,继续灌食。学员由于被强行灌食,鼻腔和食道已被插破。有的学员灌完就立刻到厕所呕吐、排泄,有的学员鼻腔流血。

下午,郝院长、教导员等领导开始采取措施,继续更加邪恶的灌食。它们增加了一个粗管,在强行灌食下大多数学员鼻腔被插破。它们换了另外一种方式,一个一个被提出去到办公室去强灌,学员曲玉环由于拒绝强灌被几个管教殴打后,强行推倒在地上,有几个恶警按住强灌。最后怕邪恶的后果被暴露,在天黑时被带走,那天被带走的还有王互荣学员。

下午管教还要继续灌食,并且表现的形式更加邪恶,从一天一遍换成了一天两遍,从用细管换成了粗管,虽然学员们都很坦然地对待,可邪恶为什么邪恶更加嚣张呢?学员们针对这件事在法上悟了一下。我们并没有怕邪恶怕承受,但是我们并不是来承受,来滋养邪魔使其更加邪恶,我们是修炼人,那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思想和行为一定要用善,师父在“理性”中讲“你们这一切善的表现、就是邪恶最害怕的。”而我们正法就是要向人们讲清真相,也是在救度他们。郝院长和教导员主动向我们提出对话,我们讲明了我们炼功和绝食就是善的表现。我们可以答应他们提出的吃饭的条件,同时他们也答应以后对待学员也要用善的一面,由于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了他们,他们立刻对待大法学员宽松的多了。学员可以抽空学法炼功,但是我们知道这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讲清真相,锄尽邪恶的同时圆满自己。而圆满又是我们每个修炼人该去的最后的一个执著。我们是正法中的一个粒子,也就是一个粒子在正法中应该起的作用。其中有12人仍继续绝食。

12月21日,早晨7点左右,每个学员都在自己的床上静静地打坐,一缕金色的阳光照射进来,房间里没有一点声音,整个空间充满了一种祥和神圣的气氛。

12月22日,管教们不再控制我们,也不经常来管我们,叫我们给他们大面上过得去,一整天我们都在学法、炼功,并学习了师父在旧金山30分钟的讲法。

12月23日,在走廊的那一头传来了坚持绝食的痛苦的呕吐声。今天有10名弟子仍在继续绝食,她们是:孙连霞、付淑英、李平、高翔、孙文香、尹益君、李娜、刘淑香、李春晖、孙千谊。

12月24日, 这10人被叫到楼下扫雪,后回来分散背手坐在小凳子上。

12月25日,学法炼功,读师父在北美一小时讲法。晚饭后被安排度圣诞节,学员们用自己的钱买的糖果、花生、橘子,在桌子上摆出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法轮大法好”,然后一齐排成两行以法为师,拜了三拜。

(注:请国际社会关注那10名弟子仍在绝食的弟子的生命安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