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旅——一位在校大学生、大法弟子给同学们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3日】亲爱的同学们:您们好!

首先请恕我冒昧,在您功课的百忙之中来打扰您。但我还是想请您看一看这一封信,因为他是用很多人的生命写成的。

我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先后得到过国家、省市、学校的各种各样的荣誉,还曾被电台采访,是老师和同学眼中的好学生。我说这些不是想宣扬自己,只是想证明一点:我不是邪恶之徒。

2000年的某月某日,虽然这天是我的生日,虽然我们系排球在校联赛中进入决赛,但我一点都不快乐,并且晚上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一夜。原因是这样的,那天无意间碰到了一位曾经认识的功友。他告诉我:他到北京上访,被警察抓到了拘留所,为了不连累单位、派出所及家人(单位中如有人因炼法轮功而到北京上访的,那单位就要被罚款,据悉我学校是1万元/人,领导也要跟着受处分乃至会掉乌纱帽,连各地的驻京办都被罚款)。他在拘留所里坚决不报姓名、住址。这么冷的天,警察将他的衣服扒光,先浇冷水,再用电棍打,有时专打手指尖,十指连心呀!他以绝食抗议,警察就粗暴灌食--用塑料管通过鼻孔插到胃里(有的人胃都被捅破了,这种方式致死了很多人)……就这样折磨他20多天。即使这样也没有使这位铮铮男儿屈服,而且从始至终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完全用一颗善心去向他们讲清我们法轮功真相,但最后他还是报了姓名与住址,因为他受不了警察将我们的女功友们衣服扒光扔进男囚室中……我那时心里的滋味是不能用语言所能表达的。以前,我一个已当老师的老同学告诉我,她学校有女生到北京上访,被抓后,警察也将衣服脱光打,脱慢了,内衣用剪刀“咔嚓”就剪了。她不报姓名,警察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在精神恍惚时拷问她。还有我们家以前认识的一位功友,在拘留所警察用矿泉水瓶往她的阴道里捅……

我是一名年轻的姑娘,我知道一个女人的贞操有时是重于生命的,我也知道对女性人格的侮辱真是比要她的命还难受的。谁都有亲朋好友啊,谁都不是地缝里蹦出来的,没有姐妹,没有妻子,难道没有母亲吗?我不想再加以评说了,因为人心都是肉长的,不用我去讲,而且我也不知再说什么好。

您现在一定在想,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结合我6年的修炼体会和我所了解的一些事实谈一下我的看法。

我自小体弱多病,小小年纪就饱经了病痛的折磨。尤其是得心脏病时,每一次犯病,我都会有要死去的感觉。我总觉得自己活不长,但我想想世上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我连见都没见过,就这样走了,真不甘心。在药物治疗进展不大的情况下,我开始接触气功。17岁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我身心巨变,不但心脏病好了,而且连感冒这种小病都很少患。这和那个以前班上只要有一个人感冒,跟着就感冒的我判若两人。6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片药,不知给家里省了多少钱,并且在高中时参加了校排球队,最重要的是心灵上的变化。我以前脾气暴躁、喜怒无常、心胸狭隘,修炼后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慢慢的变了,变成了完全活泼、开朗的性格,而且心胸越来越宽广。我发自内心的要做一个高尚的人。父母生我养我,但没有给我一个好身体;老师教给我知识,如果没有法轮大法,我至今不知为何而活,是法轮大法告诉我人生的真谛,是法轮大法开创了我新的生命。我眼看着一位患白癜风的阿姨,炼功后,皮肤由白变红,头发也由白变黑。还有一位78岁的老太太重来例假,癌症患者康复了……我修了6年了,有无数的体会,因篇幅所限,不能一一写下,如果您有兴趣,我会毫不保留的告诉您,修炼真是奇妙无穷啊。

您一定会问:如果真象你说的那么好,那国家为什么把她打成邪教呢?你们炼功去中南海干什么?去北京天安门闹什么事?我想一一解释一下,由于层次有限,如有不详不当之处,还望见谅。

去年7月22日国家一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我当时真是被一棒子打晕了,刹那间迷失了方向,分不清谁对谁错。那时我已炼了五年功,身心有了那么多的变化,怎么会是假的哪?可国家又怎么会错呢?虽然电视上的很多东西一看就是假的,由于从小所受教育之故,我还是偏向了政府一边。16个月过去了,我整整考虑了16个月,我想我想清楚了:国家弄错了!古有赵高指鹿为马,近有国家主席刘少奇被定为卖国贼,当初不也是铁证如山吗?但结果呢?

电视上说的全是假的,什么宣扬迷信啊,什么宣扬“世界末日”啊,什么“1400”例致死人命啊……全是骗人的,都是栽赃陷害与造谣。如果大家能看到我们大法的书的话,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我们师父敛财,正版的《转法轮》一本才12元,盗版的9元,开句玩笑,您看一看咱们的课本多少钱?咱市被关的学员一天的生活费200多元,后来,由于大法学员绝食抗议降到108元/天。有一位和我们家很熟的功友,儿子被抓了,妈妈去看儿子,警察说给2000元就放人,后来一看老妈妈拿的钱多,马上改口说3000元,老妈妈想能放儿子3000元也行,给了钱就去看儿子,当要带儿子走的时候,警察说:我没这个权力放人!老妈妈哭着走了……也不知是谁在敛财?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是坚信“真、善、忍”的,由最初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直至最后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竟会有这样的人,大家可能觉得不可思议,而全世界上亿的人用自己的实践证明了这一点。刚开始修炼的时候,真的很难,当我想生气的时候,我咬着牙忍,告诉自己不能生气;当我想显示自己的时候,我咬着牙忍,告诉自己这样不对:当我看到别人比我强要嫉妒别人时,我告诉自己这是丑陋的心态……点点滴滴的积累与提高,我现在的确没有了那些不好的想法,虽然我在许多方面距炼功人的标准还有一段距离,做事情还不能完全替别人考虑,但我觉得修炼不再难。

做人要先光明磊落、堂堂正正、是非分明,法轮大法就是好的,为什么要说他是邪的呢?国家一旦给定性之后,善良的人们都不会再来接触这么好的大法,多可惜啊。在所有的宣传机构都被国家控制,不发表一篇我们学员的文章,所有的律师不许受理法轮功学员的起诉,所有的信访部门不接待法轮功学员,在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大法学员去了中南海,去了中国最著名的广场--天安门广场,向国家与世人说明真相。开始,功友们都认为国家不了解我们的真实情况,想要向政府说明情况,就履行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上访。结果呢?在信访局,来一个抓一个。后来因为去的人太多了,信访局的牌子都摘了。去天安门广场只为了三个字:大法好!你可知道这三个字的代价是什么吗?轻者被开除党籍、学籍、公职,重者进拘留所,被劳教,遭受非人的虐待,承受家破人亡的痛苦……我知道,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功友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但开始我不敢去。因为那时我怕,怕失去学位,怕没有前途,怕开除党籍,怕挨打,怕进拘留所……今年十一,我有同学去北京,目睹了天安门广场悲壮的一幕,回来告诉我他们的所见所闻,这使我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十一中央电视台报导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滋事时没有图像:它们见不得人啊!我下定决心,要去天安门看一看到底怎么个情况。于是,我选了一个比较特殊的日子--10月26日,去了北京,因为这一天是法轮功被诬蔑为X教的日子,肯定有功友去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将所见所闻记录如下:到了北京南站,就有很多便衣,盘问旅客是否炼功,问李洪志是好人坏人。有些功友没出车站就被带走了,我未被盘问。北京市内更是有数不清的警察与便衣,小巷中停满了警车。天安门广场的军事博物馆前停了十辆军用卡车,十五辆象1路车那样的专车,还有许多的伊威克,这些全部是用来装法轮功学员的。军事博物馆可能驻有武警部队。在北京,我只感到一种令人窒息的压力。

广场上一边是蓝天、白云、鲜花与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一边是血腥的镇压:镜头一:一辆大轿车驶过,车上装满了被抓的炼功人,一位白发苍苍的阿姨打开窗户,想向窗外说什么,一位武警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拽了回来。

镜头二:一辆伊威克从我面前驶过,车窗都拉着黑色的窗帘,但从正面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警察正在挥舞着警棍。

镜头三:警察抓着某功友象攒行李一样将功友攒上了警车。

镜头四:一位年轻的女功友非常祥和的展开一个用纸写的条幅:法轮常转!几个警察象恶狼一样扑了过去,拳打脚踢的。什么叫生死一笑间,莫过于此了。

镜头五:一个看上去只有四十岁的妇女散发一把传单,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警察扑过去抓住她之后,她又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就是好!语调不高,但震撼人心,我想她的声音我是忘不掉了。在被拖着拉到警车跟前后,又遭到了一顿毒打。

镜头六:一位中年男子打出一条横幅:法轮大法好!被年轻的武警打翻在地……。我不忍再看下去。

镜头七:一位外国人因拍摄照片被警察“请”走了。

镜头八:一位老百姓被警察打了几下,他破口大骂,警察连忙赔笑道歉,知道抓错人了,因为炼功人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镜头九:一辆清扫车开过来,将现场打扫的干干净净,连血迹都不留。

镜头十:打完人,警察在连说带笑地聊着,包括长相漂亮的女警察。

……

当我病重时,非常留恋这个世界,那时我曾想:我还没去过天安门呢!也没去过长城,就这样死了,真不甘心。9年后,我来到了天安门,可我看到了什么?只是血腥与暴力。抬头看看飘扬的五星红旗,我既羞愧又难受,真是百感交集。想想看,在广场上他们都这样,那回到派出所后会怎样呢?回到校园,我感觉象是从另外一个世界回来的,校园内的欢声笑语与天安门的血雨腥风,我不知身处何处!

因为我当时被便衣跟死了,没能拍下照片,真是遗憾。我听说,由于世界媒体频频曝光,天安门广场现在不抓人也不打人了,但你出了天安门广场就抓。

我一直在考虑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人民日报》有一篇文章说我们颠覆社会主义勾结国外反华势力。我觉得既可笑又伤心。十一是有很多人去了天安门,看上去好象给国家丢了脸了,但请大家仔细想想他们为什么去?当他们走出家门的那一刻,每个人都知道无论你以前拥有什么,你都将一无所有,很可能一去不复返。我同学告诉我在十一的所见所闻,比我二十六日看到的惨多了。因篇幅关系及政府不遗余力封锁消息,我将媒体中公布的一些材料筛选整理如下,这只是冰山一角。看完后,我想你们就理解他们为什么去了,也不会再说他们制造国家动乱了:

在非人的折磨下,媒体公布出因迫害致死的学员已有80人。我只举一个闹到联合国的例子。陈子秀,女,59岁,山东潍坊。2000年2月16日,在街上被当地专管法轮功的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带至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政府官员用橡胶棍棒、电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部和颈部,想以此逼迫她放弃修炼。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陈子秀被逼在雪地里爬,两天的折磨已使她的腿严重淤伤,黑发上粘着血和脓,陈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她的尸体布满了紫黑色印记,耳朵肿大青紫,牙齿断裂,留有血块。死者的衣服、褥子、内衣裤上到处是血迹……陈子秀的死经《华尔街时报》资深记者做了采访和详细报道,在该报4月29日头版刊登,读者无不动容,20世纪的文明古国竟会出如此惨案。而她的女儿张学铃,因向政府要母亲的死亡证明几次入狱。大法学员张正刚在还有脉搏心跳的情况下被强行火化。

更有甚者,在全国各地都有大量学员被强行关进精神病医院,有的竟用来试验新药。我们市就有功友因想到北京上访而被关进精神病医院的。我仅举一例,苏刚,男,32岁,电脑工程师,山东省淄博市。2000年5月23日,被警察和任职的齐鲁石化公司在“没有精神问题的情况下”送到精神病医院并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因苏的亲属绝食抗议,苏于5月31日被放。但他已失去记忆,行动迟缓,身体极度虚弱,惨不忍睹。于6月10日晨,苏刚因心力衰竭而离开人间。

法轮功学员经受了形形色色的酷刑和虐待。仅举两例:重庆市辅导站站长顾志毅,女,60多岁。99年7月19日被抓,在监狱里坚持炼功,受尽24种刑具的折磨,包括老虎凳,签子插入手指、电椅、用电连接头顶和肛门通电等。

99年11月关在河北唐山开平劳教所的井陉县政协常委白玉枝,绝食62天,期间被从夜里12点铐到早晨,只让穿一件内衣内裤,将宿舍门窗大敞,一只手铐在斜上方最高处,一只手铐在斜下方最低处,成最难受的弯腰半蹲姿势,然后把全班尿的尿放在她面前闻了一夜。在她绝食已近50天时,双手仍吊铐在宿舍外的树上,冻昏在雪地里。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有些禽兽不如的执法人员肆意凌辱虐待女学员,在劳教所里对她们进行百般折磨:

一,99年10月31日,被拘留在长春市的800余名修炼者中有怀孕的妇女也有带婴儿的妇女。目击者说:“一名警察踢一位孕妇的腹部,疼的她汗流满面痛苦不堪……”。

二,江苏省31岁的陆云珍(译音),被迫做人流,仅为要多拘留一段时间。

三,99年11月出,唐山开平劳教所女子大队,12人因炼功学法被铐在树上并揪住她们的头发往树上乱撞,从垃圾堆里找出脏布往她们的嘴里塞,竟将一年从未洗澡的一个劳教人员的带经血的裤衩和袜子塞到她们的嘴里,此后对他们进行了多次毒打。

四,湖北妇女报社记者王莉,到北京上访,回到武汉后,于今年2月18日深夜无故被关进武汉第二看守所。狱警将她连续三天吊铐在窗户上,双脚刚能着地。又将衣服扒光,身体成大字行被镣铐在木板床上11天,人只能躺着大小便。

五,99年9月22日,进京上访的杨雪真等被公安得知是法轮大法学员,公安马上翻她们的书包,并搜身检查。将她们的手背在后面和脚绑在一起,用烟头烫她们的手连续烫了八、九处的伤,然后用打火机熏她们的鼻子,当天下午用警车将她们送到北京清河看守所。将她们的衣服全部脱光检查,不让睡觉,审问到凌晨两点,乳罩被剪坏,不让换卫生巾等等。

六,99年12月9日,邱立英因炼功遭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值班人员用拳头猛击打太阳穴、胸部,甚至用膝盖猛烈撞顶下阴部,目击的劳教人员被吓吐血和吓瘫倒。在32天的绝食过程中,劳教人员没有让她休息一天,一直在出工。

七,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的邪恶警察,将18名大法女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与男犯人同居一室,其后果令人发指。

……

我实在写不下去了,罄竹难书啊!哪个有良心的政府会这样对待自己国家的人民呀!

我的校友啊,醒醒吧!什么是正?什么是邪?还用评说吗?

中华5000年来有多少忠臣为指出君王的错误以死谏君,你能说他们不爱国吗?大家想想岳飞怎么死的?商朝比干为进谏纣王而被妲己挖心,能说比干不爱国吗?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向国家讲明真相,讨回大法的清白,希望狱中的功友早日解脱,同时也将他们认为比生命更可贵的法轮大法告诉世人,让善良的人们都来了解他,你能说他们不爱国吗?我觉得他们比比干还伟大。大法在全世界广泛弘扬,当国外的弟子看到自己的功友受到这样惨无人道的虐待,他们通过自己的方式来帮助自己的功友,就说我们勾结反华势力,您觉得这样合适吗?如果您的亲人无辜的受到这样的酷刑,您会怎么做呢?北京有一名学员为大西北建设捐助十八万元而不留姓名,这应该是和平年代爱国的一种非常好的方式了吧,结果也因为上访而“几进宫”受尽酷刑折磨。我们市有一名功友,以前是一名党员,工作上兢兢业业,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里都是公认的好人,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多次代表单位参加技术比武。他从不占公家一点便宜,女儿比较喜欢他们单位画图用的圆珠笔芯,有时给女儿拿几支,他也是马上将钱放到了他们的班组,作为一名普通工人,我真搞不清他应该什么样才算爱国,可他也因坚持炼功,不写检查,被劝其退党,调出机关,下到基层。为了让他放弃自己的信仰,天天让在保卫科呆着,一个月以前几千元的收入现在只给260元,7月份还被骗到黄河北软禁了一段时间。爱人只好出去卖些小吃勉强度日,连他们的保卫科长都说:“老*啊,您的信仰我不能说错,但您的人品真的没的说。”法轮功学员都是这样的啊!

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曾深深的打动我,使我成为本班的第一名党员,并辅导党课。您能说我不爱党?不是这些人不爱国,难道只有做愚民、顺民才算爱国?是爱国的含义被某些人为了一己之私给扭曲了。法轮功学员是真正的爱国者!

亲爱的同学们,当你们看到这儿,我想你们大多数人已经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了。生日那天,我许下了三个愿望,没有一个是为自己的。一个是愿狱中的女功友们少受点折磨,另一个是愿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还有一个请允许我保密。请不要笑我傻,我比每个人都更清楚做完这件事的后果,我一遍又一遍的检查自己做这件事的根本动机,是否有一念私心--完全没有。

人都应该明明白白的活着,都不应该被欺骗,更不应该去仇恨善良的人们,我有责任讲出真相。世界上善良的人们早一天了解到真相,邪恶就少一天猖狂,我们狱中的功友就少一些苦难,因为那已经不是人应该承受的了。我原来想再等半年毕业后再来做这件事,可是再一想,如果人人都这么想,你推半年我推一年,那我们的功友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善良的人们还要被愚弄多少日子、仇恨我们多久才能清醒!所有的后果我都已想过了--学位、名誉、前途、自由乃至生命与贞洁,世间的一切可能我都将不再拥有,但我仍然拥有整个世界。我的精神是自由的,我的精神为我自己所左右,我又可以堂堂正正的做我要做的人了。我也知道这将给我的家庭,我的亲朋好友带来什么。每当我生病时都在我床头落泪的外婆,是她将我带大,我真的很想挣钱报答她,可能没机会了,还有那些给了我无限快乐与帮助的朋友们,有的将要考研,有的将要考4、6级,我肯定使他们久久不能平静。嗐!真的对不起。还有欣赏、重用、爱护我的老师们,也可能遇到一些的麻烦,我心里真的很难受……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我做这件事,为了真理和更多的人,我只能这样做了。

现在,我很后悔,后悔当初没好好学法、炼功,走了那么多的弯路,后悔在很多事上没有完全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和同学发生矛盾时,没有完全用善心去解决,而且有时还有小脾气,给大法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尤其是近一段,看到功友们承受那么大的难,心情一直很坏,心里很烦,没有好好的学习,也违反了师父教育我们的在任何地方都要做一个好人的要求。不管我做了多少错事,您说我怎么不好都行,但请您不要说我们大法不好,不要说我们师父不好,是因为我做的不够。如果您能接触到那些修的很好的功友们,您一定会被他们感动的。当然,我也有做的好的地方。比如我在当学生会主席时,我可以毫不谦虚的说我们系学生会是全校最团结的一个,学生会中没有争名夺利,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拉帮结派,大家都是友爱互助的。

我们学生会的成员都非常的辛苦,其实我做的是最少的。他们每个人都做了很多令我非常的感动的事。我都记得。我也知道他们不是因为在那个职位上才那样做的,就象他们说的:“就是因为你(姓名略)。”其实,我一直认为自己没有很大的能力,尤其是感情用事时,常常将事情搞糟。现在想想,当初我是用我的心去管理,而不是用组织能力,所以才会那么好。这一次,他们的承受也将是巨大的。如果他们还相信我,会理解我的。如果您认为我曾经做了使您感动的事情的话,那么就请感谢我们的大法,是她给了我一切。我现在的心态真的很好,因为,在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我可以毫无愧色的面对同学,我舍尽世间的一切去告诉您真相,我可以直面我的良心说--我对的起你。我可以流着热泪去迎接出狱的功友而不是羞愧的面对他们,我可以对师父说:我没有辜负与您的一面之缘。

我非常庆幸,我能遇到法轮大法,不枉此生来世一趟。人之将去,其言也善:法轮大法是正法,他有这么大的威德,值得我们用尽生命去证实她。即使我被打死了,在真相大白于天下之时,我也会重现人间,因为我的灵魂是不灭的。

善良的人们请您伸出援助之手,不要再仇恨大法学员,在他们发放、粘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请不要举报他们,因为他们是在用生命去唤醒世人。

我想引用一位功友的话来结束这封信:选一个静静的夜晚,想一想您为什么来到这个地球上,除了为生计奔波忙碌之外,您还有什么心愿,如果您还有一点返本归真的宿愿,请您读一读《转法轮》。

此致

祝善良的人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姓名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