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不给邪恶任何可乘之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0月7日】前几日有人说调来60多个警察迫害大法,妻子说,这几天外面紧,你先不要出去散发大法真相材料和贴大法标语了,我说不对,如果我们不出去不给邪恶可乘之机了吗?这正是邪恶利用我们没去掉的怕心,来钻空子。我要坚决清除邪恶。我悟到,从法理上讲邪不压正,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是我们大法弟子怕邪恶,而是邪恶怕我们大法弟子,我仍旧出去贴标语。

一次贴标语时,在一个盖楼的施工点旁,有四五台拖拉机在卸沙子,我决意想把标语贴在拖拉机旁的电线杆子上。因为是夜晚,我躲过拖拉机的照明灯,大大方方地把大法标语贴在了电线杆子上。我刚贴完,一个人就跑过来看,我心想,你看吧,好好看看,我大模大样,象散步一样,不紧不慢地走了,走出十多米到了十字路口,我在人多的地方象乘凉一样站了一会,5分钟后,那个看标语的人,带着另一个人,急匆匆地向我走来,我意识到可能是朝我来了,我心想,我要镇住这个邪恶,决不顺从邪恶,我站在那里象顶天立地一样,外表就象一个乘凉的人,若无其事。看标语的那人对另外一人说:“就是他。”由于我的正念的作用,那个人根本就不敢想是我贴的,他不敢看我,在我附近转了一圈,我象泰山一样纹丝不动,他象瞎子在地上找东西一样,说了两句,“在哪呢?在哪呢?”看标语的人指着我说:“就是他。”我大声说:“啥呀,就是我?你们找啥呀?”他说:“就是你,你刚才干啥了?”我声音更大了,我反问:“我干啥了?”他们在我身子上摸了摸,什么也没有,我说:“有啥?”我身上没有东西,我有东西才不让他们摸着呢。他们就走了。我仍然若无其事。我刚坐下,感觉腰疼,我意识到,我得走,于是我从另一条路散步一样回到了家。

我是一个单位的部门负责人,前三个月,我利用工作的便利,把江泽民集团在天安门焚人害命事件真相和大法标语写在工作处所和运输工具上,警察派专案组来调查,事先有人跟我说,咱们这里出现反动标语了。当时我有点怕,我意识到这是怕心,我坚决不怕,事情也巧,警察来了,领导让我陪他们吃饭,我什么也没想,爽快的答应了,吃饭的时候开始我还是有些怕,但我自己控制着。心想不能怕,脑袋掉了不就碗大个疤吗!但怕心时时来袭击我,吃饭过程中有时想中途退席,其实是怕心在作怪,我立刻觉醒,我不能走,我一定陪到底,结果很顺利。

他们怀疑是我写的标语,因为我在单位里公开说,我的病是炼大法炼好的,甚至我在单位的点名会上公开说。(这是我的工作便利)我们单位有警察,我跟他们公开讲我炼大法,他们跟我很熟,他们都保护我。上级的调查组到我们单位对字笔迹,我心里有点怕,心想把家里的大法材料转移,万一他们搜家发现怎么办,我意识到还有怕心。我坚决不转移材料,就放在家里。这时我想起,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不仅不怕他们,还要用正念清除这个邪恶,但是思想一放松的时候,怕心就来钻空子,不时地想把材料转移。但我的正念这时也发挥作用,我坚决不转移材料,认为如果转移材料就是对我正念的威力的怀疑,也就是对大法的怀疑。所以我坚持了这一念,我有能力清除这个邪恶,我一定能把它清除,我的正念具有排山倒海的威力,晚上我发正念清除这个邪恶。

过了几天,工作组来找我谈话,内容是,调查大法标语,问我们单位有没有这样的人,我说没发现。(他们明知我炼,其实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我说这么大的单位,四通八达,谁都能进来,不好查。他们说有情况跟他们通报一下,我应付着,他们就走了。

后来我想,不对,我要向来调查我的警察讲清真相,我知道他们在招待所住。吃完晚饭,我跟妻子说,走咱们去看秧歌去,我哪里有心看秧歌,我是想遇见他们我就弘法。真巧,他们四人正好吃完饭碰上我,我打招呼,寒暄之后,唠点闲嗑,这时另三人就走了,剩下一人跟我谈话,我跟他讲起了我是如何得法的,大法怎么好,天安门的真相,江泽民的邪恶等。他说了真话,“我们也不愿意来,是某领导让我们来的。”我开导他:那你就应该附和了事呗,查不到谁也没有办法。”

我一听是某领导在作怪,就立即写信向这人弘法,并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并发正念清除操纵他的邪恶。一个月后,这件事不了了之。

最近又有邪恶来迫害法,我想我们不能给邪恶以可乘之机,师父说:“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经文《弟子的伟大》)

我们要证悟这个理。我们既要果断,又要稳健,因为我们是圆融无漏的修炼者。

由于我在单位弘法,所以在我单位大法真相材料职工公开争相传看,还拿回家给亲朋好友看,有的职工公开说,法轮功就是好,人们都修大法社会就好了。过后我就鼓励职工,我说你真了不起,敢讲真话。他说就是这回事嘛,我告诉他,你一句话就积很多德呀!他说那我以后天天讲。

我的职工把别人寄给他的大法材料公开摆在办公桌上,让大家和来人看,我一时怕心又来钻空子,就告诉他把材料收起来,回头我意识到这是怕心,我又告诉他不要收,我的职工说:“就放这,让大家看呗。”原来他是有意放的,没想到我的职工悟性这么好,我真受感动。

以上仅为个人体会,不纯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