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生的元旦——发生在我家的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5日】我要向大家讲述在世纪之交的日子里,我们一家人的经历。2000年12月30日下午我和母亲(都曾因走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而被拘留)在家。14:00左右妈妈出去买油,直到傍晚18:00左右才回家。后面还跟着六七个身穿警服的警察,让妈妈吃完晚饭后再跟他们回派出所。父亲(不修炼)问这些警察: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妈妈去买油顺路到一个功友家串门。没有任何理由就被早已守在功友家的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妈妈被扣押在派出所的几个小时里,警察不允许妈妈往家里打电话通知家人。我问这些警察:凭什么这样对待我妈妈。他们只说是奉命行事,工作需要,不顾我的阻拦最终还是把母亲带走了。更不能让人理解的是:警察居然在深夜23:40往我家打电话,让我父亲去派出所接我妈妈。

31日清晨6:40左右,我走出楼门去上班,却被办事处的干部拽住胳膊,说是派出所不让我外出。我强调我是去上班,他还是拽住我不松手,并说要经派出所同意才可以。幸好父亲过来为我解围,这警察还坚持他的不合理要求,并让我父亲带我去派出所请假,趁他与父亲喋喋不休的时候,我就摆脱了他的纠缠。

然而事情还不算完。当天下午警察又把独自在家的妈妈带回派出所。听父亲说这一天警察和家委会的人先后来家三四次。晚上父亲去派出所要人,他们却说不知我妈妈在哪儿——难道家委会有不经派出所同意就软禁无辜百姓的权利吗?之后父亲再去家委会问,他们说妈妈就在附近的一个地方,并保证第二天中午就能放人。

2001年元月1日早晨和上午警察两次到家查看我是否在家,并且不准我出门。可是在节日里我要去奶奶家与亲人团聚也不行吗,警察说只能下午再去。下午16:00左右我和父亲从奶奶家回来时,警察又一次来查看我是否在家。与他们的承诺不符的是仍然没让我妈妈回家。

我家附近楼上的两位阿姨也被限制自由两天了,楼下收发室里24小时有保安,就为不让她们出楼门。

(北京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