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法弟子大学生张震中被警察强迫灌食致死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0月17日】在汤阴,张震中和功友们被一批如狼似虎的年轻武警暴打一个多小时后送入监号,于是他们开始绝食抗议。绝食的第六天恶警叫犯人强行灌食,当第五次强行插管时,张震中受到致命创伤并很快停止了呼吸。

悲壮历史流水去,
浩气忠魂留世间。
千古遗庙酸心处,
只有丹心照后人。

各位同修一定还记得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于1997年9月11日在河南汤阴所写的这首《游岳飞庙》,四年后同在河南汤阴—岳飞故里,一位伟大的年轻而优秀的生命谱写了一首捍卫宇宙大法真理的光辉而壮丽的史诗。

大法弟子张震中,男,22岁,山东工业大学(山东大学南校区)管理学院本科生。他在校品学兼优,在家孝敬父母,尊老爱幼,众邻人人称赞,个个喜欢。


下载高清晰度图片

张震中于1995年开始修炼大法,1999年邪恶肆虐之后,因进京上访被校方非法关押,并在上学与修炼的选择中,毅然选择修炼,走出校门,溶入了伟大的正法、护法行列。后又发愿:法不正过来,决不回家。从此以后,又走出家门开始多次进京护法与流离失所,四处洪法的光辉而伟大的历程。

2000年国庆,再次进京上访。

2001年元旦,张与另一位功友又一次进京,并在国旗下打出横幅:“法轮大法”,并喊出了这震撼宇宙的正义之声,在被抓进的警车里打出“真善忍”的横幅,在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又一次打出一条小横幅,恶警用尽极刑,8根电棍同时电,烟头烫烧……折磨了近12个小时,逼他说出地址和姓名,张坚决不配合邪恶,恶警无奈,四天换了四个派出所,每次都被折磨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尽管这样,他仍坚决不配合邪恶,最后以坚如磐石的正念闯出了魔窟。

元旦过后,张震中又与另一功友又一次进京,在中南海、天安门、大会堂、王府井大街、地铁口、电话亭及各交通要道处喷写“真善忍”、“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等标语,长达一周,凡他去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他证实大法的光辉事迹。

今年春节,张与其他功友又一次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期间历尽魔难,再次以坚不可摧的正念堂堂正正地闯出魔窟。

在流离失所在日子里,为了节省资金,把钱用在正法护法上,他有时一天只吃一餐饭,晚上睡在草垛上、路边房檐下、货摊水泥板上、雪地里………

5月17日,张和三位功友去汤阴讲真相,他先在岳飞庙墙上喷写“真善忍”后又在大街小巷散发自焚真相材料。后来在岳飞故里程岗村,刚在故址墙上喷写“真善忍”时,几个恶警冲进来,抢走了他们的包,不由分说将张和三位功友揪至大门口往车上拖,他们坚决不配合,恶警将他们打倒在地,张说:“咱们是金刚不动,不配合他,不上他的车”,最后都将他们的衣服都打烂了,也没能将张和另一位功友分开,只好把他们俩推进车内,塞在过道里,几个恶警压着他们,使他们呼吸都感到困难。在派出所,恶警强行搜身,把钱掠走,大法弟子们坚决不配合,又受到恶警们的疯狂折磨……最后派出所要将大法弟子们送到汤阴县公安局去,上车时大法弟子们也不配合邪恶,恶警强行将他们拉入车内,期间因为极尽全力的挣脱,最后连车门都弄坏了,怎么都关不上。在路上,他们大声无畏地背诵师父的《洪吟》,又一次被毒打,但他们始终以正念面对邪恶,最后邪恶只能妥协。

在汤阴,张和功友们坚决不进监狱,大家便胳膊扣着胳膊抱成一团,背诵经文,张鼓励大家:“咱们绝食,从魔窟冲出去!”,恶警拳、脚、电棍拼命毒打功友的要害处,妄图将他们分开,一看不行,又调来一批如狼似虎的年轻武警,经过一个多小时,把他们打得鼻青脸肿,口鼻出血,拉开后,用绳子死命捆上,将他们分别送入号内。他们开始绝食抗议,第六天时,恶警叫犯人强行灌食,功友王某见张震中被拖出去时,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面目全非,非常憔悴。恶警仍将他铐在凳子上,残忍地插管子,前四次未能插入,第五次时,听到张惨叫一声,只见他全身发抖,奄奄一息。

一功友被灌食后送回号里后,就听人悄悄说“灌死人了”。就这样,一位风华正茂的大学生被夺去了年轻而伟大的生命。

热血丹心,彻照世人;
浩气英魂,垂泪众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