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四川大法弟子彻底否定邪恶洗脑班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22日】我今年65岁,四川人,有缘在96年4月得法。在得法的六年时间中,风风雨雨不断的考验中,在邪恶的疯狂镇压中,我没有动摇过,也没有退步过,做为一个弟子,学法坚如钢。是师父给了我智慧,破除了各种干扰和磨难,除掉了一个“怕”字,用师父的法理去清除邪恶,就会使邪恶没有存身之处。我用从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慈悲辨别真假,识破伪装;用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讲清真相;除掉执著,紧跟师父,永不迷航。

2000年7月1日,我们有12个功友去市内听洪法交流心得体会,有位功友没守住心性把我的名字说给派出所了,第二天派出所开来一部公安小汽车,两个干警气汹汹地闯进我家,没任何手续就随便乱翻箱倒柜,他们没翻到资料,就问我有没有大法资料和书籍,我说:有呀!警察又问:在哪里?快交出来。我说在我肚子里,你要哪一本,我背给你听行吗?警察气得要我跟他们到派出所走一趟。我说:我还没吃中饭,刚洗完澡,你们先走吧。等我吃完饭,坐个三轮车去。警察不同意,要我和他们一起走。等我下楼才知道,他们开来一辆公安车停放在我楼下,原来是专门来抓我的。

到了派出所,四个人来审问我。我告诉他们自己今年65岁,学大法六年了,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并向他们洪法讲真象。他们说:“你不听党的话,你的退休工资都是党给的,你们师父给了你们一分钱吗?”我说:“你们不能这样不讲理,不了解情况乱说呀。退休工资和修炼是两码事,我的退休工资是我劳动所得,修炼是我要做一个好人。你说我们师父没给一分钱更不对的,我们师父给了每个真修弟子无价之宝,这是不修炼的人无法理解的。师父给每个真修弟子净化身心,这是于国于民的大好事,……”那天下午2点——5点,三个小时的审问,我一点也不害怕,邪恶们要下班了,才把我放回家,没从我这儿得到一点他们想要的。从表面看四个警察来审问我一个人,实际上是我一个人清除了四个邪恶之徒背后的邪恶势力。但我也知道,邪恶们是不会甘心失败的。所以我做好思想准备把资料和书藏起来。

第二天上午8:30分,居委会两个主任来敲门,因我起来慢了,他们看我半天不开门,就打电话给派出所,来了七八个身穿武装警服的警察,所长和我的儿女共计十几人,把我屋子挤得满满的,恐吓、威胁和儿女们的劝告,我保持冷静,并向他们洪法,我有一本手抄功友的心得体会,就拿给警长看。第二天,警长又来了,我第一句话就问:看完了吗?他说看了,写得很好。我要他还给我,警长没同意,说放在他抽屉里保管,不交给所长了。我劝道:“你们当警察的也要好好看看我们,那么多法轮功学员修炼后身体健康,没有贪污受贿的,大家都在做好人。”他说:“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们只是执行任务。”就走了。

今年2月22日,邪恶骗我去办洗脑班,因为他们怕我们不去,所以统一行动,想了一个花招骗术,说要我到派出所开个会,一会儿就回来。结果骗了25个功友,载上汽车到一个偏僻山上办洗脑班。功友们都没带生活用品,连手纸都没有。功友们指责邪恶为什么把我们骗到这里来?我们又没犯法,为什么XX党不说真话骗人呢?我们家里的儿女都不知道我们被骗到这里来了,他们要着急的。所长说:这是XX党的策略,有些事情不能告诉你们,要保密。

第二天,在大会议室宣读邪恶的报纸、放邪恶的录像,有个所长他家祖辈三代是学佛教的,他本人也信佛多年,他在会议室一边读邪恶报纸,一边还诬蔑师父是盗用了佛教经典。当时我听到就站起来责问他:“你说我们师父是盗用了佛教的经典,有什么根据?你是个学佛多年的人,请问佛教经典中有没有性命双修的功法?女同志有没有80岁的还会来例假(月经)呢?”当场所长回答不出来了,赢得了全体功友一阵大笑,所长在慌乱中又接着读报纸,读完后才反问我:你们炼法轮功里有80岁的女人会生孩子?我说我们师父说的性命双修,经血之气是用来修炼的,并不是为了生孩子。

第二天换了个教头,说现在党中央不准你们炼了。我问:“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团体是不是说的话都是百分之百的正确,没有错误呢?”教头说中央作的决定没有错,中央是代表中央人民政府的。我说:“在文革中那些伟大人物邓、刘、贺、朱又是谁打倒的?邓小平为什么三起三落?本来我们是不问政治的,可政府这样诬蔑师父、迫害大法弟子是不对的!学大法的有一亿人呀,中央人民政府应该代表人民当家作主呀,一亿人学大法,是不是人民,谁敢把人民两个字除掉呢?”然后我接着跟他讲天安门焚人背后的阴谋和电视上对法轮功不实的宣传。教头最后说:“胳膊扭不过大腿,我是为你们好,不要影响你们的后代。”我说:“胳膊扭不过大腿也好,鸡蛋碰不过石头也好,那是人们为自己的名利而设的一种自我解脱的借口,不但能欺骗别人还能欺骗自己。你法律法规制定得再好,也是表面一层壳,治得了表治不了本,有的人犯了法,判了刑,他出来照样要犯罪呢?就是说你管不了他的心,师父说要修心性,返本归真。我们炼功人就是要说真话,这哪有错呢?”教头说:“你是个顽固分子,你要为你的儿女想想,如果不转化,继续办下去,学习班快结束了,每个人都要写份总结认识,但不能少于200字。”我写了800多字的认识,功友都说我写得好。教头说我写得一分不值,我站起来说:“我写的句句都是真实的,一字能值千金。”

3月28日那天,教头说,不要你们写认识了,只要在这印好的条子上签字盖手印就行了,明天就可以回家。邪恶们把复印好的五条“罪状”拿来让我盖手印,我一看全是诬蔑大法和师父的,我坚决不盖手印,邪恶问为什么,我说:“我不签字盖印是为你们着想。”最后他们没办法,把我放在最后一批才放。我们每个功友在40天学习班结束后,工资都被扣了几百元。回想这段时间的经历,是师父的法让我在讲清真相中清除了各种干扰、魔难和邪恶们的迫害。

4月2日我刚回家,就跪在师父像前哭了,我知道师父处处都在保护我,点化我,使我更懂得要珍惜法,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维护大法是弟子的责任。4月5日,派出所把我当骨干分子,严格对我监控,并到儿子单位干扰要我儿子写保证,结果晚上儿女们都回来和我吵,要我放弃修炼,要我看在两个孙子面上,如果影响孙子考不上大学,就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我说:“是邪恶们不要我们家庭团圆,我炼功六年,我是好人坏人你们做儿女的不知道吗?我身体健康,给国家节约了多少医药费,我修炼犯了哪条法?这个大法我要坚修到底,谁也动摇不了我的!”儿女们的不理解更让我坚定了讲清真相的决心。

在这里我想送给狱中的功友们几句诗:

赠狱中功友

春雷一声传四方,弟子学法坚如钢;
紧跟师父不迷航,返本归真有希望。
大法威德震天响,伟大觉者放光芒;
狂风暴雨吹不倒,千锤百炼不走样。

“赞”

主佛亲临下凡间,佛光普照度众生,
法轮常转金光闪,万年佛法今朝显。
众神都在盼今生,有缘之士法线牵,
大法弟子亿万千,尊师导航要紧跟。
神的誓约在兑现,伟大壮举震惊天,
辉煌历史留人间,寰宇众生齐声颂。
大法弟子日日增,修炼环境在扩展,
新的世纪在眼前,修炼佛法永不变。

“悟”

奉劝功友一片真,途中迷者快快醒,
不要辜负众神心,弟子护法有责任。
讲清真相救度人,揭露邪恶要认真,
“生死非是说大话”,维护大法献终生。
大法遭谤已两年,铲除邪恶责在身,
慈悲师父遭诽谤,众神弟子在何方?
尊师遭谤岂能等,有的弟子心不坚,
为私为己为儿孙,怕受牵连躲一边。
不敢说句公道话,只想索取不奉献,
想想师父度众生,胜似父母哺育恩。
师度众生吃尽苦,万年佛法今朝显。
修炼时间不等闲,过了这村没那店,
万贯财产不值钱,修炼大法永不变,
“私”字好比一把锁,“情”字就象一堵墙。
拦在路中把你挡,不要把井当天堂,
光阴好比似流水,生老病死无情留。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砂子不能当成金,淘尽砂子才显金。
牢记师父大法真,“学法得法修心性”、
“考验面前见真性”、“功成圆满佛道神。”

以上为个人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