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劳教所毒打、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23日】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法轮功学员徐艳刚被绑架进劳教所后,对所受的不公平待遇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抗议并绝食。随后被押严管,由六名犯人看管,他们是葛中彪、安长林等人,徐艳刚在此期间受尽非人折磨:有时六个人轮流扇他嘴巴,一个人打累了就去休息,第二个人接着打。有时用木板猛击脚心,他被打的脚底肿得老高,木板都打碎了。用拳打用脚猛踢,用木板猛打大腿的肌肉,长期的拳脚相加使大腿的肌肉离核儿,几乎和腰一样粗,完全失去了行走能力,上厕所只能半蹲半站。每天被暴徒用手铐和绳子固定于床上动弹不得、三九严寒在没有暖气的房间不但不给被褥,还要打开窗子,腰下还要垫上两块木板,在绝食近一个月的情况下,在恶人残酷的折磨下,大法学员徐艳刚生命奄奄一息。即使这样恶人们还要用打火机烧脚后跟、按鼻子取乐。

吉林省磐石市大法学员潘刚,由于对大法坚如磐石,管教为了逼其放弃修炼法轮功,对他施以强体力劳动,每天抬土时几百斤重的台子压在肩上,用几个身体好的劳教轮班跟他抬都不能使他改变对大法的正信和正念。邪恶之徒见不行,就回到宿舍继续毒打他,他的两个脚趾甲被木棍生生杵掉。后来因潘刚绝食抗议这种非法迫害,被管教用手铐铐吊在床上达四天之久,期间一只手被铐于床上,另一只手被手铐铐住让另一人向另一方向猛拉,手铐勒进了肉里,惨叫声不绝于耳。

松原市乾安县法轮功学员杨立东被强迫抬几百斤重的台子,当他表示不该遭此迫害时,被暴徒用铁钩子猛击后脑海,头部当即被打出两个血口子,鲜血殷红了头发。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姜桂林被强迫抬土三天时间,肩膀被压出血,肉皮磨掉鲜红一片,清晰可见,一连数天不能出工劳动,而他却是一位57岁的老人。

德惠市法轮功学员赵喜顺绝食后被强制灌食,但所灌的却是浓度极高的盐水,已远远超出了身体所能承受的范围,多次的灌食令他身心疲惫不堪,后来他由于不配合灌食,被五个劳教分别按住手脚和头部,由卫生所的金大夫用针刺手心、脚心,人中等部位并搅动。鲜血顺针眼射出,但赵喜顺并未顺从,它们又用铁器猛撬,以致下门牙被撬掉三颗,现受害人仍保留两颗为证。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白鹤被强迫抬几百斤重的大台子,他多次去向政府干部反映所受迫害均未得到解决,反而被两名犯人扯着两条腿在地上拖着跑,从坡上拖到坡下,情况极其危险。当大法学员姜立德大喊救命时却被劳教高玉成拳打脚踢打进河里。

德惠市五台乡法轮功学员姜立德在工地出工被记录的劳教殴打,8号铁丝抽打,原因是不打老鼠。有一次硬说他与其他大队法轮功学员说话了,回到宿舍用皮带猛抽头部,直到打得他意识模糊,忘了周围的一切。

德惠市法轮功学员王洪田是罗锅(驼背)被按在地上,随后站在他的罗锅上猛跺脚,说是为其治罗锅。

法轮功学员在宿舍里被逼迫多干活,要擦地板,暴徒随时以擦不乾净为由进行殴打,而且工地上也和宿舍内所谓“里应外合”,以各种借口刁难,不准干轻活,抬土时要快走甚至小跑。

这是吉林省九台劳教所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人真事,经得起调查。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有待于日后披露。

恶人的凶残却丝毫也动摇不了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心。金刚不动的修炼者可放下生死。电棍、手铐、拳头的淫威难改正法修炼者的本色,因为我们誓死捍卫的是伟大的宇宙大法,在这里正告那些恶人: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是不容置疑的真理,阴霾难遮大法万丈光芒。世人啊,大法弟子的善良慈悲与大忍能否擦亮你的眼睛?他们挨打挨骂时的无怨无恨你能否觉察?他们在自身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却仍能慈悲地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难道还不能开启你封闭的良知?他们无愧为大法弟子的称号,他们在为大法建立威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