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市第二看守所对大法弟子的虐杀和残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2日】在人类走过了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今天,号称侠肝义胆古道热肠的沧州大地上,竟存在着一座人间魔窟,它就是座落在沧州市安庄子的第二看守所。这些身披警服、头顶国徽的狱警们无视党纪国法、丧尽天良的疯狂地迫害大法弟子,实行暴力滥用酷刑,把看守所变成了人间地狱,10月20日23岁的美丽善良的大法弟子杨妹被迫害致死的惨案就发生在这里。

杨妹系河北省沧州市城郊联社小王庄信用分社职工,于今年6月下旬被非法抓捕入狱,在狱中狱警们对这位纯真善良的姑娘进行了残酷的折磨,给杨妹带手铐脚镣,在铁床上铐了一个月(注:铁床也叫死人床、将人双手双脚捆住使人不能动弹),下了一个月的胃管,胃管在胃里一直插着,五六天才给拔下来一次,到后来杨妹大小便都失禁了,腿肿的老粗,脚都肿成四方型的了,身上脱了好几层皮,9月2日有人见到她时,磨掉的皮还没长好。

为获得做人的基本权利,10月10日杨妹、卫淑芹开始绝食,在这以后又有韩淑贞、徐区静、张红、张静等10多位大法弟子绝食,她们均被带过手铐脚镣、上过刑具(死人床),给死刑犯带的手铐脚镣都缠上布条,可给大法弟子带的都是裸露的。在绝食期间均被强行灌食,恶警让一个一点医学护理知识都不懂的做饭的老鳏夫负责灌食,所用的东西根本不消毒,灌食的食物是盐水和的面糊,或是加入自来水的牛奶,全是冰凉的,灌多灌少、稠或稀全由他们高兴怎么做,这些大法弟子被灌后冷得浑身直哆嗦,每一次灌食就过一次鬼门关,灌食时把人关进小号铐在铁床或铁椅上(为升级迫害,恶警们扩建小号监牢,购置了6把铁椅专门迫害大法弟子),叫犯人帮助扭住被灌食者的头、掐着腮帮子、捏着鼻子,掐得嘴和腮帮子都烂了,它们根本不管人的死活,硬是把这些一不卫生、二无营养、三无安全保障的冰凉的液体象倒垃圾一样灌入大法弟子的胃里,杨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折磨死的。(19日下午灌食,20日早上6点多死亡。)就这样,一位健康、美丽、纯真无邪的好姑娘在短短的4个月的时间里,被活活折磨致死。

杨妹被害后恶警严密封锁消息,杨妹的父母上午去看女儿,恶警满口谎言,只字不提杨妹之死,直到下午两点多,恶警们一切布置安排妥当才告知老人,问老人要什么条件,市里官员、公安局均出面,承认它们没及时抢救杨妹有责任,当天早上二所所长张国文接到杨妹死亡的电话就住院了,不知是逃避责任还是现世现报!官方软硬兼施要求家属不要声张要私了,并扬言如要解剖即刻火化,并把杨妹的母亲杨庆双监控起来不允许和外界接触,住房附近警车便衣严密监视,直到火化,这位可怜的母亲也未能见到自己的女儿。杨妹被害的消息揭露后,当家属要求解剖时,它们一反常态,它们恶狠狠地说:解剖可以,立刻火化。并让杨父单位给老人施压。它们逼问老人,谁给明慧发的消息,怎么都是我们说过的话?谁给透露的?你印了几百份传单?就在这种情况下,25日下午解剖了尸体并立即火化。这样的解剖也只是掩人耳目推脱责任的手段,在它们操纵控制下,虽然化验单没出来,但结果可想而知。

杨妹胸上方发青,身上布满红点,双手肿胀,这只是在表面上看到的情况。公安找杨父说他们没责任,不必追究,赔偿不必考虑。

现在二所还在非法关押50多名大法弟子,它们对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信仰真善忍、敢说真话的好人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摧残,现在卫淑芹、韩淑贞,张静等十多名大法弟子仍在绝食,她们的处境危在旦夕,随时都有被害的可能,由于恶警封锁消息,里面不知杨妹被害,恶警从20日起不允许大法弟子家属探望,用各种谎言哄骗大法弟子家属,韩淑贞从本月13日就被绑着,亲人去看时不让见,暴徒们还说她挺好,等什么时候让见再通知你们,众多亲属均被拒之门外。

上述恶警们的罪行仅是冰山一角,更恶毒更残酷的迫害有待揭露,望有良知的人们站出来抵制迫害,主持正义。为了不出现第二个杨妹的悲剧,我们呼吁沧州各级政府、人大、妇联、工会中正直的官员们、沧州各媒体有正义感的新闻工作者、医务界的人士、全社会善良的父老乡亲关注此事,制止迫害,为杨妹昭雪。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严惩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