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湖北沙洋劳教所

【明慧网2001年11月17日】湖北省沙洋劳教所邪恶程度超出正常人的想象,在劳教所里的一切都是强制性的。恶警们在强行“洗脑”时,威胁学员说:“不放弃修炼,别想!只有死路一条。到期也不放。”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被分成三个队:二队、三队(男学员)、九队,全部被由邪恶的管教指使的吸毒犯人昼夜看守。

2001年1月份,被非法关押在严管班的法轮功学员刘恒芝、刘洪英、周平、刘秀英因为炼功被看守的吸毒犯毒打后,又被管教喊出去罚站,一罚就是半个多月。3月份,学员们要求“无罪释放”及“给一个合法宽松的修炼环境”,未被允许,学员们便集体绝食,其中,学员周丽被灌食,因不配合,所有的牙齿都被邪恶的管教用铁钳拔松动了。

3至4月份,大法学员为了炼功,绝大部分都遭迫害,其中陈梅芳因炼功被吸毒犯打得吐血;何作君被吸毒犯毒打,身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王凤玲被吸毒犯刘爱君关在外面毒打了半个小时,其她的大法弟子都被锁在屋子里不能出去……许多学员被吸毒犯打得遍体鳞伤。龚珊秀(队长)、欧阳代霞(队长)与张、郭等恶警不但不管,还奖励犯人,发给她们食品,如鸡蛋等,以示嘉奖。学员们要求解决此事,所里迟迟不给答复。学员们集体写反映真相的材料,要求管教人员上呈至中央,可恶警们把上诉材料一直扣压不交。4月9日,大法弟子面对邪恶并不退却,她们决定去找劳教所里的官员解决此事,将三道铁门全部推倒了,要求所里的官员“撤退吸毒犯人,允许学员公开炼功,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惩罚恶警。”恶警们迫于压力,只好当场将吸毒犯全部铐起来并撤走,那些给学员洗脑的人员也全部撤走了。因没达到学员的要求,大法学员就喊口号:“执法犯法,天理不容”、 “窒息邪恶”、“法轮大法好”、“我们要回家”……

4月14日以后,恶警们恼羞成怒,一改往日伪善的面孔,对大法弟子开始进行残酷的迫害,瓦解式地折磨大法弟子。恶警们不但调回吸毒犯,还增加了更多吸毒犯,以前是叫犯人动手打,现在由恶警们亲自调特警队的打手来迫害学员。特警队的打手对大法弟子用刑,多数是罚学员“背宝剑”,并把学员强行按在地上,一直跪着,不让起来,同时还用大电警棍电击学员敏感部位,如腋下、脚心、手、脸、大腿等裸露部分。

在4月14日以前,学员们每天下午都要劳动,有时除草、挖花生……有时到河里挖沙、石……14日以后,所里不再安排劳动,每天都是给学员强行“洗脑”,除揭批、诽谤大法外,还强行学员用“唱歌、喊口号”的方式诬蔑大法。很多学员都能“以法为师”,坚决不配合。邪恶的管教便将学员们拖出去用电棍打、铐子铐。学员王致秀5月份因拒绝“唱歌”,嘴、腰、腿被电击,嘴被烫伤,起了很大的水泡,满嘴往外淌油和黄水,腰、腿至今麻木,行走困难。在劳教所里,学员们再冷也是用凉水洗澡(没有热水),每次洗澡的时间规定只有10分钟,多数学员经常洗不上澡。午休时,还强制学员背所规(五十五条)。学员不承认自己是犯人,所以拒绝背,便被恶警罚蹲军姿,单腿蹲,不让换腿,一罚就是两个小时(一般人蹲10分钟都受不了),晚上不让睡觉,继续蹲,有的学员腿都蹲肿了,恶警们还不放过。

6月份,恶警们又对大法弟子进行高压迫害,强迫学员写“保证书”,不写就用大电棍击打、戴手铐等酷刑。许多大法弟子坚持对大法的正信,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指使,都惨遭迫害。其中,学员周丽被管教用电棍击打胳膊,起了大片的水泡,往外淌黄水和油。7月份,学员李迎新带头撕掉了诽谤大法的画展,另有十多名大法弟子也同她一起把其余的画展撕掉。恶警们把她们拖出去毒打了一顿,学员李迎新每天晚上被罚军训,每晚一个多小时,折磨了半个多月;学员刘凤英在“背宝剑”时还遭电击,两只胳膊疼得抬不起来,邪恶的管教还要强迫她做早操。

8月1日那天,邪恶的管教逼迫学员“唱歌”,不唱的学员被拖出去电击、戴铐子,有的学员被打得鼻青脸肿,面目全非。8月2日,恶警们恶毒地逼迫学员喊诽谤大法的口号,万丽华、张辉云、刘光凤等大部分学员坚决不喊,遭到恶警的毒打、电击、上铐子,学员们身上伤痕累累,有的手上的手铐印很久才消退。

8月3日,恶警们密谋惩罚不喊口号的学员,没想到3号上午九队一分队的学员曾宪娥在这次残酷迫害中死去(明慧网8月7日,8月11日有报道),为了防止学员及家属抗议,才放弃这次惩罚。事隔数日,所里派来一名姓张的恶警任指导员,对学员们实行了更严厉的管理。张来后,虽然打学员的次数少了,但残酷的体罚增多了。每天给学员灌输诽谤大法的言论、午休强迫学员背所规(五十五条),不背的学员不许睡觉,被罚蹲军姿,晚上不许睡觉,继续罚站、蹲军姿,一蹲就是半天、一天,最少也是两个小时。有的学员从8月中旬罚蹲到现在,腿都蹲坏了,走路一瘸瘸的,跑步都跑不了,跑步时,一旦学员跑慢了,跟不上前面的学员,管教借机体罚学员继续蹲军姿。九队二分队学员刘光凤不背所规(五十五条),被恶警用两个大电棍同时殴打,手和腿被打起五、六个鸡蛋大的水泡。学员刘光凤仍然不妥协、不配合,恶警便罚她每天蹲军姿。由于连续在外暴晒,引起创面红肿感染,恶警害怕发生危险,强行把她送往医院“救治”。学员李明珍,62岁,因在课堂上要求说明真相,被恶警拽出去毒打,眉骨、眼眶被打得青紫,并每天中午、晚上罚站,一直站到夜里两点。

以上只略举了一些例子,更多的迫害真相还在进一步的查证中。在劳教所里,学员们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更没有一点自由的时间,恶警们想尽办法占用学员的时间,控制学员的思想与人身自由,不让学员有思考的余地,更谈不上有时间背法、炼功,他们的目的就是摧毁大法弟子对大法的正信。但大多数学员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们无怨无恨地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来唤醒着世人的正念与良知。他们每天都在期待着世人的觉醒,善良的人们,你们看见了吗?!支持正义的人们,请你们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制止这场灭绝人性的虐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7/19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