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干警教唆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26日】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目前共有七个队,除5队外,每个队都非法关押了法轮功学员,1、2、3、7队是男队,4、6队是女队。2队共有近30名管教干警,包括一名大队长,三名副队长,六名干事,其余都是普通警察。劳教所非法关押了约80名左右法轮功学员,还有180多名劳教人员,被分为“三员”(班长,安全员,民管会员,炊事人员)和普通劳教人员。“三员”相当于劳教人员中的官,有着更多的权力。而普通劳教人员都可被指派为“信息员”,人盯人地监管法轮功学员。

何湾二队原是一个专门关押吸毒劳教人员的队,从2000年秋起劳教所将各队男法轮功学员集中在此队。一年多来二队使用了各种强制与欺骗的手段企图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虽然有一部分人在强压与谎言中迷失了方向,但是真理是不怕火炼的,谎言终究掩盖不了真相,大部分学员坚持宇宙真理的决心无可动摇。那些暂时向邪恶势力妥协后被减期回家的人也是纷纷醒悟。

以下是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不法干警的犯罪事实。

一、管教干警亲自动手打法轮功学员

表面上不经常看到恶警亲自动手打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采取更隐蔽的方式。如5月份一名叫张义的管教干警将张远超学员叫到一楼管教干警办公室,关上灯,用力掐学员的脖子。另有邪恶的高君安(干事)、X干事也对他拳打脚踢。还有邪恶的高君安干事8月份将一名新来的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张家刚的头打了一个小时,打得头皮都红了,还不知羞耻的说:“别人的头是黑的,你的头为什么是红的?”

二、管教干警操纵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

邪恶的管教干警操纵劳教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非常普遍。每个班随管教干警和班长的邪恶程度不同,情况的严重程度又不同。

1、使用“信息员”制度24小时监管法轮功学员

恶警给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安排了“信息员”。法轮功学员24小时处于被“信息员”监管中,不论洗漱、吃饭、上厕所、出工、出操,必须要“信息员”陪同才行,睡觉也有“信息员”值班(晚上不熄灯)。“信息员”不许法轮功学员互相谈论与法轮功有关的内容,在严管班里甚至连说任何一句话都被制止,任何时候法轮功学员不能相邻,必须有“信息员”隔开。干什么事情必须向“信息员”说明,有其陪同才行。“信息员”随时时向管教干警反映情况。对于管教干警认为“表现不好”的学员,安排多到四个“信息员”。

2、管教干警背后操纵“信息员”迫害法轮功学员

绝大多数“信息员”品行不好,恶习重重,如一有空就讲黄色的东西,出口就是脏话,宣扬怎样用不好手段弄钱、怎样整人等等。这些恶习劳教所的管教干警从来都不管。管教干警看重的是如何利用“信息员”的恶习去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与法轮功学员接触后,“信息员”都明白了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有的能听进去做好人的道理,甚至有人能相信修炼的道理,但大多数的“信息员”则是不相信,只讲“现实”,许多人把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当成了“好欺负”。在管教干警的重压与利益驱使下,在自身不好思想带动下,相当多的“信息员”为了得到自己的“利益”(“表现好、听话”的可得到减期、提拔、或调到5队可回家等等),便变本加厉地恶待学员。而所谓“不尽责尽职”的“信息员”,若被发现,则可能被取消“奖励”甚至被处罚。

出现劳教人员打、整法轮功学员的事情,管教干警都是偏袒三员、“信息员”,或不了了之,或轻罚,甚或明罚暗奖。管教干警会以“减期”、“奖分”为利饵,鼓励班长、“信息员”按其意图行事,以“配合管教干警工作认真负责”的理由进行奖励,并批评不“尽责尽职”的“信息员”,以“罚分”与“取消减期”威胁。所以表面上管教干警都强调不能打骂法轮功学员,其实上“信息员”是变本加厉地恶待学员,这些管教干警都很清楚,这正是他们要的。出现打人情况后,管教干警们也是敷衍了事,如五月份学员陈智慧、周建武、张军波和何向东被许多所谓的“安全员”、“信息员”毒打,最后管教干警只象征性的罚了一个“安全员”300分(“安全员”是宽管,可以提前5天解教。)

3、“严管班”的严重迫害

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2001年6月21日以前的老“严管班”,一个是之后的新“严管班”。2000年底成立的“严管班”(七班)是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之地,其管教干警是张义。为了达到逼迫学员背叛“真善忍”大法的目的,恶警张义将新来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此班,提拔一个叫方斌的邪恶之徒当班长(此人原是黑社会上的流氓),此人心狠手辣,培养出一批打手作帮凶。在恶警张义的背后指使下,暴徒方斌采取殴打、体罚、恐吓、侮辱、辱骂、刁难等各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在七班没有没挨过打的法轮功学员。

“严管班”每天处于极度紧张气氛中。在2001年头几个月,情况极为恶劣,暴徒方斌及其手下每天都找法轮功学员的碴,任何不合他们心意的事情都是他们整人的理由。打人时经常群拥而上,暴徒方斌经常带头打,拳打脚踢肘拐膝顶,还有专打腰、掌砍喉咙等,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在地上滚,长达1小时。被打最多的是汪俊学员,几乎没断过,还有朱帮福、钱昌胜、周培、张伟杰、曾祥刚(四川广安人 )等学员也是经常挨打,学员钱昌胜曾被打断一根肋骨。

暴徒除殴打外,还使用体罚等手段。如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蹲军姿态(腰必须挺直),一蹲就是半天,换脚步须向暴徒方斌打报告,同意后才行。另外也常罚站。还有,如“三步顶墙”(面墙;距墙三脚长,手背在身后脚不动,以头撞墙,保持身体倾斜头顶墙姿势长时间不动)或“顶床柱”,“蝙蝠”(一只脚站立,一只脚侧抬平,双臂张开,全身长时间贴墙)等等;上百次连续蹲下起立;几十次连续向后转,或以手支地,全身绕此点转,直到晕眩倒地。暴徒方斌逼迫朱帮福学员(已60岁)仰着头举着抄写了“劳教人员三十条”(法轮功学员不认为自己是犯人,拒绝背诵)的信纸背诵,在他下巴下面点一根烟,如果背不会,头不准低下来。(不能背诵“三十条”的法轮功学员,往往转钟12点以后才让睡觉)

一次上床休息时暴徒方斌数“1,2,3”,法轮功学员就必须从地上睡在床上(高低床上铺),三声之内上不去就重来。每天早上4、5点起床,打扫卫生都是法轮功学员做,洗漱,就在固定位置坐在地上,早饭后开始走操,(没有休息,总是打骂而且经常叫学员长时间保持踢正步姿势,走到午饭前,坐到1点多,又走操到晚饭前,又回来坐到睡觉。

这些打人折磨人的情况,恶警张义都知道。学员向其反映后,他都是敷衍了事,各打五十大板,或不闻不问。有的事情他推不过,就轻微惩罚责任人,以后以其它理由补奖。他一面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说不许打骂,一面在背后夸奖“班长”、“信息员”做得好。恶警张义曾得意地讲,“七班是人间地狱,不放弃修炼的就上去试一试。”

对那些打人的凶手,二队也是采取奖励的方法(提升,奖分,减期)。暴徒方斌被减期最多,而且直到目前依然是某班“班长”,其它打人凶手也是一样(打人最狠的暴徒李其忠遭了恶报,另外恶警张义也9月份住院半月,听说是骑摩托摔伤了;以前在武汉新洲县洗脑班,有一个经常打人的凶手,在用棍打了学员60多下之后,骑摩托车摔死了),如劳教人员、打人凶手彭思伟现在是安全班“班长”(他曾宣称所有整人的馊主意都是他出的),劳教人员、打人凶手杨威、沈斌、段少刚和潘启陀被提为“三员”。

从今年6月份,成立了“新严管班”(七班)。“新严管班”有四个管教干警(王珉干事,张浩及另二个干警)。因有“不许打骂法轮功学员”的政策,他们怕担责任,表面上不敢这样做,却使用了更卑鄙的“精神折磨”。恶警王珉等制定了一个有步骤的实行精神迫害的计划,他给每个法轮功学员安排三个“信息员”(有时四个),开会时他说:“不许打不许骂,但要‘帮’好、‘陪’好,炼功就‘帮助’拉开,说不该说的就‘帮助’捂上嘴,帮助过程中‘冲撞’是难以避免的,这不是打……,严管班任务就是每天学习……”恶警王珉给每个法轮功学员准备一个记录本,每天任何举动要被“信息员”详详细细记录下来,作为以后“处罚”的“依据”。恶警的所谓“学习”,就是强制法轮功学员观看播放恶毒攻击师父与法轮大法的录象,听“信息员”读诽谤师父与大法的材料,试图从精神上摧垮学员。此种迫害在学员们强烈的抵制下方逐渐缓和。期间李哲学员因用手捂耳朵,同时不配合“信息员”的强行扭开,被罚1000分。

另外,除让“信息员”严格控制(即恶言恶行)迫害学员外,还在食物方面加以限制,如不能买吃的食物,3个多月学员不能买吃的东西(如腌罗卜、榨菜、小炒),只有份菜。买生活用品也必须写报告批准(其他人都可以随意买),还有随时被搜身搜床。期间有学员吴克学和张家刚被“信息员”毒打的事件,反映到干警那里,干警仅仅取消了多次打人的凶手周超的减期资格,未作任何其他处罚。

刘宁学员从二月份强送进二队后一直不配合二队的任何安排,如起床、吃饭,出操、出工、点名、排队、喊报告等,管教干警安排了四个“信息员”控制他,经常强制罚刘宁站,从早上直到晚上,或其他手段作弄,如掐身上任何地方,用力扳手指、扭手臂、踩脚趾,推来转去。学员刘宁3、4月份,每天坚持炼三次功,或迟或早被“信息员”发现,更是把刘宁整来弄去。有一段时间,学员刘宁左臂全部粗肿、僵死,不能动,都是被掐、扭的。衣服也是扯裂多件。学员刘宁以绝食抗议,断续二个月,第二次灌食时,邪恶的高群安干事指挥“信息员”将灌食管插上,从中午到晚上不取。

后学员刘宁被送进了“新严管班”,邪恶的王珉干事规定法轮功学员不喊“报告”不准出门(此前无此规定)。门有两道,一道寝室木门,再走几步一道铁门。学员刘宁不配合,不能出铁门,邪恶的管教干警在木门外放了一只马桶,要求只能在门外大小便,学员刘宁为集体卫生只有随集体活动时才能方便,经常是一天只解一次小便。后来恶警张浩看没难倒刘宁,又规定“不喊报告木门也不能出,集体活动也要喊‘报告’”,把马桶拿进寝室,刘宁二天半没有小便,十余天没有大便,最后大便解不出,撕裂了肛门才解出,每次都要流很多血。在这种情况下,才允许他不打报告出门。目前学员刘宁被单独关在禁闭室,由关禁闭的其他劳教人员看管。

目前又组成了更新的严管班,气氛十分恶劣,“信息员”无故惩罚、侮辱、呵骂、作弄学员的情况加剧,周培学员又被罚站、挨打;同时又重演不喊报告不准出门大小便、洗漱的流氓手段。

三、长时间“洗脑”

在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同时,再利用叛徒们以车轮战术、疲劳战术、不断轮流找法轮功学员谈话,灌输歪理邪说,连续多天谈话,有人达上十天;同时给叛徒们一个十分宽松的环境,以欺骗手段颠倒黑白,歪曲真相,让他人误以为江泽民政府没有迫害法轮功。

四、对法轮功学员超重罚分、加期、严管

劳教人员是每罚100分,就延期1天。法轮功学员炼功,互传经文,交谈经文,拒绝“学习”造谣污蔑大法材料的等等都会被罚分或加重监管。杨晨学员在课堂上举手提问题就被送入“严管班”,学员周建武因为欲向干警反映问题被毒打,心里不舒服两餐不吃东西就被凶手、劳教人员周厚顺副队长灌食,并罚了900分,进入“严管班”;李哲、杨图强、李自成等更多的学员仅因坚定信仰而无其它任何理由送入严管。

今年九月份以前到期的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一到期就被加期,无任何理由。二月份到期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余刚海先后被无理加期9个月,六、七月分到期的学员张运柳、刘涛、彭惟圣每人也被无理加期半年(要知道,逃跑成功的劳教人员后被抓也只加半年期)。今年11月、12月每月又有10余名被非法劳教的学员到期,能否按期释放还很难说。

五、其它限制手段

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正手段还有许多,其目的都是想从剥夺人的基本权利着手,加大各方面压力,妄图迫使学员放弃修炼。如为了封锁真相,半年不让被非法关押在“严管班”的法轮功学员接见亲属,不让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传送物品,不能传送食物,任何生活物品传送都要细细检查,连洗衣粉都要倒出来,牙膏也要挤出一些,卫生纸全部抽开。七月份许多法轮功学员不让接见家属,家属们担心学员的生命安全,连劳教所的铁栅门都被冲坏了,后来防暴警察来了许多,市公安局长也来了,最后让接见了,才平息这件事。另外劳教所的干警不许学员打电话,不能有笔、纸等。而对“信息员”却没有这些限制。

六、正在进行的迫害

自从今年10月15日开始,二队大部分法轮功学员开始以不出工、不出操、点名不答到、不蹲下等方式抵制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正待遇,抗议无罪被劳教的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法轮功学员,对上层震动很大。但是学员们面临的却是又一次邪恶的迫害。

10月15日当天某班学员因炼功而被毒打,全班学员被迅速调到其它队;18日学员李哲被恶警张浩叫到管教办公室。学员李哲拒绝蹲下,恶警张浩命令“信息员”强制学员蹲下,以冯露为首的三个“信息员”对学员李哲拳打脚踢,先后两次,每人几十拳脚,恶警张浩始终在场,过后被大队长知道,但在干警的包庇下只处罚了其中一个从凶。

由于“严管班”里的学员不配合“喊报告”,便被不允许上厕所大小便,只允许在门边马桶中方便,只能在门口洗漱。而以劳教人员、班长王义强为代表的“信息员”们在干警背后批使下,更是对学员展开了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环境十分恶劣;恶警极力制造“信息员”与法轮功学员的矛盾,如延长开饭时间,一班一班的开饭,让最后的班吃冷饭冷菜,点名时法轮功学员不蹲下、“信息员”蹲下就一直让等着,因时间太长,蹲着难受,劳教人员就迁怒于法轮功学员;因学员不蹲下,恶警就叫几个“信息员”强迫学员蹲下,甚至恶警亲自动手;把学员单个弄到无人处体罚、殴打。在人人都明白不过的事实面前,幕后凶手、劳教人员周厚顺、陈勇队长却不知羞耻的说:“不准发生打人情况,违反者严惩。”目前几个学员都被打伤了,黄世文、陈景辉学员伤后行走困难。干警对于被挨打的当事者,却毫不询问事情过程,这不是故意吗?目前许多学员都被大量罚分,到期的学员也被拖延,处境堪忧。同时不让不配合邪恶的学员接见家属,以防消息外泄。

在此呼吁国内外正义人士给予湖北省武汉市何湾二队的法轮功学员支持与援助!呼吁有关部门行使监督的职能迅速纠正正在发生的违法恶行!呼吁中国善良老百姓关注此事,发出自己正义呼声,在堂堂中华大地上发生的不义之事人人都有责任制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