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法修炼者被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0月10日】我叫清宇(化名),有幸于96年8月喜得大法。在反复通读《转法轮》这部宇宙大法的过程中,随著学法炼功的深入,身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体健康而充满活力;每天都感到活的踏实,因为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义---通过修炼返本归真。

法轮大法教我们从常人中的好人做起,做事先考虑别人,逐渐提高心性,放弃对名利的追求,认真干好本职工作,用善心对待所有的人。我发现当我按大法去要求自己时,我对客户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在大法中修出的善使我真正地设身处地的为客户著想,从而轻而易举的达到了文明优质的服务,这些都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客户更是交口称赞。

然而99年的7月,奇冤从天而降,师尊遭诽谤,大法被栽赃。身为一名身心受益的大法修炼者,本着对国家和人民负责的态度,我来到北京上访。但信访局却是去一个抓一个,且已宣布不准法轮功上访,剥夺了我们讲真话的基本权利。回来后,单位和爱人迫于形势,将我看管起来,非要让我写什么所谓的保证,否则就要失去工作,移交公安局等。亲朋好友轮番劝说:为了你的家庭,为了你腹中7个多月的孩子,你就违心的写一句吧。是的,为了孩子,为了爱人,我终于没有经受住人情的考验,违心地写了“不参与法轮功组织的任何活动”的保证,因为我认为大法本没有组织,我还是修炼大法,只不过玩个文字游戏而已。现在看来是错了,这是向邪恶的妥协,在此我郑重声明此次所写的不利于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

2000年11月中旬,由于单位的一名同修在讲真相时被抓,单位再次让我写保证,这次我表明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晚上,两名自称市公安局的刑警并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证,将我家里一阵乱翻,什么也没有找到,却将我带走了。看着爱人和母亲惊恐的目光和刚一周零一个月待哺的孩子,我心里难过极了。我被带到所谓的专案组,一个刑警用鞋子投过来打我,还叫我把鞋拣起来送回去。我不拣,他就恼羞成怒地对我拳打脚踢,还扬言睡醒后再来收拾我。半夜,我发现手铐从我一只手上脱下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脱离魔窟,于是我跑了出来。

我已经不能回家了,过著流离失所的日子。大年二十八那天上午,我来到天安门广场,看到警察正在打人,一圈人围著,是一位同修正在高喊“法轮大法好!”我拿出准备好的条幅“还法轮大法清白”迅速展开,并向周围的群众讲明真相“法轮大法真的很好!”这时两个警察跑来夺下条幅,揪著我的头发,猛力向下按着我的头,将我拖到一辆车上。车上已有几位被抓的同修了。当天到天安门广场正法的同修有一百来个被送到西城分局看守所。在这里我被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期间一天晚上,我和三位同修只让穿毛衣不准穿外套,光著脚在雪地里冻了两个小时。一同修给警察讲善恶必报,让他们不要这样对待大法弟子,他们非但不听,反而大打出手。我大声喊“不许打人”,邪恶的警察气急败坏地走过来说“就打你了”,一个巴掌将我煽倒在地,我站起来后说:“打人犯法!”他又一巴掌将我打倒。为了让我们说出姓名,同修们都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折磨。有的被打的鼻青脸肿,有的被电得满身是泡,我们用绝食表示抗议。

四月中旬,我被单位和当地派出所带回邢台,当晚有邪恶的警察又让我吃够了耳光,第二天将我送到邢台看守所。我们发现因为不断有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看守所的干警及号里的犯人中有一些是比较善良的,对大法有一定的认识,但是将信将疑,我们决定证实大法是超常的。我们绝食绝水,常人讲:饿七不饿八。我十四天没喝一口水,没吃任何东西。他们要强行给我输液,将我拉到医院,测量血压高压40,低压已经测不到了。由于我知道修炼人的身体根本不需要药液,于是我答应开始喝水吃饭,当晚吃了一块方便面喝了些水,拒绝任何医疗处理,第二天一早在测血压是120/80.恢复正常。但他们还是强行地给我输了几天液,又问我还炼不炼,那当然是“炼”,我又被送回“二看”。

由于我们是因为讲真相被非法关押的,所以我们拒绝把我们象犯人或犯罪嫌疑人一样对待,拒绝报号和讲评,而副所长刘小明不分青红皂白,不能明辨是非,强行要我们遵守犯人的规章。我们做的是挽救世人的大好事,是不应该被这样对待的,他非但不听还给我们带上背铐脚镣。我跟他讲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他反倒被激怒了,在邪恶的控制下,在他自身的魔性带动下,善的一面被抑制,恶的一面成为主导,多次将我拽倒在地,用手揪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我说:“打人犯法”,他一边打我一边说:“谁打你了?”后来又说:“我就是打你了,你去告我吧。”又叫两个男犯人一人踩我一个肩膀,将我踩了长达两三个小时,并不让我上厕所。造成我头上肿起淤血的大包,尾椎骨剧痛,全身疼痛,只能趴著,不能平躺,翻身都困难,生活不能自理,上厕所都是几个人架着,甚至抱着我去。为了表示抗议,也是为了少给别人添麻烦,我又开始绝食,绝水。在我的要求下,看守所的石所长和杨医生带我到医院去做检查,拍了片子,做了CT,他们不让我看检查的结果,拿了很多药。有好心的队长告诉我说尾椎骨骨折了,担心不吃药好不了或留下残疾。

事实证明,半个月后,我站起来了,行动基本恢复正常,只是7天的绝食绝水造成身体较弱。

就是因为讲真话,我被长期非法关押,为表示抗议,9月4日再次开始绝食绝水。10天后他们将我拉到医院,强行输液,还有一点,邪恶在迫害大法弟子时,大法弟子的亲属与所在单位也跟著受牵连也被迫害。我所在的工作单位人员紧张,事务繁忙。我爱人在单位正直年轻能干,在家还要照顾孩子、老人,可每次他们都要叫单位出人出钱,让我爱人请假看管我。我不能再由他们摆布了,也为了我爱人和单位的解脱,我要脱离魔掌。于是到医院的当晚,在看管人员熟睡后,我跑了出来。后经打听,得知他们恐吓我爱人,说要将他拘留。

只因为要修炼大法,只因为要说明真相,幼小的孩子不能照看,工作不能干,我多想能够平静的生活,修炼,因为我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一份满意的工作,但这一切只因为江泽民等邪恶之徒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导致了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流离失所,甚至被打伤,打残,打死,无数个由于修炼大法而和睦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欢乐,承受著难以言表的痛苦。

因为我们修的是正法,对一切都用善来对待,对于在被蒙蔽的情况下迫害我们的人,我们无怨无恨,有的只是对他们的慈悲,因为在无知中所干的一切也必须是要偿还的,唯一的办法是立刻停止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给予大法正面的支持,这才是为自己生命的永远真正负责的选择,否则,在即将到来的法正人间中将会无休止的痛苦中偿还所干的一切。

在我受迫害期间,有许多善良的干警,单位的领导同事及同号的姐妹给予我很多关心和帮助,我由衷的感谢你们!善恶终是有报的,请认真阅读大法弟子冒著危险送到你们手中的真相资料,不要受谣言的毒害,愿你们能给自己真正的生命的未来摆放一个好的位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