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市大法弟子被野蛮迫害的部份事实


【明慧网2001年11月16日】

1,翟连生,男,60多岁,邯郸市成安县人。曾为证实大法赴京去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被恶警抓捕,以绝食抵制迫害,直至奄奄一息。警方怕担责任,通知家人将其接回家,不久去世。更详细情况待了解后继续报道。

2,原邯郸市财政局副局长,大法弟子刘海芹,女,48岁。2000年十一以后被抓,被非法判劳教2~3年(具体不详),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因继续坚修大法,用绝食等方式证实大法,被江氏帮凶摧残、折磨成植物人。2001年9月她被送回家。详情有待进一步调查。

3,张葆春,男,99年9月20日他去北京证实法被抓,一直被非法关在狱中未放,最后被江氏帮凶迫害致残,一条腿给锯掉了。现他又被江氏帮凶送进肥乡精神病院继续遭受迫害。

4,孙秀英,女,48~49岁,曾是某炼功点辅导员。早在99年7.20以后就因坚修大法被江氏邪恶集团逼得流离失所,但她一直积极联系其他大法弟子做大法工作,为此曾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3~4月份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再一次被抓,被非法关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在二看守所里她被恶警拷打、电棍电、吊在铁门上,戴手铐抱麻袋(一种酷刑)整整一夜,直到2001年春节前才被放回家,共被非法关押9个月。2001年9月29日她又因做真相资料被邪恶之徒诱骗抓走,现被非法关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准备判刑。

5,大法弟子刘军(原邯山区法轮功辅导站分站站长),妻子杨凤莲,均为大法弟子,今年均30岁,大学生,西安人。99年10月份,夫妇俩抱着刚刚7~8个月的女儿,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还清白,被非法抓捕遣回邯郸,当时夫妻俩是合戴一副手铐,另一手抱着孩子被押着回来的。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3~4个月,只要说一句“不炼了”,就可以被放出来,而大法弟子杨凤莲一直坚持就说“炼”。女婴跟母亲住在牢房里,专门安了一个小铺,妈妈没有奶,孩子饿得直哭。一天,省公安厅厅长来看守所视察,把大法弟子杨凤莲提出去,厅长说:“你这叫孩子多受罪啊。”她说:“不是我叫孩子受罪,是你们把好人当坏人关,我的孩子有啥罪?”她义正词严的驳斥令厅长哑口无言。对话时,牢房的铁门紧锁,所里不让任何人照顾杨的女儿,孩子找不到妈妈,没东西吃,拼命地哭,哭困了,睡一阵,醒过来又哭一阵,整整熬了一天。所里的邪恶之徒千方百计逼迫他们放弃修炼未成,最后把他们一家三口放了。此后,他们又被非法拘留4、5次。家里租的小房子也被公安抄了,家里的东西全被扔到院子里,刮风、下雨、下雪,全都淋坏了。他们被从家中带走时,回头看看,心想也许回不了这个家了。每一次他们被放出来都要被勒索“罚款”5000元,原来全家仅靠刘军挣的几百块钱度日,刘军被抓后断了生活来源,每次都是朋友帮助凑的“罚款”,杨凤莲已经好几次靠卖血来养家糊口。

2001年“十一”前刘军和杨凤莲夫妇又一次非法被公安从家中抓走。第二天大法弟子杨凤莲被恶警押回家抄家时,发正念带着年仅两岁的孩子堂堂正正摆脱了邪恶的控制,现在母女俩被迫流离失所,不知靠什么过活。请大法弟子和善良的人密切关注他们一家的情况,给予道义支持和各种帮助,铲除他们周围的邪恶。

6,“十一”期间,河北邯郸市受“上级”邪恶的指使和压力,非法抓了约60名大法弟子。其中有:

赵玉红,女,因讲真象被恶警从家中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张美亭,女,邯郸市郊区大法弟子,因散发真象材料被抓,仍坚修大法,现被非法关在县看守所。
王学珍,女,曾数次上京证实大法,这次被公安从家中带走,现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6/19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