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灌食及不明针剂导致黑龙江一法轮功学员死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16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11月14日报道-一个普通的北方农民,一个老实忠厚的青年人,无辜被关进监狱,在苦熬备受折磨的300多天后,他死了。死前的几天,这个原本结结实实的汉子,用微弱的声音对电话里的亲人说:姐,我就想回家。而当他被抬回家那天,亲人们看到的是一具遍体鳞伤、不省人事的活尸这样的结局,仅仅是因为他--33岁的鞠亚军,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一位不愿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

据家乡黑龙江阿城市玉泉镇的乡亲们说,鞠亚军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他们看着他长大,他有一个和美的家:老父,妻子,幼儿。

在中国,一个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1999年7月20日镇压开始后,就注定要失去安定的生活。

对法轮功的镇压令人震惊:铺天盖地的宣传、威吓、抓捕、洗脑、酷刑,一切只因为当权者惊恐法轮功人数庞大,妒忌法轮功创始人众望所归。据当时报载,全国炼法轮功者已达一亿人,大大超过共产党成员人数。

作为一个普通农民,老实的鞠亚军坚持一个简单的信念:法轮大法好。2000年10月11日鞠亚军秉公民权利进京上访,被警察抓住,关了两个月放了;过一个月再抓,他仍不肯放弃信仰,被强行判处劳教一年,送进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从此,断了他回家之路。

三百多个日日夜夜,他是怎么活的?狱中有这样描述的片段:140斤重的他,每顿饭只有半块窝头,另一半扔进厕所也不给他吃;172公分高的他,夜晚不许伸直腿,一伸腿就得挨打;三天三夜捆绑在铁椅上不许睡觉;浑身长满疥疮,奇痒,流脓,淌血。2001年10月8日,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的法轮功修炼者们为抗议迫害性关押,以及恶劣环境导致全体身上长满疥疮、生活不能自理,而开始集体绝食。长林子劳教所所长石昌敬下令,对凡绝食者,灌食一律以鼻饲方式进行。

这种国际上公认的残害,被有关医院称之为人道行为:食管塞进鼻腔后,反复搓拉,抽出后鲜血淋漓;灌的食中盐份含量极高,令人头晕、恶心;一位叫做孙绍民的法轮功学员被鼻饲的次数,居然高达一百多次,远远超过常人鼻饲次数极限;另一位叫孔晓海法轮功学员鼻饲后,大量吐血死亡。鞠亚军在绝食、绝水第8天后被强行灌食,此后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但劳教当局仍若无其事地对他进行一天两次的迫害性灌食。最后的日子,鞠亚军是这样度过的:

18日,鞠亚军的嗓子肿得已经插不进管子,灌食仍继续;22日,处于昏迷的鞠亚军被强行注射一剂不明药物,令他张大嘴大口大口地喘气;

23日,狱警用武装带把鞠亚军捆绑在担架上继续进行灌食;至24日下午,劳教所认为鞠亚军快死了,为逃脱应承担的责任,将昏迷不醒的鞠亚军扔在他家乡玉泉镇政府;26日,在家人迅速将他送往医院抢救后的36小时,鞠亚军死了。

据狱中的难友说,鞠亚军在昏迷中,一直喃喃地说:这是(江泽民)政府对我的迫害。

据家人说,在鞠亚军的二姐的强烈要求下,劳教当局19日曾允许她与狱中的弟弟通了一次短短的电话,鞠亚军用微弱声音说了唯一的一句话:“姐呀,我就想回家。”

鞠亚军的亲人怎么也没想到:回家,这个普通的愿望,竟成了他在人间永远达不到的遗愿。亲人们几经上访,得到的是逐级的推脱、威胁与恐吓,现在鞠亚军的尸体依旧停放在阿城市医院太平间里。

在《华尔街日报》去年4月20日的一篇报导中,叙述了一个同样悲惨的故事:山东潍坊的法轮功学员,退休女工陈子秀,被暴怒的地方官员逼着她赤脚在雪地里跑,要求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记者伊安.约翰逊在这篇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报导中指出:“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

陈子秀死於2000年2月21日。同样是因为不愿说一句违心的“不炼了”,鞠亚军也死了。今天的中国,说“不炼”可获得自由,说“炼”将失去一切,甚至生命。诚实与善良的代价竟是自由和生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