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人发表声明- 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更新: 2019年0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一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自己家中休息时被派出所警察,街道办事处及居委会工作人员等十一人,挟持到劳教所“洗脑班”的。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完全采用欺骗手段,达到他们非法抓捕的目的。

在“洗脑班”里,我们每天都遭受着精神折磨,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有的甚至受到人身伤害和摧残,当被强制放弃心中最为珍重的信仰时,内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虽能识破他们邪悟的荒谬本质,但是由于对法没能达到真正地坚定和正信,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所以在关键时刻不能坚定地维护法,让邪恶钻了空子,结果向邪恶势力妥协,这是作为一个修炼者最不应该做的。

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那不很明显吗?就是让你掉下来,就是叫你说那句话。说出来,哪怕不是你自己从心里发出来的,这可是污点,作为一个正法弟子,那是耻辱。”我无颜面对严肃的宇宙大法,也无颜面对师尊。师尊无比洪大的慈悲与无量威德垂怜于宇宙众生,我才得以在大法中修炼,走上一条返本归真的大道,这是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所在,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值得信守的了。一个生命背离了宇宙大法,就是在自我毁灭。在此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一切,以及在修炼期间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定正念不动摇。师尊一再等待像我这样没有做好的学员跟上来,我一定加倍珍惜这万载难逢的正法机缘,重新投入正法洪流中来,走正自己以后的路,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王桂菊 2001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于5月被强制送进“洗脑所”,一天24小时被不法人员看管,人身没有自由,暴徒用强制手段不让我们炼功和学法,一天强制劳动12小时左右,而且不定期播放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音录象,强行洗脑,管教人员轮番地谈话,特别是受叛徒的邪悟的欺骗迷惑,加之自己执著心重,学法实修不够,被魔钻了空子,从而走上了邪悟,放弃修炼,走向大法对立面,这不是我内心情愿的,是在高压迫害下,自己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所为,我之所以能在这可怕的歧途上回过头来,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慈悲救了我。

在此我向慈悲于我的师父请罪,我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对不起大法给予我的生命,特严正声明如下:我过去在不清醒状态下做过的背叛师父、违背大法、不利于大法一切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等)。同时正告邪恶之徒,不要再继续作恶,不管用了多少鄙劣手段和心机,到头来都是无效的,“……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重新把生命融入正法之中,也真心希望被谎言所蒙蔽而邪悟的弟子,早日觉醒。

孙美珍 2001年10月8日


严正声明

五月二十四日,我被街道办事处人员及派出所警察十余人连骗带哄强行抓到“6.10办”,继而于五月二十八日凌晨还在睡梦中被叫醒,由“6.10办”主任王春如指挥保安用暴力将我们(共三人)从床上拖到警车中,被秘密转移到 “洗脑班”,当天在睡眠不足,受到惊吓,再加途中疲劳还在晕车的状态下就开始每天被押送到劳教所强行洗脑,他们采用与外界隔绝,学员与学员隔绝,不断进行洗脑,每天至少由三个多则五六个专职叛徒轮番“轰炸”围攻,最多时达八九个人,用恐吓,威胁,打骂,不让睡觉等手段,竭尽所能逼迫学员就范,写揭批等。本人因学法不深,加上隐蔽很深的“情”和怕心,被邪魔钻了空子,关键时刻没有“以法为师”,跌入邪悟,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写了“四书和揭批”,完全被旧势力利用了,对大法、对师尊犯下了大罪,在真修弟子为大法付出一切乃至生命的伟大事迹的感召下,我又重新回到了正法中来。为此,我郑重声明:所有在劳教所写的“保证书,认罪书,决裂书”等有损大法荣誉及形象的“材料”一律作废。誓作大法弟子!不向邪恶屈服。加倍弥补罪过。

周丽英 2001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元旦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师父是清白的!”为此我被非法拘留18天,而后又送进看守所被非法关押56天。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加之被关押期间看不到《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也不能炼功(是自己没有开创出修炼环境)是自己的心性没有修到那儿,没能在法上认识,由于放不下人的东西,在“亲情”的干扰下,我违心地写了所谓“保证书”,交了三千元罚金,才被放出。当时自己也知道那样做没在法上,是错误的。虽然没干助纣为虐的事。但是,给大法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做为大法弟子也是耻辱。在此,我严正声明,凡是在看守所里写的所谓“保证书”或他们写的由我签字的什么东西一律作废!我“坚修大法紧随师”这颗心永远不能变。师父慈悲于弟子,我一定紧跟正法进程,在全面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中加倍弥补。

蔡玉波 2001年10月1日


严正声明

我们由于学法不深,于2001年4月份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下,在压力面前,被迫写了有损于大法、有损于恩师的所谓“四书”〔决裂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我们深感万分痛悔,我们给大法抹上了难以磨灭的污点,也给自己修炼的道路设置了巨大的障碍。千万年的等待即将毁于一旦,“助师世间行”这一神圣誓约也因自己的执著而难以兑现。我们不能就此沉沦下去,伟大的恩师还在等待着我们崛起,美丽的家园还在等待我们的回归。在这正法时期的关键时刻,我们要紧跟师父的步伐,“恒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进去执著;”我们要挽回给大法、给恩师造成的损失,洗清自己的污点,洗清自己的耻辱。我们在此严正声明:我们过去所说过的、所写过的、有损于大法、有损于恩师的一切言论、“材料”全部作废,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从内心深处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郑保卫,赵书赞,王根堂,应俊宾,王建平,孙春义,赵玉西,李焕忠,张建勋,张栓喜,吴占明 2001年10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们一大批大法弟子,坚信法轮佛法是宇宙大法,并在实际修炼中有许多神奇的经历,时时刻刻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与无边的法力。

看到其他大法弟子勇敢地走出来证实法,被抓、被投入到劳教所仍然坚贞不屈,我们受震动、感动,深切地看到自己的不足,更深地感受到了曾经向邪恶妥协的耻辱。我们严正声明:曾经写过的一切作废,包括在单位、学校签名活动的签名。因为这些不是我们情愿的、自愿的,是在高压下受蒙蔽而为的,我们有怕心这是根本的执著,我们要去掉这根本的执著,紧跟师父的正法步伐,一修到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

金玉志 王秀华 王秀芝 2001年10月


严正声明

我98年8月得法,很快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幸福和睦、心灵的净化、思想道德的升华。自7.20之后,警察非法干扰我正常的生活,我曾被关进看守所15天,2001年4月,我又被非法关进“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执著心重,被魔钻了空子,从而走上了邪悟。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在电视台讲话、写“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等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现在我心里很痛苦,从今以后用我的正信、正行、正念,修正自己,铲除邪恶,跟上正法进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陈玩娟 2001年9月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正月上访,被当地派出所押回后,因不肯说违心的话,被关押在拘留所,之后被关进当地看守所。在被威逼劳教三年,亲人的泪水面前,自己有执著被情带动违心地写了所谓的“悔过书”,“保证书”并被逼迫家属交罚款5000元后被释放。这次过关不好,是自己学法不深,在执著和邪悟的带动下,在关键时刻没能坚持正信,给大法抹黑,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每当想起痛悔不已。在此严正声明,我所写的,所说的有背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真正的,合格的,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

张社红 2001年7月26日


严正声明

八、九月份在“洗脑班”上,暴徒们强迫我们大法学员看录像,听叛徒报告,我因为学法不深,头脑不清醒,执著心太重,在叛徒的误导下,一时间把握不住自己,被搞的晕头转向,难辩真伪,不知如何是好,因此迷失了方向,走向了邪悟,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惨痛的教训!希望所有学法不深的同修以我为鉴!今天特此声明:我在“洗脑班”所写的所谓的“悔过书”、“揭批材料”还有新闻采访报道的所有内容统统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用生命助师正法,永不反悔!

刘玉霞 2001年10月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7月20日去沈阳市政府证实大法好,在车站就被警察发现,带到了派出所。由于当时学法不深,用人的思维和他们周旋。让我写以后不去北京。当时我想,反正我也不是去北京,写就写,问我什么时候学的法轮功,我本来是97年11月份得法,可我说是98年得法,还有别人代我写的“保证书”之类的。我今天严正声明,在我近4年的修炼路上,凡是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律作废。在以后证实法的进程中,修出最纯净的心。

真修弟子:王素清 2001年10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7月份学炼法轮功,身心收益无穷,在2000年12月去北京被抓,劳教2年,在教养院由于想回家的执著心太重,受邪恶的迫害,背离了大法,写了“悔过书、揭批材料”,走向了邪悟,做了背离大法的事。对不起慈悲的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行为全部作废。我决心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够格的大法弟子。

赵廷适 2001年10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于98年得法。99年7.22后,由于执著心驱使下走向邪悟,玩所谓"文字游戏",写了一个措辞含糊的“五不”保证,并将此邪悟散布给同修。后虽然知道自己错了,提高心性,并向有关人员口头收回所有“保证”,继续堂堂正正维护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但为弥补自己对大法造成的恶劣影响,在此再次严正声明所有“书面保证”作废,我决不向邪恶保证什么。

肖柏愚 2001年10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执著心太强,在邪恶势力的威逼下,接受了邪悟,作出了对不起师父、破坏大法的事,我深感已不配再做大法弟子,同时,也深感罪大无边。是师父慈悲众生,给了我这次机会,我一定万分珍惜。现在我郑重声明:以往所说、所写的一切有损大法的语言、“文字材料”全部作废,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黄卫红 2001年8月


严正声明

由于我平时学大法不扎实,有执著、有怕心,在邪恶迫害时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能做的事,给大法带来损失,也给自己造成污点,对不起恩师的教诲。现在我正式声明,我在“洗脑班”时所写所说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配得上大法弟子称号的修炼人。

马惠贤 2001年9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由于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使邪恶钻了空子,在“洗脑班”上没有守住心性,做了违背法和破坏法的事,痛悔不已,现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和行为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书奎 2001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7月尾8月初,关过不去,写了“保证书”,我真的不是在心里头写出来的,那时候有同修提醒,但没有悟到,现在非常后悔。我在这两年中,奋力精进,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法粒子。从现在起,我要更加努力,坚如磐石,修炼到底。

蔡和护 2001年10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当时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中违心的写下了“保证书”,这是对大法的侮辱,现严正声明,我对邪恶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正念。

袁红 2001年9月19日


声明

我在今年8月12日为了能从“洗脑班”出来,做了最不应该做的事。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我却写了“决裂”。我深感痛悔,现在我声明这句话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吴淑琴 2001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9月20日上午9点多,我被骗到单位,强行弄到“610”被逼写了“决裂书”,不是我自己的本意。宣布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袁留秀 2001年10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我走了不少弯路。现声明,真正的回到正法上来,挽回我对法造成的损失,堂堂正正地做一名大法弟子。

田双江 2001年10月9日


严正声明

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亲人因受邪恶迫害所写的“保证”或“签字”之类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韩秀丽 丘朝 2001年9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洗脑班”上我所说的所有诬蔑大法的话作废,诬蔑师父的话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倪春香 2001年9月27日


严正声明

以前在过关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和有执著,没有做好,现声明自己所做所说有背于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吸取过去的教训,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耿筱排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以前在过关时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和有执著,没有做好,现声明自己所做所说有背于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吸取过去的教训,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武振果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我以前曾被强制写“保证书、悔过书”。有损于大法弟子的形象。今天我郑重声明,我以前写的“保证书”等一律作废,紧随师父坚修大法,返本归真。

张亚芹 2001年8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在今年2月至8月期间,被邪恶非法关押迫害时,所写的“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全部作废。在此期间所讲的、所签名的、打手指模等一切违背宇宙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春河 2001年8月31日


严正声明

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所有人以我的名义所写所做的不符合正法弟子标准的一切作废。

邱桂东 2001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在劳教所写过的一切“保证书”等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桂英 2001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本人因执著于亲情,被迫在“转化书”上签字,现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林界珊 2001年9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邪恶非法关押期间,邪恶之徒利用各种手段想改变我对大法的坚定正念,利用工作、党票相逼,我不为名利所动;利用亲朋好友车轮战术地“劝说”,父亲用生命来“死谏”,丈夫用20多年的感情威胁,我不为情所牵;我的心越来越平静,越来越祥和。邪恶之徒看到不被常人所带动后,用了更加邪恶的手段--利用大法学员人的一面来动摇我的正念。就在我生出想离开戒毒所之心时,一位比我早得法的学员来了,我听了她的话后,没有及时以法为师,对照大法,用了常人最不好的方法:咬文嚼字地写了“三书”,还邪悟地认为,我只是不暴露自己的执著而已,而不是对照大法向内找,把握提高心性的好机会。

其实师父在《除恶》中讲过:“关于所谓被转化者的言论,表面上是不反对师父,骨子里是叫大家不要炼了,不要学了。”出来后,我通读《转法轮》、《精進要旨》等经文,并及时与学员联系,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法会讲法及部分学员心得,我反复对照大法,挖出邪悟根源,并上网发表对邪悟的所有言论、文字及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的声明,时刻用正念充实对大法的正信,窒息邪恶,正一切不正;同时劝说其他误入歧途者,早日走出邪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以上是我在这一点上的心得体会,望同修指正。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