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三例

更新: 2017年08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28日】
我上访被抓的所见所闻

2000年12月20日上午,我和我丈夫因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喊口号被押上警车,送到天安门分局后院。那里已经有了很多的大法弟子。他们一起喊出“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的口号,警察不停地在打人,连50多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从上午到下午四点多,不允许我们吃饭、喝水、上厕所,由于人数不断增多,我们被大客车一批一批地运走,我和一批人下午四点多被安排上了一辆大客车,六点十分左右到了密云县公安局后院的拘留所。

他们把我们编号从六十号到一百号,后来又几个人一批一批地提审。我和另外两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被两个警察押上一辆车,行了一段路,拐到一个派出所院里。我们一个一个被单独审问,问地址、姓名,我说了,他们就做记录,另外两个老太太不肯说出姓名和地址,他们就一再劝。大约深夜十二点,他们又把我们送回公安局拘留所。我们被搜查、搜身后被关到号子里,号子里有木板搭成的炕,十几个人坐在上面。这时有两个人搀着一个大法弟子进来,我们看她被打的很惨,给她盖上一条棉被。过了一会儿,她告诉我们她因为不肯说出姓名及地址,警察就用棍子打,用脚踢,最后因为看她心动过速,支撑不住,才放过她。另一个女学员说“为了逼她说出姓名、地址,三个男警察轮番上来扇她耳光,脸部扇肿了,她不说,就叫她脱下衣服,只穿内衣内裤,光脚让她在外面冻着。站了两三个小时之后她仍然不说,一个男警察就对她耍流氓。还有一个女弟子被人用电棍电头发,伸到嘴里电口腔内壁,电脸部。有一个老太太脖子被电破了皮,脸上也被电起了大泡。由于不肯说出姓名和地址,有几位大法弟子不同程度地受到扇耳光、电击等刑罚。第二天晚上,从走廊里传来女学员的惨叫声......他们又在打人了......

这就是今天的“人民警察”吗?有一个警察说,你们不说出姓名和地址,我们就拿不到奖金。他们在权势的压力下、金钱的驱使下,对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滥施体罚,我真觉得他们太可怜了,他们已经没有了人性,他们卑鄙下流的手段令人发指!

也许你还不理解大法弟子们为何在如此重压下仍然坚信不移,他们是捍卫“真、善、忍”的先驱者啊,如果一个人说假话是欺骗,一个民族不允许说真话就会灭亡啊!邪恶势力使那么多大法弟子被打、被用刑、被迫害致死的事实与杀人放火又有何异呢?又有许多的大法弟子走出来就是因为不能无视杀人放火的蔓延。看看他们遍体鳞伤后的大义凛然吧!他们是为了唤醒世人的良知,相信“真、善、忍”会给他们带来真正的幸福。

现在关押的大法弟子,有的是在火车上被查,查到之后让骂老师、骂大法,不骂就给带回关押,还有的是在家几个学员说话唠嗑、串门也被带进来,有的已被转了好几个地方,到期也不放,有的学员为了抗议这种行为,坚决不走,邪恶势力竟然动用武警部队强行把人抢走,还有被关押在拘留所的学员为了要求无条件释放,绝食很长时间,邪恶势力动用武警部队强行灌食,插到气管里也不住手,据说现关押的大法学员在大庆各拘留所、看守所内的人,在春节前全不放人。为了他们过一个“安全”的春节,竟把这么多好人关在监狱里,哪有这样的道理?希望世人都来了解法轮功真相,尤其是大法弟子的家属、亲朋好友应该用你们自己的合法权利,自觉抵制这种种邪恶行径,使亲人早日逃出魔窟,和家人团聚!

大庆大法弟子 2001年1月26日



我被非法勒索、劳教的遭遇

我于2000年11月30日进京,12月2日被抓,带到大庆驻京办事处的太阳岛宾馆,7日我单位接回,8日送入大庆市看守所,来北京接我的李春亭见到我说:“我们早想来接你,就是没有路费,抓你妹妹和哥哥,你妹妹无钱,你哥哥不给钱,躲起来了,手机也关了,听说他开厂子,有钱,如找到他就没收其钱财,可北京催得紧,不得不来接你,你哥找不到不拿钱,我们就扣你买断工龄的钱。”我当时怕牵连亲人,只好点头同意,但这钱单位原来告诉我得明年2月份才能给,但他说不用,法轮功特殊,现在就能取出来,问我公证书在哪?我告诉他在我儿子手里,他就去取了,12月25日,提审我,是片警李忠军和我单位办事员于秀珍来给我送和单位解除劳动合同买断工龄钱,是一张6.2万元的存折,我在公证处公证的是8.3万元,这是为什么?他给我拿出把罚款条,有一张一万元的保证金(总机厂扣罚)剩下1.1万元有路费条、有一张手机费14元的条,还有北京罚款3千元,还有一张8千元罚款条,吃饭费一天900元,剩下的条子不知是啥,接我回来的有3个人,李春亭和他爱人、片警李忠辉,我和他们要公证书,这是经过大庆市司法局公证处公证的受到法律保护的,是应该我个人保留的,他们却说我没有这个权利,给你存折公证书就作废,我说还有40%的公证金没有给呢,我还要用公证书去取钱呢,他们说这个钱你就别想了,作废了,总机厂全部没收,给你6.2万元就不错了。

我在北京大庆办事处5天,天天都带着手铐子,在回来的火车上一直带着,手铐扣在卧铺下面,第二天手臂肿痛不能活动。

在大庆看守所关押期间,我绝食抗议他们非法行为(12月22日至25日)被转入萨区看守所,我又绝食抗议(28日至2001年元月1日),吐2次血后被送医院,强行输液,化验血,很危险,所长说无条件释放,并且通知办案单位和我工作单位总机厂,办案单位找到我哥和我妹妹,我哥单位姓李的领导(电话95968197——99702)对我妹妹说:我把你姐交给你们,回家好好养病,我妹妹说:“我姐姐是否被释放?”他说:“对”,回家后5号那天,派出所来电话,让我去签释放证,说签好就让回家,我哥就带我去了,签了释放证问我是否还进京,我并没保证,他就让我写春节前不进京,我答应我春节前没想去北京,就让我和我哥保证,我们签了,并让我回家,天天给我打个电话,我没有按他说的做,8号那天又让我去签释放证,一到派出所,他们就骗我签了三年强劳的字(李忠辉说的)中午又送入大庆萨区看守所等待强劳,至今我仍被非法关押着。

这里关押着和我遭遇差不多的很多法轮功修炼者,请全世界有正义、有良心的人,都来关注一下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事件,请世界人权组织调查了解、制止中国个别人的权大于法的违法行为。

我于2001年1 月18日被送往哈尔滨劳教所。

大庆大法弟子 2001年1月26日



揭露刘辉、时史劲、戴军闫、振峰及各地警察的邪恶

现在,北京天安门警察抓一个大法弟子可得一千元,在北京上帐的要通过关系取消一万元,如2个一万七千元,充满了钱与权的肮脏交易。在北京看守所呆一天是300元,并没收大法弟子财物,北京各看守所大法弟子绝食被强行输液。海淀区看守所让犯人打大法弟子,夜里浇凉水后毒打大法弟子全身每一个关节,平谷县看守所不让大法弟子吃、喝、睡,进行精神折磨。石景山看守所也打大法弟子,大兴县团和派出所,把一个60多岁的女大法弟子吊在树上(晚上)放出恶狗咬,其副所长刘辉指使,并把一对年轻的姐妹铐在树上5天不让吃、喝、睡、上厕所。在大兴县通往廊坊的一个派出所打大法弟子,不让吃不让睡不让上厕所。在北京太阳岛宾馆,大庆住北京的大庆油公司综治办的时史劲对待大法弟子非常凶残,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时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为逼出条幅,椅子都打碎了,那里的工作人员对大法弟子也十分恶毒。市局一名叫朱果的扣压大法弟子的钱物及磁卡,态度恶劣,事后不承认。

在所有去北京的火车上,乘警们大发大法弟子的横财,在火车上抓住一个700元,为此他们特别热衷于抓大法弟子,使用手段十分卑劣,强行搜身,必要时还让人骂李老师,不骂的就被视为炼功人抓走。

进京带回大法弟子的单位及警察在京吃喝玩乐的钱都让大法弟子回来报销,扣发工资停职,以各种违法手段大发横财,更有甚者自己上千元的手机费,都让大法弟子报销,专吃豪华饭店,有的甚至上千元一次饭店。每次回来都是满载而归,真是人人尽力。

在大庆市看守所管教戴军打伤大法弟子,头部打破流血。

在萨区大法弟子绝食,每天强行进食两次,把大法弟子强行分开,一名叫闫振峰的,把大法弟子头朝下摔在地上,当时半天没起来,到现在有一只手臂还不好使。把60多岁的老弟子,腰扭伤、脱节,动用武警部队给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灌食,定期搜身,搜号,无恶不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