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母亲揭示17岁少女死亡真相 惊醒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5日】在1999年8月19日,中央电视台播放了这样一条消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陈英,因精神恍惚,多次想自杀,趁家人不备跳车身亡。上述消息与事实真相是严重不符的!

今天,我以一位母亲的身份在这里向世人说明17周岁的花季少女陈英死亡真相。

陈英,1982年7月1日出生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一班副班长,地理课代表,品学兼优。她爱好书法,在校内外多次获书法荣誉证书,1999年“五四”青年节获书法大赛一等奖,智力赛获得纪念奖。7月19日学校还给她颁发了三好学生证书。

陈英1996年5月得法,按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好人,做更高尚的人。她知道法轮功能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在96年《光明日报》反对大法时,陈英给《光明日报》写信谈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体会;97年7月《科技之光》刊出反对大法的文章时,陈英找功友联名给《科技之光》发了5封电邮,希望让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法轮大法是正法,却被那些别有用意的人说成是反科学的,说成X教,真乃千古奇冤!1999年7月22日,陈英和众多的大法弟子一样,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来到北京上访,尽一个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短短的26天以后,这个活波可爱的少女,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孩子(父母于她5个月时离异)在国家公安干部的抓捕迫害下离开了人间!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1999年8月17日晚9点多钟佳市公安局孔局长、陈英班主任、哥哥和我一起来到“丰润宾馆”。在那里,佳市国家公安干部李政委给我讲了所谓的事情经过。佳市6月15日成立了“6.15办公室”专门镇压法轮功(一个月换一次岗),此时该他换岗,他想自己把陈英从北京带回去将功补过(他抓陈英抓了三次都没抓住)。8月13日找了一天没有找到,14号嫌累没找。陈英和别的功友15号上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请愿时被抓,送到了佳市驻京办事处。李政委亲口告诉我:“你孩子我打了,太气人。”当天他还把两个孩子用手铐铐在铁管子上,不给吃喝。晚上有一名公安人员还翻出我们师父的宝书当着陈英她们的面在上面乱涂乱画,行为十分恶劣。

在押送陈英返家时的列车途中,这些公安人员对陈英殴打、恐吓、侮辱,将她用手铐铐在车架上,只给半个面包和半瓶水。上厕所时也不准关门,我女儿不愿再受他们的迫害,就在上完厕所后关上门,于中午2点34分在京秦线280公里处跳车。车行驶20多里才停下来,李政委和第二包车组的列车长等人将孩子送到丰润医院。当晚6点多钟,李政委说:“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气!”目的是不让家属看到还有活气,当晚又直接送到丰润火葬场冷冻,太残忍了……!这是江泽民一意孤行,命令下属拼命镇压残害大法弟子的又一罪恶结果!

事情还没有结束,2000年2月份我所在的单位软禁了我。2月29日我进京上访,次日在北京至沈阳的车上被查,3月3日单位和派出所一行三人押我回佳市,所有费用由我支出。3月4日把我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47天。在3月13日,市公安局小青年张洪雨等二人在拘留所提审我,告诉我说女儿陈英的事上网了。然后,由张洪雨执笔,另一人监查,非法强拉我的手在他们编造的材料按了许多手印押。3月20日,这两人又提审我,问我是哪个亲属接陈英,然后又到那位亲属家里对其威胁,取得了伪证,拿到日内瓦人权会上,否认网上的事实,说我们是无理取闹。其实真正颠倒黑白,想要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是他们这些身着警服,却丧尽天良的邪恶之徒!(5月末我上网没有敢讲这段真话)。

2000年6月5日,我在原炼功点炼静功时被抓,又把我送到拘留所。我没有犯罪,我在网上讲的是真话,公安无权拘留我,于是我开始绝食。6月9日,拘留所人员把我和另一功友王红巧反扣手铐按倒在地,强行灌食。它们将竹板都撬折了,把我的上下牙都撬倒,灌了一身的稀粥。干警赵勤因我不配合灌食打了我5个嘴巴。12号他们又给绝食的功友灌食,13号看我被折磨得消瘦,害怕出事才把我放了出来。

2000年的11月16日,我再次来到北京正法,19、22号打出了大法横幅。女儿陈英的被逼死亡和他们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使我坚持走出来向世人讲明真相,了解法轮大法,不要被那些恶毒的谣言所蒙骗。呼吁各层的执法人员,不要再充当邪恶的工具,乱伤无辜,成为历史的罪人!

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按“真、善、忍”做的好人,不该遭受这样的迫害,世人都清醒过来吧!不要让邪恶再延续下去!

大法弟子 陈秀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