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时间:大陆人士谈对镇压运动的见解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0月8日】现在是“法轮功时间”节目,我是节目主持人新宇。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

听众朋友,中国的老百姓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说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没错,这些好人呢,他们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不为名,不为利,默默地奉献着,无数催人泪下的故事就如同无数的实践与认证,上亿的人就这样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他们追求着一种超越人世繁华与人类贪欲的宇宙精神─真、善、忍。他们与世无争,与一切贪婪、欺诈、丑恶、暴力绝缘。这是一个对任何国家和社会都有益无害的,起着超稳定作用的一个好功法、好群体。

江泽民,人权恶棍,他为了一己私利,便下令对这些老百姓公认的社会承认的好功法动用了倾国之力镇压。一夜间,黑浪滚滚,抄家、抓人、焚烧法轮功书籍,人们眼中的无数的好人被投进监狱、判刑、迫害致死。到目前为止,据中国官方可靠消息透露: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超出1000人。江泽民,人权恶棍,他借用老百姓的名义,鱼目混珠,说镇压是民心所向,一时间,妖言惑众,黑白颠倒。在这种一言堂的谎言浸泡之中,人们是否还会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呢?

亲爱的听众朋友,今天我有幸和几位大陆的朋友攀谈了起来。可喜的是,在大陆高压强迫宣传下,在自由社会的美国,听到了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话。

(以下甲、乙、丙分别代表被采访的三位大陆朋友)

新宇:你们好。

甲、乙、丙:你好。

新宇:你们来美国多久了?

甲:我们来了有一周了。

新宇:耽误你们一点时间,我想跟你们聊一聊。你们是从国内来的,国内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不晓得你们老百姓对法轮功了解多少呢?

甲:因为我们没有炼法轮功,从我的感觉,我的周边的人,我所接触的、认识的和听到的,在国内,凡是炼法轮功的人,我可以这么说,几乎是百分之百都是好人。我们那儿就有一个人炼法轮功,那个人相当不错的。最近,就是我们临来的时候,那个人刚被判了两年劳教,我们就觉得挺冤,这样的人能被判刑,这不是胡闹吗?

新宇:怎么说呢?

甲:净弄这些人,他也不会给你推翻XX党,也不会给你反社会主义,又不会做什么坏事,天天自己干的都是好事,谁家有困难就帮助谁,结果到了里边被拘留的时候……因为他在今年的3月份从北京自己走回去了,跑出来了吧,反正就被抓了。被抓了以后呢,他又回来了。跑出来以后,跑到单位上,到了单位上第二天,他就主动到单位上的保卫部门报到去了,说我已经从北京回来了,你们还有啥事情?那按照一般人来说,回来了也就藏起来了,或者是躲起来了,对不对?他还不呢,他回来了,就给你报到。晚上半夜回来,不可能半夜就去报到,早晨就去了。然后就把他抓到拘留所里,就给打得够呛。要是凭打,这个人从小是炼武功的,炼功夫的,他打的话,那真是四五个人是绝对打不了的。但是他因为炼了法轮功之后,他和我们也老讲,他从来和谁都不争。他就是到那里边去,人家打他,一方面是公安部门打,另一方面是号子里、拘留所监狱里犯人们也打,反正把他打得也够呛,他也不还手。这个事情过了能有半年。在这个期间,他出来以后,必须得每天象“文化大革命”早请示,晚汇报一样,给人家保卫部门,在国内叫保卫科保卫处的,要汇报,我今天干什么干什么了。这确实是无聊,没有办法的。你说咋汇报?今天都干好事去了。我们都觉得可笑。就这样的一个人,也不会干啥,事情过去半年了,我想这事情就拉倒了,对不对?结果呢,竟然判了两年劳教。

类似于这样的,我所知道、听到的,法轮功学员在国内被判劳教的,另外一个和他们一起的有个妇女,家里头是个做裁缝的,老家是山西人,年龄应该是60几岁了,而且是个家庭妇女,也判劳教,那都根本…别人到她家做衣服,都很和气的人,也判劳教。另外一个,我还听我们的朋友讲过,在99年7.8月份,凡是炼法轮功的,到北京的抓了的就要领回来,领回来要进行“帮教”,没有到北京的,凡是炼法轮功的,必须向单位汇报、坦白,然后把书烧掉…其中有个单位有一个老头,离休干部,在国内,凡是49年以前参加工作的,退休的时候叫离休,50年以后的就叫退休了,所以这个是个离休干部,估计年龄也有很多岁了,得的是癌症,单位上都知道医药费一年花多少万。直到他炼了法轮功后,他一天天好了,最后单位上医药费他一分钱也不要了,单位上的领导来给他做工作的时候,他说,我以前花你们那么多钱,我现在一分单位上的钱都不花,难道不是好事吗?难道不是对企业对单位有贡献吗?另外一个,我本人身体也好了,我都是判了癌症的人了,你们不让我炼法轮功了,你能把我的癌症治好吗?不炼能行吗?

新宇:刚刚听您说,凡是您接触的,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那么面对大陆宣传机器的这种宣传,那中国的老百姓是否听信他们的谣言呢?

甲:从电视宣传上,虽然它那么讲、宣传,大家对这个,确实……因为你们在国外,可能不了解情况,实际国内的群众,应该说,绝大多数,要按比例,也得在80%,凡是老百姓,都对XX党反法轮功这事是比较反感。

新宇:是这样的。

甲:是不是你们在国外群众也是这样的?

新宇:我们现在就这样想,不知道大陆的老百姓是否听说这一言堂的宣传,是不是老百姓也受蒙蔽呢?有时候我们心情非常急。

甲:像我们在国内不炼法轮功,但是我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它宣传了好多,什么有这么死亡的,有剖腹自杀的,有的人杀他父母的,它做了好多好多这方面的宣传,而且还多次办展览,在大城市办,从电视上宣传。你说,看啥去都是组织看,你不去看,你在单位上政治立场就不行。所以说,宣传什么呢,群众都不信,电视上一看就烦。

新宇:那就是说老百姓早就识破了他们的这种骗人的把戏。

甲:对对对,(炼法轮功的)都是些好人。(4.25)那些炼法轮功的人全都是老年、中老年、妇女,还有一些机关工作人员,他们生活都是很好的,还有一些小孩坐在那儿,那怎么能反党、反社会主义呢?胡说八道!

因为XX党的事,就没有办法。你们从国内出来了一些年,大概也知道这些事,就没有办法。中国XX党的历史,过去叫11次路线斗争,现在就闹了十几次路线斗争,……当时的这些证据材料哪一样你能让老百姓不相信?都是“事实”。你比如说,……他们也知道自己干了一些蠢事。政治斗争嘛!

我们在国内一些情况,你们在国外不知道。实际上,老百姓当中,咱不用说炼法轮功的人,凡是炼法轮功的人,不让炼了,他们也都说这个(功)确实好,所以这个情况都知道,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但是我们在国内,究竟还是XX党那一套,我们不信,不信也仅仅是不信而已,并不知道真正的内情。所以我们来到这儿一段时间,我们也看到了一些资料,明慧网,还有一些书籍,一些录像带,我们看了一些,这一看,象中国人常说的,不怕你不干啥,就怕比一比,看一看,把这个事和国内所了解的,和这里所了解的,我就给他们讲,我现在作为一个中间人,看一看两面,不站在任何一方看,我来看这个事情,通过这样对比,国内的宣传确实是太假,在那儿愚弄百姓了!这咱也能看出来了。这个情况作为我来说,我观察这么长时间,所有炼法轮功的人,我可以这么讲,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都是想做好事,都是好人,积德行善,这起码是个好事吧,对吧?

新宇:还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大陆的宣传机器,它一直在一言堂地在宣传“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李老师在他的书里都讲了些什么”,你比如说世界的末日啊,等等等等,给法轮功所栽赃的一切罪名,那中国政府中的当权者有没有敢把李老师所有的著作都拿出来,让老百姓拿著书去对照、去看,看看李老师书中到底写的是什么。这样子,谁正谁邪,那不就一目了然了吗?他有没有敢这样做?

甲:他不敢。咱们大家把这个书看看,看完以后我们分析也行嘛!他不敢。

乙:我说一句。江泽民说法轮功是坏的,他只是一个人在说法轮功是坏的,可是他为什么要把全部书都毁掉呢?……他把书都毁掉,为什么不让我们先看一看?让我们学生自己来讨论,让我们自己来看看书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我们看别人修炼法轮功的,我知道他是一个好人。我不知道书里面写的是什么,我就是不明白,江泽民他为什么要把全部的书都毁掉?如果里面真的是坏东西,他为什么不让我们亲自去批判?难道我们自己没有脑子?自己不能想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吗?而且假如说书里教他们的是不好的,那为什么我那些法轮功同学一个个都学习那么棒,而且都是那么善良、那么好呢?

甲:而且有些公安机关内部人员,我们知道,比较不错的朋友,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看法也是,炼功的人都些好人,老实人嘛。你说咱抓人家,怎么弄的嘛?!人家那么好的人,咱们去打人家,抓人家,就觉得于心不忍。公安机关的公安人员都有这样的想法,这个看法,这个认识,所以不是说光其他外边的人。

新宇:还有一点,中共宣传机器宣传说炼法轮功的人现在都已经忏悔了、不修了,是像他们所宣传的这样吗?

甲:不会是那样啊。大部份人他就不在外头炼了,有时候也是被逼没办法。象咱知道的,比如说像我刚才说的被判两年劳教的,他要是说,我不炼了,法轮功多不好,他如果这么说,人家不会判他两年的。现在是九月,七月份他电话里给我讲,没有事,意思是炼功人要遭这个难的,我没有啥,说你以后慢慢就会看到知道我是怎么回事。电话里不好讲,这方面的事,大家都心照不宣,明白这个意思。在国内,他给我讲也是这样的,他怕牵连我。电话里他就说,我不说了,你慢慢就能知道的。

那么从电视上看到的,法轮功学员,穿得干乾净净的,在监狱里头,然后有“帮教”的人员,然后做通了几个女同志的工作,然后几个就哭着说着如何如何……这个事,这么多学员,隔一两个月才找出那么一两个在那儿说他不炼法轮功,那说明大部份人都没有说这个话。

乙:假如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就给你开除。有一次,我们老师让我们开一个批判法轮功的会,因为老师让每个人都要上台演讲,说法轮功怎么不好怎么不好,有很多学生上去了,一句话都不讲。后来因为这件事闹得蛮大的。我们班主任人蛮好的,而且他更了解以前哪些炼法轮功的人,他都知道这些人以前是我们学校的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好学生。因为这件事,老师就私底下跟我们谈了,不管你心里觉得法轮功是好,老师说,其实他心里都知道,他说法轮功的确是好的,可是现在江泽民说法轮功坏,江泽民是谁?他是我们主席。江泽民说法轮功坏,我们就必须跟着他说坏,因为我们在的地方是中国大陆,中国大陆是不准你说真话的一个地方。政府说什么,你就要跟着说什么,就是这样。

新宇:假如你们说法轮功好,会是怎样呢?

乙:如果我们说法轮功好,那么肯定就被学校开除了,甚至有更残忍的事情发生。

新宇:你所认识的炼法轮功的人他们现在怎么样?

乙:甚至以前我们学校的班长的那种,学校数一数二的学生,都被开除了。

新宇:刚才你们谈到凡是你们所接触到的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而且大陆80%的老百姓都知道对法轮功的这场镇压是错误的,那么面对大陆掌权者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你们老百姓的感受是怎样呢?

甲:我们感觉在国内确定是假的,国内整个形势,社会的腐败程度,整个那个情况确实是作假的。老百姓心里不同意,手也得高高举。99年7.20以后,大家说,这一回弄的,不让炼法轮功了,这一下子厂门口大雪没人扫了,大雪打扫卫生都没有人打扫了。以前凡是打扫卫生的,每天早晨起来扫院子,你去一看都是炼法轮功的。现在这一不让炼了,现在这些人不敢出来扫地了,一扫地以为是法轮功了。这不是纯粹是胡闹吗?人家做好事嘛!做好事你不敢出来做,你要出来一做,人家说你炼法轮功。

新宇:是非颠倒了!

甲:别的事还有点象个笑话,比如说你以后不要到天安门,到天安门你不敢拿雪碧,你更不敢拿个瓶子坐在那儿……

新宇:那为什么呢?

甲:大家是开玩笑了,人家以为你法轮功又拿汽油了,属于一种大家对社会不满,对政府宣传的一种讽刺。工厂这个不打扫卫生,厂门口街道没有人主动站出来打扫卫生,这个可不是讽刺,这个讲了一个实际情况,这个人家说的时候是这种事确实没有办法。原来你一看,打扫街道卫生厂门口卫生啊,都是法轮功学员,国家一不让弄了,一镇压开了,一宣布是X教,谁也不敢去打扫卫生了。公共场所的卫生谁去打扫,谁就成了法轮功学员了,X教分子了,那哪能行?这种说法本身就是种邪说,所以说国内就像我们这样的,大家在一块坐着,没有人把这个当回事,没有人对法轮功恐惧,一提法轮功就害怕,没有,不是这样的。实际上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这一点是肯定的。大家接触的,没有说这个炼法轮功的人是坏人,打家劫舍的,或者怎么样。

新宇:这位太太你好!

丙:你好!因为我刚来的时候,听国内那种宣传,给我心里一种总觉得真假分不清的感觉,因为它说的特别“真”,所以我也闹不清楚,但是我也有好多疑问。我就觉得到底是怎么回事嘛?心里头老是闹不清楚。来到这儿以后,看看录象,看完录象以后,我就觉得怎么和国内说的正好是反的。

甲:对,和国内宣传得恰巧是不一样。

丙:后来我心里边有点还是不明白。后来让我去看看那个带子吧,那个李师父的那个讲话,那天来看了第一讲的时候,我就想问个问题,我一看带子,慢慢地,我想知道的,有些疑问,都从带子里看到了,他都给我做了解释。哎呀,我一看,(国内宣传)纯粹是扭了,黑白颠倒了。

新宇:你们有没有看到过,大陆的广播电视宣传,有没有让一个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在电视广播上出现,让他们亲自来谈谈他们修的体会呢?

丙:那没有见过。

甲:我们跟前(附近)有个人,是个乳腺癌,人家炼法轮功炼好了。我去她家,她坐那儿跟我说话两三个小时不停,她以前那身体是啥身体?!她说,你也知道,我这都是炼法轮功炼的,而且我各方面都感觉到好。

新宇:是。

甲:而且,我直接接触的,工作上有业务关系的,炼的他们说有好多好的。同事的一个经理,我们看到他每天在抄写李老师的《转法轮》,人家年龄也大了,人家盘腿打坐都挺好,而且人家讲人家的切身体会,当面给我们说,一边说一边做,后来国家一禁止,表面上外头不敢去了,人家在家里坚持不断,体会到好处了嘛!

乙:外面学校里头孩子就说老师们讲,不要炼法轮功,它有多么坏,有自焚现象,怎么怎么。回来啊,小弟弟就跟他姐姐学(舌),他姐姐说,“别听他们胡扯。”她倒是看得出,她不相信。

新宇:这位小妹妹,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乙:我现在住的家以前早上都会有很多炼法轮功的人,觉得他们每个人都很和蔼,很善良,很平静,一走过去给你感觉很舒服。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对人都会很好。帮助别人。

还有一个更不可思议的是,大家听了可能都会觉得很可笑,在我们考试的卷子里,竟然有道题说,到底是李洪志好,还是江泽民好?可是我们大家没办法,都要写江泽民好,可是江泽民他好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而且在几个月前,学校老师让我们必须每个人都要写那种反法轮功,就是签名,而且我听电视上说这是所谓的我们“自愿”的。你知道怎么个自愿法?假如我们不签的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被开除。所以这不算自愿,算被逼的。

新宇:今天的谈话就要结束了。在我们谈话的最后,这几位善良的大陆朋友,他们又仗义直言,感慨地说:

甲:我不炼法轮功,但我绝不做一点危害法轮功的事。积德行善,这最起码是个好事吧。

乙:我来到美国这边,我就觉得这边是个真正的自由的国家,我可以讲出我心里真正想说的话,我替那些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那些善良的人们讲出这些公正的话,我觉得真的很开心,我真的很高兴。我觉得很荣幸,我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新宇:今天和你们在一起聊了这么久,我心里非常高兴,能够听到大陆同胞的心里话,我们非常开心,我一定要把你们这些话、你们的心意转达给国外的法轮功学员,感谢你们对法轮功的正确评价。谢谢你们。

甲:没有啥,不用谢,不用客气,这个就是反映点真实情况。不用谢。

新宇:好,再见。

甲乙丙:再见。

新宇:和大陆的几位朋友的谈话暂时结束了,他们现在很可能已经回到了他们的故乡。这群善良的人们又浸泡在了那种黑白倒置、昏庸无道、敢怒不敢言的黑暗的世界之中去了,可是他们那掏自肺腑的真诚的话语久久地在我心中震撼,他们那纯朴善良的面庞和声音依然在我的眼前缭绕。我在大洋的彼岸遥祝你们这些得救的生命,祝你们康健平安。

亲爱的听众朋友,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谎言永远也不能掩盖住真理。迫于一时的强权镇压,人民可能没有了自己的声音,但是真正的人是不能够违背自己的良心的,相信人人有善心,人间有公理。迷雾散尽终有时,法轮功学员前仆后继,不惜用生命来唤醒世人心中的良知,使这个宝贵的声音由小及大,由少聚多。

亲爱的听众朋友,让我们将心比心,请大家从纷扰的尘世中静下心来一刹那,用心来听一听法轮功学员的心声。

亲爱的听众朋友,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法轮功真象,请您索取有关法轮功真象的资料和法轮功真象的录音、录象带,以及《天安门广场自焚真相》的录象带。您可以打电话与我们联系,我们的电话号码是:718-358-0634.

亲爱的听众朋友,今天的“法轮功时间”节目就为您播送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在下次节目的同一时间,我们再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