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黑暗的兰州大砂坪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0月30日】在兰州大砂坪看守所,遵循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们被与其他刑事犯关押在一起,受着非人的待遇。现就我亲身经历的黑暗揭露出来,公诸于世。

一.条件恶劣,超强劳动。

在押人员一进看守所就被监道工将全身的所有洗劫一空,然后扔给一些破旧衣物换上。(监道工是负责在监道看管各个号子的特权犯人,都是看守的关系户或给看守送钱进贡的人。据号子头介绍说,每月要给主管看守进贡500元才能进监道班)在押人睡觉只能侧身才能躺得下,每天吃的只有馒头和煮面条,条件极其恶劣,却要被迫每天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根据法律,看守所只是侦察阶段暂时关押犯罪嫌疑人的场所,并未确定其是否可以最后定罪,不允许进行体罚劳动,但被关进来的人一律被迫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为甘肃知名外资企业“正林”瓜子厂进行生产。冬天分拣大板瓜子,夏天嗑瓜子、剥瓜子。每天从早到晚连续蹲着干10个小时以上,只有两顿吃饭时间才可以停手。冬天在放风场露天捡瓜子,许多人手被冻伤、磨破,手上的疥疮淌着脓血滴在瓜子上;夏天很多人牙被嗑掉、嗑坏,指甲整个被剥掉,但不允许休息。由于这种劳动是非法的,每遇外界采访或检查,都被事先通知停工,打扫卫生,将瓜子装入麻袋藏起来,然后将报纸发给每人,排整齐读报。等检查一结束,马上又开始开工。由于看守所在押人员劳动不给任何报酬,“正林”瓜子厂与看守所联营,利用这无偿的劳动力赚钱,利润与看守所分成。兰州的西果园看守所、客阀厂监狱等都进行这种非法劳动。望国际社会对这种违反国际公约践踏人权的丑恶行径予以关注。

二.敲诈勒索,警匪一家。

看守怂恿监道工和号子头向每个在押人员索要钱物,甚至定下等级,送一千元可免整个号子的劳动任务,送五百元可免本人的劳动定额等等。每个在押人员被迫给家里写信要钱要高级香烟。号子头说这些钱、烟由监道班收去,然后暗中交给看守。更令人震惊的是,每次号子的在押人员家属进贡一次价值超过300元,号子头就会得到一小包海洛因作为奖励。号子头神秘地说,这里什么都能进来。对于拒绝进贡的在押人员被用加大劳动量和殴打惩罚。

三.超期关押,草菅人命。

超期关押是看守所的特点。虽有明确法律规定的结案关押时限,但超期关押几乎是人人如此。我所被关的号子里犯罪嫌疑人接到审判书前超期关押时间最长的已有二年半,一般的超期关押也有一年左右。由于极其恶劣的条件和超强度的劳动量,在押人员死亡成了司空见惯的事,我刚被非法关押进去,就得知两个班先后因病连续死亡二人,号子头说这里死人是太平常的事,死了不如一头猪,只给家属支付600元。所以号子里的在押人员都说这里是真正的人间地狱,能活着出去是他们最大的愿望。据长期在押人员说兰州大砂坪看守所在押人员每年死亡率惊人,但由于封锁消息具体死亡人数不详。

就是在这样的险恶环境下,我凭着坚定修炼的正念,被无条件释放,堂堂正正地走出了这座人间地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