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海、包兰线上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7日】 时光进入2000年12月中旬,为迎接新纪元的到来,兰州及周边省市县的大法弟子们纷纷走出来,掀起了又一轮赴京正法的高潮。江泽民之流眼见一浪高过一浪的上访请愿洪流向自己盘踞的巢穴——北京涌来,他预感到了末日的来临,于是向各地的爪牙下达了“严防死守”的命令。由此,在我国西部的两条铁路大动脉——陇海线和包兰线上展开了正义与邪恶的大较量。

陇海线上,警察有备而来。

2000年12月25日下午约一时半,兰州开往郑州的2010次列车由兰州站始发,车里约有100名赴京正法的大法弟子。开车不久,就出现了一伙蛮横的乘警,几乎是专找大法弟子查票,还索要身份证,并乱翻行李。他们显然是有目的而来的。不久,弟子们携带的大法书籍、传单、横幅被查出。这伙恶警更加猖狂。弟子们正气凛然、据理力争,义正词严地指出他们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的,并乘机宣扬大法。最后约有30人被集中到餐车。大家虽然来自各地,有的根本不认识,但大法的力量很快就把每个弟子融炼成了一个整体。经过简短交流,大家很快从沮丧、失望中走了出来,认识到:不能去天安门也能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要发出纯正的光焰来,这才是最重要的。师父从来不看形式,只重人心。法就象一盏明灯,驱散了心头的迷雾,大家振作精神,开始集体背诵《论语》、《洪吟》,集体学习师父在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正念一出来,邪恶就不战自败,乘警开头还嗥叫威胁,后来就缩到角落里去了,再后来发现他们支着耳朵在听我们师父的讲法呢。

火车开到陇西,站台上警察密布,戒备森严,跑步上来几十名公安,如饿狼一样扑了上来,两三个人对付一个大法弟子强行向车下拖。弟子们决不配合,都是被拖下去的,每个人都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2010次列车上的约千名旅客和站台上数以百计的围观者目睹了大法弟子的壮举,人群中有掌声。列车约滞留一个小时。

当夜,弟子们被非法拘禁在陇西当地的一戒毒所内(共约三十多个小时)。大家又把戒毒所作为学法洪法、讲清真相的讲坛。背诵大法声、口号声震动四野,并积极向公安、戒毒人员宣传大法、揭露江泽民的罪恶,并向他们赠送了《洪吟》、大法传单。

12月27日凌晨约三点,弟子们正在梦乡,突然闯进来一大群如狼似虎的公安,要把大家押到兰州去。大家据理力争:我们合法乘车旅行,没有携带“三品”,铁路公安和陇西公安执法犯法,非法驱赶我们下车,又非法拘禁,要在陇西解决问题,不到兰州去。他们理屈词穷,恼羞成怒,又一次采取两三个人拖一个人的办法,强行拖出戒毒所,塞入两辆依维柯警车,并两人一组戴上了手铐。一路警灯闪烁、警笛长鸣,一直送到了兰州桃数坪拘留所,时间是12月27日凌晨五时许。

包兰线上,宁可错抓一千,决不放过一个。

几乎与此同时,在北线(包兰线)上,对大法弟子的围追堵截也在进行。2000年12月26日15:47,由兰州开往北京的K44次列车发车不久,公安就极其蛮横地查票。他们的做法更疯狂:凡持有兰州到北京车票的人,不管是干什么的,全部集中到一起,当时约有五、六十人之多。他们中除了大法弟子外,还有旅游的、出差的、探亲的、经商的、打工的,有老人小孩、孕妇。可是公安根本不听解释,说是奉了宁夏自治区公安厅的命令。车开到中卫车站,冲上来公安一、二百人,采取三人拖一人的办法将众人强行拖下车,并在车站广场上摄像、拍照(大概为了邀功)、审问、搜身。K44次也因此滞留约一个小时。后被非法关押在候车大厅,重兵把守,剥夺了一切人身自由。非法拘禁了约24小时后,,众多公安给每位大法弟子和乘客两人戴一副手铐,强行塞入从兰州开来的两辆警车里,于12 月28日凌晨关入兰州桃树坪拘留所。一直到29日中午,经反复审查后,才将其余旅客释放。在包兰线上中卫车站被捕的大法弟子们始终不向邪恶低头,不配合邪恶的任意摆布,沿途高呼口号,宣传真相,以慈悲救度世人,揭露江泽民一伙的非法行径。他们的正义之气震撼着包兰线,在沿线播下了大法的种子。

其实不只在陇西和中卫两地,陇海、包兰两线几千公里铁路线上的各主要车站都发生了大量违法拦截大法弟子和赴京旅客的事件。如在宝鸡站,一批大法弟子被强行拖下车,兰州弟子王小静以死抗争,目前生死不明。还有的弟子在兰州站检票口和站台上即被拘捕。

桃树坪拘留所,八天八夜生死搏斗。

从12月27日——2001年1月3日,桃树坪拘留所先后有近百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为了抗议公安执法犯法,为了用生命证实大法,唤起世人的良知,大法弟子们不约而同地开始了集体绝食。其实,有些弟子的绝食抗议26日从陇西就开始了。恶魔狞笑着,以为它得逞了,调遣了大批人马对弟子们进行“审讯”,要找出什么“组织者”。弟子们大义凛然,义正词严地驳斥那些不知末日将近的丑类,对他们的一切要求都不予配合,对他们所签发的一张张“扰乱社会治安,拘留十五天”的拘留证嗤之以鼻,没有一个在上面签字的。

在集体绝食的日子里,弟子们坚持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各个牢房里背书声朗朗,交流声不断,气氛热烈而祥和。每当有邪魔出现,口号声便似山崩海啸般响起,往往吓得邪魔落荒而逃。

绝食进入第六天,牢房里渐渐沉寂下来。弟子们静静地躺在通铺上,抿着干裂流血的嘴唇,用眼光、用表情互相鼓舞。这一天是2001年1月1日,天昏地暗,沙尘暴席卷了大半个中国。

绝食进入第七天,仍然是暗无天日,弟子们在生死线上挣扎着。忽然,从北京回来的弟子带来了惊人喜讯:12月29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大法弟子们打出了百米大横幅,打横幅的人中就有我们甘肃、兰州的弟子。大家无声地笑了,热泪盈眶,透过朦胧的泪花,仿佛看到了那惊心动魄的壮观一幕,看到了师父慈悲的面容。

绝食进入第八天,昏暗的天空透出了几缕惨淡的阳光。面对大法弟子们视死如归的浩然正气,邪魔多日来紧绷着的神经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它终于败下阵来。1月3日下午,垂头丧气的公安奉命开始放人。大法弟子们虽然个个瘦骨嶙峋,但精神饱满,目光如炬,脸上是胜利的喜悦。在场的公安虽然个个脑满肠肥,却满眼的无奈、惊惧、恐慌。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臭名昭著的兰州桃树坪拘留所专门以搜刮大法弟子的钱财出了名,每人每天在这里要交18元钱,吃的却是两顿盐都不大愿意放的汤面条。这次他们又故伎重演,大法弟子们被释放时,满脸横肉的张所长守在门口,逐人索要伙食费,还要求交十五天的。弟子们解释,我们绝食八天,没有吃一口饭,不能交。张所长气急败坏,竟然当众乱搜一魏姓女弟子的衣服,并把掉在地上的钱抢走,其贪婪之丑态令人作呕。

就在狱中弟子进行绝食抗议、殊死搏斗的同时,狱外的兰州弟子们开展了积极的声援活动,他们比平日更加勤奋地散发传单,向世人讲清真相,并竭尽一切力量照顾狱中弟子的家庭和孩子。

陇海、包兰线上的正邪较量最终以大法弟子们的胜利而划上了句号。法轮功弟子心怀真善忍,无私无畏,面对邪恶的空前迫害,视死如归,大义凛然,将宇宙真理传播到了铁路沿线的千家万户。而江泽民及其爪牙掌握着全部国家机器,却怕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讲真话,这一次不惜撕掉了最后一点“民主”“法制”的遮羞布,充分暴露出邪恶极其虚弱的本质。

目前,出狱的大法弟子们正在加紧学法炼功,恢复体力。他们吟诵着师父的《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以这次生死考验中悟到的更深层次的法理为新的动力,即将踏上新的征途,迎接新纪元的到来。

(大陆弟子2001年1月5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