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源劳教所管教毒打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10日】9月15日中午,大法弟子孟洋琦,17岁,初中生,为抗议在辽源劳教所的非法关押而出走,不幸被追回,邪恶的管教王成学见到孟就拳脚交加猛击其面部,造成其鼻子、嘴唇严重出血。之后孟洋琦被送到集教队(教育班)禁闭室小号笼子里。过一会儿孟又被邪恶的王管教从小号提出,又惨遭毒打,面部血肉模糊被打倒在地。在一旁的恶徒江德元(管理科科长)开始给孟上绳,孟不仅遭到辱骂,同时也承受着上绳的痛苦,长约半小时。松绳后恶徒孔庆国(教育科科长)找来一米左右长,粗5公分左右的木棒,凶狠地击打孟的肋部、后背、臀部、胳膊七、八下,造成孟多处青紫红肿,疼痛难忍,他们还骂个不停,共2个小时左右。

9月16日上班后大约9点左右,恶徒张鸿飞(5大队队长)把孟带到管教办公室将其打倒在地,不断踢打,拎起来再打倒,再拎起来,把孟的头往地上磕,往墙上猛撞数下,其头上多处起包,孟被打时不断喊“管教不准打人”而张越加疯狂地殴打。

9月17日下午2点左右,邪恶的集教队范教员用电缆线(粗2公分,长1米)猛抽孟左肩、后背,而后多次卡住其咽喉,使其几乎窒息,造成喉部卡破出了血印。试问对一个年仅17岁的初中生竟下此毒手,人性、正义、国法何在?

9月15日中午,大法弟子张戒山因同孟一起出走被追回送小号笼子里,也同样遭到恶徒王成学的毒打。王用皮鞋踢张面部,造成严重肿胀变形。在四楼集教队办公室,恶徒江德元给张上绳,卡其喉部,恶徒孔庆国用木棒(长1米左右,粗5公分抬水用的)打其胸背十几下,恶徒王志学(现5大队队长,曾是孔庆国前任教育科科长,曾多次毒打大法弟子,用戒具等恶毒手段威逼、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将张按倒在地,用皮鞋猛踩张的头部二十余次。恶徒范教员用鞋底抽张的肚子,并破口大骂,折磨张长达2小时之久。

9月16日上午8点许,恶徒张鸿飞、王成学给张上绳,并用鞋底抽打张的头顶十余下,此后又掀开张的上衣抽打其肚子十余下。9月17日下午2点左右,恶徒范教员用电缆线(长1米,粗2公分)抽其头部,将其打倒在地,仍继续抽打其头部、后背数十下,惨不忍睹,致使张头部肿大出血,浑身血痕,遍体鳞伤。

大法弟子张守生因9月15日孟洋琦惨遭毒打时制止管教们执法犯法的行为,大喊“住手,不准打人。”不一会儿恶徒王成学大骂着走进屋,把张带到5大队办公室恶徒王志学的面前。张说:“你们是执法单位,打人是犯法的,我们有人权!”恶徒王志学向张面部猛击一拳并喊:“什么是法?这个(拳头)就是法,让你讲人权,这就是人权。”接着又是一拳,将张的头撞在墙上,张腮部内被打烂,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恶徒侯建华(教育科副科长)也猛打张一记耳光,一言不发而走。

大法弟子陈明星,58岁,因被问及9月15日张、孟翻墙而走一事看法时,他说:“大法学员无罪,对不公正的关押迫害我也想出走。”结果也惨遭孔庆国、侯建华、王成学等恶人的毒打,面部肿大溢血。

针对上述情况,6个管教执法犯法,所长既不过问,也不制止。更邪恶的是,住所检查官非但不管却说:“他们真的走了,管教就得下岗,打两下也是情有可原……”,这不是明目张胆地纵容管教执法犯法吗?

恶徒孔庆国科长因酒后多次乱用戒具等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联名上告,后经检查机关部门立案处理,于10月中旬孔被勒令停止科长工作,被调到二门当门卫。

犯罪恶人榜:
劳教所所长
住所检查官
原教育科科长、现二门门卫:孔庆国
教育科副科长:侯建华
管理科科长:江德元
5大队队长:张鸿飞
集教队:范教员
现5大队队长:王志学
管教:王成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