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1月13日大陆综合消息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13日】
  • 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将一名大法弟子迫害致死

  • 北方某市出现大量大法横幅条幅,要求“法办江泽民,法办610头子罗干”

  • 邪恶势力对一位76岁大法弟子的迫害

  • 白山一大法弟子被非法拘押

  • 如果我们每位同修及亲人都能用正念对待,那么“邪恶就会自灭”

  • 四川成都的新一轮“恐怖洗脑班”

  • 河北永清一中学迫害未成年学生

  • 合肥一大法弟子被绑架

  • 在国际人权专员访问中国期间,甘肃恶警绑架大法弟子

  • 一位善良的警察

  • 成都一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的情况

  • 湖南衡山公安暴行

  •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的犯罪记录

  • 哈尔滨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事实

  • 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将一名大法弟子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第二大队,因多名大法弟子炼功,于10月21日有一名大法弟子被管教迫害致死,现在对外严密封锁消息,该学员于23日被秘密火化。这是邪恶势力对大法的又一次犯罪。希望知情者提供详情。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对此事给予关注!

    劳教所总机:0455--8353860
    0455--8355907
    二大队分机:8043
    大队长:杨金路
    教导员:杨 波
    曾令军


    北方某市出现大量大法横幅条幅,要求“法办江泽民,法办610头子罗干”

    2001年10月25日清晨北方某市主要街道,地道桥,市委市政府,公安局,部分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出现50多条大法横幅,1000多条小横幅和不干胶,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还师父清白”,“法办江泽民,法办610头子罗干”。这些条幅成了街头巷尾谈论的话题,此举有力地震慑了邪恶,唤醒了世人。人们高兴地说:“法轮功真的了不起。”


    邪恶势力对一位76岁大法弟子的迫害

    张宏昌,今年76岁,因坚修大法,从2000年4月被无理停发工资。2000年7月19日北京上访后,被公安强行送进监狱,25天后放回。2000年11月张向乡政府和文教组要停发工资的证明,他们互推责任。就在农历12月,张头疼,浑身发冷,行动困难。在农历12月16日,张的大儿子从外地赶回,为了照顾老人,儿子让张和老伴同去他家过春节。因张有几天没吃下饭,又因右腿关节疼痛,不能马上和儿子前往。就在农历19日,文教组领导发了张500圆工资和50斤大米。但第二天(农历20)中午,乡长伙同六名公安人员,将张从床上拉起,用棉被裹身,强行送往监狱,整整非法关了他70天,因劳教所怕担性命责任才将他放回。


    白山一大法弟子被非法拘押

    白山大法弟子王霞11月10日在家里无故被白山市公安局带走,现被非法关押在白山市看守所。她仅3岁的孩子只能由其公婆照顾。

    事情的起因是王霞曾将方明(王霞的丈夫,已于半年前被非法关押在白山市劳教所)写给一个曾违心放弃修炼的人的信转交给该人。而警方给出的理由是:这封信导致了该人公开声明将重新修炼等行为。

    在这里正告白山市公安局张局长等相关人员:你们这种执法犯法的非法行为严重侵犯了合法公民王霞的人身自由权、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权。如果继续任意妄为,等待你们的将是无尽的恶报。不要再苟且于自己的眼前的利益而助纣为虐,重新审视当今当权者对法轮功所做的一切,从而对法轮功有一个正确认识,也许仍会有美好的未来等待着你们。

    我们全体白山法轮功学员强烈向你们要求:无条件释放王霞以及被无罪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


    如果我们每位同修及亲人都能用正念对待,那么“邪恶就会自灭”

    某地“6.10”办公室又一次办强化洗脑班,非法抓了很多同修。同修们在洗脑班里仍坚持正念除恶、全体绝食,同时要求无罪释放,不配合邪恶。在其间,同修的亲人也常到政府部门去要人,这样,在绝食第九天时,全体释放。

    出来后,其中一同修于6月29日再次在家被非法抓走,他不配合邪恶,被恶警打得奄奄一息,被迫送到医院抢救,后又送到“洗脑班”,他一直“坚修大法心不动”,正念除恶。“6.10”邪恶之徒非法抓人后还向其家人勒索钱财,说是生活费及看管费。家人告诉邪恶之徒:“你们非法抓人,还要向我们要钱,简直无法无天!要钱没有!”家人最后给被关的同修送了一件棉袄,叫他在里面御寒,并说:他们(恶警)怎么抓你进来,就怎么送你回来。恶警头子看到没有办法,要不到钱,又无法达到逼迫其放弃修炼的目的,就只好用车把这位同修送回了家。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如果我们每位同修及亲人都能用正念对待,那么“邪恶就会自灭”、“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师父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四川成都的新一轮“恐怖洗脑班”

    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后,邪恶利用世界各国媒体及公众注意力的转移,对大法弟子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迫害。四川成都市武侯区公安分局浆洗街派出所、“610” 办公室九月二十八日从家里强行抓走大法弟子:蒋诊梅(74岁)、郑妙君(70岁、侨属)、李发蓉(51岁)、费素娟(63岁)、罗辉X、赵俞等十多位,强迫每人每月交5700元,作为所谓的场地建设费、伙食费及看管费,在“强化洗脑班”里不准学法炼功,有几位同修坚持炼功被毒打,并被脱光衣裤(只穿内裤)站在田野里挨冻,惨无人道。希望善良的人们和同修关注此恶性事件,发正念除恶,共同制止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


    河北永清一中学迫害未成年学生

    10月底河北永清的二名初中学生去北京正法,被带回后,县公安局不敢超过24小时关押,因为他们都是未成年人,便将他们送回学校。校方不但不放人,还不允许家人见面。校方为了表示对江、罗流氓政治集团的“忠诚”逼迫每个班级都要写“揭批”材料,并进行检举揭发。

    县文教局采取“文革”手法,要求所有初中以下的学生写“保证”不练法轮功,并要互相检举,检举后受表扬,还恐吓学生如谁炼就让警察来抓。“县610”为了防止学员上访,到处抓人,送进“洗脑班”。


    合肥一大法弟子被绑架

    合肥西市区,大法弟子刘正存前往看望另一因被迫害而住院的大法弟子时,被恶警抓走,并被非法判劳教三年。请同修们不要忘记发正念除恶的重要性啊。


    在国际人权专员访问中国期间,甘肃恶警绑架大法弟子

    在国际人权专员访问中国期间,甘肃恶警不但不收敛,反而更穷凶极恶,在11月12日又绑架了大法弟子于进芳夫妇。

    正告甘肃邪恶之徒,你们所做的一切都被记录在案,你们若不立即住手,放下屠刀,在不久的将来必受到正义的审判与严厉的惩罚。


    一位善良的警察

    同修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2000年元旦期间一位同修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正法被捕,该同修带领大家一起背《洪吟》,喊“法轮大法好”,旁边的一位警察就对她说:“你找揍呀?”于是她就向这个警察洪法,向他讲清真象,警察被她的正气和慈悲感动了,就把他的传呼号给了她,说以后有事呼他就可以。同修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后,悟到应该冲出牢狱,不能呆在这里,她穿好鞋和衣服想借上厕所的机会逃跑,但被看管发现;第二次她没有穿鞋和防寒服成功地跑了出来,她光着脚跑到了火车站。天很冷,同修身上没有钱,值班的民警看见后,让她到值班室取暖,这时她想起了那个警察的传呼号,就对民警说:“我有一个朋友在警察局,我能给他打个传呼吗?”不久这个警察来了,看见同修后很吃惊,善良的本性使这位警察给同修买了鞋和衣服,并给她买上了回家的车票。


    成都一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的情况

    本月上旬曾报一消息说成都成华区一姓方的功友失踪,现已确定被警察非法抓走。新鸿路派出所要挟该功友说出了姓名、住址。家人送日用品时,派出所的办案人员亲口说,之前被抓的时间不算,以他(功友)说出姓名等情况之日起开始计算拘留时间。

    我们去看望他的家人,他的妻子在短短一星期之内,已瘦了8斤,女儿也瘦了。据她俩讲,她们没看到人,只放了录像给她们看,女儿说:父亲挨了打,眼睛是闭上的,脸上有明显伤痕。她们一家在周围邻居、街道办事处及派出所口碑极好,方功友在单位上也是任劳任怨,别人不想干的活他都干,为什么如此好的人就因为贴大法真象标语(为救度世人)而被抓被打?她母女俩非常担心今后的生活及家人的安全。每日茶饭不思,凄凄惨惨。

    在此我们奉劝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干警们:请睁开你的双眼,认清你们正在迫害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中的好人,不要再为了短暂的利益为邪恶卖命了!真象大白之日,你们所犯下的罪恶只能自己偿还,那时再有千万条“理由”也无法为自己开脱罪责的!


    湖南衡山公安暴行

    99年10月,湖南衡山一大法弟子进京护法,衡山公安局政保股数名公安将其非法从京押回,来回均搭乘飞机。公安将路费、一路上吃喝玩的费用都强加于这位家境贫困的农村大法弟子承担,还用一直径4~5公分的粗的木棒毒打该大法弟子。该大法弟子被打得鲜血淋漓。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的犯罪记录

    因炼功北二班被非法关押的全体大法弟子被男警察毒打后又被吊起来,一连被吊了好几天,最后大法弟子陶红梅等被吊晕过去了;

    因同修遭难,大法弟子刘淑萍进去给解绳子,被邪恶的男管教扯着头发关到小号吊起来用电棒电,被打的死去活来;

    因强制灌食,邪恶的大队长武金英指使刑事犯把大法弟子赵雅琴(后被迫害致死,60多岁)肋骨给活活打折了,致使她一个多月不能动;

    大法弟子杨瑞芹也因被强制灌食被男恶警打的五官变了形;
    大法弟子曲艳(60多岁)因出门不报数被邪恶的队长武金英踢的脚肿的不能走路;大法弟子雷传清因不签保证书,被男警察打的全身没有一点好地方,小便被打得便到裤子里,一个多月不能下地;
    大法弟子姜丽华因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被送小号吊了好几天,又被无理加期一年。

    这种事在万家劳教所数不胜数,经常发生。


    哈尔滨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事实

    曲凤卿、女、57岁,住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动力区菅草街32号。2000年1月14日,被动力分局政保科杨守义勒索120元体检费;2000年1月20日,被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赵艳美勒索100元管教办班费;2000年3月14日,被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史英白勒索100元人身保险费;其被迫害情况: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被非法关押81天,每天睡觉近半尺宽,夏天热挤,晚上不让上厕所,白天上便所,大便只准一次(限时)经常叫骂,白天强制干活(缩牙签),上边来检查就藏起来,不让说。号头勒索衣物、拖鞋。因炼功被带脚镣子,打耳光。在万家劳教所被逼迫干重体力活──装御车,上夜班到后半夜,白天赶任务经常干活到晚上十点,使用剧毒胶粘拖鞋底,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万家为了接一层楼,砸掉楼盖,夏天大暴雨顺着天棚缝漏雨,因潮湿身上长疥,难受无比。(备注:动力分局追收十元体检费,不交不让家人接见,小卖店高价卖所用品。第二看守所成倍价卖日用品,家属接见时被勒索钱。)

    黄明、女、39岁,住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动力区汽轮四道街#848。2000年1月14日,被动力分局杨守义勒索120元体检费;2000年1月20日,被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赵艳美勒索100元管教办班费;2000年3月14日,被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史英白勒索100元人身保险费;其被迫害情况: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被非法关押3个月,超期关押,没有任何理由。每天晚上睡觉时每人不足半尺宽,挤得喘不过气,不让起来上厕所,白天强制干活(非法),有时干到很晚,每当上级来检查时,就让把干得活藏起来。到万家劳教后,睡的是潮湿的铺板,干得活使用的是有剧毒的胶,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致使后来大面积长疥,然后被送医院,并向家属勒索高额费用。每当她学法炼功时,管教就指使刑事犯毒打她。劳教所应给每个人的工资(100多元),都被劳教所扣下,却被强制签工资表。(备注:动力分局后来又向家人追要十元体检费,开的收据是白条;万家强制家人交“保险费”,不交不让接见,万家还强制要每人交床头卡及照像、胸卡等费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