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信助我闯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27日】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并问各位同修好!

我是2001年10月27日到天安门证实大法的。下面把护法经历写出来以便同修借鉴,慈悲指正。

上午7点,我与另一位同修到达广场,当时游人较少,我们边走边发正念铲除广场上的邪恶。一直到9点,游人渐渐增多,我们分别打开横幅,当时心里一点怕的感觉也没有,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并高声喊:“法轮大法好——! 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用那么大的声音喊出了积郁心中已久的心里话。只感觉到整个广场里面的人都听到了,(根本也没想警察抓不抓的)心里这个舒服劲儿难以用语言表达。我们整整喊了两遍后收起条幅,就大大方方的往外边走。这时警车已跟上来了。警察下车后说:“完事还想走啊!上车!”我们坚决不上车,和他们争辩:“我们没干坏事,都是好人,只不过喊了心里的真话,我们不能跟你们走!”但警察连拉带拽还是把我们拖上车。警察很善于伪装,在车外没打我们,但到了车里就露出他们的本性,开始打我们。

警车开到天安门派出所后,首先进行照像。大家都没有配合他们,但我在这方面有漏(因为不知道),进门就站到同修身边,当我明白时,已经给我照完了。当时很后悔,悟到后马上发正念“让胶卷曝光”。拍照后我们被关到一个已有5名大法弟子的监室。

下午2点左右,当第18位大法弟子进来时,因不配合拍照,就听到外边传来用电棍打人的声音,这时我屋里有大法弟子喊:“不许打人!”这时里外的同修们同声呐喊,大概持续了8分钟左右,外边也停止了打人。此时天已经渐黑。并下起了小雨,那天共有21位大法弟子被抓到前门派出所,到晚上六点整,车把我们送到离北京市100里左右的怀柔看守所。

来到怀柔看守所,警察把我们分别编了号。并把钱物寄存,而后又开始对我们进行搜身、拍照。我吸取上次拍照时的教训,我坚决不配合,于是,他们两个人把我的手紧紧地握着,但我始终闭着眼睛边发正念除恶,边拒绝他们的拍照。当他们检查身体时问我:“以前有过心脏病吗?怎么个情况?”我说:“没修炼前有过心脏病,有时心跳的厉害,跳跳就没气了。但修炼后,4年以来一直都没犯过,是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后来我被一个30岁左右的男警察带到他的办公室,开始问我的姓名、住址。我对他说:“你什么也不用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想说早就说了。”他火了,嘴还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的。我说:“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不说,因为我没有犯法,也没有做坏事,我们是好人,是不应该被你这么审问的,你审的应该是坏人,所以,对不起,我没理由配合你,你别浪费时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就是打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这时他一边写一边问。我就开始向他洪法:大法如何好,如何遭到迫害,大法弟子为什么来北京上访,释迦牟尼佛、耶稣的一些事情,及师父为什么现在来度人,并且对他们问的法轮功问题一一做了回答。最后他高兴的把我送回看守所交给管教,送回24号房。在这里有监控器、监听器,一应俱全。除了四个大法弟子外,还有犯人。

第二天早晨4点左右,我们四人开始炼静功。其中有一个犯人阻止我们炼功,在她阻止无效情况下,招来了警察。但警察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到上班的时间了,我们四人正在发正念,女管教唐玉民进来了,屋里的6个人都脸朝墙站着去了。到我们身边说:“都站起来!”我们谁也没理她。她一伸手把一个大姐拽起来说:“到这里来就得听我的,这里有监规。”我们几个说:“为什么要站起来,我们没犯法,我们都是好人,你们那监规是管坏人的。”我们谁都没动,就这样唐管教去叫来几个男犯,把我们四人全拖出去了。有个男犯人开始打一个大法弟子,而我被唐管教叫到她的办公室。我边走边念正法口诀,刚走到门口,一个恶警上来就给我一巴掌,把牙打出血了,我把擦血的手纸扔到纸桶里,恶警一脸的怒气非要我把纸捡出去。我说:“捡出去干啥,这纸桶不是装脏东西的吗?捡出去放哪儿?”她说:“捡出来放你的兜里”“我的兜比你们任何人的兜都干净,你真说的出口。”“你们几个太不象话了,我进来你们竟敢谁也不站起来。无论是谁到这里都得听我的。”我说:“那得看对什么人讲,对我来说绝对不好使,我没有犯法,我是好人,在这里我绝不配合你。”“我也告诉你,我们这里什么办法都有,别说你,比你再厉害的,最后也被制服了,我们有各种办法对付你。”我说:“我什么都知道,你们的招儿多着呢,既然从家里走出来就什么都放下了,你可以有你们的各种手段,但我有我的自由。”她说:“一到这里你就没自由了。”我说:“这是你说的,我的自由任何人都干涉不了。”“你不相信过几天再不吃饭就给你们灌食。” “我告诉你,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灌的。不信就试试。”这时她变了脸笑着说:“我看你和我年龄差不多,你知道我们是什么单位?我们是全国一流的文明单位,被上级监控,北京直接就看着呢,你就为我着想一点,我们也没办法。”我说:“如果是别的事情都可以,你们要是到我家作客我热情招待,这个事你应该明白,咱们之间没有任何恩怨,但是我支持不了你的工作。之所以到北京来证实大法,就是因为大法太好了,净化了我的心灵和身体。我们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而电台、电视台都无中生有、肆意糟蹋大法,我是真的受不了这种虚假宣传,为的就是说句真话,就为了这句真话,大法弟子已被打死1000多人了,还时不时地给扣上自杀自焚的帽子,把炼功人说成是精神病,我今天就是出来证实一下,让你们看看我是精神病吗?我是精神颠倒吗?告诉你,我们明明白白堂堂正正,你为什么就不放为大法说句心里话的,反而这样对待我们!”听到这儿,她说:“你回去。”就把我送到22号。这时,只见外面有一个大法弟子被捆着呢。嘴里被堵着,躺在地上。大概过了1小时,被捆着的大法弟子也被送到22号房,只见她脸上身上紫一块青一块的。这就是全国一流的文明单位——迫害大法弟子的典型。

下午2点左右我和同修正发正念除恶时,唐管教和一个40多岁的酒气冲天的所长来到我身边,他二话没说照我脸上就是一拳。当时就起了个大包,随后拳打脚踢不知打了多少下,当时有一脚向我脑袋踹来。如果我不用手挡了一下,可能真被他打坏了。屋里的人吓坏了。这时我也什么都不怕了,一下子坐到床上,就说:“你打吧,你随便打,我告诉你,来了就不怕死,大法弟子有的是,你抓不败,打不败,今天我为大法死也值了,我死也高兴!”这时他就不打了说:“你自杀啊,你在家怎么不死啊?”我笑着说:“我在家活得好好的,死什么呢?我师父一再告诫我们不杀生,不能自杀,自杀也是杀生,是破坏法,破坏法的事不能做!除非被你打死迫害致死,将来这笔血债得你去偿还!”然后他把我俩带到办公室,他又打了另一个同修几下才罢休。 我说:“你身为一名人民的警察。应该为人民服务,处处爱护人民,为什么这样打好人!”他说:“我不打好人!”我说:“我们按真善忍去做,有矛盾在自己身上找,替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哪坏了?你也是上有母下有儿女兄弟姐妹,你忍心打一个手无寸铁的好人,天理不容!”他说:“你净给我们找事。”我说:“不是我给你们找事,我们也不想来这儿,是你给我们请来的”“谁请你来的?”“不是昨晚你们用车把我们接来的吗?我告诉你,现在我家饭还没人做呢。我们什么也没干,就是在天安门喊出自己的心里话、真话。因为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上访无门,造假的舆论工具又在邪恶江泽民的手里,整天胡说,我们能做的来的就是来天安门喊大法好了。而你们这样对待我们,这公平吗?”所长什么也没说,女管教让两个男犯给我俩戴上手铐脚镣子。当时我说:“这什么也不影响,照样炼功。”

回去之后,我们继续学法炼功。屋里没有枕头,没有被,对流窗户开着,屋里冷极了。一晚上我们都是在炼功发正念中度过的。

第二天下午3点多,管教要我去办公室。走到门口,我就坐那起不来了。他问我怎么样了。我说不行了。就又被他们连拉带拽拖到屋里。这时屋里的人都吓坏了。只听犯人把管教喊来说:这人不行了,赶快想办法。管教叫犯人把我送到医务室,打开手铐。两个50多岁的医生说:这人病很多、病很重。让我吃药,并打了一针赶紧送医院。女管教说:“这两天她是最欢的,现在又换招了。就是不配合我。”当时有个人说,这回你配合她了。这样我被送进了医院,当我明白过来他们给我打点滴时,我马上说:“我不打针,给我拔下来。一炼功就好!”并向他们洪法。女管教说我是用招术不配合她,我说:“你说话要把心摆正,我现在不是装出来的。医生也是你们的人。他说的话还有假的吗?”管教也不再说什么了。晚上六点,我被送回医生那里,我要求炼功,他们把脚镣打开允许我炼功。

第二天早晨,我要求见管教检查身体。她说:“从监控器看你不是炼功了吗?怎么没好?”我说昨晚到今天早上都挺好的,就是你刚一进屋我心就跳得厉害。她说:“你不吃饭了,好人也得饿出病来,你什么意思吧?”我脱口而出:“我要让你放我回家。”她说:“你想得倒美,这我说了不算,你得找提审人员。”我说:“我接触的就是你,我的事必须跟你说。”于是把我修炼前的心脏病情况向她反映,最后我说:“我心脏病的情况给你们反映了,如果有一差二错你负责任,你说了不算但你可以往上反映。”半个小时后一个年轻的女大夫给我诊脉,她自语着:“怎么这么快,马上打针。”我拒绝打针,管教又找来几个男犯打我,按胳膊、按腿,女管教按着我的腿,被她们打了一针后,把我搀回。又过了小半天,女大夫又给我重新诊脉。最后女管教说:“我已经给你报上去了,批不批我就不管了。”就这样第二天的下午3点我被无条件释放,闯出了魔窟。

这就是我五天护法的经历。在这五天里与邪恶进行了正与邪的较量,也真正体悟到了师父的:“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正悟所开创的。”(《路》)的真正内涵。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